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五卷 第十二章

殷老爷子被释放是第三天晚上的事情了,就在那一天,我收到了桂萼和方献夫的回信,说已蒙皇上召见,各履新职了。

桂萼就任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学士,而方献夫也成了侍讲学士、直经筵日讲,两人几乎每日都与皇上见面,恩宠正隆。

两人信中还说已给文公达书信一封,让他秉公判断宝大祥一案。

于是文公达就真的「秉公断案」了,说眼下证据不足,把殷老爷子和柳澹之放了出来,而我也知趣地给他送了万两纹银表示谢意。

不过,或许是为了向丁聪有个交待,他依然查封了杭州的宝大祥分号,而杭州号的一干人等也都拘押在案,并不释放。

老爷子的身体已经完全垮了,更可怕的是他的精气神似乎也随着宝大祥的被查封而不见了踪影,那个曾经叱咤商界的强人殷乘黄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吃喝等死的老人。

「柳兄,老爷子就交给你照顾了。」

在解雨和无瑕两个医术大家给老爷子联袂调理下,老爷子也只是身子见些起色,精神却依旧很差,就连看到曾经给殷家大女儿,也就是柳澹之的妻子看过几年病的无瑕也是面无表情,我知道这种恢复是个漫长的过程,而我也不可能长久待在杭州,既然总要离开,在殷家住了三天之后,我就准备告辞了。

宝亭前一天晚上就知道我要走,便哭得像泪人似的,我便安慰她,说其实我这次是准备来提亲的,只是发生了这么多事,现在再提亲恐怕不合气氛,等过些日子老爷子身体恢复了,老太太也从福建那边回来了,我再央求我师娘亲自来一趟杭州提亲,然后风风光光地把她娶回家去。

宝亭也知道自己此时决不能离开父亲半步,便央求我早日来提亲,免得让她心中再为此事而忐忑不安。

我本想把武舞留在杭州,这丫头虽然娇纵蛮横,可似乎还听我的话,或许是经历了那么多的男人,只有我能满足她,让她放不下我吧。她身份特殊,就算文公达日后反悔,再度对宝大祥下手,她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维护宝大祥,并且有能力把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给我。

可武舞死活不答应,说非要跟着我,在殷家我装得老实了许多,自然没有办法教训她,只好不再提起此事,心里却暗忖,这丫头今后可要好好调教调教了。

于是,离开殷家时的马队便有些浩浩荡荡。一个大男人带着五个美貌女子,直让路人侧目。玲珑、解雨、武舞都是爱热闹的,倒不觉得什么,无瑕面嫩,又有了身子,便缓缓跟在后面。

我看在眼里,自然明白无瑕的心思,便吩咐改道去运河码头,玲珑几人听有船坐,都欢呼一声,无瑕却明白是我心疼她,趁着几女没注意,投过来温柔的一瞥。

在运河码头,碰巧遇上了我和萧潇曾经搭过的那艘船,那个小姑娘一眼就认出了我,忙喊出她娘,那船娘似乎没想到我带着这么多的女人,一时间还真有些手忙脚乱的,把我们安顿在自己家的两艘乌篷船上,又喊来了两艘划子载马,才放了缆绳开拔。

「大姐,还是要上次吃的咸肉春笋、火丁蚕豆、春笋步鱼和西湖纯菜汤,小囡的手艺我可是惦记的紧呀!」

狭小的船舱被挤得满满登登的,连船娘上菜都是坐在舱口的解雨传过来的,几女一试便赞不绝口,我说这小囡可是来历不凡,楼外楼宋大厨的亲传弟子岂能小觑,众女便要见小囡,小囡倒也大方,让众女仔细端详了个够,才对我道:「公子爷,上次和你一起坐船的那个好看的姐姐怎么不见了?」

众人便笑问我那美貌女子是谁,解雨更是说道:「这淫贼四处留情,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女人!」

自从那天无瑕对解雨说了一顿肺腑之言后,解雨看我的眼光便有些不同,虽然还能从她嘴里听到淫贼两个字,可她话中的语气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或许她自己还不知道,无瑕却听得明白,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偷偷用腿碰了我一下。

