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卷 第九章

「谢谢宫爷,七千九百两,成交。」

眼下拍的正是那对蛇形宝石耳环,价格并没有因为竞争而高的离谱。一来屋子里的人大多是纵横商界的大老,自然沉得住气;二来李宽人把饰品介绍的极是细致,什么样的体形、什么样的肌肤穿戴它好看,该配合其他什么样的饰品都一一道来,让众人心中有数,自己究竟该买还是不该买,于是价格就被控制在了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得到的人在觉得自己很有面子的同时又不会觉得太挨宰,而没得到的人也会给自己找出一个恰当的理由,不是我没钱买,而是它并不适合我。

我只是替玲珑选了一对宝石簪子,又买了一只玉烟袋准备送给鲁卫便歇了手,躲在角落里看李宽人得心应手的驾驭着每一个饰品的拍卖。屋子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因为后面的饰品越来越富有创意。当苏州的四大名妓白牡丹、宋阿紫、李朝云和毕玉林都亮过像之后,众人都在猜测究竟是谁来领衔最后的压轴戏。

屋子里突然变暗,大门和四周的窗户眨眼间被厚厚的黑丝绒遮住,彷佛夜幕降临一般。

就在花台四周亮起烛光的时候,屋顶天花上现出了一个三尺见方的窟窿,随着一阵琴声,一个白衣女子飘然而下,正落在了花台上。

人真的可以羞花闭月吧。方纔还和白牡丹、宋阿紫们争奇斗艳的鲜花此刻全失去了颜色,白衣女子冰雪无暇的面容甚至让我忽略了她身上那些与烛光交相辉映的瑰丽珠宝。

苏瑾当年也不过如此,琴歌双绝,果然名不虚传。

看她的身形打扮我知道她就是方才在亭子里弹琴的孙妙。她深邃如夜空般的双眸扫过屋子的每个角落,冰冷的目光让我觉得有些锐利。那目光似乎在我身上多停了片刻,我正揣摩其中的原因,就听李宽人道:「钻石乌金流云冠,起价两万四千两。」

我这才注意到她头上那顶流云冠,说是冠,其实倒像个束发的带子,带子的曲线如同流云般飘逸,上面镶满了钻石,彷佛夜空里明亮的星辰。

两万六千两的价位转眼就被三万两的高价取代了,喊出这个价位的是我旁边那个姓沈的花花大少,在此之前他已经买下了五件饰品,是拍卖会上一个耀眼的角色。

沈兄,这流云冠似乎不太好配呀?

他却得意的拿出了方才购得的一个钻石项圈,邪里邪气的一笑道:「老弟,你看配它如何?」

我眼睛一亮,「沈兄是想打扮一条狗?」

这你都能看得出来?……李掌柜,三万三千两。他脸上一副遇到知己的模样,「看不出老弟也是此道高手啊。不过,」他压低声音,嘿嘿笑道:「我不是打扮狗,而是要把女人打扮成一只美女狗。」

就像武林中的高手并不容易碰到一样,淫贼界的高手也是可遇而不可求。沈大少竟然是个中高手,真让我颇为意外。他一面小声给我讲解着如何调教出一只人形犬,一面和另外两人竞争着这顶流云冠,最后他用几乎是底价一倍的四万五千两银子打败了那两个竞争者。

沈大少给我打开了淫欲世界的另一扇窗。师父教我如何去征服一个女人,而他则告诉我如何把女人彻彻底底的踩在脚下,我听得血脉喷张,一个念头渐渐在我脑海里形成,我是不是该把隐湖小筑的那些女人也一个个的调教成一只只人形犬呢?

「南洋黑珍珠钻石项链,一万九千两。」

李宽人的声音把我从遐思中惊醒,看孙妙脖颈上的一串黑色的珠链闪着乌黑的光芒,越发衬得她肌肤赛雪,想起玉夫人的肌肤如玉一般的晶莹剔透,正和这条珠链是绝配,我便喊出了新的报价。

二万二千两。

说起来二万二千两并不贵,黑珍珠虽不如檀珠那样稀少,可也相差无几。这条项链上的珠子和我在宝大祥买的那条檀珠项链大小几乎差不多,价钱却差了一倍,殷二姑娘说霁月斋的进价异乎寻常的低,看来还真是如此。

二万五千两,对面一个二十七八岁的英俊汉子冲我微微一笑。

屋子里二十几个人中只有三个年轻人,除了沈大少和我,便是这个汉子,我自然关注他。他参加了几次竞争,不过并没有像沈大少那样疯狂,似乎心里有个底线,超过了便就决然放弃,颇有些大家气度。

三万两!

喊出这个价位的竟是沈大少,我不由得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粗粗一算,他已经花掉了十八万余两银子,竟还不肯罢手,财力如此雄厚,我忍不住想探探他的底细。

沈兄家里莫非是铸币的不成?

