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四卷 第九章

病愈后的解雨并没有因为我的悉心照料而发生变化,反倒因为我和无瑕频繁而激烈的情事愈发看我不顺眼;宝亭虽然还是不远不近的叫我大哥,只是不再掩饰自己情绪上的变化,离苏州越近,她的神色越黯然。

「大哥送你回杭州吧。」

宝亭还没说话,旁边解雨先低低嘟囔了一句,像是在说跟黄鼠狼有关的一个歇后语。一场病下来,两女成了朋友,解雨便替宝亭操起心来,她显然是不放心我这个淫贼。

「大哥不必了,宝大祥也要在苏州开设分号,小妹的叔父目前就在苏州等我,小妹和他一起回杭就可以了,大哥你放心吧。」

我知道在和殷家谈婚论嫁之前,宝亭要避嫌了。想到殷家毕竟是大户人家,我也只好答应。不过到了苏州,宝亭还是在竹园住了一晚,第二天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临行前顾不得众人的目光,千叮咛万嘱咐让我速去杭州提亲。

几女都知道我要娶宝亭做正妻,和宝亭在一起的时候就多了一份拘谨,等宝亭走了,玲珑才缠在我身边诉说那道不尽的相思。

萧潇虽然没回来,可她却透过老马车行传来书信,说有人在宁波府看到了苏瑾,而她正星夜前往那里堵截苏瑾。

孙妙也还没有来苏州,不过我听高七描述她近一个月的行踪,判断目前还在松江府的她下一个目的地就该是苏州了。

一算再过五天就是和孙妙的约期,我便决定等她五日,正好我也要在城里找一处可以做妓院的园子。想起这种事情鲁卫是行家,而花家血案如何了结我也带回了刑部的意见,便去府衙找他。

「老弟,你总算回来了。」鲁卫虽然一脸欣喜,可隐隐有种焦虑。

「不算晚吧,苏老总给我的期限可是三个月呀!再说刑部那里我早把案子清的一乾二净了。」

「老哥我知道那案子结了,你小子还真他妈的能干,竟然勾搭上了桂萼,」鲁卫没好气的道:「不干案子的事儿,是有件事儿老哥我着急问你。前两天看见玲珑,我还以为你也回来了呢。」

我心下狐疑,究竟是什么要紧的事让鲁卫把我的太湖之行都放到了一边,可鲁卫此时却卖起了关子,说要等晚上到他家里再说,不过他让我带着无瑕玲珑一起去却让我心中生出一丝不安。

看他一点没有松口的余地,我也适时的转移了话题。其实十二连环坞的覆灭早已轰动了整个江湖,只是鲁卫得到的版本显然是经过大江盟润色的,与我的经历角度不大相同,两下一印证,整个事情的发展脉络就更加清晰了。

「齐盟主当真是雄才大略呀。」鲁卫感慨万千,经此一役,他师门少林寺的风头完全被大江盟所遮盖,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他雄不雄才大不大略干卿底事!」我一撇嘴,鲁卫便笑我似乎天生就对大江盟没好感,我嘻嘻哈哈瞎扯一番,便问起买宅子的事来。

鲁卫一听就大摇其头:「老弟,咱大明吏律可有明文规定,官吏不分三六九品、入流不入流一概不得经商,何况还是开个什么劳子妓院!你不要前程了?!」

「那大明吏律有说不许官太太、官儿子经商吗?」我费了番口舌才让他相信,我开的这家妓院不仅不会影响到我的前程,而且会对日后升官发财大有好处,我也保证绝对不会影响到苏州的治安,更会让他从中得到可观的好处,鲁卫的脸色才开朗起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我一番,笑道:「老弟,你真是个读书人吗?真的中过解元吗?我怎么都觉得传言中的淫贼更适合你。」

「少爷我还要中状元呢!」我不满道。

鲁卫不再和我斗嘴,笑道:「老弟你也真走运,神仙庙的飞燕阁被它对面的快雪堂挤垮了,老板跳了大运河,留下孤儿寡母的正着急出手,托我给卖了,人家说了,只要把债顶了,飞燕阁白送。城里的几个大老前几天就吵着要买,却还想压压价,我不肯,光棍杀九十九不杀加一,怎么也得给人留条活路呀!再说飞燕阁的地角好,园子又大,那娘俩出的价钱其实很公道,老弟你若是要,一口价十六万两,我今天就给你过户。」

