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七卷 第十二章

当我和玲珑转到船舷另一侧的时候,那朵在夜空中怒放的灿烂礼花已经渐渐失去了它的光华,只是残留在黑色夜幕上的斑斑点点隐约组成了一个「花」字。

花?这是什么意思?非年非节的,怎么放起花来了呢?

看礼花的位置,看周围的船舷都有人影闪过,只有静闲所在的画舫上没有什么动静,我便知道这礼花定是那艘船施放的:「难道是那男子讨好静闲的吗?」

「好好看哟。」玉珑合掌遥望着夜空痴痴道,玉玲也趴在窗户上,翘臀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煞是动人。

我褪了她的小衣,月光照在她浑圆的雪丘上,如同满月一般,两腿之间闪着晶莹的光芒,我用手指一勾,便扯出长长一道银丝。我轻声一笑,分身已刺了进去。

玉珑很快察觉到了姐姐呼吸的变化,回头白了我一眼,便搂住我的脖子把香唇送了过来。

而无瑕则被礼花爆炸声惊醒,起身把舱门锁上,来到我的身后,双手环住了我的腰。

或许是新的环境让无瑕大胆了许多,她的纤手渐渐滑向了我的分身。名器「比目鱼吻」既浅且紧,我的分身便有半截露在了外面,无瑕并三指套住它,随着我的耸动一紧一松。

她的小手竟如名器一般让我舒爽,我喉间不由得轻哼出声来,分身又壮大了一圈,玉玲已是在苦苦强忍,此时越发不堪,忍不住小声呻吟起来。

「咚」地又是一声爆竹响过,一只礼花在空中绽放,组成了一个缤纷绚烂的「好」字,果然是从静闲那艘船上放的。

而玉玲也随着这声巨响一下子爆发了,只是那高亢的呻吟正湮没在那阵「劈啪」的爆竹声里。她阴中如波浪一般剧烈收缩着,一股股热流顺着我的分身流了下来,若不是我双手抱着她,她早瘫在了地上。

「好爷,给奴一个儿子呗。」半晌玉玲回过神来,望着我依旧耸立的分身撒娇道,说着俯下身去,温柔地把它含进嘴里。

中午玉珑月信不期而至,这让她失落了半个下午,而玉玲前些日子月信刚去,算算现在正是播种的好时机,也难怪她心急。

可我的注意力却再度被那礼花所吸引,玉玲便更难吸出我的精来:「花……好?难道是『花好月圆』?」

这男子真是个有心人!我不禁为他别出心裁的示爱方式而叫好,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如此夸张地袒露自己的心意,或许更能打动女儿心吧,只是……像静闲那种人物,值得这样大张旗鼓吗?

周围不少船开始向那艘画舫靠拢,似乎对船上的人物都很感兴趣,我也示意船娘把船靠过去。

而那艘画舫此刻却向湖心亭驶去,当接连放出的礼花果然如我所料的组成「花好月圆」四个字的时候,那画舫已经停在湖心亭外,从船舱里缓缓走出一少年来,在如水的月光下,他俊美得彷佛是画里的神仙,不是旁人,竟是在齐萝婚宴上寻他不着的李思!

「宫兄,贤伉俪的婚礼小弟未能赶回参加,恕罪恕罪,这份心意,还请贤伉俪笑纳!」李思站在船头,潇洒地朝湖心亭拱手道。

湖心亭里的人都转过头来,此刻我的乌篷船离湖心亭也近了,那亭里的人物便看得清楚起来,除了宫难齐萝夫妇二人外,赫然正是齐小天、唐三藏、魏柔和琴歌双绝苏瑾、孙妙。

李思怎么现在才赶回杭州呢?我心下一阵狐疑,苏瑾、孙妙已经随我离开了苏州,秦楼还有谁值得他留恋的吗?

就算有,以他和大江盟的关系,孰轻孰重他该分得很清楚吧,究竟是什么重大的事情让他缺席了齐萝的婚礼呢?

我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轻轻拍了拍玉玲示意她起身,我也把衣冠整理好,好准备随时现身。

「多谢李兄。」宫难的态度竟不冷不热的,更耐人寻味的是齐小天那声:「李兄过来一叙如何?」竟更是十足的客套话,我甚至听不出那话里究竟有多少诚意。可李思似乎浑不在意,优雅地向湖心亭一迈,人已进了亭子里。

看着他似慢实快的一步,我心头陡然一震,目光大盛:「这不是师父『幽冥步』中的闲庭信步吗?」

═══════════════════════════════════════

下期预告

李思身兼多派绝学,终于引起了王动的重视,王动开始着手研究几大门派的武功特点,以期得到有用的答案,只是推演出来的结论却大出意外。

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终于开战,大家的第一个目标竟是出奇的一致,战局也不似众人想象的那样一面倒,慕容千秋开始显露其枭雄本色,大江盟松散联盟的弊端也由此显现。王动坐秦楼而观二虎斗,但是大江盟和慕容世家肯心甘情愿地让他坐收渔翁之利吗?

宝大祥出售扬州、应天两分号以收缩战线,却引来神秘买家,王动为情陷入两难。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