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六卷 第三章

「魏柔为什么来苏州呢?」

「她是苏州人嘛。」

六娘听我诉说完西江阁那边的情况,低低自语了一句,便陷入了沉思,烛光落在她出神的脸上,虽然平凡,却自有一种出尘的味道。

倒是紫烟少年不识愁滋味,抱着一只雪白肥大的异种波斯猫偷偷偎上了我的后背,贴着我的耳朵小声道:「主子,她,真的像天上的仙子吗?」

说着,还用她滑腻的香舌轻轻舔了一下我耳根,惹得旁边的无瑕一阵偷笑。

「就算她真的是天上的仙子,我也要吹散她脚下的白云,折去她背后的翅膀,让她一辈子只能匍匐在我的足下。」我的话让屋子里的三个女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异彩。

「无瑕,听说你和恒山练青霓交厚,可知她是什么时候收得齐萝为徒?」半晌之后,六娘突然转移了话题。

无瑕正细心替我把橙子上的白筋去掉,闻言略一沉吟道:「那……该是齐盟主四十大寿时的事情吧,说起来已经有十年光景了,那时候练姐姐才刚刚接掌恒山不到一年呢。」

她怕我不了解武林那段历史,又把当年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原来练青霓算得上是恒山一派少有的天才,五岳剑派早在五十年前就势微了,但恒山派却因练青霓而重新崛起,成为北方武林的重要力量。

不过,也有人说练青霓之所以武功得以突飞猛进大大超过了她的授业恩师定意师太,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她的亲哥哥也就是当今武当掌教清风道长,据说清风曾将武当内功秘传心法「一气化三清」偷偷传给了自家妹子,恒山武当同是道家一脉,练青霓得此心法后,才从同门中脱颖而出。

「兄妹俩一起出家,倒是奇闻……」我漫不经心地道。

「练家在当地是大家族,听说清风道长和练姐姐是庶出,在家中甚受歧视,才相继出家的。」

无瑕在说庶出的时候,语气稍稍一顿,下意识地一低眉,手也不自觉地移到了小腹上。

我知道她想起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起了自己不明不白的身份。不过,有妻就有妾,有嫡出就有庶出,这本是身为我女人应有的自觉,只是无瑕温婉贤淑中的那一缕轻愁还是让我心弦一颤,投向她的目光便是万般温柔。

「我倒是听过另一个版本的传言,」六娘冲着我微微一笑,道:「动儿,你看练青霓她是处子之身吗?」

「真是知我者,干娘也。」每次见到美女,我都要仔细品味一番,她是妖媚还是清秀,是环肥还是燕瘦,都一一记在我的脑中,当然也少不了判断一下她究竟有没有那方面的经验。

判断一个女子是不是处子,对于肯定的答案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像我没看出隋宝儿竟是媚骨天生一样,或许只有萧潇凭着她超人的六识和女人的直觉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可作出相反的答案我却是有绝对的信心,而练青霓正属于我可以作出判断的那一种。

「啊?」无瑕惊讶地轻叫了一声,旋即神色一黯,我向她招招手,示意她坐在我身边,她才展颜一笑。

「这么说那个传言也不是空穴来风,」六娘似乎早就知道了答案:「听说练青霓出家前曾与齐放相恋,只因齐放之妻奇妒无比,活生生棒打了这对鸳鸯,致使劳燕分飞,练青霓伤心之极,才出家做了道士。」

「哦?竟是这样?」这倒是恒山与大江盟交厚的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要知道恒山派虽小,却是有几百年的历史,而大江盟的崛起不过是近二十年的事情,若说两家有着源远流长的交情显然是胡扯了,何况与六娘相交虽短,却知道她向来言不虚发,说是传言,怕是九成确有其事:「那齐放的老婆不早死了吗?练青霓干脆还俗嫁给他不就成了?」

「动儿你真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呀!」

六娘的眼中流露出慈爱的目光:「齐放目光远大,当初他不肯得罪自己的妻子是因为他妻子娘家有很深的商业根基,大江盟快速崛起得宜她良多,而现在练青霓身为掌门,齐放能得到恒山一派鼎力相助岂不比练青霓嫁过来用处大得多?」

我真没想到在六娘心目中,齐放竟是这么一个人,不由得诧异地望了六娘一眼,她显然明白我目光中的含义,笑道:「我对齐放并没有偏见,自古以来,成大事者岂能顾儿女私情!齐放一代豪雄,自不例外。你看齐放小处的布局就能发现他大的野心,齐萝拜在练青霓的门下不光是为了旧情难忘吧!而齐小天穷追魏柔不舍,也不仅仅是仰慕她的美貌,其中难道没有想和隐湖搭上关系的意思吗?而把女儿嫁给宫难更是神来之笔,宫难是清风的大弟子,极受清风的宠爱,虽然因为是俗家弟子,不能接任武当掌教,可听说清风已经有意提名他出任权力极大的武当俗家长老,武当这样一个重要人物成为自己的女婿,齐放定会得到武当的全力支持,你说齐萝和宫难的婚姻难道没有一点功利的色彩吗?」

