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六卷 第十章

初八那天,我终于变成了主角。

一身大红喜服的我在竹园的小花园里迎接着参加我喜筵的宾客。花园里并没有挂起红灯笼,却用鲜花扎了个大花球放在了园子的正中央,周围则是四张摆满了时鲜水果的桌子。

最先到的自然是鲁卫和经历司的周老夫子,李宽人随后也到了,还送来了一只锦盒说是东主宋廷之的贺礼,让我洞房时再打开。

之后知府白同甫等贺客也陆陆续续的到了,一时间恭喜之声不绝于耳。

「老大,你比秦楼开业那天可精神多了,那天我总觉得你像是个绿毛大乌龟。」

沈熠一进园子就口没遮拦地道:「这是你在苏州的家吗?看着可是小了点……」

「废话,礼金拿来,我等着它买个大宅呢。」

「区区黄金五千两,不成敬意!」沈熠变魔术似的掏出一张银票来。

我心中一愣,虽然早知道他花钱大手大脚的,却没想到他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笔,和他只是臭味相投,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他送这么一份大礼欲意何为?

而周围的人似乎也被这份厚礼惊呆了,一时间园子里鸦雀无声,彼此在交换着眼色,似乎是询问此人的来历,有知道沈熠身份的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沈百万的公子,怪不得、怪不得。」

「老大,你不是没见过银子吧?」沈熠小眼珠中放出奇异的光芒,低声笑道:「那日霁月斋开业,老大你也挺敢使银子的呀,光那一对乌金镯子你可就动用了七万五千两银子啊。」

又道:「老大,我可是真心想和你交个朋友。」说着,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我。

「怎么,现在你不是我王动的朋友吗?」我一个四两拨千斤,轻巧地把问题还给了他。

沈熠一怔,随即哈哈笑了起来:「老大,看来我还要跟您多学学呀!」

白同甫听了旁边一人解说了沈熠的来历,笑道:「贤侄,老夫就不和沈公子比了,他老爹富可敌国,给多少银子都不为过。这样吧,我来定其他人的调子,彩礼收少了你可别怨老夫。我出纹银一百二十两。」

我心中暗笑,这老头子最会收买人心,看那些贺客脸上果然轻松了许多。

鲁卫笑道:「下官怎么也不能比知府多,这样吧,老弟,我出九十六两,贺你和尊宠天长地久。」

周老夫子也说出九十六两,我吩咐身后的高七将彩金一笔笔记下。

正回谢当地一个缙绅,听园门外一个小厮高声喊道:「杭州都司武承恩大人特使、杭州前卫百户乐茂盛大人到!」

话音未落,乐茂盛已经昂然而入。他并没有穿着盔甲,却是一身公服,乌纱帽,青色团领衫,胸前绣着寸径的小杂花,腰系素银腰带,煞是精神。

快步走到我的近前,朗声笑道:「恭喜王兄!」说着递过一封信函,道:「这是武大人的贺仪!」

「多谢武大人,乐大人一路辛苦了!」我应声道,心下明白定是武舞将我要娶她的消息传了回去,才让武承恩作出公开支持我的举动,这或许也算是我娶武舞带来的好处吧。

伸手想接过那封信函,不料却没有抽动,再看乐茂盛的嘴角隐隐露出一丝揶揄的嘲笑。

「妈的,臭小子,竟然跟你大爷玩起花样来了!」我心头暗恨,手指轻轻一弹那信封的边缘,一道暗劲便传了过去,乐茂盛似乎不晓得我会武功,猝不及防下手一松,那封信便轻巧地落在了我的手中。

「好!」乐茂盛目光陡然一盛,刻意压低声音道:「想不到解元公还是文武双全!改日定要请教!」

然后却朗声笑道:「武大人祝大人小登科后大登科,来日为我大明栋梁!」

说话间,他的目光已经把整个园子搜索了一遍,却没有见到武舞。他神态中便有些焦急,可依旧沉住了气,听我把他安排在鲁卫身边,他也不再言语,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园子的入口,像是在等武舞的出场。

高七并不知道我和乐茂盛之间的恩恩怨怨,以为乐茂盛不过是武承恩差来贺喜的,而他也并不知道武舞的真实身份,武舞的身份被我严格保密起来,除了去过杭州的无瑕、玲珑外,只有干娘和萧潇知道,就连高七也不清楚,于是他就沉醉在一种莫名的喜悦中:「大哥,您什么时候和武大人交上了朋友?」

