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卷 第十章

「你说魏柔和齐小天到了苏州?隐湖小筑的魏柔?大江盟的齐小天?」鲁卫一脸的惊讶,看我不住的点头,他立刻朝他的副手李农吼道:「他奶奶的我才离开两天,你们就开始偷懒耍滑了。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住在什么地方?还不快给我去查!」

李农一缩脖子一溜烟的跑了,我的心已经平静下来,笑道:「老鲁,没想到你发起火来也挺吓人的。」把那只玉烟袋递给他,「魏、齐都是惹人注目的角色,若是在苏州落脚,早晚跑不了他们。」

鲁卫接过烟袋就有些爱不释手,把玩了半天才狐疑地道:「魏、齐跟你有关系吗?这么着急找他俩?」瞥了一眼站在我身后的四女,「是不是魏柔真的象神仙,让你这花花大少动了心?」

抱歉,魏柔究竟生的什么样,这得问我娘子,少爷我还没见过她。

说话的时候我有些悲哀,魏柔只用了一个背影和小半张脸就让我有些失魂落魄了,我甚至忘了去关注一下孙妙的去向。

那你怎知道她是魏柔?鲁卫颇有些意外,我微微一笑没言语,转头看沈希仪骑马过来,却是要告辞回杭州了。

「唐佐兄,贱内与尊夫人和令妹投缘,一点小玩意万望笑纳。」我把包好的一对玉镯塞进沈希仪的手里,「还有一事请唐佐兄帮忙。」

沈希仪推辞不过,只好收下,问我什么事情。我便请他打探一下南蛮船在浙江走私的货物种类和价格。沈大少的一句话提醒了我,黑珍珠是从南蛮输入的,可朝廷历来对输入的奢侈品有严格的控制,黑珍珠不可能这么大批量的进口,霁月斋的进货渠道就让人费思量了。

沈希仪虽然不明就里,不过还是应了下来。

等沈希仪带着部下走了,细园这边人也都散了,我便对鲁卫道:「老鲁,上我那儿去吧,杭州那边的事情还要请教你。」

「魔门?」正端着一盘素炒鳝丝的玉夫人听到鲁卫的话,脸上露出惊容。

「咦?无暇,你小小年纪也知道魔门?」鲁卫有些奇怪,玉夫人嫣然一笑,说是姑姑曾经提起过。

鲁卫释然,招呼萧潇和玲珑一齐过来,说是让她们也长长见识。

「说起来,隐湖小筑在江湖中能有今天这般崇高的地位,全是拜魔门所赐。」鲁卫话题一转,竟提起了隐湖,「大明开国以来,魔门三次崛起,倒有两次败在了隐湖手里,成祖靖难,魔门站在了建文帝一边,被隐湖的秦仙子联合十余家门派将其彻底击败;五十年前,魔门死灰复燃,结果门主李道真又被现任隐湖主人鹿仙子的师父尹仙子所杀,之后魔门七大高手为争夺门主之位发生内讧,魔门于是崩溃。这两战之后,隐湖的地位便无人可以动摇了。」

那魔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玉珑有些心急的问道。

「你娘倒偏心,」鲁卫瞥了一眼玉夫人,看玲珑老老实实的坐在玉夫人背后,和我不像几日前那样亲昵,嘟囔了一句「嫁了人反倒安静」,才叹了口气道:「魔门的来历已经没有人能说清楚了,有人说是西域传来的一种邪教,也有人说是苗人在中原的一个情报组织,甚至有传言说李道真就是苗疆的一个大土司。不过,不管魔门是怎么来的,它后来在江湖上的所作所为却令人发指。」

我知道玲珑因为母亲在便不敢放肆,忖道鲁卫是江东第一神捕,还要仔细别让他看出破绽,便喊玲珑帮我捶背。

鲁卫接着道:「魔门每次重建,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称霸武林!凡是阻挡它称霸的,魔门只用一个字来对付,杀。因此被魔门灭门的江湖门派不可胜数,像华山派、峨嵋派、南宫世家这些显赫一时的门派都是被魔门屠杀的一人不剩,最终在江湖上除了名。」

