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三卷 第五章

魏柔也是像无暇一样被齐小天抱着看了一出春宫吗?

这是我脑海里泛起的第一个念头,我甚至没有想为什么魏柔和齐小天会出现在太湖?而他们来牡丹阁又是为了什么?

我只是想魏柔的个子和无暇差不多高,就算踮起脚来也看不到屋子里的场景,而我并没有听到她惊讶的叫声,想来进来之前对屋里发生的一切已经一清二楚了。

自从背负起师父的遗命,我不知不觉中已经把隐湖当作了自己的禁脔。虽然我知道齐小天和魏柔关系定然非同寻常,可我一直抱有幻想,魏柔人称谪仙,岂能轻易动了凡心?!

然而眼前的一切几乎可以把我的幻想全部打碎,就像是戴上了顶绿帽子,苦涩和嫉妒有如潮水般涌进我的心头,我只觉得嘴唇发干、喉头发紧,全身充满了一种无力感,就连抱着无暇的胳膊都似乎没了气力。

无暇身上的火热渐渐的消退,身子往下一滑想站在地上,可有些失魂落魄的我并没能配合上她的动作,等她的两脚落了地,我的虎掌正盖在了她的椒乳上,不过那丰满柔腻的凸起却唤回了我的冷静,我感激的轻轻在那里掐了两下,把头伸向了窗户。

「师妹,你换上这件衣服吧。」屋子里齐小天的话音正和无暇发出的浓重鼻息重合在了一起,让屋子里的两人并没有发现屋外还有人在窥视着他们。

师妹?我心中一愣,齐小天的称呼并不是亲昵的「阿柔」、「柔妹妹」、「妹子」,也不是相当尊敬的「魏仙子」、「仙子」,却是摸不着边际、可远可近的「师妹」,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真让人捉摸不透呀。

往屋里看去,我的呼吸不由得一窒。

魏柔的身子已经转了过来,紧身的夜行衣勾画出的曲线曼妙无比,侬纤得度的躯体彷佛比我所见过的女人都要完美,却隐隐发出凛然正气,让人生不得半丝漪念。

一双妙目如秋水一般清澈无比,只可惜脸上像无暇一样涂满了炭墨,让我看不清她的绝世容颜。

看齐小天手里正拿着一件丝织对襟短袄在劝魏柔,我知道他和我打的是同一个主意。魏柔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坚定的摇了摇头。

「师妹,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打扮,可牡丹阁外是一片空地,不化妆成这里的客人,咱们根本无法接近。」齐小天沉稳的道。

果然如此,我心中对齐小天的评价不由得高了两分。却听无暇转头在我耳边低低呻吟道:「爷,你……放手……吧~」

我这才发现我的手还在她的胸前下意识的搓揉着,而手里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坚实挺拔,无暇的眼波也娇腻的似乎要滴出水来。

她的娇羞模样让我彻底忘记了她的身份,我没理会她的话,反而变本加厉的用力握住那只丰乳,似乎要把心中对魏柔的怒气全发泄在她的身上。

无暇并没有反抗,只是轻咬着嘴唇偎在我怀里,两腿紧紧绞在一起。

「齐师兄,你应该早些告诉我你的计划。」

魏柔的声音彷佛天籁,就算是苏瑾的歌声似乎也没有这般悦耳动听。而且我听得出魏柔的话里隐隐有些不满,心中更是一喜。

里面齐小天已经小声笑道:「师妹,我不是说要委屈你一下吗?」

「他奶奶的,连话都跟老子说的一样。」我心里暗骂,和我这么一个淫贼想到了一处,看来齐小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齐三叔不是一直跟着我们吗?他的轻功在江湖可排进前十名,请他帮忙吸引开牡丹阁的注意力岂不更好?」魏柔淡淡的道。

有人跟着他们?我下意识的回头望了望,身后只是树影婆娑,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动静。

问无暇齐三叔是哪一号人物,可能是她还沉浸在异样的体验中,半晌才支吾道:「齐三叔……该是齐小天的三叔、大江盟飞鹰堂的堂主『万里无云』齐功吧。」

无暇毕竟曾经是一派掌门,说起武林人物来如数家珍。我心中一动,大江盟派出重要干部来太湖,莫非也察觉到了十二连环坞的危害不成?

