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五卷 第八章

「完胜!」

无瑕和解雨都欣喜异常,我租下的别院带着厨房,无瑕便亲自下厨素手调羹去了,解雨则围着我转了几圈,小声道:「你这淫贼倒是牙尖嘴利的,怪不得骗了那么多女人!」

「可少爷我却没把你骗到手呀!」

望着解雨清秀的容颜,我的脑海里想起了干娘说过的话,无论解雨到底是何方神圣,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只要得到了她的身子,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可解雨却最善于保护自己,又是一种敢说敢作的做派,让我始终得不到机会。

「我才不让你骗呢!」解雨口里说得明白,可眼中却罕见的流露出一丝羞意,让我心中蓦地大动,刚想有所行动,就听院外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还有人喊着我的名字,我一走神,解雨眼中的那丝羞意便不在了。

我心情不由得大坏,唬着脸出了院门。出乎我的意料,院外竟聚集了百多号人,把个悦来挤得水泄不通,管家曾富贵一脸的苦相,见我出来,彷佛见到了救星:「好了好了,解元公出来了,大家有什么冤情尽管诉说吧。」

他话音未落,喊冤叫屈的声音便此起彼伏起来。我没料到上午的一场庭审竟具有这么大的广告效应,看来以后靠当讼师养家餬口绝对没有什么问题,可因为这帮人搅了我的心情,我便不想理会他们,而且我一眼看出这帮人里还夹杂着官府的密探,便要转身而去,却猛地看到了一对如秋水般晶莹剔透的眸子。

宝亭!她竟易容成了另一副模样混杂在人群中,若不是我那对眸子,我当真认她不出。宝亭冰雪聪明,想必也发现了我在悦来的住所已经被人监视,才换了装扮混迹到人群中,看看有没有机会接近我。

我顿时改了主意,拱手道:「各位父老乡亲,在下不过是一介书生,又是外乡人,为了与宝大祥的两代情意才替宝大祥辩护,诸位若是有冤屈,可以直接向知府文大人鸣冤,文大人素来清明,定会为诸公做主。若是有哪位乡亲不会书写状纸,在下可以代劳,其余恕在下有心无力了。」

几番言语众人知道我绝不肯去替别人做讼师,便退而求其次,道能给我们写写状纸也成。

我看人数实在太多,用手指将人群划成几块,说这几日我都在悦来,想写状纸的大家都有份,只是要讲究个先后次序,一个一个来,说着指着宝亭所在的那一块道今日就写这些人的,明日请赶早。

宝亭在的那群人自是欢喜,而其余的人想到我已经下了保证,又是无偿劳动,也都心平气和的散了,只是有些机灵有钱的人就在悦来订下了房间,倒让悦来不费吹灰之力地赚了一笔。

宝亭有意落在了最后,我一连写了十七八张状纸,手腕都有些麻木了,才终于等到了她。

她显然已经听说了上午庭审的前前后后,看我的目光又比前日不同,那里面少了些感激,却多了许多敬仰和爱慕。

「累死我了。」

无瑕玲珑心思,借口四处看看有没有人监视,便拉着解雨一道离开了,房间里只留下了我和宝亭,我摔了摔胳膊,叫起苦来。

宝亭抿嘴笑了一笑,这是自从宝大祥出事以来我第一次见到她露出笑容,显然她心里也明白,上午的庭审几乎完全断绝了从账目上推断宝大祥走私的可能,而缺乏证据的情况下想要得从自己父亲那里得到口供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官府剩下的有力证据就只是那些从宝大祥搜到的所谓赃物了,而那些赃物实在是有很多的理由可以推搪过去,也难怪她心情变得轻松了。

