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三卷 第十一章

「小的隋礼。」

知时务者为俊杰,那汉子看出我有饶他的意思,把妻女推开开始了坦白。

不过「隋礼」是个江湖名人录里不曾收录的陌生名字,我便望了无暇一眼。

无暇也是一头雾水,想来和我一样并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你很有名吗?」看那汉子报出自己名号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傲色,他妻子的脸上也颇有些荣耀,我知道这个隋礼虽然名不见经传,却很可能是十二连环坞的重要人物,便突然道。

「小的怎敢,」听我口气不善,他眼里脸上又露出了乞求之色,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许多,「小的只是个无名小卒,杀了小的岂不污了大侠您的刀?」

「我不是大侠,」我随口把他送来的那顶高帽扔进水里,「你也不是无名小卒,十二连环坞上百号人,活着的就你们一家三口,老兄你的本事着实不小呀。」

隋礼消瘦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忙急着分辨道:「小的武功太差,上去了也是白给,再说怎么也不能让老婆孩子白白送了命。」

那小姑娘可能是看我生的俊朗,并不像个恶人,脸上恐惧之色渐渐褪去,此时突然道:「大哥哥,我爹是好人,你放了我们吧。」

十二连环坞里还有好人吗?

我忍俊不住,却看那小女孩稚气的脸上满是认真,似乎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了信心,弄的我蓦地想起了我的小妹来,心头没由来的一软,旁边玉珑也轻轻摇了摇我的胳膊,好像在替这一家三口求情。

算了,虽然十二连环坞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不过仇人只是尹观、高光祖几人,断不会和眼前这个隋礼扯上什么关系,至于他究竟是犯了什么罪、惹了什么祸才躲进了十二连环坞,我并没有心情去管他,再说苏州府至今也没给我发过一两银子,我犯不着多管闲事。

「你爹是好人,难道你家少爷是坏人不成?」我嘟囔了一句,问起了十二连环坞的情况。

隋礼像倒豆子一样把知道的情况全说了出来,十二连环坞在三月间便整合成一个门派了,尹观与高光祖分别出任正副门主,下设潜龙、鹰击、虎杀、飞燕四堂,由巨灵神陈万来、阴司秀才李岐山、阎王钩乌承班和碧落黄泉严落碧四人各领一堂,乌承班死后则是花想容掌管虎杀堂。每堂有五六十个弟兄,精锐俱在潜龙、鹰击两堂。

「况天绝对不是十二连环坞杀的。」隋礼斩钉截铁的道,「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好像是春水剑派……」

玲珑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层怒气,我在问隋礼为什么的同时也不得不安抚一下她们的情绪。

看我把姐妹俩搂在怀里,隋礼眼睛瞇成了一条缝,脸上颇有不解之色。

「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隋礼小心翼翼陪着笑道,倒是他妻子道出了原委:「好像是因为春水剑派平素极少和别的门派往来,实力又不算太强,尹门主就有意拿它练练兵。」

说着还颇为感慨的道:「可十大门派哪个好惹呀!」

春水剑派只是尹观用来练兵的对象?我心里一阵苦笑,不过这解释倒是合情合理,十二连环坞多年以来一直是个松散的组织,实力究竟如何,众人听不听号令都需要检验,春水剑派实在是个很好的试验对象。

只是尹观和高光祖万没有想到凭空冒出个我来,让一个完美的偷袭变得路人皆知,最终让大江盟发现了它的野心。

既然十二连环坞有心踏入江湖,怎么对自己的近邻大江盟放松了警惕?

提起大江盟,隋礼的脸上明显有些困惑,「大侠说的不错,前两天就听说大江盟的人马到了太湖,小的想是不是该避避它的锋芒了,因为我们有七八年没打过水战了——太湖里早就没有了对手,大家对打仗都有些生疏了。船上的实力也弱,只有花想容辖下的虎杀堂,而门主和其他堂主都在栗子镇的牡丹阁。可花想容和杜其言却接连不断的派人到处打劫,像是要告诉大江盟自己就在东山水道似的。」

他望了一眼葫芦岔子里那些尸体,一阵苦笑:「原以为是门主的诱敌之计,看来倒是小的想错了。」

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如此说来这个隋礼倒真有些头脑。我问尹观平素怎么和船上联系,隋礼说了句「是信鸽」,脸色却是一紧,若有所思的道:「好像有两天没看到鸽子了。」

我恍然大悟,我总觉得大江盟的船队来的突兀,原来还有一路人马在对付牡丹阁里的尹观。

「那该是大江盟的齐放父子吧。」我心里暗忖,隐湖实力虽强,却没有足够的人手,在这种大规模混战中充当不了主攻手。

而以齐放的老辣,首先想到的恐怕就是如何封死牡丹阁的进出消息,就算是尹观和高光祖发现诱敌计划无法实施,也没有办法将命令传给远在东山水道的花想容,结果被大江盟各个击破。

「尹观和高光祖现在恐怕也陷入苦战了吧。」这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真该留在栗子镇才是,花想容这样的小角色并不值得我跑一趟,心中便有些懊悔,既然已经猜到大江盟可能要对十二连环坞动手,就该想到在牡丹阁毕其功于一役对大江盟的巨大吸引力。

都是魏柔这个贱人!