我顿时想起了春水剑派灭门的那一幕惨剧,「十二连环坞会是魔门的余孽吗?」

鲁卫摇了摇头,「几百年来魔门死死生生十几次,可规矩好像没有什么变化,魔门会喜欢尹观这种禽兽,可决不会欢迎花想容那种淫贼,事实上,在魔门势力横行的时候,死在它手里的淫贼并不比死在正道人士手里的少,这也是魔门做过的唯一一件好事。而且,」鲁卫呷了一口竹叶青,「尹观的份量也轻些,魔门门主,怎么也得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

我心中一动,江湖名人录的十大高手中,真的有好几个人的武功承继脉络并不那么清晰。不过,既然鲁卫都没有怀疑,想来定是少林寺有这些人的详细数据可以证明他们绝非魔门中人。我便转了话题。

那……射中况天的那一箭是五十年前魔门高手孟飞的武学吗?

「只是与传说中的有些相像而已,毕竟谁也没见过孟飞的九天御神箭。」

我有些奇怪,那大江盟此番北上难道不是发现了什么线索吗?

鲁卫嘿嘿一笑,你当他们都是神仙呀,说有线索就有线索,齐盟主只不过是沿着况天的来路走一遍查查有没有线索罢了。

「鲁大叔,齐盟主北上恐怕没那么简单。」一直在旁边静静听我和鲁卫说话的玉夫人突然插言道,「慕容世家的绝学移花神功可是最擅长模仿他人武功的呀。」

鲁卫颇有些意外的望了她一眼,「你能想到这一点,倒也不枉你姑姑一番教诲。不错,慕容世家的移花神功确有这等神通,只是要模拟别人的武功,功力就至少要损失三成,损失这么多功力,就算是慕容千秋亲自动手,恐怕也伤不了况天了。」

玉夫人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我想起鲁卫在细园说的一句话,便问:「那宫难又去追什么线索去了?难道况天有分身术,一个人走了两条路不成?」

「你倒听得仔细。」鲁卫白了我一眼,脸上流露出一丝悲伤:「就在春水剑派遇袭的同一天,鹰爪门也被灭了门,总舵和三家镖局一夜之间便被人从上到下屠杀殆尽,只有代门主司马长空和手下几个弟兄因为在江园料理况天后事,才得以幸免,宫难、唐天文他们就是查这件事去了。唉,鹰爪门正是流年不利呀。」

我吃了一惊,四女更是「啊」的惊叫起来。

如此说来,鹰爪门的两起案子应该和十二连环坞没有什么关系了,十二连环坞再怎么强横,也不可能同时袭击春水剑派和鹰爪门两大门派。我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大江盟看来是指望不上了,鲁卫也说如果证实魔门重出江湖的话,众人的注意力定然被魔门所吸引,至于春水剑派和十二连环坞之间的恩怨就极有可能变成一段江湖废案,很快被人遗忘。

江湖要乱了。

我随口道,其实江湖乱不乱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甚至希望乱一点。江湖一乱,隐湖才能更多的介入江湖,而我也有更多的机会来征服她们。只是春水剑派的三大苦主都在看着我,我怎么也要表现一下我对十二连环坞的痛恨。

难道真的要等到我做了一省巡抚,才能铲平十二连环坞吗?

鲁卫并没能给我答案,倒是李农过来报告了魏、齐二人的消息。

「已经走了?」魏柔和齐小天难道只是为了参加霁月斋的开业仪式才来苏州的吗?我心里一阵不痛快,霁月斋在杭州设有分号,与大江盟有往来并不奇怪,可跟隐湖有什么关系?