「他妈的,他算我哪门子的朋友,他只不过是我的便宜老丈人罢了。」我心中暗笑,却冲高七摆摆手,示意他说话小点声,让在座的那些贺客们更觉得我与武承恩的关系非比寻常,就连沈熠眼中也闪烁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吉时到!」这是我十天之内第二次听到这样的喊声。只是当我看到紫烟、喜子、明珠和明鬟竟搀出了四位新娘,身为新郎的我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

「慢!」

今天的新娘应该是无瑕和玲珑三个人呀,怎么会多出来一个?那大红礼服和大红头盖将四女打扮得彷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同样的胭脂香水味让我「闻香识女人」的绝技失去了用武之地,就连紫烟那四个丫头都是一样含笑望着我,并没有透露一点蛛丝马迹。这一切似乎都在刻意隐瞒着多出来的那个人的身份。

只是贺客们却没有配合我,那筵席上顿时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天哪,这些女孩子不是今天的新娘吗?」

「她们都是陪嫁的丫鬟呢,丫鬟尚且如此,小姐还不……」

「为什么我不是动少?!我的天老爷,您、您还真偏心呀!」

「慢什么慢呀,老大,快掀开你新娘子的头盖让小弟开开眼吧!」沈熠喊出了众人的心声,便赢得了一片叫好声。

只有某人拿着请柬翻来覆去看着,一边掰着指头,一边嘴里念念有词:「玉家三姐妹,玉无瑕、玉玲、玉珑,不错,是三个人,我没数错呀,怎么出来了四个新娘?!」

「吵什么吵,我还想掀开她们的头盖看看呢,可新娘、新娘怎么多出来一个?」

「多一个就多一个呗。」沈熠脱口道,等说完了才发现事情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身为新郎的我竟不知道自己的新娘是谁,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便讪讪一笑,道:「老大,你还真了得呢,女孩都赶着嫁你!」

而一边的乐茂盛却煞白了脸,显然想到那个多出来的新娘会不会是武舞。

当然不是武舞,武舞和孙妙、解雨在一开始就被我排除在外了,在那一瞬间我猛地想起的是苏瑾,难道说她以前说过的话都是言不由衷,而今要给我一个惊喜不成?可片刻我就否认了我的这个念头,因为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些女孩子中间,少了一个我至亲至爱的人。

萧潇。

剎那间我胸口涌起一阵幸福,甚至连眼圈都有些模糊,再看后面鱼贯而出的老师阳明公、五位师娘和六娘,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顽皮的表情,我知道我猜得没错,那多出来的新娘就是我的宝贝萧潇了。

「谢谢你们。」我心中默默道,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我知道,只有师娘和老师才能推翻师父当初的决定,也只有他们才能说得动萧潇。

「阳明公!」白同甫却一眼望见了老师,一怔之下忙抢前几步,下拜道:「下官苏州知府白同甫拜见尚书大人。」

那乐茂盛也在惊讶中慌忙起身,拜倒在地;那些贺客们见两个官职最大的都给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施礼,也都纷纷躬身施礼,脑筋灵活的已经从白同甫的话中猜到了这老头的身份。

「诸位请起罢。」他边把白同甫搀起边朗声笑道:「诸位今天远来是客,不必如此拘礼。再说如此喧宾夺主,新郎官可要骂我这个当老师的不合时宜了。」

一句话让气氛轻松下来,虽然众人依旧纷纷见了礼,可话题却落在了这场婚礼上。

当孙妙和着「凤凰操」唱起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宝。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的时候,我和四位新娘并排站在了祖宗牌位前,行交拜礼,喝交拜酒。

前三个新人的头盖被我依次揭起,每掀起一张就惹来贺客们的一声惊叹。

那头盖下正是玲珑和无瑕充满幸福的笑脸,尤其是无瑕,她脸上再没有半丝烦忧的情绪,反是放射出一种异样的光辉来,既含情脉脉又大胆地望着我。

待到第四人,我却有意停了一下,小声道:「萧潇,爷终于得偿所愿了。」

轻吹一口气,荡起了头盖的一角,露出了我异常熟悉的那只浑圆小巧的下巴,只是那上面已经凝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我伸手把那泪珠擦去,笑道:「傻丫头,你该高兴才是。」一句话却让萧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呜咽着倒在了我的怀里。