「非也非也。老弟,这可是我给你喊的一口价。」沈大少低低的说出了让我意外的话来,「这种场面看来你经历的少,对面那位仁兄是个牛皮筋,抻来抻去的没准儿抻出个高价来,干脆一下子把他吓回去了事。」又有些艳羡的笑道:「你那大夫人倒是很配这条链子呀。」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说的那个大夫人其实就是玉夫人,「原来你看到了。」或许是我光顾着和鲁卫、沈希仪打招呼而忽略了周围的人。就在我俩说话间,一位老者报出了三万二的高价。

三万五千两。

我话音甫落,那汉子便喊出了四万两的天价。

这价格实在高出底价太多,众人的脑袋齐刷刷的转了过去,连花台上一直平静如水的孙妙也投去诧异的目光。我也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他,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突然现出了志在必得的神情,两眼倏的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好凌厉的眼神!我心中一震,他分明是练武之人,莫非是军中世家弟子?从他的身上看不出一丝江湖色彩,我便胡乱猜测起来。

李宽人望了我一眼,似乎在问我还要不要出新的报价。我摇摇头,师父虽然把我训练成了一个淫贼,可并没有把我训练成一个纨裤子弟,这串珠子好是好,但四万两实在是超出它实际的价值太多了,而且我已经看到了缠绕在孙妙足上的那对精美足链,为了萧潇我已经找它很久,这副足链终于打动了我。

李宽人刚想落锤,却听沈大少尖着嗓子喊道:「慢,少爷出四万零一百两。」

我差点笑出声来,他还真是个活宝哩,这不摆明了和人家斗气吗?不过屋子里的气氛却因此活跃起来,方纔那位叫过价的老者似乎也有着顽童的心理,跟着喊了一声「四万零二百两!」

沈大少一下子来了兴致,和那老者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口,叮叮当当斗了二三十句,眼看着价位已经被抬到了四万五千两,突听那汉子朗声道:「六万两!」

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众人脸上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就连沈大少也吃惊的张大了嘴,只有儒学提举司的李教授欣喜若狂的望着他,两眼放出兴奋的光芒,彷佛看到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座耀眼的金山银山。

其实这些富豪巨贾都是在钱堆里打着滚出来的,别说一次六万两银子,就算是六十万两银子,该花的时候我想他们也决不会皱一下眉头。只是钱究竟能不能这样花,恐怕赚钱的人和花钱的人有着不同的想法。不过,看到孙妙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表情,我隐约猜到了他的目的。

最难消受美人恩?恐怕最难消受的是美人喜欢的金银珠宝吧。

李宽人也有些动容,在问过三次没有人应声之后,他颇为兴奋的一落木棰,「谢谢齐大少,六万两银子,成交!」

齐大少?就在听到这三个字的同时,齐小天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接着他的脸便和齐放那张关公似的脸重合在一起,一样的蚕眉凤目,一样的顾盼生辉,只是他缺了父亲的五柳长髯,线条比父亲多了几分柔和,看起来比父亲还要英俊。

我难过的呻吟了一声,这小子竟然是齐小天?!他怎么到了苏州?他不应该和父亲一道去缉凶的吗?!魏柔呢?魏柔是不是也跟他一起来了苏州?

我突然明白过来,这南洋黑珍珠钻石项链并不是买来讨好孙妙的,而应该是送给魏柔的礼物,想到这儿我就忍不住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的放弃了竞争。

「老弟,心痛呀?看到那对手镯了吗?它可是和那条珠链很相配呀。」沈大少看出我脸色不对,误解了我的意思,便提出了损主意。

真是关心则乱!我心中猛的清醒过来。抬眼向孙妙的手腕上望去,宽大的袖子已经撸起,露出小半截白嫩的胳膊和一对怪异的手镯。两只乌金打造的毒蛇一左一右纠缠在一起扭成了一个环,张着大嘴彷佛要择人而噬的双头遥遥相对,钻石和红宝石镶嵌出来的蛇眼泛着妖异的光芒,两对毒牙拱卫着一颗流光异彩的黑珍珠,整个手镯显得异常狰狞而诡异。

「沈兄的眼力真是高人一等呀。」我随口称赞道,李宽人这时也开始了这对手镯的拍卖:「乌金钻石双龙戏珠镯一对,一万八千两。」

立刻就有人喊出了二万两,然后又有几人竞价,五六个来回就把价格抬到了三万五千两,看来这镯子虽然造型奇特,可看好他的人着实不少,只是齐小天并没有加入到竞价的行列。

是他得到那条珠链已经满足了,还是大江盟的资金其实并不充裕?贩私盐虽然利润丰厚,可新皇继位,新政接二连三的实施,对私盐打击甚大,大江盟虽然手头宽裕,也该为日后着想吧。

可就在沈大少喊出四万两的时候,齐小天再度出击,把我的猜测全部推翻。

加一万两。

再加一万两,在沈大少偷偷踢了我一脚的同时,我开口叫价了。

原本投给齐小天的目光现在全落在了我身上,不过有了齐小天、沈大少在前面做铺垫,那些商界政界的前辈大老们看我的时候就并不那么惊奇,眼里流露出来的倒多半是对年轻人的一种轻视。

孙妙的眼里闪过一丝好奇,然而转瞬间那对眸子便再度失去了热情,彷佛天下间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动心。倒是李宽人显得很激动,似乎终于等到了他期待已久的场面。