我更对解雨的变化了然于心,笑道:「解雨,少爷我虽然好色,可也要看看对象是谁。我可不是发情的公马,四处留情,那次其实是我和萧潇坐这家的船从杭州赶去苏州与玲珑会合。」

解雨脸有些红,玲珑心思单纯,并没有看出什么来,玉珑笑道:「原来是两个月前参加完齐盟主五十大寿之后的事情呀!」

我点头,说起来,就是从齐放五十大寿开始,我才真的踏入了江湖。

在殷老爷子被释放之后,我除了抽空去沈希仪那里感谢他对宝亭的照顾之外,还专程去了大江盟的总舵想拜会一下齐放,虽然我不喜欢大江盟,可因为出头替宝大祥辩护,众人皆知我与宝大祥关系密切,我不想因为我的因素影响到宝大祥,毕竟大江盟在杭州颇有影响力。

可惜齐放并不在总舵,我只见到了公孙且,不过还好,两人所谈甚欢,两人似乎都忘记了那天我曾经拒绝了大江盟邀请,公孙且说在苏州地界上若是有什么事情请我多加照拂,我满口答应;我也请他多照顾宝大祥,他也一口应允。

「说起来,用不了几日我们还要回来,齐萝和宫难成婚,这该是江湖的一大喜事吧。」我道,玲珑已经接到了齐萝的邀请,而我也答应公孙且我会带着我的妻妾出现在齐萝的婚礼上。

「是呀,好长时间没看到齐妹妹了,这下总算能见到她了。」玉玲笑道。

和玲珑一脸喜悦相比,解雨脸上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愁,让我又开始怀疑起她的出身来。

不过对于宫难和齐萝,我虽然觉得这对玉人真的很般配,可这婚礼时机的选择却让我嗅出些许功利的味道,大江盟是不是想借助这场婚姻让自己争霸江湖的路更顺畅呢?

其实除了解雨偶尔露出的愁容之外,这顿饭大家吃得很畅快。狭小的船舱营造出来的是家的气氛,不仅无瑕、玲珑感觉得到,就连解雨、武舞似乎也沉醉在这温馨的氛围里,以致饭后大家都不愿离去,秉烛夜谈直到深夜,大家依旧兴致正浓,我看众女都无睡意,便吩咐船家放好搭板,准备登岸夜游。

离岸边没走出多远,就听旁边官道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声,随着疾如密雨的马蹄声,一匹白马飞似的从官道上斜插过来,虽然是残月如豆,可我依然清楚地认出了马上之人。

「武承恩?!」

我心中一阵惊讶,这位高居二品的一方大员竟然连一个亲随小校也没带,孤身一人跑到了离自己军营七八十里以外的地方,看他的披风上隐隐有些露水,想必已经在岸边等了许久。

「他不在杭州截我,却跟到这里,意欲何为呢?」

看那白马就在离我不足一丈远的地方停下,我真有些拿不准武承恩的意图。

其实在武舞投奔我的当天,我就差人给武承恩送了一封信,说武舞在我这里,可他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让我在人间蒸发,反而没有丝毫举动,我还以为他伤心欲绝,不再以武舞为念呢,怎么又星夜追上来了呢?

武舞显然十分惧怕自己的父亲,一看到他的身形,便立刻躲在了我的身后。

我拱手喊了句「武大人」,他却并不理我,冲众女道:「老夫与王公子有些私事处理,各位回避吧。」

武舞转身就走,玉珑却因为武承恩来得鲁莽,打断了她的游兴,不由得撅着小嘴发牢骚道:「喂,这位大叔,小女子可是公子的妾室,为什么让我们回避呀?」

见我脸色一沉,才吐了吐舌头回船去了。

「王动,老夫念你做讼师不易,便放任你几天,你不念老夫一片好心,又置老夫警告于不顾,是不是真想从人间蒸发呀?」武承恩冷冷道。

「多谢师叔成全。」我笑道:「不过魔门向来以强者为尊,师叔虽然当朝二品,可想让我从人间蒸发,还要拿出些真本事来。」

既然武承恩能跟踪我到这里,显然他对我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我去余姚恐怕也瞒不过他的耳目。

不过看他单人匹马的,不像是想用自己掌握的军队来压制我的样子,我索性就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来会会这个魔门月宗的高手。

