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八卷 第一章

师父是个奇才,这是我老师阳明公说的;而我是个天才,这是我师父逍遥公说的。

武学当然有门派之分,少林凝重、武当高峻、隐湖飘逸、魔门诡异,这就是门派风格的不同。不过,万流归宗,每派武学练到了极处,也就殊途同归了。

那些能够在江湖上屹立不倒的门派都有着自己的独门绝学。当然江湖并无什么秘密可言,这些绝学中的秘密能保持三五十年就算长久了,若不再经过本门几代高手去芜存精的承继与发展,迟早会被浩荡向前的江湖所淘汰。

譬如少林,本无七十二项绝技,达摩东渡只不过带来西域绝技十三项,却因几百年来寺中高手迭出,创造出领先时代的武技,才有今日的荣光,而这些推陈出新的高手们则被后世称为奇才、天才或者大宗师。

魔门的武功已经被师父发扬光大了,当我从阳明公那里见到原汁原味的魔门七大绝学时我就知道了这一点,就像他教给我的幽冥步,翩若惊鸿、宛若游龙,早已超越了魔门七绝的范畴。

不过即便是师父那样的武学奇才,也不能无中生有,幽冥步里还是能看到魔门武功的影子,只是其中还化用了多少招别派的绝学,却不是我眼下所能了解的。

我也知道,这世界上并非只有师父一个奇才,也并非只有我一个天才,当我似模似样地模仿着少林不传之秘「佛门狮子吼」的时候,或许也有那么一个天才正在模仿师父幽冥步中的闲庭信步,只是这个人实在不该是李思。

李思对于师父来说太年轻了,虽然尹观可以一眼认出我幽冥步的来历,可李思出道的时间甚至比我都晚,师父无论如何都不会与他打过交道。

「这人的武功颇为不俗啊!」无瑕似乎看出我神情的变化,在我身后小声道。

「他,就是李思。」无瑕、玲珑极少去秦楼,自然没有机会遇到李思,不过在杭州的巧遇以及李思与万里流的秦楼一战,我都曾讲给她们听,于是三女的目光都聚在了李思身上。月色里的李思愈发俊朗如神,就连貌如子都的唐三藏都彷佛被比了下去。

无瑕低低嘟哝了一声,似乎发出了和沈熠一样的感慨,只是末了加了句:「好像有点……胭脂气哩!」

我并没有在意无瑕的低语,因为湖心亭里魏柔的眼中蓦地闪过一丝疑色。

「莫非她看出了什么不成?」我心中暗自揣摩。

隐湖与正派各大门派交厚,又与邪派纠缠了几百年,正邪两派的武功都很熟悉,或许她认出了这「闲庭信步」的来历吧!只是她知不知道鬼影子任独行就是魔门日宗宗主李逍遥,而李逍遥只有我这么一个徒弟呢?

李思进了亭子,大家说话的声音就都小了下来,加之周围围观的大船小船上的人群交头接耳地说个不停,亭子里的对话听起来就极不真切。

只见李思给宫难齐萝夫妇俩作了好几个揖,似乎是在赔罪,而唐三藏则在旁打横插了一句,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齐小天、宫难都大笑起来,连苏瑾、孙妙都莞尔一笑,只有齐萝狠狠瞪了唐三藏一眼,而魏柔却依旧一脸沉静,只是眉头间似乎藏着什么心事。

「李思的师门究竟是何方神圣呢?」我见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回身躺在榻上,亭子里发生的事情等以后问孙妙和苏瑾吧!心里暗自回忆起跟随师父十七年来他老人家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有关江湖的点点滴滴,希翼能从中得到线索,然而我失望了。

「……鬼影子任独行。无瑕,你知道师父他老人家的事迹吗?」

「相公和师公恐怕是江湖最奇怪的一对师徒啦!」无瑕抿嘴儿细声笑道:「说起来鬼影子这个名号十几年前也并不算太响亮,记得百晓生初排江湖名人录的时候,师公这个『鬼影子』的化身要排到四十名以后呢,直到与离别山庄萧庄主一战得胜后,才晋身十大的。」

无瑕并不知道萧别离和萧潇之间的特殊关系,而我闻言却顿时精神一振,师父当初究竟与萧别离打了什么赌怎么打的赌至今是个谜,或许赌局就是无瑕所说的这一战吧!

「那一战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该是……十四年前的事情吧!」无瑕沉吟道。

十四年前,从时间看,还真有七八成的可能。听无瑕接着道:「那时候萧庄主已是名满江湖,年不满四旬更被百晓生推为江湖第九,以当时师公鬼影子的名头挑战他,无异于以卵击石,可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等等,」我打断了无瑕的话头,问道:「难道这是一场公开比武吗?」若真是一场公开比武的话,那萧别离恐怕是与魔门毫无瓜葛了,除非他也是个和师父一样的奇才。

无瑕摇摇头:「正相反,这本来是一场很隐秘的比武,选择的地点也很特别,萧庄主是武林闻人,交往遍天下,怕有人打扰,于是比武选在了应天府府衙的后花园进行。偏偏百晓生正是当时应天府尹的外甥,得以亲眼目睹这场龙虎斗,师公他也因此一战成名。」

