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四卷 第七章

「这主婢二人的轻功还真了得。」我早在屋顶看清了周围的行走路线,看到主婢二人去的方向,我就能大致判断出来她们行进的路线,每每赶在她们之前来到她们下一个落脚之处,不过主婢二人跟上来的速度很快,我心中也有些惊讶。

跑了一袋烟的功夫,已经渐渐离开丹阳繁华的处所,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布满了乌云,此刻竟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地形也越来越陌生,我跟踪的便有些吃力。

好在主婢二人来到了一座废旧的破宅子前蓦地停下身形,左右看看,那女孩突然笑道:「王兄,如此苦苦追赶是何道理呀?」虽然声音不大,可在雨声里听起来依旧很真切,显然是用了内力。

我心中哂笑,这等诈人的伎俩我一眼便看破了,虽然这女孩的六识敏锐异常,可想发现我的行踪还差了一点;只是这女孩心思灵动,却比无瑕玲珑胜出两分。

同样的话女孩又说了三遍,见没有动静,眉头就皱了起来,「王动不在房间里,那他究竟躲在什么地方了呢?」

雨水打湿了女孩的衣衫,现出的玲珑曲线竟不输于宝亭,只是比宝亭矮一点,让我看着竟有些心动了。

「听他侍女的口气,似乎他早就料到今天晚上会有人来找麻烦。会不会去了福临镖局的驻地?」

那女孩微微点点头:「倒也有理。」言罢,主婢二人又转折向西。我真的有些弄不清楚为什么我对她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的紧追不舍,不过我知道这次我只能辍在她们的身后了。主婢二人几折几返的来到一家客栈,却正看到从我住处铩羽而归的那三个镖师。

想来这几个镖师也是自作聪明,绕了一个圈子才回来,殊不知人家早摸清他们的住处了,我心中暗笑。在那主婢二人灵猫般的窜上屋子旁边一棵大树的同时,我也飞身上了旁边的另外一棵。

「你看,邱涛他们不也回来了吗?」里面传来的邱鸿声的声音颇有些不耐。

「看看他们的狼狈样!」听到慕容仲达的声音我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在背后邱鸿声似乎并不尊重慕容仲达,而慕容的语气里已经有了火气,「若不是王动看在慕容世家的份上,没和你计较,放你一马,他们早就躺平了!还能回来跟你说话,笑话!」

「不是王动,是中午茶棚里的那个书生。」三人急忙替自己的总镖头分辩道。

「什么书生?她不过是个雌儿。」慕容道,邱鸿声却急忙问是怎么一回事,三人把经过一讲,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半晌慕容和邱鸿声分别从前门和后窗猛的窜出,慕容在院子四周绕了一圈之后飞身上了屋顶,而邱鸿声则目光灼灼的盯着后院的那七八棵大树。

慕容仲达和邱鸿声还真是老江湖,立刻就想到了会不会有人跟踪。

「射!」

随着邱鸿声一声号令,那七个镖师突然一起涌出,手里俱拎着弓箭,前三后四的排成两列,张弓搭箭射向最东面的那棵大树,箭似流星,即快又平,看起来竟是训练有素。

这些镖师的箭法相当纯熟,那弓也像是一石以上的硬弓,弓弦发出「铮铮」的声响,在夜空中颇有些勾魂夺魄。

在江湖上行走,最怕的就是遇到箭阵,那密不透风的箭雨就算是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的孙不二恐怕也不敢轻易言胜,好在福临镖局只有七人,而大树又有遮蔽之功,我倒不太替那主婢俩担心,只是行藏怕是要暴露了。

让慕容把这两个丫头的底细摸摸也好,我心道。听邱鸿声喊「西移一棵树」,我知道箭雨先会把这主婢二人逼出来。

「杀!」

当镖师正依令准备把目标西移的时候,突然听树上传来一声轻咤,接着就是一阵树影一阵摇动。

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呀,我哑笑,原来还有人对福临镖局感兴趣,想来我和那主婢二人的行径早落在了人家的眼里。虽然我六识神通的功力连师父都交口称赞,可我的心思都放在了福临和那对主婢身上,加之雨声淅沥,竟没发现这里还有第四者。