「哦?」武承恩颇有些意外地望了我一眼,这一眼直如夜幕上的星星一般,煞是妖异动人,饶是我心坚如铁,也感到心旌微微有些动摇。

「卑鄙!」我心中暗骂,武承恩在听到我的挑战后便立即开战,这一眼竟是月宗绝艺天魔搜魂大法中厉害的一招「流瞳破」,全然不顾自己师叔的身份。

「王伯安真是倾囊相授呀!」见到我并没有露出破绽,武承恩有些意外,跳下马来,边从腰间抽出一口厚背刀边道。

一刀在手的武承恩气势大变,从低垂的刀尖涌出一股浓重的杀气,渐渐弥漫在河边潮湿的空气里,夜色彷佛给他裹上了一层暗黑的铠甲,彷佛一尊魔神一般。

「沧啷」一声我的碎月刀出鞘了,武承恩的气势竟比我遇到的最强手尹观还要强,我岂敢小觑。

两人对视一眼,竟不约而同的使出了天魔刀法中那著名的一刀。

「天魔杀神!」

「杀猪!」

两人对于对方招法中的每一个变化都实在太熟悉了,以致两把刀毫无花巧地直碰在了一起。

我只觉得一股绝大的力量从我握刀的双手一直传到我的胸口,让我的呼吸顿时一窒,眼前一黑竟只能看到四溅的火花,却看不见武承恩的身影,一连退了三四步胸口才觉得一松,缓缓吐出一口气来,眼前一亮才看清武承恩后退的步法还没停下来,不由微微一笑。

「天魔翩跹舞!」

「杀鸡!」

依旧是同样的一招,依旧是同样的结果,这让我顿时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感觉,魔门同门若是像这样硬碰硬交手的话,功力哪怕是仅仅高出对方那么一点点,恐怕也要把对方吃得死死。

想来武承恩也有同样的感觉,他停下身形,抬头仰望着夜空中那一轮残月,呆立了良久,低声缓缓道:「……难道,天不兴我月宗?」那神情看起来极是落寞。

「五儿交给你了,你若负她,老夫宁可身负神教万蛊噬心之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武承恩显然误解了我和武舞之间的关系,不等我解释,他已经打马扬鞭,一路绝尘而去了,眨眼间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武舞躲在众女身后,见我无恙回来,顿时一阵欢呼:「爹他走啦?」

我没好气的「嗯」了一声,众女见我脸色不豫倒也不敢再多问,我把其他人都赶到了另外一只船上,只留下了武舞。

武舞显然是猜我并不是为了和她欢好才把她单独留下来,神情便有些惴惴,想倒进我怀里撒娇,却被我一把按在了身下。

「武舞,你爹教过你武功吗?」

「教……教过。」武舞在我身下忘情的呻吟,我很快就把她带上了情欲的高峰,我一面感觉着武舞蜜壶的收缩,一面了解着武承恩的情况。

武舞虽然不知道父亲的师父究竟是谁,同门又有哪些,却清楚父亲在军中收了两个弟子,其中一个就是乐茂盛,而乐茂盛在杭州卫被人推为全卫箭法第一,人送绰号「小李广」。

「哦,小李广?」我下意识地抚摸着武舞汗漉漉的娇躯,脑中却蓦地想起置况天于死地的那一箭来,心中暗忖,武承恩对自己的出身连女儿都瞒着,想来是因为魔门名声太坏,怕影响到自己在军中的地位,他如此珍惜羽毛,不太可能去暗杀况天,可他的两个传人,特别是那个乐茂盛呢?

「齐萝下个月成婚,我是不是该给她准备一份大礼呢?」我喃喃道。

注1:见《明史。王守仁列传》

═══════════════════════════════════════

下期预告

虽然暂时将宝大祥救出了困境,可究竟是谁要置宝大祥于死地尚是一个未知数,王动因为秦楼开业在即,只好先回苏州。

王动为了给心爱女人一个名分,公然迎娶玉无瑕,众人为之侧目,江湖恶评再起。

孙妙、苏谨相继归于旗下,加之庄青烟、冀小仙助阵,秦楼迅速成为江东风月场的领袖之一。各种势力角逐其间,王动该如何应对?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