齐小天有些迷惑的看了我一眼,迟疑了片刻,卧蚕眉轻轻一拧,道:「那我就再加五千,六万五千两。」

七万五千两。我已经不是在争夺这对双龙戏珠镯了,在我眼里,那镯子似乎就是魏柔的象征,齐小天自然不明白我眼里流露出来的战意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过想来他明白这次我是志在必得了,一耸肩,遗憾的摇摇头。

霎那间我心里涌起了一股快感,不过我立刻就清醒过来,我眼下得到的只不过是只镯子而已,隐湖小筑和魏柔都和以前一样的遥远。好在总算有了她们的消息,只是该用什么方法吸引魏柔和隐湖的注意呢?

在知道与齐小天同行的那个女子有可能是魏柔的时候,我就一直被这个问题所困惑。在玲珑的嘴里,齐小天是个无论家世、地位、人品、武功都不比我差的江湖人气偶像,她姐妹也是因为先遇到了我才成为了我的女人,若是先遇到齐小天,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未为可知呢。

先入为主啊。女人先入门就是大妇,男人先入女人就掌握了主动,我只能祈求老天保佑,魏柔还没有过这最后一关,否则面对齐小天这样的强劲对手,我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虽然我的最终目标是鹿灵犀,不过魏柔却是我计划上的最重要一环,作为鹿灵犀的亲传弟子,征服她对鹿灵犀将是个莫大的打击;而征服不了她,我可能连隐湖在什么地方都弄不清楚。另一个行走江湖的隐湖弟子织女剑辛垂杨听说是个四十岁的老处女,想来内心变态的很,要得到她恐怕比魏柔还要艰难。

因为魏柔,我不想认识齐小天,更不想和他成为朋友,这样我才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可不去结识齐小天,又怎么去接近魏柔?

真是两难呀。我心里涌起一股无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智能并不是无往而不利。

七万五千两的全场最高价很快做了古,在一对祖母绿戒指意外的以低价拍出后,一件黑珍珠钻石霞披以令人瞠目的二十九万两银子成交,先后有十余人加入到竞争的行列,沈大少也加入到了混战中,一边出价,一边还跟我嘀咕,说霁月斋也真了得,怎么弄得到这么多的黑珍珠,最后是一位屈姓老者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它。

这场竞价似乎把大家的精气神全消耗光了,我最后轻而易举的用一万八千两的低价购得了我心仪的那对足链。

拍卖会就在欢喜的气氛下结束了,霁月斋此时显示出了极高的效率和诚信,立刻公布了全部饰品及古玩玉器的底价和实际所得,五十件拍品底价八十一万一千八百两,拍得一百一十六万七千三百两,扣除捐赠的十三万七千二百两、使用细园的费用五千两和孙妙及苏州四大名妓的出场费一万两,霁月斋实际得银一百零一万五千一百两。

虽然我付出了十万六千两的银票,但想到其中的近三万两是捐给了儒学提举司,我心里便平衡了许多,在我签字画押的时候,李宽人也连声抱歉,说没想到那对双龙戏珠镯竟费我这许多银子,又一个劲赞我气魄非凡。沈大少似乎也想与我结交,拉住我问这问那,等我告了罪,说改日登门拜访后,再看齐小天已经失去了踪影。

我忙追出了明瑟楼,又追出了归去来院,前面传来莺莺燕燕的窃窃私语,那些贵妇宠妾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等着自己的夫君,不过大家似乎都有意无意的把目光投向了假山的那一边,我顺着她们的目光看过去,一汪碧水环绕在假山周围,在水塘的南侧,一对男女的背影映入我的眼帘,而那男的,这是大江盟少盟主齐小天。

我是用眼角的余光认出了他,因为我的目光已经全集中到了他身边的那个白衣女子身上。

这世上有神仙吗?

「师父,那个姐姐是神仙耶。」「胡说,你以后要进学的,仔细学正骂你。」

「师父,那个姑娘好像神仙耶。」「神仙?你见过神仙?见过吗?她像神仙?哈哈,哈哈!」

「主子,那个姑娘还真像神仙耶。」「笑话!萧潇,少爷看你比她还像神仙呢。」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神仙,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夫子他老人家都不谈神论怪的,想来这世上定是没有神仙。可这女子的白色衣裾为什么看起来就像是天上飘过的一朵白云,而逶迤的步履更像是在乘风而行?

谪仙魏柔!

我突然想起了师父那奇怪的反问和笑声,没错,他见过神仙,如果真的需要形容鹿灵犀的话,那么神仙可能是最恰当的词汇了。魏柔也和鹿灵犀一样吗?如果真的只能用神仙来形容魏柔,那为什么齐小天的心灵没有受到影响,步法还是那么的坚定呢?

「爷,你猜我买到了什么?」背后传来玉珑兴奋的叫声。

魏柔显然听到了,她的脚步突然缓了一下,在拐出月门的时候,她的脸微微一侧,那对灿若星辰的眸子有意或者无意的投来了惊鸿一瞥。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