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六卷 第六章

说话间,爱晚楼便到了,这楼本是秦楼里最幽静的所在,六娘知道苏瑾与我的关系不一般,特意将它留给了苏瑾,却不想我和苏瑾之间的缘分竟然莫名其妙的尽了。

屋子里只有鲁卫和南元子二人,见我带进来的客人,两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鲁师叔、鲁前辈、鲁大人,新进来的七个人各自按各自的方式称呼着鲁卫,后来我才知道,除了魏柔,其余的鲁卫都在每两年一届的武林茶话会上见过面,而冰雪聪明的魏柔显然从同伴的称呼中猜到了鲁卫的身份,便恭恭敬敬叫了一声「鲁前辈」。

「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呀!」鲁卫冲着魏柔笑道,招呼她坐在自己的跟前:「与令师鹿仙子长江一别,一晃已是十七年,她,还好吗?」

「多谢鲁师叔挂念,师尊风采一如往昔。」

「鹿仙子得窥天道,让老鲁好生羡慕啊!丫头你看,我头发都白了。」

鲁卫感慨道,转眼又把众人扫了一圈,笑道:「好么,江湖十大门派来了八个,开武林茶话会呀?」又对我笑道:「贤侄,你面子可够大的。」

「鲁大叔,我哪有什么面子,面子都是给春水剑派的吧。」我浑不在意地笑道,心里却暗忖,少林寺教出鲁卫这么个八面玲珑的人也是异数,他见一帮年轻人都喊他师叔、前辈的,顺手就把我的辈份降了一级,以免众人尴尬。

其实在见到慕容和韩元济之后,我就知道今天秦楼江湖上的客人虽少,却是极有份量。

武林十大门派,除了并入大江盟的排帮和被灭门的鹰爪门,其他的都到了场。我也知道,他们并不是冲着我的面子来的,甚至也不是为了春水剑派,一个已经衰败了的门派哪里有什么面子可言,唯一的原因就是秦楼。

说起来还真要感谢鲁卫,他把苏州这个水陆交通要冲经营得如铜墙铁壁一般,不仅切断了大江盟总舵与排帮主要基地镇江之间的直接联系,间接影响着唐门的药材生意;而且也让江北慕容世家的私盐生意无法进一步扩展到江南。

虽然在苏州各大门派可以开办正当生意,也可以收买线人,可一旦被鲁卫查出有一丝违法乱纪的东西,他处罚起来绝不容情,甚至有一次几乎动用了大逆律,吓得武林各家门派纷纷撤离了苏州,各家的屁股都不干净,若想找毛病岂有找不出来的道理。

秦楼的出现让这些嗅觉灵敏的家伙嗅到了一丝与往昔不同的气息。

苏州风月向领风骚,从不缺男人寻欢作乐的场所,像快雪堂的大名甚至连远在北京的王公贵族都知晓,可没有哪个武林门派想依托快雪堂来苏州弄些消息,站稳自己的脚跟。

且不说每天十两纹银的度夜资,要命的是江湖人一露面,便有两三个捕快像苍蝇似的整天围着你转,任谁也变不出什么花样来。

可秦楼似乎有些不一样,它的少东主竟然是名正言顺的江湖中人,那他和鲁卫究竟是什么关系,鲁卫会不会对他网开一面呢?

在爱晚楼里见到鲁卫,想来七大门派要对秦楼重新定位,即使不能把秦楼变成自己门派在苏州的桥头堡,也要在这里安插几个线人,从中获取消息,而这正是我所希翼的。

众人落座,我见齐小天的目光落在了南元子身上,便介绍说这是南浩街老三味的老板南元子,他和鲁大叔是我在苏州仅有的两个朋友。

齐小天「噢」一声笑道:「怪不得我总觉得眼熟,南老板,我可是去过老三味尝过你的手艺哟。」

鲁卫在南元子耳边小声介绍了几句,南元子憨憨一笑道:「记得记得,公子是去年上秋来的老三味吧,我还记得您吃了三碗鸭血羹呢。」

大家看齐小天吃惊的模样就知道南元子说得没错,看他的目光便有些不同,不过众人并不晓得老南其实是个一流高手,话题又重新转回我身上。

「动少,我看你这里人手似乎不太够呀,偌大的一个爱晚楼,怎么就两个使唤丫头?」

唐三藏的目光落在给客人们端茶倒水的小丫鬟身上,薄唇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他似乎并不在意魏柔对自己的看法,联想到齐放五十大寿时唐门对大江盟不遗余力的支持态度,看来唐三藏并不想在魏柔面前和齐小天争出个高下来。

我顺嘴道了一句「是」,说久闻川妹子娇媚得火辣,问他能不能替我买十几个来,唐三藏自然满口答应,说送你都成,全当贺礼了。

而韩元济也说「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他手里正有七八个保定府的伶俐小官,问我要不要给姑娘们打个下手,我也照单全收,全然不顾鲁卫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有些僵硬。