「你什么都知道。」齐小天赞了一句,因为炭墨的缘故,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太真切,「既然你都点将了,三叔!」

随着齐小天的话音,从我对面的那扇户突然钻进一个黑衣人来,个子不高却显得很结实,脸上也是涂得一片漆黑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齐小天上前亲热的搂住他的肩膀,而魏柔也沉稳的拜了一拜,叫了声「齐三叔。」

看来这汉子就是齐功,他忙把魏柔搀起来,笑道:「小天虽说武功还过得去,可江湖经验毕竟少了些,我大哥不放心便让我跟着,仙子勿怪。」

原来大江盟的安排竟没有让魏柔知道,我心中怒气再起,这大江盟为了能把魏柔娶回来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呀。

不过魏柔身居江湖十大倒也名不虚传,饶他齐功是老江湖,还是被她发现了。

「齐三叔太客气了,路上有几次魏柔不便出手,还是您代劳的,说起来真是要谢谢您。」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齐功笑道,不过眉头很快一皱:「仙子,牡丹阁真是十二连环坞的地盘吗?」

「咦?怎么会是魏柔的消息更灵通呢?」听齐功话里的意思,竟是魏柔提供的消息,我便吃了一惊,隐湖虽说在十大门派里排名第一,可它的人丁并不兴旺,行走江湖的人又只有织女剑辛垂杨和魏柔两个人,而且并不主动介入江湖的事务,怎么突然对十二连环坞产生了兴趣,又是怎么知道牡丹阁已经变成了十二连环坞的地盘的呢?

「辛师叔传来消息,说高光祖两日前便到了牡丹阁,高虽然是十二连环坞中人,可他平素从不涉足花丛,显然牡丹阁大有可疑。」魏柔解释道。

我心下一阵迷惑,这等重要的消息魏柔为何不告诉齐小天?如果要守秘,干脆连齐功一齐瞒着岂不更好!不过让我欣喜的是,魏柔看来还没有完全投进齐小天的怀抱。

齐功眼珠一缩,似乎不经意的瞥了齐小天一眼,好像是在埋怨他什么。魏柔因为正把头转向窗外而没有看到,却被我瞧了个正着。

看来到现在大江盟也没弄明白魏柔来牡丹阁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过就算它不明白也心甘情愿的为隐湖出力,魏柔的魅力还真是了得呀。

「高光祖?听说他练成了少林寺的绝学金刚伏魔神通,今天倒要领教了。」齐功抖了抖肩,笑道。三人商议了一番,定好了行动计划,齐功一翻身便窜出屋外,眨眼间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我和无暇辍在齐魏二人的身后往高阁移去,又到了高阁近前的假山,不一会儿,从牡丹阁的西南角便传来一阵嘈杂声。

高阁上的保镖虽然一齐把目光转向了西南,可很快便想起了自己的职责,立刻紧张的注视着高阁四周,等西南角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警铃声,这些人更是齐刷刷的把背后的大砍刀擎在了手中。

一条巨大的灰影从高阁突然跃出直投向了西南,明亮的灯光将他的脸照得清清楚楚,正是春水剑派灭门惨案的主角之一「巨灵神」陈万来。

紧挨着我的无暇身子有些发抖,我知道就算她平素已经认同了玉无暇这个角色,但面对仇人的巨大冲击恐怕也会让她记起来自己其实是玉夫人,看她的眼中交错的放出仇恨与迷茫的光芒,那光芒里有种说不出的疯狂,彷佛两个身份、两种人格在她的脑海里剧烈的争斗,我爱怜的将她搂在怀里,贴着她的耳朵低低的道了一句:「无暇。」

她身子渐渐放松下来,眼中的厉芒也渐渐的消退,突然一转身抱住我,呢喃道:「爷,杀了他们。」

「我答应你,无暇。」我知道她的心暂时平复了下来,但要想让她完全忘记那悲惨的一幕,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十二连环坞的这帮杂碎一一送进地狱。

就在我安抚无暇的时候,突然从高阁西、南两个方向涌出三四十身穿黑色夜行衣、脸上涂得漆黑的汉子,汉子身上的衣服款式竟和我与无暇的一模一样。

高阁上的保镖立刻发现了这些入侵者,一时间警铃大作,而此时这帮汉子已经冲到了离高阁几丈远的地方,只见他们猛的扬起手,飞蝗石和暗青子如雨般的击向明廊上的保镖和悬挂在屋檐下的灯笼,高阁上顿时一片惨叫声中,那些灯笼也一一被击落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高阁里的妓女和嫖客狼奔豕突的乱成了一锅粥。