不过这声轻咤的时机选择的却是异常准确,正是镖师们一通狂射后正在换箭、精神也有些放松的当口,我真有些佩服这人的眼力了。

果然从几棵树上跳下二十余号蒙面人来猛冲向那群镖师,让那些镖师措手不及,其中一个胖子一马当先,手中斩马刀拨开镖师们仓促射出的几箭后,直扑邱鸿声而去,气势竟极是凌厉。

「天魔杀神?!」我心头猛的一震,这一招充满天地之机的杀招在我脑海中早已烙下了深深的印记,虽然这胖子招式的威力比那晚牡丹阁的黑衣女子尚逊一筹,可也是霸气十足。

「魔门?魔门怎么对慕容世家产生了兴趣?」说起来慕容千秋包娼设赌、买卖人口,和魔门倒是臭味相投,魔门要一统江湖,它的目标该是大江盟才对呀,我心中颇有些不解。

从我听到魔门的消息开始,我就觉得我无法预料魔门的行事方式,如果况天的那一箭真是魔门的九天御神箭的话,那么它的目标该是大江盟才对,这倒是很符合它行事的逻辑,总是首先和白道过不去;可它之后却缈无声息,再次露面却是救下了我,那女子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伸出援助之手一直是我心中不解的疑问;眼下它又对慕容世家发动了攻击,难道魔门真的以为自己是三头六臂,可以应付黑白两道的合力夹击吗?以前魔门经历的那些教训难道还不够惨痛吗?

邱鸿声果然藏了拙,在「天魔杀神」一击之下,竟然逃得了性命,虽然左臂被那胖子的斩马刀划出了长长的口子。

「慕容兄救我!」邱鸿声高声叫道,脸上有了惧意。

「慕容仲达也救不了你!」那胖子一直背对着我,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可听他的语气显然对自己没能一刀杀死对手而颇为不满。那二十多人蒙面人把福临的七个镖师团团围住,那些镖师扔下弓箭擎出刀来,立刻缩成一个环形,一时间相持不下。

在「天魔杀神」给我的震撼过后,我突然觉得这胖子的身形看起来很熟悉,于是高光祖的名字在我心头一闪,「好像呀!」不过想起李六娘说过她亲眼看到高光祖被诛,而他也不应该有机会学到魔门的武功,我便把高排除在外。

「这胖子是谁呢?」

在细雨中的胖子有种渊停岳峙的气度,右臂缓缓的横在胸前,虽然看不清他的招式,可正面对着我的邱鸿声脸上的恐惧之色更深了。

屋顶现出慕容仲达瘦小的身影,迅捷的如同豹子一般,想来他江湖名人录第二十八的位子并非浪得虚名,他右手一口短剑,左手却握着一只算盘,左手轻扬,三只算盘珠子便激射而出,显然是想阻止胖子这一招的发出。

胖子斩马刀一圈,「当当当」竟是金铁交鸣之声,「一毛不拔铁算盘,你的算盘还真是铁的。」胖子好整以暇的嘲笑了一句,斩马刀突如霹雳闪电一般劈了过去。

慕容似乎看出胖子招式中的威力,可连变了两种身法竟没能避开这雷霆一刀,不得已抬起算盘来挡。那胖子刀上的劲道十足,将慕容震退了七八步,连步法都有些乱了,好在那边邱鸿声鼓足勇气,倭刀奋力刺向那胖子,才拦住了那胖子追杀的招式。

「不好!」我一眼便看出即便是慕容仲达加上不再隐藏自己实力的邱鸿声,依然也不是这个胖子的对手,「魔门还真有人才呀。」我暗自感叹,心下却已经开始盘算究竟在什么时机出手相救。

果然,那胖子在慕容仲达和邱鸿声的连手夹攻下兀自占了九成攻势,武功看起来竟然该有十大的实力。我知道再用不上三招慕容和邱鸿声就要崩溃,正想出手,却见那对主婢突然从树上跃下,直奔围着福临镖局猛攻的那二十多个蒙面人而去,在雨中那黝黑的短刀带出一道奇异的流光,立刻就有一个蒙面人倒在地上。

蒙面人凄厉的惨叫让胖子和慕容、邱鸿声手下俱是一缓,慕容仲达看虽然是和己方发生冲突的那个书生,此刻却是来相助自己的,不由得精神大振,看那胖子似要回身相救,便妙招齐出,死命缠住那个胖子,叫道:「姑娘,先杀了那些喽啰,再合力对付这胖子!」