宫难最是沉不住气,见齐小天、木蝉和魏柔似乎无动于衷,便皱眉道:「动少,江湖并不平静,秦楼如此高调,恐怕是祸不是福呀!」

「我看武林很安静啊,你看就连十二连环坞那帮恶人都被齐兄的大江盟给灭了,江湖没有比现在更歌舞升平的了,宫兄你是不是太过虑了?」

我故意停顿了一下,众人似乎并不赞同我的话,却也没有一个人因此而看轻我,大家似乎都很清楚我的言不由衷,我便接着道:「其实江湖平不平静与秦楼何干?秦楼不过是个烟花之地,我和干娘也不过是想赚些银子罢了,只要别惹我,就算江湖上杀的血流成河,我都不会看一眼的。可若是惹到我头上,嘿嘿,我王动也不是吃素的……」

说着,我两眼陡然射出锐利的光芒,那一瞬间竟然连魏柔冰雪般的容颜在我的光芒下都失却了颜色。

宫难一怔之下还想说话,却被齐小天的目光制止了。而这时,从有凤来仪楼的最顶端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琴音,铮铮冲冲的竟是一洗万里长空碧的气象,顿时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屋子里变得鸦雀无声,只有悠扬的琴声有如千峰竞秀,万壑争流,巍巍乎高不可仰。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半晌,唐三藏才击节赞道:「神乎其神哉!这就是江东琴神孙妙吗?」

废话。我心中暗道,我已经在请帖上注明了今天的主角,不是孙妙能是谁呢?!

看这帮武林豪客江湖新秀们似乎只能说出个「好」字,我心里一阵暗叹:「真是对牛弹琴!」

想想有凤来仪阁里那些巨贾富商恐怕也是慕名的多,倒是停云楼里那些文人骚客才是她的真正知音,脸上却从容笑道:「快雪堂有名满江东的白牡丹、毕玉林,冀小仙和庄青烟只能与人家打个平手罢了,若是没有孙妙坐镇,秦楼怎么能后来居上呢?」

唐三藏笑道:「江南我不是第一次来,那快雪堂之名我早就耳熟能详了,大家都说它是江南第一风月场。动少要超过它,雄心不小呀!」

「喂,唐兄,这里可是坐着听月阁的大管家呢。他都不敢认是江东第一,快雪堂又算得了什么?不过,若是连快雪堂我都没有信心超越,还开这秦楼做甚?!」

我笑道:「我既不缺吃,又不缺穿,身边又不缺女人的,不为了干点事业,我遭这份罪呀?」

众人都笑了起来,却只有慕容仲达脸上是一副知音的模样。

宫难说动少你真是胸有大志,我便开着玩笑说难道你希望我投身江湖和你武当一较短长吗?惹得众人又笑了起来。

魏柔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椅子稍稍后移了几寸,变成坐在了鲁卫的身后,却是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望着大家。

「魏柔为什么变得如此低调了呢?」我心中有些狐疑,听无瑕说起江湖的历史典故,作为一个门派,隐湖行事从不张扬,似乎同时在江湖上行走的隐湖弟子从来没有超过三个人。

可每个隐湖弟子出现的时候,都是光芒四射,行事都是极为高调,她们会在极短的时间里闯出自己的名号,然后施展纵横之术,把江湖玩于掌股之间。

可魏柔不同,她那江湖名人录里排名第九的高位是百晓生送的,而她那时却从未与人有过一战。

她清澈如水的目光缓缓在众人脸上扫来扫去,似乎观察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只是嘴角微微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哂笑,让我窥到了她内心的一角。

「这丫头真是眼高于顶呀!」我心中暗忖。不过当她发觉我毫无顾忌的目光时,我便再也看不出她的内心世界了。

这就是心剑如一吗?听六娘说隐湖的武功最重心智的锻炼,心灵上的破绽最小,想来没错,不过,最强处即是最弱处,若是能让她的心灵失守,就算她的武功再高,恐怕也要臣服吧。

「动少你不是江湖中人吗?」宫难笑着反问道。

「江湖岁月催人老呀!」我微微一笑:「我还想让我这玉树临风的模样多保持几年呢。再说我现在只有仨老婆,可就连慕容千秋那个死胖子都娶了七八个了,我怎么也不能比他少吧。江湖?嘿嘿,谁爱玩谁去玩吧。」

「怪不得江湖都说动少是个大淫贼呢。」唐三藏莞尔一笑,那眉目之间的风情竟不输于一个美艳的女子,我心里不由蓦地一动,这唐三藏真的是男儿身吗?