「齐萝还真冤枉呀,自己的婚姻都要被自己的老爸如此的利用!」我顺口道,无瑕还在震惊于六娘的话语,而我却已经弄明白了它背后隐藏的含义。

「他妈的原来练青霓也是齐放的说客,来做魏柔工作的,看来她对自己的老相好还真是旧情难忘呀!」

「可练青霓的份量远远比不上齐放呀,想让魏柔嫁给自己的儿子,干脆他自己来央求魏柔好了,『求求你了,你嫁给我儿子吧,这样我一统江湖就指日可待了,你也就成为隐湖有史以来第一个江湖少盟主的妻子了。』」我模仿着齐放的声音道。

六娘和无瑕都笑了起来:「齐放若是真的这般去求魏柔,恐怕真会如他所愿呢。」

六娘笑道:「魏柔虽然被人称为『谪仙』,可她毕竟是女人,是女人就有虚荣心,以齐放的江湖地位而言,如此恳求魏柔,定会让她感到十分的光荣,或许就真的答应了也未定,要知道那齐小天也算的上是江湖中凤毛麟角的人物。只是,齐放打死他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倒是有人没准儿会试上一试呢!」说着,含笑打量了我一番。

我笑道:「是呀,我就和她说,你看我人物俊俏,文采风流,武功高强,琴棋书画,样样皆工;风花雪月,样样皆通,又是身家巨万的财主爷,床上功夫又好,这样的金龟婿你不嫁,还要嫁给谁呢?」

可说着说着,我原本嬉笑的脸却渐渐僵硬了起来,声音也渐渐低落。是呀,我说的这些都没错呀,像我这样的金龟婿天底下上哪儿去找呢?可苏瑾她为什么变了心?!

「苏姑娘早晚有一天会回心转意的。」六娘明白我的心思,安慰我道:「何况天涯何处无芳草!」

道理我自然懂,我也不想让别人分担我的愤怒与哀伤,便把话题拉回来:「莫非练青霓与隐湖有什么特殊关系不成?」

六娘说没听过两家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倒是无瑕微微一笑道:「练姐姐与人最是友善,与江湖许多门派交厚,奴家记得有一次练姐姐无意中说起,她和隐湖的辛垂杨辛仙子很有些交情呢。」

「哦?」六娘一怔,想来这个情报秦楼并不清楚,我说那就对了,六娘你不是说这些年隐湖的行动都是辛垂杨主导的吗?或许练青霓已经说通辛垂杨了呢。

我越想越有可能,心里有气,便把练青霓连同她妈一起问候了好几遍。

「是这样啊!」六娘一皱眉:「这就不奇怪了,听说隐湖门规森严,最是尊敬师长,师长的话,魏柔真得好好琢磨琢磨了。」

六娘感喟道,话音中竟隐隐有股寒意:「既然后天他们都来,秦楼的开业大典,动儿你可要用些心思了。」

从六娘的西厢房里出来,就听到院子里一片嘻嘻的笑声,花树下一堆女孩儿围在石桌旁不知干什么。

走过去一看,却是解雨和武舞玩起了双陆,旁边玲珑、孙妙和明珠、喜子等几个丫鬟正在加油助战,解雨一方的十五个子已经大半侵入了对方的领地,而武舞则在苦苦支撑。

众女见我到来,慌忙让出中间的座位,玉珑把棉垫替我铺在石凳上,笑道:「解姐姐双陆打的真好,已经连赢武姐姐四场了。」

「是吗?」我顺口道,抬眼看解雨提骰子的手势,突然一怔,这丫头的手法很有些古怪,怎么看着与传说里的赌中绝技「九品红莲」相似。

等她把骰子掷下,两粒象牙骰子在玉盘上轻巧地跳动了几下,便倏然停下,赫然就是她眼下最需要的六四。

众女一齐拍手,就连武舞脸上也露出佩服的神色:「解姐姐你是不是会打骰子呀?」

解雨得意地点点头,我见状心思一动,接过武舞手中的骰子,道:「我来替你玩一局。」看了看棋盘的形势,手一扬,便掷出五六来。

这是我第一次在众女面前展露赌技,大家顿时叫起好来,解雨脸色一怔,诧异地望了我一眼,道:「想不到你这……还真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呀。」

玲珑孙妙她们虽然和解雨相交的时间长短不一,可都知道她说话口没遮拦,而且似乎对我怀有很深的成见,只是因为碍于自己的誓言才不得不留在我的身边,不过正是因为她的直率,她和众女的关系反倒很是融洽。听她如此说我,都是嘻嘻一笑。

「这都是淫贼的必修课嘛。」我一语带过,路上的几日,我已经很少听到解雨的那声「淫贼」了,即便喊出来,她的表情也与以往大不相同,我知道我已经渐渐打开了她的心扉。

见我把棋子走好,解雨神情庄重地把骰子掷下。这让我颇有些失望,她虽然不知从什么途径学到了赌国至尊无上的绝学,可显然她没有学会纵横赌场最关键的东西——冷静。

「呀?!」当解雨看到停下来的两粒骰子并不是自己期望的六三,而是一个一点一个两点时,不由吃惊地叫了起来,不过她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拿起骰子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两粒骰子的一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我轻轻锉掉了些许。