看她没动身子,我假意不满道:「你夫君都快累死了,也不过来给我揉揉。」见旁边没人,我调笑道。

宝亭闻言嗔了我一句:「什么夫君夫君的」目光却又不由自主地瞥向了房门,那房门被无瑕关得严严实实,将屋子隔成了私密的空间。

这似乎让宝亭的胆子大了许多,犹豫了一下便站起身来,轻咬贝齿,袅袅娜娜地走到我身后,探出一对纤纤素手搭在我的肩头,替我拿捏起来。

虽然她的手法远不如萧潇、无瑕,连玲珑姐妹她也比不上,可一阵惬意的舒爽还是从肩头涌向全身,宝亭身上那股淡淡的处子香气也适时的飘进我的鼻中,我不由得舒服的轻声「哼唧」起来。

或许这哼唧的声音像极了欢好的呻吟,我清晰地感觉到宝亭的呼吸渐渐的重了起来,偷眼看那双活动在我肩头的素手也渐渐红了起来,我心中暗忖,宝亭她倒不是个什么都不知晓的雏儿,刚抬起手想握住宝亭的手,门猛地被撞开,解雨一个箭步冲进来,后面却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无瑕。

或许是和自己想象的场面有着巨大的反差,解雨见到我和宝亭衣冠整齐的一坐一立,一下子愣住了,半晌才讪讪笑道:「嘿嘿,不好意思,没收住脚,没打扰你们吧。」

我不用回头就知道宝亭会窘成一副什么模样,那一刻我真恨不得拔刀将解雨劈成两段:「喂,姓解的,好歹我曾经是你的救命恩人,严格讲起来今后这三年我说是你主子也并不为过,你能不能有点尊卑的观念呀!」

我忿忿地道:「我知道你六识敏锐,拜托你把你的耳力用在对付敌人上,不要拿来偷听你主子的好事。」

解雨没想到我说得这么严厉,顿时涨红了脸,双眼瞬间便噙满了泪水,那望着我的目光竟是十分的奇特,说不出是失望、憎恨还是委屈。

她就这么直愣愣的望着我,直到无瑕、宝亭转过劲儿来,一齐上前想去安慰她的时候,她猛地一跺脚,反身跑了出去。

无瑕给我使了个眼色便忙跟了出去,宝亭知道自己追不上解雨,转过头来央求我道:「哥哥,你去看看解家妹子吧。」

「她不会走远的。」就在解雨转身而去的那一霎那,我心中似乎隐约痛了一下,虽然她的容貌不比萧潇无瑕,脾气又大,可她还是让我心中产生了一丝牵挂,我不知道这牵挂是怎么来的,或许和一只小猫一头小狗呆久了都会有感情,遑论一个活蹦乱跳的俏丽少女吧,我就这样解释我心中的那阵隐痛。

不过听她的去向只是隔壁,而隔壁除了她压抑的抽泣之外又多了无瑕的劝慰,我便放下心来,对宝亭道:「你不知道,江湖风波险恶,现在不管教她,日后她的大小姐脾气早晚会害死她,那时后悔都来不及了!」说着向隔壁努了努嘴。

我的声音颇大,隔壁的解雨自然听得清清楚楚,立刻嚷道:「谁用你管了?你又凭什么管我!」

宝亭含笑望着我,似乎想听我如何做答,我没吱声,把她拉到墙角,示意她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宝亭大羞,摇头不肯,只是见我态度坚决,才勉强将脸凑了过去。

隔壁那边无瑕正在柔声劝慰解雨:「……姐姐不知道你出身何门何派,可江湖上有妹妹这等身手的女子不会超过五个,想想她们都在过着一种怎样的日子吧,隐湖的鹿仙子、辛仙子都注定了丫角终生,恒山派的练仙子也要一生陪伴青灯古佛,为什么呀?还不是因为江湖实在难找到与她们匹敌的男人,或者即便有这样的男人自己也不肯放下身段,白白的放过好姻缘。其实哪个女子不想得到男人的怜爱啊……」