众人又都哄笑起来,表情似乎都放松了许多。

这时,琴声突然住了,片刻后,停云楼突然传来一阵狂呼大叫,喊的俱是孙妙的名字。

「总算结束了。」我松了口气,笑道:「今儿白天姑娘们都在伺候有凤来仪阁的那些客人,孙妙恐怕也要被那些文人缠住了,不过秦楼还有一妙处,不知诸位可愿去小赌一回?」

众人曰善。一干人等便来到了金满堂,偌大的屋子里并没有一个客人,只有一老一少二人,老的瘦小精干,正是我从扬州请来的赌手温小满,而年轻的一个却是一身男装显得风流倜傥的解雨。

「咦?」武林四公子齐齐发出了惊讶:「你……你不是解雨吗?」

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番,想来都明白了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同样也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解雨脸一板:「正是姑奶奶我!别以为认识我,我就会手下留情!」可看起来却是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让我想起了在杭州那晚遇到宫难时的情景。

是不是武林四公子都曾是她的追星目标呀?看来若不是因为被逼发下了毒誓,她或许也会很快离我而去,去追寻下一个目标吧,说起来还真要感谢慕容仲达这个混球呢。

再看慕容此刻却躲得远远的,和温小满攀谈了起来,两人有说有笑的,显然早在扬州的时候就认识了。

解雨也看到了慕容仲达,脸上顿时涌起一股杀气,然而很快她那股杀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想她该不会是记起了她的誓言,因为她一脸惊喜地望着我的身后,叫道:「谪仙魏柔魏姐姐?!」

她似头灵猫般一下子蹦到了魏柔的面前,那脸上满是仰慕:「魏姐姐,你、你能帮我签个名吗?」

说着她竟像变魔术似的变出一只炭笔递给魏柔,然后将衣襟「嘶啦」扯下一幅来,道:「写这儿就成。」

众人不觉莞尔,解雨激动之下,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男儿打扮,说话的声音也如黄莺出谷,清脆异常。

魏柔也明白解雨是女扮男装,微微一笑,提笔在那白绫上写下了「魏柔」二字,却是一笔极秀丽的小篆。

魏柔那一笑竟让我心「咚」的猛跳了一下,而解雨彷佛也看痴了,半晌才细心地把那幅白绫收好,突然拉着魏柔跑到了一旁,说起了悄悄话。

「这丫头还真是个自来熟啊!」我心中暗忖,解雨知道我六识通神,说话的声音便是极小,我只隐约听到了「淫贼」、「喜欢」几个字就什么也听不到了,而魏柔只是静静地听着,并不说一句话。

我只好放弃,转头看唐三藏和温小满已经开始赌起了牌九,两人手法旗鼓相当,输赢并不大,而其他人则饶有兴趣的观战。

「大少,」我身后的韩元济悄悄扯了我一把,我便悄然后退和他站在了一处,这才发现他身上的那个包裹不见了,他见我的目光在他背上转了一圈,便挤了挤眼,小声道:「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大少可要思量周全啊!轻易言退,恐遭小人暗算。」

「离别山庄究竟和师父有什么关系,萧别离会不会也是魔门中人呢?」我又想起了初次见到韩元济的时候他说的那句话。

在余姚的时候,我特意问过老师阳明公,而他也不清楚萧别离的来历,只是说自从李道真被隐湖尹雨浓斩杀后,魔门四分五裂,余党纷纷潜入地下,说不定会有人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在江湖。

「我知道了。」我淡淡地道,而韩元济根本不在乎我的态度,说敝上有一封书信给大少,请大少有时间回书一封,又道准备送给我的仆人中有两个是离别山庄的线人,若是需要,可以直接让他们与总舵联系。

「算你老实!」我微微一笑道,韩元济虽然没说那封信在哪里,我也猜到定是在给萧潇的那件比甲里藏着。

韩元济完成了任务,彷佛松了口气,便到赌桌前观战去了。

此时站在窗边的魏柔和解雨正把目光投向我,明媚的阳光照在两个人身上,亲密无间的样子彷佛一对恋人似的。

解雨究竟和魏柔说了些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赢得了她的欢心?我心中满是疑问,脸上却笑容可掬,边走过去边笑道:「解雨,隐湖的女孩子一个个冰清玉洁的,你那些牛黄马宝的就别拿出来污染人家纯洁的心灵了。」

「我就不纯洁么?」解雨噘着小嘴儿反问道,这倒是让我想起来她虽然追星,可的的确确还是个处子之身,如此说来,还真是纯洁得很。

解雨似乎发现我脸上的笑容融进了异样的含义,白皙的脸上渐渐飞起一朵红云,目光也从我脸上挪开,小声嗔道:「死淫贼!」

她那副小女儿模样因为一身的男装而显得分外滑稽,连魏柔看得都抿嘴一笑,只是她的笑容尚挂在嘴边,身子却突然微微前倾,额前的秀发微微扬起,一股战意泊泊然涌了过来,竟是出奇的强大。

就在我拒绝承认那晚太湖牡丹阁所发生的一切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魏柔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总有一天她会出手相试,不过却没想到她会挑选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当眼前的这个绝世美女突然变得有如一把出鞘的剑一般锐利,猝不及防间我本能地运起全身的功力来抗衡。

「妈的,这臭丫头行事还真是出人意表啊!」我心里一阵懊丧,只剎那的功夫我便明白其实魏柔是有意试探我,然而一切都晚了,在她这个大行家眼里,我卓然的气势和那晚的蒙面人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得到了结论的魏柔将前倾的身子变成了表示谢意的欠身,只是眼中也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迷惑。

「你们……是在演哑剧吗?」电光石火的交手并没有惊动围在赌桌旁的那群汉子,却全然落在了解雨眼中。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