「你耍赖皮耶~」解雨娇嗔道,却没有生气,显然她知道自己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使诈。

「以你的赌技,在拿起骰子的时候就应该清楚我已经动了手脚,在赌桌前注意力不集中,可是赌客最大的致命伤。」

其实她的能力与敏锐的六识带来的通灵直觉已经出乎了我的预料,可我还是不客气地指出她的弱点。

「大家只是玩玩而已嘛,干吗弄得剑拔弩张的?」听我批她,解雨不满地道。

「解雨,后天秦楼就要开业了,你想不想少爷我挣钱呢?」

解雨刚想反驳,却正对上了我灼灼的目光,嘴唇蠕动了两下,眼皮一垂,半晌才道:「不想!」

她的声音并不像以往那样决绝,我心中不由得一乐,孙妙久在欢场,其中的微妙之处自然了然于心,便噗哧一笑道:「解妹妹,你可把大少一家子人都得罪了唷。」

「谁叫你们一个个都赶着嫁给他!」解雨抓着旁边偷笑的玉玲一阵乱捶,转头对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不是秦楼现在缺个坐庄的呀?」

「正是。」六娘总管秦楼,偶一出手倒无所谓,经常救场则会给她带来极大的风险;我便从扬州的春风得意楼重金礼聘到了江东有名的赌手温小满,可他的赌技比起解雨来相差不可以道里计,应付寻常赌客绰绰有余,若是遇到真正的高手恐怕就要把我秦楼全赔进去了,再说他年事已高,怎么捧他也变不成一个当红炸子鸡。不若解雨,无论男装女相,俱有风采,好好包装一下,定能名噪江东。

「解雨,我需要你的帮助。」

「好。」或许是没见过我这般真诚的求过人,解雨情不自禁地响应道,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成了众女嘻笑的对象,俏脸一板,道:「输钱不管,赢钱我可要二一添作五了!」

解雨用起心来,那盘双陆我就没有了机会,毕竟武舞落下了太大的差距。

可我并没有输棋的懊丧,反倒颇有些意外之喜,搞定了解雨,一块心病顿时去了大半,原本秦楼最薄弱的一环终于被我补的八九不离十了。

又说了一会儿话,解雨说累了,直接歇息去了,孙妙、武舞也都各自回房,只有玲珑脚步迟疑,似乎满腹心事的模样。

「怎么了?」看到姐妹俩的样子,我隐约察觉到了她们的心事。

虽然是最先入我王家大门的女人,可眼看着我周围的女人越来越多,她们会不会对自己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产生迷惑呢?

「来吧!」我把姐妹俩拉进了我的屋子,屋子檀香缭绕,萧潇正披着一拢遮不住春光的轻纱跪迎着我,见我拉着玲珑,眼中飘过一丝讶色。

「不、不,」也不知是红烛掩映或是别的什么原因,玉玲脸色绯红,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萧潇姐姐才、才回来,爷你、你……」

「爷是不是该好好宠爱她一番呀?」我接过玉玲的话头笑谑道,顺手把她拉进了怀里,吩咐萧潇起来,让她把房门关了,然后对怀里的玉人道:「萧潇是爷的女人,纵是爷身边佳丽如云,纵是和爷远隔万水千山,我也会惦记着她。」

见玉玲眼中露出艳羡的目光,我拍了拍她的小手,望着玉珑道:「你们姐妹也一样啊!」

我微微一笑:「何况你们姐妹俩可是第一个有我王动妾室身份的女人,说起来除了宝亭,就连无瑕以后也要管你们叫姐姐哩。」

「啊?」玉玲羞得忙捂住了嘴,萧潇明白了我的用意,不由得会心一笑,盈盈下拜道:「婢子见过玉二奶奶。」

唬得玉玲连忙从我怀里站起,把萧潇扶起来。

还是玉珑心里藏不住事,忍不住道:「可奴家总觉得什么也帮不上爷,殷姐姐家财万贯,萧潇姐姐武功高强,武姐姐她爹是个大官,解姐姐可以打理赌场,娘……娘她可以给爷……给爷生养,就是我和姐姐最没用了……」说着说着,竟然哽咽起来。

「你们是爷的一对解语花呀!」我把姐妹俩拉进怀里:「把自己的男人伺候好了,是身为女人的最高目标,其余的,难道爷我缺钱吗?武功低微吗?日后自己不能出将入相吗?!」

「真的吗?」虽然嘴上还在疑问,可玉珑已是破涕为笑,玉玲却对自己似乎没有太大的信心,粉嫩的脸蹭着我的前胸,呢喃道:「怕奴和妹妹蒲柳之姿,又不懂风月,难讨爷的喜欢……」

「傻丫头。」我心中一阵爱怜,这对姐妹花对我情根深种,竟是这般地患得患失:「你们说是蒲柳之姿的话,天下的女人一百个有九十九个要改名无盐了。」

我笑道:「至于风月,就让爷来好好调教调教你们吧。!」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