「莫非是高光祖的兄弟不成?」那胖子转过身来,虽然他也蒙着面,甚至连双眼都戴着皮质眼罩,可露出的那对散发着炽热杀气的眸子却真的和高光祖有七八分的相像,不同的是高光祖只有一只眼,看起来也不如这胖子这般的凌厉。想起在苏州府衙看过的档案里说高光祖上有兄下有弟,我不禁想象起他和高光祖的关系。

那胖子的身形被慕容奋不顾身的攻势迫的一缓,就又有一个蒙面人倒了下去,他虎吼一声,反身一刀劈开慕容的短剑,便直扑那女孩而去,口中喝道:「贱人敢尔!」

那女孩的身法却如燕子般的轻巧,在那群蒙面人当中如穿花蝴蝶般的飞舞,胖子显然是忌惮伤着自己人,不敢发力,竟追她不上,那边慕容发出的算盘珠子又打倒了两人,胖子蓦地定下身形,斩马刀一横,恨恨的道了声:「撤!」

号令一下,那些蒙面人背起自己同伴的尸体缓缓退出了战场,福临镖局的一个镖师想拣便宜,刚刚向前跨出一步,就被那胖子疾如闪电的一刀劈成两半,而慕容仲达和邱鸿声被他气势所逼,竟不敢相救,只是连忙招呼其他人结阵而回。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那胖子的目光冷冷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回头之际又有意无意的朝我藏身之处瞥了一眼,那目光煞是奇异。

那胖子果然早看到了我,看他目光里的暧昧,甚至他很可能还认出了我的身份,「奇怪,他怎么会认得我呢?」我心下狐疑,不过既然他知道了我的行迹,想跟踪他便不太可能,我只好按耐住心中疑虑放过那胖子,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院子里。

看胖子一群人渐渐远去,福临剩下的六个镖师一下子全都瘫倒在地,显然他们已经拼脱了力。

慕容仲达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加汗水,拱手谢那主婢二人道:「多谢姑娘仗义搭救,慕容世家铭感五内,敢问姑娘芳名?」

那女孩轻笑了一声:「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何况小女子师门还与慕容家有旧,前辈您多礼了。」却不肯报上自己的姓名。

哦?慕容意外的轻咦一声,目光掠过女孩手中那只奇异的短刀,脸上一副深思的模样,似乎和我一样在猜测这女孩的来历。邱鸿声看看天,说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大家还是进去说话吧,于是众人一同进了屋子。

甫一进屋子,在「唰唰」的雨声中便传来一声惊叫,接着屋子里便传来「扑通」声,像是有人倒在了地上,我一惊,身子已经飞快的从树上掠下,那屋子里已经传来女孩愤怒的声音:「慕容仲达,你恩将仇报,什么意思!」

就听邱鸿声阴恻恻的道:「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咱们原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的,可你不该跟踪我福临镖局,窥视我慕容家的秘密,你是自投罗网。」

看到福临镖局那几个镖师的表演我就在猜福临很可能是慕容世家暗中训练已久的秘密武器,邱鸿声几句话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慕容仲达不想让秘密泄露出去,便对那主婢二人下了毒手。

「卑鄙!可笑!」女孩恨声骂道:「慕容仲达,亏你还是个铁算盘,就凭福临的实力还想把它当成一支奇兵,真笑死人啦!靠他们?你等着大江盟给你收尸吧!」

这女孩好灵的心思,好烈的性子!我心中暗赞,却听她又骂道:「滚,拿开你的脏手!」

接着又是「呸」的几声,话音突然中断,啊呜几声便没了动静。

我捅破窗纸一看,福临的镖师已经不见了,屋子里只剩下慕容仲达、邱鸿声和那对主婢。

邱鸿声正把那女孩压在身下,掐着她的嘴将一块毛巾用力塞了进去,那女孩倔强的摇头反抗,可眼中渐渐有了一丝惧色;而她的丫鬟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听不到半丝呼吸声,显然已经死了。

