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四卷 第八章

「混蛋!……无耻!……懦夫!」

我扛着女孩往回飞奔,女孩一路的叫骂,我充耳不闻。回到客栈,无瑕和宝亭都还没睡,见我带回一个女孩来,脸上都有些惊讶,倒是无瑕知道我风流,眼又尖,认出是那个假书生,以为我看上了她,脸上便浮起一层暧昧的笑容。

「把春兰的穴道解开。」我一面把湿衣服脱掉,露出精赤的上身,一面吩咐无瑕,宝亭羞得急忙避过头去,倒是那女孩目光濯濯的望着我,恨声道:「淫贼!」

「给春兰换件干净的衣服。」我没理她,女孩便一推无瑕的手,「用不着你卖好。」说着,拿起短刀,使劲瞪了我一眼,扭头就要走。

「你不想让你家里的女人世世代代为妓为娼吧。」我缓缓道。在慕容仲达那里,我逼着女孩发下了毒誓,要她三年之内不得离开我半步,这是让慕容放心的唯一方法,而我也不想打乱慕容家苦心经营的布置,从而在与大江盟争霸中失去先机。

女孩脚步一缓,脸上阴晴不定,我知道她内心在天人交战。「或许你真的出身不凡,可我并不感兴趣。」我冷冷的说道,心里把十大门派依次想过一遍,也没想出究竟是谁家调教出了这么一个武功出色的传人,江湖波谲云诡,似乎谁都有这种可能,又似乎谁也没有。

「慕容世家恐怕也没有心情来追查你的来历,当然这一切都有个前提。假如你走的话,最好记得给自己和家人准备好棺材。」

「你欺负人!」女孩回了一句,身形却站定下来,背过身去,肩膀便是一阵抖动,无瑕嗔了我一眼,走过去轻轻搂住她,她扑进无瑕怀里,那压抑的啜泣便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哭泣。

在我舒舒服服泡了一个热水澡之后,那女孩已经平静下来,她的身高与无瑕相仿,便换上了一件无瑕的湖丝对襟短袄和百衲裙。看我披着浴袍出来,宝亭低着头不敢看我,而她却是飞快的把头一别,脸上满是愠意。

我不知道是我的恐吓发生了作用,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让她作出了留下的决定,不过换成女装的她清纯亮丽,虽说不如玲珑明艳,不如无瑕妩媚,可也算的上是个美人,这倒让我觉得有些宽慰,总算没有白费一番力气。

「春兰,你还真是个美人胚子耶。」

我并不在意宝亭会不会吃醋,她是大家出身,应该看惯了男人的三妻四妾。再说我有心娶她为妻,总要磨练一下她做大妇的心胸和气度。

女孩涨红了脸,却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没好气的道:「我不叫春兰!」

「那你叫什么?夏莲?秋菊?冬梅?连阿猫阿狗都有个称谓,你总该有个名字吧。」

无瑕刚想说话,却被我一瞪眼又缩了回去,一吐舌头躲到一边去了。泪珠在女孩的眼圈里打转,她却尽力不肯让它掉下来,憋了半天才道:「我真看错了人!」

「你认识我?」

我突然想起她和她那个已经死去的丫鬟之间的对话,这个素昧平生的女孩似乎对我很熟悉,而在我的记忆中,关于这个女孩绝对是一片空白,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做了她的姐姐或者妹妹。

「你看错我什么了?」

「你是淫贼。」女孩飞快道:「原以为你是名门正派,大家说你是淫贼我还不信,原来那些江湖传言才是真的。」

「什么江湖传言?不会是我又变成了杀人凶手了吧。」我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安,我并不想成为江湖中的名人,也不想成为江湖传言的主角,名人死的早,而那些江湖传言会让人死的更早。

「你没杀过人吗?」女孩反问道:「那花家上下十五口是谁奸杀的?」

原来还是那老一套,我心下释然,「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究竟是不是我杀死了花家全家,」我微微一笑,「过几天刑部该发下公文了,你自己看吧。」

可能是我坦然的语调让女孩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难道不是你杀的吗?」她脸上明显露出一丝狐疑,不过很快又变成了鄙夷,「就算你没有杀花家老小,你也是个淫贼。」她肯定道。

「淫贼?」我哈哈一笑,我并不在意别人叫我淫贼,因为淫贼本就是我奋斗的目标。看那女孩子没有再往下说的意思,我不再追问,倒是无瑕听着不太顺耳,一皱眉像是要再追问,也被我使了个眼色制止了。

