《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一卷 第八章

在杭州城也没歇脚,我和萧潇便雇了一对夫妻的两艘橹子船,沿着京杭大运河北上,去苏州与玲珑姐妹会合。

萧潇喜欢江上景色,为了她,我曾经用了三天才过了长江。她也喜欢船上的生活,其实我知道,她更喜欢的是在船上能安安静静的依偎在我怀里的感觉。

运河两岸的景色很美,萧潇蜷在我的怀里,透着窗格子兴致勃勃的看着。

「开饭喽~」,船娘的吴侬软语响过半天,才见布帘一挑,三十出头的船娘端着几样小菜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她边把盘子摆在小桌上,边笑道:「公子爷,别看我家小囡年纪小,手艺在河道上却是有名的紧……」外面传来女孩清脆的声音,「娘——」

我是个饕家,可能是小时候对扬州城山水阁的包子印像太深了──那次老爹在城里卖完菜之后,花了十文钱给我买了一只,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吃。

看桌上的几样小菜咸肉春笋、火丁蚕豆、春笋步鱼和炖菜汤都色香味俱全,我就知道船娘说得不假。尝了一下,咸肉春笋里的春笋鲜咸合一,春笋步鱼里的春笋则是清鲜无比,我不由轻咦了一声,杭州湖上和城厢两帮菜都这么出色,我心里颇有些惊讶。

大姐,可否把令嫒叫来?

「小囡──」,船娘知道我吃的中意,脸上都是自豪。

随着船娘的喊声,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模样很乖巧,只是长年在水上,皮肤晒得黝黑。乌亮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没有丝毫的扭捏。

小姑娘,这几样菜是和谁学的?

是楼外楼的宋大叔,他回老家坐我家的船,娘没要他的钱,让他教我做了几手菜。公子爷,您没看见宋大叔,他可胖了,门都差点被他挤破了呢。小姑娘回忆着宋大叔的模样,咯咯笑着。

我不由敬佩起她母亲的眼光来,这真是一笔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回头有机会,我还坐你们家的船。」

萧潇拉过小姑娘,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只银簪子,细心的扎在女孩的头发上。女孩不好意思的扭着身子,她母亲却笑道,「小囡,还不快谢太太的赏。」

大家都觉得亲近了许多。小姑娘看着萧潇,艳羡的道:「姐姐,你真好看。」

恭维的话从纯真的孩子嘴里说出来,萧潇心里自然高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小姑娘看得目不转睛。好半晌才道:「前几天也有个公子爷和一个小姐包我家的船,那个小姐生的特别好看,我还以为以后再也看不到那么好看的人了,没想到又看到了姐姐。」

是吗?我眼睛一亮,萧潇是绝色,那个小姐自然也是绝色。这几天老天好像特别眷顾我,那玲珑姐妹和殷二小姐俱是绝色,她们都将臣服在我的胯下,不知道这小囡嘴里的小姐有没有缘分?

小姑娘看我似乎不相信,脸上有了急色,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翠玉牌子递给我,委屈的说:「本来就是嘛。他还给我一块牌子,说有什么事儿可以拿这块牌子去大江盟找他,他姓齐。」

「你知道大江盟?」接过牌子,我随口问道,脑子里却浮现出齐萝娇美的容颜,原来小姑娘遇到的是她,怪不得她惊艳。

「怎么不知道大江盟!大江盟的人都是英雄好汉,没有他们,我们可受气了。」小姑娘的脸上满是感激。

我没想到大江盟的口碑倒是这样好,心里对大江盟的看法便有了些变化,虽然贩私盐违法,但这年头,谁还不干点违法的事呢!只要老百姓受益就好。

咦,不对,齐萝应该是和她师父练青霓同行的,怎么会出来个男的?看翠玉牌子一面雕的是明月当空,大江汹涌;另一面龙飞凤舞的「大江盟」三个字下面是个古篆的「齐」字,刀法细腻,做工精良,我知道这块牌子绝对是大江盟的信物。心中一动,问:「小囡,这牌子是那位公子给你的,还是那位小姐给你的?」

是那位公子爷呀。

齐小天?竟然是他?!这么说他几天前已经离开杭州了。那个让他抛下老父寿筵的绝色美女又是谁呢?