萧潇的头盖终于掀开了,沈熠「噢」了一声便没了言语,只是端起桌前的酒壶一阵狂饮,而乐茂盛却是神情一松,也端起桌前的酒壶狂饮一阵。

新妇挨个客人敬起酒来,沈熠却把我拉到了一旁,笑道:「老大,我可真服了你了,你从哪儿找到了这么多的绝代佳人?」

没等我说话,他又道:「还有那个魏柔呢?老大你不是说她也是你的小妾吗?怎么不见她的踪影?」

「老沈,听说你家里美女如云,怎么这么不开眼呀?」我顾左右而言他。

「老大你不知道,家里那些女人和尊宠比起来,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美则美矣,艳则艳矣,却没有一个可人心的,拿来当当美女狗还差不多,做自己的老婆,嘿嘿,总差了那么点味道。」沈熠颇有些感慨道。

说起来沈熠的话着实有理。天下的美女何止万万千千,可有几个像萧潇、无瑕这样能站在某个行当的顶峰呢?那种非同寻常的气质或许就是沈熠所追求的吧!

「老沈,那你投身江湖吧,江湖里的女子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婚礼后老师和五位师娘都飘然而去了。老师要回余姚,我便磨着他和师娘一起去杭州殷家提亲,他被我磨得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六人便走在了一路。

「玲珑姐姐先。」我送走客人们,回头往自己房里走,却听到屋里萧潇这般道。

「还是萧潇姐姐先。萧潇姐跟随相公日子最久,理应是萧潇姐先。」玲珑谦让道。

「什么你先我先的,」我推开房门,冲着绯红了脸的四女哈哈笑道:「让老公我先是正理!来,先亲亲再说。」说着一把抓住身边的玉玲,把她揽进怀中,一口亲在了她那张胭脂小嘴上,立刻便带出了「嘤咛」一声鼻音。

我当然知道她们究竟在议论些什么,四女都是温良恭俭让的淑女,这让我着实高兴。

转眼看萧潇无瑕正低眉浅笑准备离开,把优先级让给妾室中排名在前的玲珑,我命令道:「谁也不准离开。」

「相公,天还没黑呢~」

我正把无瑕大红绸缎的喜服脱去,里面除了一件对襟短袄外,只有一件水粉色的肚兜,那肚兜上绣着的一对并蒂莲正被双峰托起,煞是醒目;裸露在外的一截浑圆肩头的雪白肌肤早变成了陀色,那对撩人的眼睛也羞得不知该往哪儿放,最后落在了自己鼻尖上。

「无瑕姐姐好白耶~」无瑕的美连萧潇都有些心动,边帮我把无瑕的对襟短袄脱去,边望着她一身粉腻娇笑道:「姐姐的名字也好,玉无瑕,真是白玉无瑕啊!」

「讨打!」无瑕一面娇嗔,一面扬起颢腕,作势欲打萧潇。她腕上的那只双龙戏珠镯带起一溜乌光,正晃着我的眼。

我伸手抓住那只雪白颢腕,轻轻的抚摸着,让往事在我心中肆意流淌。

「或许,在相公给贱妾戴上这对镯子的时候,也把相公的印记打在了贱妾心上。」无瑕痴痴道。

我身后是一对赤裸的身躯,正是玉玲玉珑那一对孪生姐妹花。听到无瑕的话,那对娇躯霎时间变得火热起来,两对椒乳也似乎急剧地膨胀起来,玉玲更是伸出手来摸了摸那只镯子,然后伏在我耳边腻声道:「相公,奴家也要相公在奴家身上打上印记嘛~」

「急什么?还是看看宋廷之的礼物先。」

萧潇打开李宽人送来的那只锦盒,顿时花容失色,「啊」的一声惊叫,就把锦盒扔了出去,只见从那只锦盒里飞出一只五彩斑斓的小蛇来,恰恰落在了我的臂上。

或许是女人都对爬行类动物有着天生的恐惧,饶是四女放在江湖都是数得着的女中豪杰,此刻也全飞也似的躲在我的身后,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简直和她们的名号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假的啦!」小蛇一落在我的身上,我就知道那是一条假蛇,只是做得实在是太逼真了,连我的眼睛都被骗了过去。

「这个宋廷之搞什么鬼!」我嘟哝了一句,顺手拿起了那条小蛇。

小蛇只有小指粗细,一尺多长,是用真正的蛇皮做成的,而那对放射着冷酷精光的蛇眼则是一对墨绿色的宝石。

在我的记忆中,有如此斑斓外表的蛇只有一种,就是天下淫贼最喜欢也是最难得到的炼制极品春药的上佳原料、有着「淫龙」之称的七花蛇,师父曾经将它的里里外外给我解剖过。

我用手一掐,小蛇软中带硬,彷佛真蛇一般,只是骨节比真蛇大了许多,应该是被人换过。仔细翻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什么机关,就连接缝都若隐若无的。只是无意间轻轻一抖它的尾巴,那蛇竟似活了一般的扭起身子起来,那小脑袋还一探一探的好像要钻到哪里似的,甚至骨节扭动摩擦发出的吱吱声也能隐隐听到。

「原来是这么用啊!」我心下恍然大悟,这个宋廷之还真是懂得顾客的心理呀!