女孩便和无瑕、宝亭住在了一起,折腾了一晚上,连我都有些乏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眼前是无瑕有些焦急的脸。

「爷,宝亭和解雨都发起了高烧。」

我这才知道那女孩叫做解雨。等我来到三女房间的时候,宝亭和解雨都面如火烧般的昏睡在床上。摸了一下额头,两女俱是火烫,只是宝亭的额头微微有些汗意,看来是无瑕的药开始开始发挥效力了。

「宝亭没事,能出汗就好。」我放下心来,我并不担心解雨,她应该是叫雨浇的着了凉,之后又担惊受怕,寒毒心火夹攻,才一下子病倒的,不过她内力颇有根基,只要好好休息两日,想必就可以恢复。

丹阳不是个大地方,客栈也不是一家大客栈,店里厨师的手艺就不敢恭维,无瑕怕我吃不惯,便亲自下厨,素手调羹,烹出一碗鸭舌羹来,我尝了一口,真是滑嫩鲜香无比,不由得赞了一声好。

无瑕一早晨的辛苦全都得到了回报,还没来得及易容的脸上满是幸福的满足。我雨露的滋润让她容光焕发,连肌肤都隐泛毫光,就像窗外晨雨后的太阳一般明艳不可方物。

「无瑕,你真美。」

「宝亭妹子才美呢。」无瑕的脸如同盛开的鲜花,嘴里却谦逊起来。

「口是心非!」我故意笑她,想起一直没能看到宝亭的庐山真面目,便好些好奇的问:「你知道宝亭的易容术是谁教的吗?」

无瑕摇摇头,宝亭虽然和无瑕姐妹相称,可依旧藏着许多秘密;无瑕也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给殷大姑娘看了好几年的病,对宝大祥依然不了解。

我不想让无瑕变成追逐心机的女人,因此我就不再追问,却转了话题,「无瑕,你看解雨是什么来历?」

「爷你净给贱妾出难题。」无瑕偎进我怀里嗔道,脸上却露出了思索的表情,「江湖上用刀的高手虽然并不多,可分布江湖大小门派,想知道她的来历怕会很难。」

「那这柄短刀你听说过吗?」解雨的随身短刀此刻就在我的手中,那刀柄用白布细心的缠裹着,握起来极是舒服;黝黑的刀身虽然布满了细密的刀纹,却不见一丝光芒,只是隐约发出的寒气暗示着它无坚不摧的锋利。我找了半天,终于在刀护手上发现了一行古体小篆。

「流光……」无瑕摸着那凹陷的篆字,摇摇头喃喃道。

「是呀,『微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这颇有些雅意的名字让我心中泛起一丝惆怅,顺手将一杯清茶倒在刀上,眨眼间那黝黑的刀身上便彷佛流动着一道乌亮的光芒。

无瑕敬佩的望着我,而我却望着那刀身上的流光,这样一把宝刃竟在江湖里籍籍无名,连我都替它惋惜。

「能拥有像流光这样的宝刀,随身又带着上千两的银票,解雨的出身绝对不差。」

「她的刀法是江湖常见的岳家刀法,肯定不是她本门功夫。她会是十大门派的秘传弟子吗?」无瑕疑惑道:「隐湖历代弟子均用剑,想来不会是它的门下;少林寺向来不收女弟子,恐怕也不会为解雨破例……」

「这可不好说,规矩都是人定的,春水剑派都有了男弟子,为什么少林寺不能有女弟子呢?」

「爷你又来笑我。」无瑕晕生双颊,双眼媚的似乎要滴出水来,成熟女人散发出来的淫靡气息果然不是玲珑那种少女所能比拟的。

我的手插进她衣服里,缓缓抚摸着她滑腻如脂的脊背,「不是笑你,无瑕,我只是想告诉你凡事都没有绝对,少林寺当然不收女弟子,可它的俗家弟子也不能收女徒弟吗?隐湖虽然用剑,可武道相通,鹿灵犀难道真的就创不出一套刀法来吗?」

说着说着,我自己也有点泄气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解雨绝对不是慕容世家和春水剑派的弟子,想查一个人的底细需要庞大的线人网,她是怎么来到丹阳的,穿的衣服是那里做的,吃饭有什么习惯,我只能从这些明细中寻找线索。