「原来是齐大少,他是哪天坐的船?」

船娘的脸上有些犹豫,小姑娘却满是欣喜的道:「真的是齐少爷吗?我还有些担心他骗我呢。三天前我和爹娘送客人去松江,齐少爷和那位小姐要回杭州,就正好坐我家的船回来了。」

我一愣,齐小天不是离开杭州而是回杭州?那他为什么不参加他父亲的寿筵呢?我原本对他并没有什么兴趣,此时倒有心探究一番了。

把牌子还给小姑娘,我问道:「那位小姐生的什么模样?」

小姑娘脸上露出向往的神情,「她很好看,真的很好看,就像……对,就像画里的神仙一样好看。」

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美女的容貌,但我的心却猛的一阵悸动,萧潇的脸上也现出讶色。

「谪仙」魏柔。

我见过的美女有很多种,萧潇沉静,玲珑活泼,齐萝可爱,苏瑾冷艳,每个人都会给我不同的感受。但仅仅用一个名号就给我神仙感觉的,却只有那个未曾谋面的隐湖传人──「谪仙」魏柔。

玲珑姐妹说过,江湖上极少有人看过魏柔的真面目,甚至有可能一个也没有。「谪仙」的名号是从百晓生那里传出来的,据说百晓生和隐湖小筑有着深厚的关系,才得以一睹魏柔的芳容。不过百晓生并不是江湖人,他是南京翰林院的编修,喜欢结交三山五岳的朋友,也正因为他的身份独特而又中立,他编撰的江湖名人录公正无私,才被江湖人奉为金科玉律,由此想来,魏柔自然应该配的上这谪仙的名号。

隐湖的传人除了她们的武功之外,美貌也是江湖人津津乐道的。鹿灵犀是绝色中的绝色,这是师父说的,他老人家见过的美女比沈园的仆人都多,自不会看走了眼。辛垂杨听说也是绝色,织女剑的外号并不是仅仅颂扬她的剑法如织女穿梭,密不透风,也是赞美她的容貌如同天上的织女一般美丽。所以当江湖朋友得知隐湖的新秀魏柔的名号时,谁也没有生出怀疑之心──「谪仙」,那肯定又是一个绝色的美女。

当隐湖成为我的目标时,我就一直在琢磨,隐湖为什么都是美女呢?难道只有美女才能把隐湖的武功发挥到极致?还是隐湖把美貌也当作了一种武功?所以玲珑第一次提到魏柔、提到她的名号「谪仙」的时候,我本能的就想到了她出尘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美貌会不会变成对付我的利器?

然而若和齐小天同行的女子真的是她,那她真的变成被打落人间的谪仙了。这种乌篷船,本来就是情侣常用的,看来她和齐小天的关系已经非同寻常了,那样的话,她的心剑还能保持如一吗?

不过这念头并没让我开心,我心里反觉一阵烦乱。我已经不自觉的把隐湖看作自己的后宫,把隐湖的女人当作自己的禁脔,虽然我还没征服她们。魏柔和齐小天的亲密让我觉得自己的头上似乎戴了一顶绿帽子。

「主子,也不一定是她。」萧潇看我的脸色不对,小心翼翼的道。「像唐棠、慕容芷还有练无双据说都是绝代佳人……」

我知道萧潇在开导我,可听到这些陌生的名字,我不由的疑惑的望着她。

萧潇的脸上挂着歉意,缓缓偎进我怀里,撒娇道:「好主子,萧潇下次不敢了。」

我隔着衣服拽了一下乳环,道:「死丫头,到底怎么回事?」

萧潇脸上多了些红晕,「都是主子说自己是淫贼,玲珑姐妹脸皮薄,又怕主子知道江湖上其他的美女,动了坏念头,便不敢和主子说。」

我轻揉着她娇腻的乳,笑道:「你是不是也怕你主子身边一堆女人呀?」

「萧潇只要主子对我好。」萧潇媚眼如丝。「其实,百晓生除了江湖名人录、武林新人榜之外,还编撰了一个江湖绝色谱。」

我精神一振,百晓生竟然也是同好!看那帮武林中人对名人录的执着,想来这个江湖绝色谱也不会让我失望。

上面是不是有玲珑?