魏柔分明是陪齐小天来的,这一切都昭示着两人不平凡的关系。

李农查不出两人出城后去向何方,想来不是回了杭州就是北上与齐放会合,唯一让我感到慰籍的是他们这次总算没有再坐乌篷船。鲁卫告诉我说已经把我从杭州府调到了苏州府,甚至还官升一级,把那个讨厌的副字给摘掉了,让我不禁感叹银子的力量。

「实在没辙的话,老哥只好舍命陪君子,陪你走一趟十二连环坞了。」鲁卫临走之前道。

爷,你好像很关心魏仙子耶。

我舒服的躺在澡盆里,心中的郁闷彷佛都随着斩龙刃的一阵狂舞而消散了,明珠和喜子在萧潇的指点下红着脸把一盆盆的水从我头上浇下,同样红着脸的玲珑姐妹和玉夫人半倚在榻上,眼睛飘来飘去,不知该往哪儿放。

「我和隐湖有段恩怨。」我随口道,手里拿着一打魏柔的画像翻来覆去的看,那是萧潇画的,画里的人物恍若神仙,可每一张的脸都是模模糊糊的没画真切。

玉珑撅起了小嘴,爷你才行走江湖,怎么会和隐湖有恩怨?玉玲轻笑道,爷定是听说魏柔是个美女,动了色心吧。

我没有搭言,隐湖一事涉及到师父,而师父突然冒出来的分身,让我有了很多顾虑。想到玉夫人毕竟也曾是一派掌门,或许对隐湖了解的更多些,便问她道:「无暇,听说隐湖的心剑如一心法练到极处,心随剑意,剑由心生,心剑合一,没有一丝破绽,依你看,魏柔她练就了几成?」

「贱妾看不出来。」有丫鬟在场,玉夫人的言语便谨慎了许多,「贱妾甚至不知道她就是魏柔,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她竟会出现在这种场合。还是萧潇看她买了一件道门玉符,霁月斋问出她姓魏,才猜到她就是魏柔。」

我不禁有些失望,不过我心里也明白,如果一个练武之人不刻意显露自己武功的话,别人很难看出他武功的深浅,就像十二连环坞屡屡错误的估计了我的武功一样。

「那件玉符花了她多少银子?」从玉珑嘴里我已经知道给女人的那场展示会果不出我所料的变成了一场拍卖会,既然看不出魏柔的武功,我好歹也要多了解些别的。

「那件玉符并没有人和她争,只用了七百两银子就得到了。」

魏柔的魅力连女人都为之心动,我心下一阵叹息,这齐小天也不知使出了什么手段抱得玉人归。又问魏柔是不是还买什么其他的饰品了。

四女均摇摇头,玉夫人道:「隐湖虽然富有,但素有节俭之名,魏柔这次花了这么多银子,恐怕也是因为玉符是送给她师父的缘故吧。」

我一撇嘴,反正有齐小天替她付账,这点银子大江盟岂会放在心上?单那齐小天为她购得的一条珠链就花了六万两银子。

「六万两?」明珠、喜子惊讶的叫出声来,玉夫人也是满脸讶色的捂住了嘴,倒是玲珑见过我如何泼水似的使银子,脸上便平静许多。

萧潇忙道:「爷,魏柔没有用大江盟的钱,婢子看她付账的时候,是由五张银票凑的七百两。而且,」她看了一眼玲珑母女,犹豫了一下,才道:「而且,婢子看她应该还是个女儿身。」

我心情顿时一畅,萧潇,你真不枉我宠你,知道你主子最想知道什么。

看萧潇的模样,我知道这句话她已经憋了很久,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告诉我。心情大好的我忍不住意气风发的道:「哼,六万两也不算什么,萧潇,你把我带回来的锦盒拿来,爷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首先打开的那只锦盒里装的是给玲珑姐妹的宝石簪子,玲珑打散了头发,重新梳了一个挑心髻,把簪子一插,乌云盖雪中便多了耀眼的光华,萧潇打趣说,等爷再给你们挣副诰命,就是活脱脱的一对贵妇人了,说得玲珑满脸的喜气。