我知道我的判断发生了错误有一大半是因为齐功在牡丹阁对魏柔的那句话,「魏仙子,牡丹阁真是十二连环坞的地盘吗?」原以为大江盟不过是配合魏柔的行动,可大江盟却是审时度势,兵出神速,从而把整个事件的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隐湖没准儿已经沦为配角了。

「滚吧。」我没好气的对隋礼喝道,「别让我再看见你!」说罢一挥手,隋礼一家三口便仓惶西去,而我则带着四女朝葫芦口游去。

等隋礼一家就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我突然停了下来,萧潇笑道:「主子,婢子还以为你没看到呢。」

无暇和玲珑一脸的迷茫,玉玲忙问:「萧潇姐,你看到了什么?」无暇也轻皱蛾眉,疑惑的瞥了我一眼。

「隋礼一家人不简单呀!」我说道,心里却暗叹,无暇乃是春水剑派的掌门,江湖经验竟不如萧潇,春水剑派不被十二连环坞灭掉迟早也会被其他野心家吃掉,还是安安心心做我的女人现实一些呀。

「隋礼的武功不高,可他知道十二连环坞许多机密,想来不是个小角色。再说,他女儿临去时脸上曾经闪过一丝得意之色,显然是觉得自己骗过了主子的眼睛。」萧潇解释道。

玲珑一脸敬佩之色,玉珑埋怨自己说我怎么就没看见?萧潇便取笑她说那时她在我的怀里,光想着主子的怀抱怎么这么温暖,哪里还顾得上看那个小姑娘?

说得玲珑追着萧潇一阵乱打,倒是无暇乘隙游到我身边,小声问:「爷,跟下去吗?」

「跟!」

我边说边递给她一只胳膊让她扶住休息一会儿,她和玲珑的水性与我和萧潇相差很多,师父曾经在瘦西湖里练了我和萧潇整整一年,现在看来那时候每个时辰的苦练都有了回报。

无暇抛过来妩媚的一瞥,将身子紧紧贴在了我的胳膊上,薄薄的虎鲨皮水靠遮不住她肉体的丰腴,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便用胳膊肘顶在她胸前蹭来蹭去。

无暇轻轻「吁」了一口气,看萧潇和玲珑围了过来,身子一翻,往葫芦口相反方向游去,一只玉足有意无意的撩过我的下体。

这丫头还真会逗人呀。虽然我知道她比我大八岁,可当她融进无暇这个角色的时候,她真的就像是双十年华的少女。

往西游了不长时间,便隐约看到了三个时隐时没的脑袋,我并不担心隋礼会看到我们,以我六识的敏锐尚且看不真切,隋礼绝对不会发现还有人暗暗跟着他们。

葫芦岔子像是两个岛子围成的葫芦,葫芦口在东,而葫芦底在西,隋礼三人眼看把葫芦游了个对穿,却突然停了下来,四下张望了一阵,折向南去,似乎是要上岸。

我一摆手也折向南面,这里比隋礼距离岸边近的多,在礁石和灌木的掩护下先登上了岛子,然后在一片茶树林中向西南快速掩去,等隋礼上岸的时候,我和萧潇四女已经在他们上面十丈远处埋伏下来。

「累死了~爹,歇一会儿吧。」女儿一上岸便瘫在了地上,而隋礼夫妇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儿去。

隋礼朝葫芦口方向望了一阵,也一屁股坐在了女儿旁边,「妈的,总算把那小子给骗过去了。」

拍了拍女儿的脸蛋,笑道:「还是我姑娘机灵呀。」

「他傻才是真的,只可惜了那张俊脸,倒和花蝴蝶一样是个绣花枕头。」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不过远远听来,那小姑娘的声音里早没有了稚气,反倒有些妖媚,和李六娘颇有几分相似。

玉珑轻轻在我耳边笑道:「爷,这小丫头倒会演戏,几乎把爷都给骗了。」

骗我?她还差点。

却听隋礼教育起女儿来:「宝儿,千万别小看了此人!那小子只不过是因为你爹武功差才放松了警惕,能从尹门主、高门主手里活生生的把人救走难道是花蝴蝶那瘪三能办得到的吗?!」

又低低叹了一句,隐约像是在说:「武功?难道武功高就……」后面的话已经细不可闻。

咦,隋礼竟然看破了我的身份?我这才真有些吃惊了,他竟丝毫没有表现出认识我的样子来,心机之深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萧潇四女也满脸讶色,就听那小姑娘惊讶的叫道:「爹,你说他是王动?!」