我也没想到无瑕竟说出了这么惊世骇俗的话语,或许是我让她抛却了世俗顾虑,变得大胆起来。

宝亭听得耳朵都羞红了,却见我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她便一动不动。

「那……那姐姐你呢?」解雨似乎也被这个话题所吸引,边抽泣边问道。

「姐姐有他。」无瑕的声音充满了爱与自豪,我听了心中都是一阵激荡。

「姐姐现在才知道,有个男人管着你是多么幸福啊。」

就算隔着一道墙壁,我也能感到无瑕发自内心的那种幸福,宝亭想来也感到了,偷偷地瞥了我一眼,那眼光轻轻柔柔的煞是撩人。

「你愿意为他生,为他死,为他做任何事情,甚至那些羞得说不出口的事情你都心甘情愿地为他去做,这才是女人的归宿呀!」

「真的吗?」解雨的声音有些恍惚:「那淫贼真的这么好吗?」

还不等无瑕搭话,她就自言自语道:「或许是真的吧,玉姐姐、殷姐姐都是什么样的人物,都……」她的话音越来越小,渐不可闻。

宝亭不敢看我,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她娇羞的模样让我心中一阵大动,我伸手猛地一拉将她拉入怀里,低头向那红润的香唇吻去。

我曾有过无数的女人,也曾吻过无数张火热的唇,萧潇的沉静、玲珑的活泼、无瑕的温柔、苏瑾的冷艳都在我印上她们香唇的那一刻化为了动人的缠绵。

只是宝亭好像有些特别,一声「嘤咛」之后,宝亭的身子在霎那间变得异常的僵硬,就连她的唇彷佛也被石化了一般冰冷干燥,可奇怪的是她身上那股淡淡的若隐若现的处子幽香却一下子浓烈起来,彷佛是世间最好的春药,刺激的我心火不仅未消,反而愈发高涨。

我炽热的唇轻轻在她的唇上啜着,把我的柔情蜜意一点一点的传递给她,一只细长有力的手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探上了她的私密之处,却只是轻抚着她的背。

渐渐地,僵硬变成了柔软,冰冷变成了炽热,不知不觉间一双柔若无骨的玉臂缠上了我的脖颈,在含含糊糊的一声「哥哥」之后,她的身子就像烈火燎原一般霎那间变得火热。

我的舌尖不费吹灰之力便顶开了她的齿,迎接我的是异常滑腻的同类,它的生涩在我熟练的教导下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接下来的缠绵让天下所有的美味失去了滋味。

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我的手探进了宝亭的衣服里,这一吻会不会就这样天长地久地吻下去,不过宝亭是个传统的女孩,当她终于发觉了我的企图,她羞得慌忙按住我的手,头一偏枕在我的肩头,小声哀求道:「哥哥,等奴……嫁了哥哥再、再遂了哥哥心意,好不好?」

「不好!」我长笑道,手却从她的衣服里抽出来。我虽然是个淫贼,可我不是强盗,何况宝亭心已归我,我也不必那么急色,何况门外已经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我看看窗外,果然夜幕已经降临,是到了用膳的时间了。

再见到解雨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平静,甚至在看到宝亭的衣襟略微有些散乱,她嘴里依旧嘟嘟囔囔的骂我「淫贼」,可我已经察觉到了她细微的变化,当我凌厉的目光对上她目光的时候,她的眼中开始闪过不易察觉的羞意。

和不少找我写状纸的人一样,宝亭也住进了悦来,而且就在我别院的旁边。而那些监视我的人见我并没有什么异样的举动,似乎都撤掉了。

可接下来的两天却没有了案审,等我费尽千辛万苦找到文公达的时候,他的一句话差点没把我鼻子气歪了。

「七日后,本府再审此案。」

我咒骂了一路,等回到悦来我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宝亭她们问明了情况,便说定是官府在重新收集证据,以利再审。

我当然明白,可李之扬明显淡出了这个案子,我便少了一个消息来源,而且随着李之扬的淡出,现在就连探望柳澹之都变得十分困难。

宝大祥所有账目库存全部被官府查封了,即便我是讼师也无权查阅,而宝亭虽然记忆力惊人,可毕竟有些事情她没有经历过,对那些陈年旧帐她也不是十分清楚,一时间我真觉得无处使力。

眼看着在这儿白白浪费时间,我心中蓦地一动,七天,够我去余姚一个来回了,何不去探望一下座师,顺便请教他一番,或许他老人家对浙江官场还有影响力吧。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