和她相反的,邱鸿声原本还算儒雅的脸上却满是狰狞兴奋之色,「我叫你骂!」他叫道,反手一巴掌扇在女孩的脸上,那女孩白皙的脸上顿时多了五道指痕。

「老邱你温柔些,人家好歹也是咱的救命恩人。」慕容仲达干瘦的脸上浮起一丝怪异的笑容嘲笑道,他随手把脸上的吐沫抹去,就在女孩胸前的衣服上擦来擦去,把手擦干净,那女孩拚命的缩着身子,却被邱鸿声死死按住。

「淫贼!」虽然女孩叫不出来,可我依然从她的眼中读到了这异常熟悉的两个字,我心中便一阵不痛快,「慕容真是不可救药,」我心中暗忖,虽然我也清楚江湖争霸容不得妇人心肠,可毕竟人家刚刚救了你的性命;一定要保住自己的秘密的话,杀也就杀了,干嘛要侮辱人家呢,再说那胖子安然离去,慕容家的这个秘密还有几分价值?

「真他妈的挺呀。」慕容仲达一面揉着那女孩前胸丰满的凸起一面啧啧称奇,我知道我若是不出手的话,这女孩定是逃不过先奸后杀的命运;可若是我出手和慕容仲达正面冲突的话,我也决不可能留下他和邱鸿声的性命,慕容世家本就实力稍弱,再少了两员大将,岂不太便宜了大江盟?

「这老小子还真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呀!」踌躇间慕容仲达已经解开了那女孩的衣襟,一只大红肚兜和大片娇腻的肌肤闯入我的眼帘,看她紧闭的双眼露出泪水,我心头蓦地一动,朗声道:「慕容兄且慢!」

话音未落,我已经一脚踢开窗棂,像豹子一般猛地窜进房中。邱鸿声应变还算敏捷,身形暴起,挥拳便击向我的头颅,却被我一拳震退几步,掉到床下,而慕容仲达的短剑已经横在了那女孩的脖颈上,见来人是我,吃惊的叫了一声:「大少?!」

那女孩眼中露出欢喜的目光,只是因为慕容短剑的关系,一动也不敢动。

「还好,还好。」我脸上挂着笑容,对一脸疑惑的慕容道:「老兄,这女孩是我身边的侍婢春兰,心肠虽然很好,可就是顽皮了些,早晨偷跑出去,结果走散了,没想到在你老兄这儿,她没得罪你吧?」

明知道我是一派胡言却不能反驳,慕容仲达的脸上便有些尴尬,旁边邱鸿声拔出了倭刀,闻言厉声道:「胡说八道!」说着就冲了过来。

看慕容仲达虽然嘴里喊「老邱,住手」,可并没有上前阻拦,我知道他心里未尝没有借邱鸿声之手杀我的意思,心中冷笑,斩龙刃便勃然而发。

昨夜——西风——雕-碧-树!

斩龙刃带起的剑风竟有潇潇之声,如风似雨般在邱鸿声的身上留下了十几道剑痕之后,点在了他的喉咙上,「我胡说?少爷有必要为了一个侍女胡说八道吗?」

因为背靠着慕容仲达,我看不到他眼中闪过的一道异彩。「误会,误会!」等我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干瘦的脸上已经满是笑容,横在那女孩脖颈处的短剑早收了起来,就连她口中的毛巾也取了出来。

「淫贼!」女孩一得到了自由便骂了起来,若不是她被点了穴道,恐怕早就拔刀冲上去了。

「胡闹!」我喝了一声,慕容仲达这么合作,我怎么也要给他留点面子,「慕容总管已经说这是一场误会了!」

「什么误会!」女孩依旧不依不饶,「他误会?他误会了会让人半夜三更去杀你吗?」

女孩话音未落,我已经甩手给了她一耳光,「放肆!看来我平常真是太宠你们了。」看慕容仲达脸上青红不定,我顺手拉过那女孩,指着地上那丫鬟的尸体,厉声道:「你看你胡闹的结果,连秋菊的命都送掉了,你还没玩够吗?」

女孩即吃惊又委屈的望着我,半晌才搂着那丫鬟的尸体呜呜哭了起来。

「大少,福临的人不懂事,回头让我家主人给您赔罪。」

慕容仲达此刻显得很上路,望了女孩一眼,「只是春兰就不要让她乱跑了,江湖正乱,还是待在大少身边安全。要不,包不准哪天就出了什么纰漏,坏了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呀。」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