就在最后一个灯笼被击落熄灭,高阁外变成了漆黑一片的时候,齐小天和魏柔已如飞鸟一般的跃了出去,借着飞抓和探出的屋檐,很快便消失在高阁的二楼。

与此同时,我拉着无暇也从另一个方向跃上了同一个楼层,敲开窗户闪身进了一间黑屋子,四下打量了一番,像是女人的闺房,只是屋子里并没有人。

大江盟怎么会出动了这么多人?!我正心有所疑,就听阁上有人朗声笑道:「哈哈,区区调虎离山之计岂能瞒得过高某,鼠辈看杖!」

话音甫落,便听下面传来几声惨叫。我心中暗道,这汉子倒见识明白,一下子便识破了大江盟的计策。

不过,恐怕他怎么也想不到不仅西南角是支疑兵,就连眼下攻击牡丹阁的这群人同样也是佯攻。忙凑到窗前往下看去,阁上重新挂上了灯笼,高阁四周便照得有如白昼一般。

草坪上昂然立着一个四旬汉子,虽然他又矮又胖,左眼还蒙着一只黑色眼罩,可气度却卓然不凡。

拎着一把五尺长的镔铁禅杖,顾盼间那只独眼精光四射,正是在应天打了我一拳的「苦头陀」高光祖。

「大江流刀法,你是大江盟的齐功齐三爷?」高光祖的目光异常锐利,马上就判断出了来人是谁。

「我十二连环坞与大江盟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三爷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对象?」

看来大江盟的实力就算是十二连环坞也心有顾忌,高光祖的话颇为恭敬,给齐功留下了台阶。

「高光祖?」齐功眼中恰到好处的闪过一丝惊讶,似乎他并不知道高就在此地。然后,哈哈一笑,喝道:「呔!三爷找得就是你这个欺师灭祖家伙!」

齐功的话正击在了高光祖的痛处,他抬头看了看夜空,嘴里嘟哝了几句,突然冷笑道:「好!那高某今天就领教一下大江盟的绝学。」

说着,他缓缓的挽起手中禅杖,低喝一声「打」,禅杖便如狂风暴雨般攻了过去。

齐功的眼前顿时多了一重如山的杖影,禅杖带起的风声就连远在楼上的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鲁卫说的没错,达摩十八杖是该改名叫疯魔十八杖了。」

我低声对无暇道,看高光祖的杖法披风沥雨,状似疯狂,却又透着一股堂堂正气,可见这个少林寺叛徒对这项绝学有着深刻的理解。

齐功的身子也动了起来,大江流刀法就像奔腾不息的大江呼啸而出。不过,两人在名人录上八位的差距看来已经决定了彼此武功的高低,加上齐功本就是来引诱牡丹阁注意力的,能将牡丹阁的防守拉出空挡来,他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过了几招,齐功便露出了败像,他尖啸一声,正在佯攻牡丹阁的那些大江盟弟子闻声便如潮水般的退去,齐功又支持了几个回合,看己方的人马已经撤离的干干净净,他猛的脱出战团,身法如电飞驰而去。

齐功的轻功果然精妙,就算是我要追上他都要费一番气力,想来高光祖也知道追他不上,转身吩咐道:「给我各处仔细盘查,小心奸细趁乱混了进来。」

一句话让我认定了他就是十二连环坞的智囊。护院们很快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随即就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出来安抚惊惶失措的客人,把一场性命攸关的生死斗轻描淡写的说成了是客人间的争风吃醋,又说今晚姑娘们的度夜资全都免了,大部分客人很快被安抚下来,阁内又响起了阵阵丝竹管乐和淫声浪语。

我知道眼下待的这个房间并不安全,刚想离开,门口便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我刚拉着无暇闪到门后,门被推开了一半,就听回廊另一头有人问道:「翠蝶,小周呢?」

「伊吓跑了,」回答的是一口吴侬软语,看来应该是这房间的主人,「读书人最没用了,气死老娘了。」

随着那一头女人嘻嘻的笑声,一个二十出头颇有些姿色的浓艳女子走了进来。她随手把门关上,便一眼看到了我和无暇。

没等她叫出声来,我已经卸下了她下颚的关节,那女人一脸的惊恐,身子一软,差点瘫在地上,衣裙的下摆顿时湿了一片,接着就听到「滴答滴答」的声响,再看地板上已多了滩水渍。