是,玲珑姐妹是第四,所以她们姐妹也不好意思和主子讲这个绝色谱。

玲珑姐妹只排在第四,让我对绝色谱产生了好奇。「第一该是魏柔吧?」

「主子猜错了。魏柔是第二,榜首是唐门家主唐天文的大女儿,人称「怜花公主」的唐大小姐唐棠。」

我一愣,唐棠、齐萝加上萧潇,这些武林大豪的后代怎么都是美女?转念一想,自古美女爱英雄,想当年这些武林大豪年轻的时候必是江湖美女追逐的目标,他们娶回家的必然也是美女,就像我的五位师娘,无一不是绝代佳人。之后,美女生美女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通这一点,我不由得对江湖多了一分期待。

「排在第三的是慕容世家家主慕容千秋最小的妹子慕容芷。」

我见过慕容千秋很多次,因为慕容世家的总舵就设在扬州城里,离沈园只隔了两条街。当然那时我以为他不过是个扬州城里有名的大富商;而他一定也认为我只是沈园的少主人,一个经常出没勾栏院的秀才──因为我们碰面的地点通常是在听月阁,而慕容千秋正是听月阁的老板。

听玲珑解说江湖名人录的时候,我就暗自吃惊。淫贼需要一双锐利的眼睛,让你发现一个美女的优点缺点,当然用在别人身上,就会发现许多不被人注意的东西。我知道一个练武的人如果不运功的话,看起来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很多蛛丝马迹,眼中无意闪过的精光,布满老茧的虎口,粗细不一的胳膊都会泻露你的底细。然而这一切在慕容千秋身上都看不到,臃肿身子的每一次移动我都替他喘两口气,而正是这个胖子,就是和大江盟的齐放齐名的慕容世家家主慕容千秋。

「有没有搞错?慕容千秋还有妹妹?」我在扬州生活了十七年,认识慕容千秋也有五六年了,从没听说他还有妹妹,他有个弟弟我倒是知道,慕容万代,那也是在江湖名人录里高居第十六的一流高手。

「再说,就那个死肥猪的妹子又能漂亮到哪儿去!」

「主子,我也奇怪。不过,听玲珑姐妹说,百晓生做武林各种排行榜,从来没有出过错,想来慕容千秋真的有个妹妹,而且还是个漂亮妹妹。」

看来慕容家最擅长的是扮猪吃老虎和扮老虎吃猪,他能变出个妹妹也不算太奇怪。

「在玲珑后面排第五的是大江盟齐盟主的女儿齐萝。」

我笑了,今天早上我看到她了,果然是个绝代佳人,可惜名花有主,如果没发生况天被刺一案的话,我想齐放很可能在自己的寿筵上宣布自己的女婿人选了。

「是吗?」萧潇颇为好奇,「这个幸运儿是谁?」

「武当宫难。」说话间,我想起了韩元济担忧的眼神,两大门派联姻是好是坏,我一时也分辨不清。

「咦?」萧潇一愣,「是吗?玲珑姐妹还说宫难和唐门的唐三藏、大江盟的齐小天都是武林中的单身贵族呢。」

「齐萝是恒山派掌门练青霓的弟子,听韩元济说,练青霓是武当掌教清风真人的亲妹妹,而宫难是清风最得意的弟子,他们之间很可能早就认识了。」

萧潇惊讶道:「齐萝是恒山派的弟子?玲珑怎么没说。不过,恒山派还真出人才,排名第六的练无双也是恒山派的,据说她是练青霓的侄女,算起来还是齐萝的师姐哪。」

等了半天,萧潇没再言语。我问,「下面呢,谁排第七?」

萧潇一摊手,「主子,萧潇也不知道了,那天正说到这里,就听到您拍门声。」

我「噢」了一声,心思转到了和齐小天同行的美女身上,会是唐棠吗?有可能,昨天晚上唐门对大江盟全力支持,显然两家有不同寻常的交情;慕容芷?不可能,看慕容仲达的模样,两家并不和睦,再说都是贩私盐的,难免磕磕碰碰;练无双?很有可能,练青霓亲自来贺寿,说明恒山派和大江盟的关系也相当紧密,齐小天应该有机会认识练无双,而且恒山派的武功讲究凝神静气,气质上和隐湖就更为相近。

萧潇看我半晌没说话,问:「主子,我们干脆掉头回杭州?」

我摇摇头,心中泛起一股无奈,我是个淫贼,但不是个小人,说过的话总要兑现,特别是对美女说的话。我岂能让玲珑姐妹在苏州空等?缉拿花想容也需要作些样子。「去苏州吧,真是魏柔的话,现在回去也于事无补,以后盯住齐小天就是了,他的目标总大些。」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浆声沽──沽的响起,小船载着我满心的思绪向苏州驶去。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