萧潇又打开了一只锦盒,看是一对足链,知道是送给她的,转头冲我嫣然一笑。玲珑在宝大祥的时候就知道我要买副足链给萧潇,一看之后便非要萧潇戴上,萧潇瞥了我一眼,从榻上站起,身形突然飞舞起来,转眼间她身上的对襟短袄和襦裙便飞到了一旁,只留下了一件杏黄湖丝肚兜和半截白纱灯笼裤,两只白藕似的胳膊和小腿欺梅赛雪,散发着诱人的魅力,轻薄的湖丝肚兜遮不住阳光,挺翘的双峰便若隐若现,微风吹过,似乎还能看到那只宝石乳环。

玉夫人的呼吸顿时一窒,呆了一下才慌忙把目光移走。玲珑并没有注意到母亲神情的变化,笑着拿起足链替萧潇戴上,左看右看,玉珑忍不住赞道:「爷,你真会买首饰哩。这足链就像是替萧潇姐订做的一样。」

明珠和喜子这两个丫鬟已经看痴了,萧潇轻盈的转了两个圈,足链上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才把两人惊醒,喜子捂着胸口仰慕道:「少奶奶是神仙吗?」

我知道萧潇用上了玉女天魔大法,当然目标并不是那两个丫鬟,但看玉夫人眼波迷乱,脸上泛起陀红,胸前快速的起伏,我不禁有些惊讶,她的定力怎么会变得这么差?

「你们少奶奶是个狐仙。」我随口开着玩笑,眼睛却一直注视着玉夫人。明珠和喜子却似乎信了,一个劲的朝萧潇背后看,像是在看她到底有没有尾巴。

玉夫人半天才恢复了平静,神色一黯,索然道:「天魔销魂舞,怪不得你和隐湖有恩怨,原来你才是魔门中人!」话语中竟满是无助和绝望。

「笑话,无暇你若是肯这般跳上一段,想来比萧潇还销魂呢。魔门?魔门的门朝哪儿开少爷我都不知道,怎么会和它扯上关系?」

我浑不在意的笑道,心里却是咯的一跳,萧潇用的不是玉女天魔大法吗?玉夫人为什么说是天魔销魂舞?难道玉女天魔大法竟是魔门武功不成?

师父教我武功的时候,那些心法刀法的名字大多很粗俗,就像被尹观称为「幽冥步」的轻功步法,在他老人家教我的时候却是叫做「采花步」,说是步法像淫贼采花一般轻盈;至于在刀法里,「杀猪」、「杀狗」,「杀鸡」这样的名字更是比比皆是。我知道那些武功招式其实都另有名字,可师父说那些好听的名字只能给人带来一种束缚,让人沉醉在老祖宗的绝学里不能自拔,丢弃一招「杀鸡」总比丢弃一招「风满西楼」容易些。师父会不会把天魔销魂舞也改了名字?我心头闪过一丝怀疑,不过按他老人家的脾气,这玉女天魔大法的名字好像也太中听了吧。

玲珑也吓了一跳,不过听我断然否认,表情便立刻放松下来,玉玲笑道:「对呀,爷不是江湖人,他是一榜解元,怎么可能是魔门中人?」看了一眼浴盆里的我,抿着小嘴轻笑道:「鲁大叔不是说魔门最恨淫贼吗?爷可是个货真价实的淫贼耶。」

玉珑有些艳羡的望着萧潇,「萧潇姐,你刚才跳的真好看,想来那个什么天魔销魂舞也不过如此吧。」转头问玉夫人,「姐姐,你看过天魔销魂舞吗?」

玉夫人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迟疑的道:「天魔销魂舞已经五十年未现江湖了,姐姐怎么会看到。只是五十年前与魔门一战的时候,太师祖留下了关于它的记录,说它迷人心智、荡人肺腑,萧潇跳的实在是很像呀。」

听玉夫人这么说,我顿时心情一松,五十年前?玉女天魔大法的历史可要悠久多了。

师父的内功心法不动明王心法并不适合萧潇,我央求了师父半天,他才很不情愿的把一本书扔给我说这是专门给女人练的,而那本已经发黄了的图册封面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玉女天魔大法六个大字。