「你胆子也不比小周大多少嘛。」我讥讽了一句,斩龙刃已经抵在了她的喉咙上,其实若是萧潇和我搭档,这女人脖子上横着的应该是切梦刀才对。

不过无暇显然还带着春水剑派行事的痕迹,并没有完全适应我淫贼的风格,于是威胁的话语也是从我嘴里吐了出来:「不许叫!不然我把你脸砍成麻花,然后一刀一刀凌迟了你。」

那女人的头一动都不敢动,只是使劲的眨着眼睛,似乎在说「一定,一定!」我推上了她的下巴,问道:「牡丹阁是不是换了主人?」

这问题看来并不复杂,那女人明显松了口气:「不是……劫财劫色?」

察觉我的刀尖略微加了些力量,她慌忙道:「东主还是黄老板呀,只是最近来了许多护院,他们都能飞来飞去的,一个人能打四五个人呢,那些混子都不敢来生事了。」

似乎是想起了这些武功高强的护院,她的语气也发生了变化,「你们赶快把我放了逃命去吧,不然……」

她的话说了一半便缩了回去是因为我身上陡然发出的一股杀气,就连无暇也有些吃惊的望着我。

「问什么你答什么,再说废话我一刀杀了你!」做了几天捕快,从鲁卫那里还真学到了不少东西。

「护院什么时间进来的,有多少人,领头的是谁,都住在什么地方?」

看来这个叫翠蝶的女人在牡丹阁也算是一号人物,知道的情况竟比我预想的还要多。

十天前,一百多个新护院一夜之间便接手了牡丹阁的所有护卫工作,原来的护院一人发了三十两银子之后全被打发回家了,护院的头领一姓陈一姓康,听她形容的模样应该就是陈万来和康洵,护院除了院墙周围的那一层重点布防外,几乎都集中在高阁─也就是翠蝶嘴里的回阳阁内。

从窗户向外望去,阁外的草坪上七八个护院正仰着脖子查看屋檐下是不是还藏着人,看他们的模样,似乎一时半刻的没有离开的意思。我想躲在窗外的计划不得不修正。

我点了翠蝶的穴道,转头看屋角有桶清水,便让无暇洗去脸上的黑炭,她虽然不明就里,可还是依言把脸洗净,又换了一盆清水,帮我擦去脸上的炭墨。

她的动作是纯乎自然的温柔,和玲珑的活泼顽皮绝然不同,倒和萧潇有几分相似,我心中荡起一股柔情,看她的目光便颇有些爱意。

无暇目光和我一对便迅速离开,白皙的脸上顿时染上了一层桃红,就连替我擦脸的手也变得有些迟疑。很明显是想转移我的视线,她问:「爷,还要易容吗?」

一句话提醒了我,虽然十二连环坞知道我救出的玉夫人并不是个死人,不过玉夫人已经战死的消息是从鲁卫那里传出来的,以鲁卫的江湖地位而言,这等关系到春水剑派生死存亡的消息定然不会无中生有;那么在十二连环坞眼里,玉夫人应该已经死了,从后来它散布的谣言来看,也恰恰证实了这一点,我自然不会让它发现玉夫人又活了过来。

「当然要易!」我从化妆台上找到了胭脂水粉,捧过无暇的脸,她双眼紧闭,细腻的肌肤已是火烫。

「百晓生的眼光看来有些问题呀,无暇,你才是真正的谪仙。」娇羞无限的无暇此时散发出了惊人的魅力,正如动了春情的天仙一般。

我几乎忍不住要轻薄她一番,只是眼下危机四伏的情景让我按耐下心中窜起的那股欲火,狠下心来在她的脸上涂上了一层厚厚的水粉。

「这是什么呀?」面对铜镜里出现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就连无暇也不由得发出了娇嗔,易容并不能遮住她流波的眼神,那眼中的薄怒浅嗔更添了她的风情。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无暇,会有那么一天的清晨,你躺在我怀里这般问我。」

镜子里,我的嘴几乎贴在了她的脸上,「不过现在,还是让我们看看隐湖、大江盟和十二连环坞的这出好戏吧。」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