顺手拾起那只锦盒,果然不出我所料,打开锦盒下层的机关,里面整齐地摆着四样东西,奇淫奇毒的蛇牙,有辟毒奇效的蛇眼,一个装着滋阴壮阳的蛇肉蛇骨粉的小陶罐和一个装着七花蛇最精华部分蛇涎的小瓷瓶。

「不识货的人还真不知道这东西价比黄金呢!」我心中暗忖,却听身后玉珑胆怯地问道:「这……这是什么呀?」

「淫龙呗。不知道啊?哼哼,等会儿你就知道它的厉害了。」我顺势将她搂在怀里,将小淫龙放在她的乳上,轻轻一抖它的尾巴,那小脑袋便一顶一顶的顶在玉珑粉红的乳尖上,连顶了十余下,小淫龙竟突然张嘴将那粒紫葡萄咬住,一条暗红色的小舌随着我手的轻轻抖动,快速地扫着乳尖。

玉珑一声娇呼,反身抱住我的脖子,身上顿时渗出一层香汗来。旁边三女也看得目瞪口呆,伏在我的后背不敢动弹。

「讨厌了,爷~」玉珑轻咬贝齿,媚眼如丝地道,只是那声音略微有些颤抖,显然是在极力忍受小淫龙带给她的异样刺激。

这小淫龙还真是巧夺天工呢!我心中暗叹制作者的独具匠心,会是霁月斋自己的作品吗?若是这样,它可真是卧虎藏龙了。

我脑子正闪过宋三娘的名字,就觉得身后的一具娇躯缓缓的向我右侧移动,那对小巧结实的玉乳从我的背上移到我的臂弯,眼角一瞥,正对上玉玲羞涩而又大胆的目光。

玉玲沉静,玉珑活泼,这都是江湖上的传说罢了,谁知道沉静的玉玲在床上的风情万种呢?

我嘴角流出一丝笑意,臂肘轻轻一晃在她挺翘的乳珠上拨弄了两个来回,眉尖一挑,玉玲便明白了我的意思,含嗔瞥了我一眼,爬到妹妹的身旁,等我一掐小淫龙的七寸让它把嘴里里的乳珠吐出的时候,玉玲已经移形换位用小嘴接下了妹妹那粒肿胀至极的紫葡萄,一只纤细的小手顺势滑向了妹妹的私处。

「她们……」萧潇细若蚊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可刚说了两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她没见过玲珑姐妹之间的虚鸾假凤,回头一看,萧潇果然一副惊讶的模样,微张着小嘴儿,正好奇地望着动作逐渐火热的玲珑。

「让你见识见识七大名器之一的比目鱼吻。」我小声对萧潇笑道,轻轻拍了一下玉玲丰隆的玉臀,她身上便往上动了几下,而身下的玉珑也适时地蜷起了双腿,两朵盛开的淫靡之花渐渐重合在了一起,从后面看去,彷佛一只比目鱼张开了嘴,而稀疏的毛发正似鱼须一般。

我半跪在玲珑姐妹的身后,胯下那只独角龙王已然昂首伫立,微挺小腹,那彷佛长了一只角的巨大肉冠便顺着湿滑的花径直刺进了妹妹的蜜壶,直刺得玉珑玉玲一齐哆嗦起来。

抽插间,无论是我往上钻进姐姐的秘道,还是往下刺进妹妹的蜜穴,那两张吐涎的小嘴都像鱼嘴的上下两唇一般紧紧吸住了我的分身,让我觉得异常温暖舒坦。

落日的余辉依旧明亮,将这淫靡的景象纤毫毕现地呈现在萧潇无瑕眼前,就算玲珑姐妹互相亲吻的两张嘴里泄出的勾魂夺魄的呻吟也盖不住两女浓重的呼吸声。

「这……就是……比目鱼吻吗?」萧潇趴在旁边出神道:「果然是……天下无双的名器呀!」

正呢喃间突然一声轻呼,那条小淫龙已经被我顶在了她的私处,她银牙一咬,嗔了我一眼,缓缓将两腿分开,我用手一探,那里已是湿热无比,手指轻抹,便沾满了粘稠的津液,我轻声一笑,轻轻一抖小淫龙,它竟一下子钻进了萧潇的蜜道里。