我真有点喜出望外了,飞燕阁正像鲁卫说的那样,实在是经营妓院的好场所,十六万两的价格也的确公道,可沈园的现银几乎都给宝亭拿去填宝大祥的窟窿了,我欣喜过后眼中就现出一丝愁意。鲁卫是个老捕快,最善察言观色,问:「怎么?老弟,是不是一时不凑手?」

我点点头,说粮租还没收上来,鲁卫倒笑了,说只要先拿个两三万的一来让那娘俩生活,二来让债主放心也就行了,我闻言大喜,决意不再等和李六娘商量,下午就把飞燕阁所有的契约全转到了我名下。

到了晚上华灯初上,我带着无瑕玲珑来到了鲁卫家。鲁卫两口子把我们迎了进来,鲁卫和我走在前面,而鲁大嫂则指点着院子中的花花草草讲给无瑕玲珑听,渐渐落远了。我正奇怪这又不是第一次来鲁卫家,突然变生肘腋。

从我背后花径两旁的大树上猛的跃出两人,那两人衣襟带起的猎猎风响连走在很前面的我都听的清清楚楚。「高手!」心思一动间,我的身子已然似箭一般猛的后退,却觉得一股劲风袭向我的后背。

「老鲁,你开什么玩笑!」我变换了一种身法把身子转过来,却见鲁卫拿着烟袋锅子颇有些严肃的望着我。

在他身后,南元子双拳妙招迭出,将玲珑困在一起,他显露出的武功正如我所料的那样有着江湖名人录前三十名的实力;而和无瑕斗在一处的则是个眉目清秀的和尚,他掌法看似枯涩,却是枯荣变化不已,彷佛天地轮回,劲力生生不息,把以掌代剑的无瑕几乎完全压制住了,正是少林寺第二高手、戒律堂的年轻长老木蝉。

「鸿门宴吗?」我看鲁卫两次拦住我的去路,顿时心头火起,周身立刻散发出强大的气机,连远远躲在一旁的鲁夫人都激灵地打了个冷战。

听我喝了一句:「老鲁,再不停手,我可要翻脸了!」鲁卫忙回头看了一眼,呼哨了一声,南元子和木蝉便立刻停了下来。

鲁卫脸上流露出的迷惑表情让我霎那间明白了他的用意,南元子和木蝉应该是在试探无瑕玲珑的武功,「老鲁,难道江湖又有谁全家被我杀了?」

「不是有人被你杀了,」鲁卫摇摇头,「而是传言中的死人又在传言中活过来了。」鲁卫望着无瑕道。

他那颇有些无奈的话语如同一阵飓风吹过无瑕和玲珑的心,连我都觉得这夜晚似乎有点冷了。玲珑的脸一下子变得雪白,窘的两眼不知该往哪儿放,那模样似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而已经近乎完全认同玉无瑕这个角色的玉夫人像是被人揭开了心底最深处的一块伤疤,凄然望了我一眼,身子不由自主的轻轻抖了起来。

原来传言的目标竟是无瑕,我突然想起了解雨那一声声的「淫贼」,等我明白传言该是怎么一个内容的时候,无瑕和玲珑的表现已经完全把传言证实了。

「玉夫人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玉无瑕。」我心里升起了一股怒意,就算无瑕是玉夫人又干卿底事!带着恼意拨开鲁卫,走到了无瑕的面前,用力将她颤抖的身子搂在怀里,「她,是我的爱妾无瑕。」

「你还说她是玉无瑕?!」就像是被抓住了手脖子的小偷还在喊自己清白,鲁卫三人见我出人意表的举动,俱是目瞪口呆,连玲珑也因为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投入自己丈夫的怀抱而闪过一丝惊恐不安的神色。

只有无瑕脸上突然放出喜悦的光芒,眼里猛的遮上了一层轻雾,在我温暖强壮的怀里她的身子也停止了抖动。

「若信贝多真实语,三生同听一楼钟。」木蝉突然颂唱道,那声音清朗无比,似乎是用上了少林七十二绝学中「佛门狮子吼」,直有荡涤心肺之功。

「哦?」我诧异的望了木蝉一眼,那张虽然清秀但有些木讷的脸上此刻却满是怜人济世的表情。

「你倒是个诗僧了。」我自然熟悉李义山的这首《题僧壁》,也明白佛家讲究生死轮回,人不论前生今世将来,三生俱是一体,木蝉此刻念出这首诗来,显然是暗示任凭我说得多么玄虚,玉夫人、玉无瑕终是一人。