无瑕却已经无法思考了,我的大手渐渐的下滑,快要插进她的小衣。「爷,宝亭……」她下意识的把头一偏,瞥了一眼背后床上躺着的宝亭和解雨。

我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只是触手处觉得多了一块柔软的布垫,让我发出一声懊恼的叹息:「来了?」

无瑕顿时红霞满面,把螓首埋在我怀里轻轻摇了摇头,用极细的声音道:「贱妾……月事极准,该今天来了。」

这么说还没来,我心头大动,顺手扯下她的小衣,那百衲裙里便是空空荡荡的,「要几天?」当无瑕细若蚊蝇的「四天」刚说出口,我的独角龙王已然兵临城下了。

或许是因为旁边有人,无瑕的高潮来的即快且猛,当她压抑着发出细若箫管的呻吟,我听到宝亭的呼吸越来越重,而解雨也辗转反侧起来。

宝亭和解雨的高烧让我无法启程赶路,我便找来了捕快老王,让他帮我查查解雨的来历。

老王检查了一遍解雨的衣服和随身携带的物品,并没有看出头绪;打马沿官道北上,一路询问路边的茶棚酒肆,还真有几家见过解雨,按店家的说法,她就在我前前后后的不超过半个时辰的路程,我快她也快我慢她也慢的,彷佛是在跟着我,就连老王都说这小囡好像是冲着我来的。不过一到镇江,所有关于她的消息全断了,镇江的范老总发动了手下弟兄跑了半天也没找什么线索。

看到那些捕快跑得满头是汗,我心中颇有些过意不去,递给老范一百两银子说是给弟兄们吃茶,他推托几下,见我心诚就收下了,道:「老弟,这丫头该是从水路来的,若是江北还好查些,一旦是沿长江顺流而下的话,想查出她的来历势比登天还难。」

他暧昧的冲我笑笑,「反正人就在你身边,想查就看老弟你的手段了。」

等回到丹阳已是夜幕初降,宝亭和解雨的烧都退了,只是精神比原先差了很多;无瑕忙前忙后的应接不暇,连晚上烧的菜都有些失了水平。

宝亭、解雨见她一脸倦意,以为是受二人拖累,便一个劲的抱歉。倒是我看出她其实是有些心绪不宁,略一思索便知症结所在,趁殷、解二女不注意,我偷偷问她:「是不是没来呀?」

看我一脸坏坏的笑容,无瑕扭着身子不依道:「爷你讨厌!人家都急死了,它怎么还不来呀。」

除了在太湖那次为了解无瑕中的金风玉露散而一泄如注外,我再没有在她的身上播下过种子,一来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些顾忌她的身份,二来与无瑕的关系并没有公开,每每避着别人,可无瑕一人根本战不过我的独角龙王,就算这几日她可以放开身心,也是手口并用才能吸出我的精来,我也不奢望一索而得子,不过看无瑕娇羞的样子,我便有意逗她:「干嘛非要它来,不喜欢给爷生个儿子吗?」

无瑕浑身一震,那对妩媚的眸子里突然放出一丝奇异的光彩,不过可能看我一脸嘻笑不像是正经模样,她眼中的光彩便黯淡下来,嗔道:「爷,你总逗我。」

无瑕目光的变化让我心里猛然醒悟过来,「她不是不喜欢替我生子,而是害怕自己的身份吧。」

我想通这一点,我心中顿起怜惜,既然无瑕一心一意做我的女人,我也该给她做我女人的权利,便收起了脸上的嘻笑,正色道:「无瑕,我不是逗你,你若是有了,我欢喜还来不及呢。」

我不知道我的话竟有如此大的魔力,在一剎那的功夫就让无瑕的脸上绽放出如此动人心魄的笑容,那笑容里满是惊喜和满足,「爷,这是真的吗?」连她的声音都充满了喜悦,「真的想让无瑕给爷生个儿子吗?那……那爷怎么总不给奴家?」

我噗哧一笑,看来这问题倒是困惑了她许久,「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的功力不足呢?」

「那萧潇呢?玲珑呢?」

看无瑕红着脸问出自己心中藏了很久的疑问,我不由得食指大动,贴近她的耳朵道:「萧潇有后庭助战,玲珑是三人行,无瑕,你喜欢那一种呢?」

于是在丹阳的三日便是春色无边,无瑕竭尽全力的侍奉我,而我也不再吝啬播撒我的种子。只是等到宝亭解雨病好上路的那一天,无瑕的月事也没有来,我和她便都有了预感,她怀孕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