「真听话呀……」我一语双关地笑道,而身下玲珑的娇吟已然开始走调,我一阵记记长打之后,姐妹俩身子同时一僵,那两张濡湿的小嘴开始剧烈的收缩,连玉玲的菊蕾都一缩一缩的,那四片唇瓣更是死死咬住我分身足足十数息的时间,姐妹俩的身子才一软,瘫在了榻上。

饶是我是百炼金刚也差点一泄如注,恋恋不舍的将玉杵一抽,带出了一汪碧水来,顺着姐姐张开的花蕊流到妹妹同样绽放的淫花上。

「玲珑,你们姐妹俩还真是一对要命的小妖精呀!」轻轻扶着姐妹俩满是香汗的娇躯,我笑道。

「可爷你还是龙精虎猛的嘛~」气息渐渐平稳的玉玲望着我怒目圆睁的分身,娇慵地道:「人家和妹妹想要给爷生个孩子都不行,爷你偏心耶~」

「那你们也不多向你娘学学。」我笑道,其实无瑕也没有几次能吸出我的精来,随着我对她肉体越来越熟悉,就算她用上了春水剑派的禁忌之学春水谱,也往往是她先力怯不支,而她的身孕竟是那次为了解她身中的金风玉露散而一枪中的的,说起来还真是天意。

玲珑绯红的脸齐齐转向了我身后的无瑕,几次连床欢好之后,姐妹俩渐渐接受了这个既成的事实,事已至此,与其扭扭捏捏地发泄心中的不满,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放开身心讨得郎君的欢心呢。

倒是无瑕有着浓重的自卑心理,虽然是她自己亲自把和我的不伦关系公开在了女儿面前,可面对自己的女儿她总让我觉得有些缩手缩脚,就连春水谱也要等到玲珑累得睡过去了才肯呈现在我的面前。

「爷你净瞎说,奴……有什么好、好学的呀~」无瑕躲在我的身后羞道。

我能感到贴在我背上的那张俏脸该是多么的火热,也能想象出她那双流瞳该蕴含了怎样的羞意,不过,这反倒激起了隐藏在我心底的暴虐情绪,一拽她的胳膊把她拽到身前,大手一下子盖在了她的私处上,拇指顶着相思红豆而尾指正顶着她的菊蕾,嘿嘿笑了两声,道:「怎么没有,难道春水谱不是吗?」

身怀被虐体质的无瑕虽然羞得把头深深埋在了我的臂弯,可私处却一下子泌出一股白汁来。

「春水谱?」玲珑露出好奇的神色,听这名字就知道像是春水剑派的武功心法,可怎么没见娘亲提起?

「来,玲珑,你们好好看着。」我平躺在榻上,双手一提就把无瑕抱到我身上,无瑕此刻彷佛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下意识的跨坐在我身上,双手分开玉臀,轻柔地坐了下去。

「不似惯常浪风月哟!」我笑道,耳边传来玲珑一声低低的娇呼「啊~」,再看姐妹俩正睁大着双眼,看着母亲的菊门一点一点地将我粗大的分身吃进;而那边萧潇也吃惊地望着无瑕将自己的绝技一点点演绎出来。

「好热……」无瑕早就把自己的后庭清理得干干净净,这几乎成了她每天必完成的一项工作,就像萧潇一样。

说起来我分身所感受到的火热与滑腻正如萧潇体内的一般,两人竟是不分轩轾,想来玉女天魔大法中的玉树后庭花与春水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吧。

我顾忌她肚子里的胎儿,并不敢大动,可或许是有其他人观战让无瑕越发的敏感,没有几下她就开始哆嗦起来。我怕她泄坏了身子,便停住不动,只是紧紧抱着她。

「吁……」半晌无瑕的身子才停止了抖动,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微微动了一下身子,就感觉到我壮大的分身并没有软化的迹象,她伏在我的肩窝,满是歉意的低语道:「爷,奴真没用……让萧潇来吧。」

四女轮番上阵,才堪堪战倒了我的小和尚。当我把一股热精射进萧潇的身子烫得她高声呻吟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喜子的声音:「主子,苏大家往秦楼献艺去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