「三生如一又如何?」我一脸的不满,「你和尚也忒多事了吧!」

我挑衅道:「你佛家不是讲『事事无碍,如意自在』的吗?和尚可以『手把猪头,口诵净戒;趁出淫坊,未还酒债;十字街头,解开布袋』,我为什么不能娶我心爱的女人?!」

木蝉一怔,想说话望了望玲珑却没开口,鲁卫道:「老弟,是,你想娶无瑕没有问题,可她毕竟是玲珑的、的……」

看到我眼中突然射出的精光,鲁卫变得期期艾艾起来。

「在我眼里,玲珑是我心爱的女人,无瑕也一样,我不在乎她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甚至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大不了像解雨那样喊我一声淫贼罢了,相比之下,倒是玲珑会不会接受这样的现实才是我最关心的。

「玲珑……」我的目光里满是爱意,姐妹俩只犹豫了剎那,便一左一右的靠在我的身上,我知道虽然要扫除她俩的心里障碍或许还要费一番周折,可在外人面前姐妹俩显然不愿违背我的心意。

「就是嘛。」不知是不是我与三女相拥的模样感动了鲁大嫂,她竟打抱起不平:「我们女人讲『未嫁从夫,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女婿也算半个儿子,玉姑娘跟从老弟也没什么不对呀?」

我不知道鲁大嫂是不是第一个这么解释三从四德的人,不过看鲁卫、南元子好像都顿时松了口气,脸色也自然了许多,只有木蝉又变成了那副木讷的样子,怔怔望了我好几眼,突然颂了一句「阿弥陀佛」。

「哈哈,老哥也是怕人言可畏,预先给老弟提个醒。老南,你看,无瑕和老弟真是天造一对、地配一双啊。」鲁卫见风使舵道,南元子的脸上也露出憨憨的笑容。

我也没想到事情的结局是这般的虎头蛇尾,想来鲁卫和南元子并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

我也趁热打铁道:「也是小弟活该,谁让小弟偷娶呢,赶明儿我在竹园摆道酒,让无瑕玲珑下厨做几道好菜,也算让新妇正式和几位哥哥见面。」

无瑕羞得从我怀里脱出,躲到了身后,看样子似乎还不如玲珑大方。鲁卫使了个眼色,鲁大嫂便拉着三女到一边说话去了。

见四女离开,南元子叹了口气道:「老弟,你的花边新闻也太多了些吧。」

鲁卫也是一脸的苦笑:「老哥我可叫你害死了,上报师门说玉夫人已经战死,好嘛,现在死人又活了过来,江湖人都笑话死我了,操!连大活人都能看走眼,还『神捕』呢!」

「玉夫人是死了。」背后被人指指点点的毕竟不好受,我便把调子定下来,江湖就是这样,你既可以无中生有,也可以有中生无。

之后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鲁卫道眼下江湖流言四起,说玉夫人根本没死,而是母女同侍一人了,更有传言甚至说我其实就是玉夫人与鬼影子任独行的私生子,鬼影子死后,我就霸占了自己的母亲。

恶毒的咒骂不由得从我嘴里磅礡而出,骂得我口干舌燥我心里才觉得痛快了些。一阵发泄之后,心里却暗自寻思,究竟是谁又把玉夫人的陈年旧帐翻出来了呢?在少林寺和春水剑派两大名门正派共同宣布玉夫人死讯之后,江湖人都已经信以为真,听隋礼说就连十二连环坞都认为她不堪忍受屈辱而自尽了。

我蓦地想起在牡丹阁与尹观、高光祖的那一战,十二连环坞若产生怀疑该是从那一战开始的吧,不过十二连环坞已然覆灭了呀,难道是它的余孽在作怪?可它的仇家该是大江盟,而我和春水剑派对它、对江湖来说并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力量,翻出旧帐究竟意欲何为呢?