看来我的大名在十二连环坞还真是妇孺皆知呀。我心念电转间,就看女孩摇着父亲的胳膊道:「真是他吗?他那么年轻,武功怎么会那么高?那对双胞胎是不是玲珑双玉?看起来她俩和王动很亲热,想来她们师兄妹早就有一腿了吧?另外两个女人又是谁呢?」

我心里一阵惊讶,这女孩从父亲那里得到了提示便立刻分析出了玲珑的身份,显示出她聪颖的智能;那对眼睛也很毒,竟看出了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只是与她年龄极其不符的词语从她嘴里迸出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丫头片子从小受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教育呀!」

「春水剑派二百年没有男弟子,王动若不是和玲珑有特殊关系,玉夫人岂会破例?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玉夫人。」

隋礼几句话便让我知道了江湖是怎么看待我和春水剑派之间关系的,不过我并不在意,玲珑是我的女人,这消息早晚会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

「先别不管他了,宝儿。」隋礼转头对妻子道:「虽然十二连环坞在葫芦岔子只折了花、杜二人,可依我看,门主他们也凶多吉少。哼,说起来还是王动那小子提醒了我,我说这两天怎么没有门主的指令呢,八成是叫大江盟截了去了。」

女人一听惊慌的问今后怎么办,隋礼沉吟了片刻,「十二连环坞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呀!尹门主一介莽夫,高门主看似聪明,却是大愚若智,这里怕是呆不得了。」

他停了话来,仰头望着星空,半晌才接着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江盟的齐放当得上雄才大略四个字,大江盟该是个理想的栖身之所,可惜高门主对咱有恩,大江盟是绝对不能去了,而能与之抗衡的只剩下慕容世家一家。」

他抬头往上望了一眼,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十二连环坞历年珍藏近三成在葫芦南岛,咱们就用上一部分做晋身之阶吧。」

我原本想揭穿他的真面目,此刻心头却蓦地一动,大江盟若真的把十二连环坞灭了,是不是也太风光了?

在这样的风光下,齐小天岂不是光彩照人?给它培养个对手对我来说应该更有利吧,这个隋礼看起来头脑清晰,给慕容千秋那胖子当个参谋什么的也是个不坏的主意。

隋礼又歇息了顿饭功夫,才拉起妻女朝岛上走来。

等他们越过了我埋伏的地方很久,我和四女才远远的辍在他们身后。

翻过一道小山坡,山坳里依稀可见几间瓦房掩映在树丛中,隐约听见女孩问父亲:「爹,这不是咱住的地方吗?」

瓦房里看不见一丝灯光,而隋礼毫不犹豫的走过瓦房旁的一片空地,显然他知道屋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那片空地的中央耸立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石刻,却是一个官吏模样的汉子腆胸迭肚的望着远方,看样子似乎是湖神了。

「在这儿?」女人看丈夫在湖神四周踱来踱去,不时掐指算着什么,便好奇的道,「咱出次湖便到这里祭拜一次,我怎么看不出它哪里能藏着东西?」

隋礼没有理她,沉思半晌,站在了湖神前,朝着湖神目光的方向望去,远处是片茶林,并无奇特之处。

他足足望了一刻钟,嘴角蓦地扯出一丝笑容,飞奔进了屋子,等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大斧。

「当」的一声,隋礼一斧子把湖神脑袋砸下来的同时自己也被震的翻倒在地,等他爬起来的时候,妻子已经爬上了湖神的肩头,手上多了些亮晶晶的东西,在皎洁的月光里泛着柔和的光芒,正是一把珠宝首饰。

「三哥,你真聪明。」女人看丈夫的眼神中满是钦佩,女孩也似乎忘记了浑身的疲惫,雀跃着接过母亲手里的饰品戴在身上,然后跑到隋礼跟前笑问道:「爹,我漂亮吗?」

那女孩的脸上重新现出的童真让我在这一剎那有种温馨的感觉,我摇摇头把这种感觉赶走,再看隋礼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他让女人进屋取来几只包袱皮铺在了地上,从石像的脖颈处将十二连环坞多年积攒下来的珠宝取出,分门别类的放在不同的包袱皮上。

隋礼看起来对珠宝很有研究,那些放置在一起的珠宝几乎有着相同的价值,等到他女人两手一摊示意里面再也没有东西的时候,我大体估算了一下,这些珠宝的价值应在七百万两银子以上。

十二连环坞还真有家底呀,如果这里真的只是它财产的三成,那它岂不是拥有超过两千万两银子的资产!

怪不得尹观、高光祖蠢蠢欲动,有这么多钱真的可以好好干一番事业了。

「便宜了慕容千秋那个死胖子。」看隋礼把最值钱的那批珠宝包裹好,我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不过想起苏瑾乃是他旗下听月阁的红清倌儿,心中便释然,「就算少爷给苏瑾的开苞缠头吧。」

隋礼把剩下的首饰包好,在远处的一棵茶树下将它仔细埋好,然后背着那些最值钱的珠宝按原路返回。

我远远望着他们下了湖,才转身来到那棵茶树下,将包袱取了出来。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