那本书总该有个百八十年的历史了吧。即便不算历史,玉女天魔大法纵然有可能与天魔销魂舞路子相近,但武功都是人创出来的,魔门的人能创出来,想来别人也一样能,就连我都在师父的刀法里加了几招,当然名字要比那些「杀猪」「杀狗」的好听了许多。

或许是我自然的表情和萧潇一脸的茫然让玉夫人感觉道我话语的真实,抑或是她内心深处本来就不希望我是魔门中人,她脸上的绝望渐渐消散。

不要骗无暇。玉夫人的眼里流露出一丝脆弱。

当然是骗你。笑声中我已然长身而起,身子带起四溅的水珠,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彩虹。

「我就是魔门高手王动,看我的天魔销魂舞!」

漫吟间我已跨出了浴盆,赤裸的强壮躯体充满了阳刚之气,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磁铁,一下子把众女的目光全部吸住,直到我身形回舞间披上了一件白丝袍,那些目光才重获自由。

讨厌啦。首先发出娇嗔的竟是玉夫人,不过玲珑的声音很快便把她的声音湮没了,玉珑更是跑过来使劲捶着我的胸膛。

「吓死人了!」她嗔道。

我笑着掐了她脸蛋一把,道:「去,看看爷给你无暇姐姐买的镯子。」

当那对双龙戏珠镯展现在众女眼前时,她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色,玉玲更是反身抱住我「蛇!」

「喂,这是镯子呀。」

这对面目狰狞的毒蛇的确栩栩如生,而女孩子恐怕都对爬行类的动物有种天生的畏惧,我拿起镯子在玉玲眼前晃了晃,「你夫君可是属蛇的哟。」

玉夫人闻言诧异的望了我一眼,却正碰上了我灼灼的目光,脸上慢慢飞起一片娇红,看得我一阵心动。

「无暇,过来。」我半靠在躺枕上,把玉玲搂在怀里,示意玉夫人来我的身边。

她犹豫了一下,才挪过来半跪半坐在我旁边,一只胳膊搭在榻上的矮几上,撑着脑袋看我,那模样真是娇憨无俦。

这才是玉无暇的真面目吗?当这样的场景越来越频繁的发生,我知道玉夫人已经越来越融入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中,毕竟「玉夫人」给她带来了太多的屈辱。既然这样,我是不是该让她真的就变成玉无暇,让她忘掉从前的一切呢?这念头电闪而过,我已经拉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温软如棉,只是微微有些发抖。我把她宽大的纱袖往上一撸,露出浑圆雪白的一截玉腕,那肌肤晶莹剔透,彷佛能吹弹得破。

当我缓缓的把那只毒龙般的手镯套在了她的腕上,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观看。随着镯子的移动,那两条毒蛇似乎活了过来,就像是一对张牙舞爪的卫士盘踞在她的腕上,狰狞的望着接近它的人。

这是我刻意营造出来的一种感觉,彷佛给玉夫人戴的并不是一只镯子,而是一道贞洁锁链,从而宣告她将成为我的私有财产。看玲珑和萧潇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显然是感觉到了什么。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还是明珠童言无忌,打破了沉静:「这下子少奶奶就有少爷保护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玉夫人闻言大窘,猛的一抽手却没抽出来,眼里立刻多了一丝哀求,不过那哀求在我的灼灼目光下很快变成了羞涩,头一垂,便任由我握着她的小手。玉玲想说话,也被我两眼一瞪,便不敢言语,老老实实的扒在了我怀里。

「双龙本多情,玉人自无暇。」我抚摸着双龙戏珠镯上的那两只毒蛇,望着玉夫人展颜一笑,「玉无暇。」

那一刻起,我决定忘掉玉夫人,既然她喜欢做玉无暇,那她就是玉无暇。看她眼中闪过一道异芒,似乎即喜且羞,我知道我做了正确的选择。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