「老鲁,最近有没有阴司秀才李岐山或者其他十二连环坞中人的消息?」

鲁卫摇摇头之后突然一愣,眉头一挑道:「你是说除了李岐山,十二连环坞还有其他人活着?」

我点头,把丹阳花家老宅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鲁卫三个俱陷入了深思。

片刻之后南元子道:「大少说的不无道理,那么一场大战,有几个漏网之鱼也不奇怪,怕就怕大江盟并没有掌握十二连环坞的人员名单,究竟谁漏了网也说不清楚。」

「那关于无瑕的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呢?」

「这你倒没冤枉十二连环坞,玉夫人没死的消息的确是从它那里传出来的,大江盟在它内部有卧底,便得到了消息,之后便传遍了江湖,至于怎么演变成了如今这个版本却是不得而知了。」

「怪不得十二连环坞败的这么快!」听到卧底我心中一动,「大江盟看来早就在处心积虑的对付十二连环坞了。」

不过我知道这传言怨不得大江盟,大江盟又不知道无瑕和我的关系,想来都是江湖那些无聊之人在添油加醋,瞎猫撞到了死耗子,而我又不能把他们杀个干净,索性不再去想它,转头问一直无语的木蝉:「木蝉兄,你是刚从杭州过来的吧,大江盟最近可有什么动作?」

木蝉道:「齐盟主把江园经营的密不透风如同铁板一块,倒是来到苏州才觉得松快些。」

大江盟对少林寺实行消息封锁,这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在对付十二连环坞的时候,大江盟就仅仅邀请了隐湖小筑和排帮,隐湖是江湖出了名的隐士门派,数次可以称霸江湖的机会都被她轻轻放过,是江湖最没有野心的门派;而排帮现在已经与大江盟合并了。少林寺虽是禅门,可门下俗家弟子众多,又出过好几位武林盟主,包不准谁会有野心,大江盟提防它也不无道理。

看来应该尽快把秦楼建起来才是正理,那些江湖豪客为了博得佳人一笑,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什么消息都能打探得出来。

鲁卫却问道:「老弟,你这么关心大江盟是不是为了魏柔呀?」

我不置可否。鲁卫是个极精明的人,想瞒他并不容易,不过我也不想把我与隐湖的恩恩怨怨讲给他听。

鲁卫可能是觉得方才试探无瑕的举动无论如何都有些过分,便有些讨好道:「说起来也怪,齐小天明明和魏柔走的很近,可帮大江盟剿灭十二连环坞的却是织女剑辛垂杨,魏柔为什么没去呢?」

这老小子还真能捅我的痛处,魏柔中的金风玉露散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我真怕她因此而失去了处子之身。虽然看鲁卫的卖关子样子似乎知道魏柔的下落,可想到施放春药的高光祖,我忍不住冷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们少林寺里人才辈出,连春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得出来!」

鲁卫忙问究竟,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清楚,鲁卫和木蝉都是一脸尴尬,高光祖虽说被少林除名,可他毕竟是少林培养出来的高手,行事如此不堪,想来自己也脸面无光。

鲁卫嘿嘿干笑了两声,道:「反正高光祖已经伏诛了,大少的气也该消了,再说,叫他这么一搅和,魏柔和齐小天就分开了不是?眼下魏柔可是去了你的老家扬州了。」

我心头一喜,旋即一怔,我才从扬州回来,怎么没听说她的消息,便望着鲁卫,鲁卫忙笑道:「消息绝对可靠,老弟你一去太湖,老哥我就飞鸽传书直隶、浙江二省中我在衙门里的朋友,让他们留心客栈里的来往客人,前天扬州的瞿老总来信,说有女子用魏柔的路引住进了客栈,虽然易了容,可身高体形年龄都和老弟形容的一致,瞿老总试探了一下,说那女子武功深不可测。」

他顿了一下,又道:「不仅那张路引绝对是真的,而且她可是孤身一人哟。」

「老鲁,让你费心了。」我立刻就明白了,鲁卫动用了他在官府的资源。扬州府的总捕头瞿化也是江湖名人录里的人物,能让他觉得武功深不可测,想来应该是魏柔了。不过魏柔使用了真正的路引还是让我有些惊讶,侠以武犯禁,武林中人行走江湖,多半用的是假路引,就连我去太湖都用了李佟这个假名,魏柔行事还真出人意表,再说扬州现在风声鹤唳,她去那里作甚?

「老鲁,那路引是那里签发的?」

鲁卫讪讪道:「说起来丢人,她路引竟是我苏州府发的。」

我既吃惊又好笑,鲁卫说按照路引去查了一番,才知道魏柔确实是苏州人氏,只是自幼而孤,后来被人收养就不知所踪了,路引是前任签发的,而他上台后虽然对新路引控制的很严格,可对更换旧路引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做官讲究给前任补窟窿,只要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