玲珑听母亲讲起武林典故,也围了过来。不过姐妹俩显然早听过这段往事,玉玲便笑道:「听说师公当初就是用幽冥步活活把萧庄主拖垮的。」

说到这儿,她突然张大嘴巴惊讶地「啊」了一声道:「咦,那、那李思怎么也会幽冥步呢!?」

「死丫头,现在才发现呀!」我在她玉臀上使劲拍了一巴掌。在指点玲珑武功的时候,我已经把幽冥步的基本步法和多数招式融合到了春水剑法当中,里面自然有闲庭信步这一招。

玉玲这小妮子或许还沉浸在肉体的欢娱中不能自己,直到现在才发现李思的武功来历很有些不寻常。

无瑕这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对自己师父的江湖经历产生了兴趣,支着脑袋思索良久,才道:「师公他有江湖记载的武林决斗不过寥寥几次而已,而且多是隐瞒自己武功的打了就跑,和他老人家交过手的也只有萧庄主、目前已经退隐江湖的少林长老法性、十多年前被灭门的淮扬大豪夏种和……尹观。」当她说出尹观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还是有些迟疑。

这几个人恐怕很难和李思搭上什么关系吧!最有嫌疑的萧别离,因为萧潇的关系,反成了最不可能与李思有关的人。莫非李思真是出身魔门不成,以魔门对释道两派武功的了解以及和师父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它的传人或许真的身兼数派之长也未为可知,只是究竟是月宗还是星宗调教出这么一个得意弟子呢?

「星宗门下不俱是女子吗?」无瑕有些迷惑不解。

「那恐怕已是老黄历了。」我解释道:「这五十年来,魔门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目前还是个谜,不过,从武承恩化用天魔吟到那么多黑衣人会使用魔门七绝之一天魔刀中的几招绝技,想来魔门各宗已不太遵守原来的老规矩了,彼此之间不再像以往那样泾渭分明,武功也开始互相融合。如此说来,星宗收个男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说着,我把无瑕拉进怀里,调笑道:「就像春水剑派,两百年间从没有一个男弟子,而今我不也做了它的主吗?」

无瑕嗔了我一眼,脸上浮起一丝绯色。我转头向亭子里望去,众人多是笑语盈盈,显然李思是个调动气氛的高手。目光又转到那艘画舫上,另一丝疑惑涌上心头,若李思真是魔门传人,他如何得到大江盟的信任,又如何勾搭上的静闲呢?练青霓她知不知道自己的徒儿已经成了别人的情妇呢?

「若是带着虎鲨水靠就好了。」我叹了口气,那样就可以去画舫一探究竟。

正说话间,就听岸边传来一阵「大江同盟会!大江同盟会!」的欢呼声,抬眼望去,西湖北岸已经聚集了二三百号人,绝大多数都是二三十岁的精壮小伙子,都满脸兴奋地振臂高呼。

不一会儿,从人群里挤出一匹马来,马上是个大江盟装束的汉子,立马湖边喜滋滋地向湖心亭喊道:「少盟主、姑老爷,大江盟和江南四十二家武林同道组成的大江同盟会已经签字宣告成立了!」

「好!」湖心亭里的齐小天长身而起,朗声道:「今日会盟江南,共御外辱,他日饮马黄河,大江盟愿与各派同道共生共荣!」

他刻意用内力发出的话语如金石般铿锵有力,高大的身躯散发着雄浑的气势,引来岸上又一阵如潮的欢呼,就连魏柔脸上都闪过一丝激动。

「大江同盟会?它的简称还是大江盟吧!」虽然从报信人的夸张通报到齐小天的铮铮誓言都显得有些做作,可从中我也看到了大江盟高超的政治手腕和江南武林的人心所向,内心不禁为慕容千秋担忧起来,这样的敌手或许连我都不愿意去碰吧!

李思也起身道贺,似乎是怕周围的欢呼声遮盖了他的声音,他说话的声音大了许多:「有江南武林的全力支持,大江盟就可一鼓作气击溃江北慕容世家,会盟天下武林真是指日可待呀!」

「怪不得齐小天不喜欢他。」我微微一笑,李思锋芒毕露,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说了,果然齐小天摇了摇头,虽然听不清他说什么,我也猜得出来他定是说大江盟没有称霸江湖的野心,而唐三藏和魏柔脸上的笑容也多少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岸上的人并不知道湖心亭里的几派高手各怀心事,欢呼着把那报信人抛在半空中,几起几落,当他再度被抛在空中的时候,异变突生,从高处突然飞来一箭,正射中他的头顶!

他甚至来不及喊叫一声就跌落下来,下面的人似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许多人下意识的一闪,他竟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

这时才有人高呼道:「不好!有人偷袭!」接着岸边的人举刀的举刀,拔剑的拔剑,狼奔豕突,顿时乱作了一团。

「慕容动手了。」我喃喃道,这该是慕容千秋先下手为强吧!只是挑选这样一个场所,连我都觉得匪夷所思。

就在这时,齐小天、宫难、唐三藏和李思四人已经奔出了湖心亭,魏柔本想跟上去,齐萝把她拉住,似乎是请她在亭里保护苏孙二女,她一犹豫,齐小天四人已经飞快地跳上了亭边的一条小船。

「大家不要乱动,找自己同门结阵!」齐小天站在船甲板上高声喝道,岸上的人这才稳住精神,各找同门聚成五花八门的阵势后东张西望起来,似乎在寻找那夺命之箭的源头。

「箭是从山上发下来的!」听到齐小天的呼喝,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岸北的孤山上,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又是夜间,虽然月光如水,可依旧看不到什么人影。

「快马堂的王师兄,你们骑马来的吗?」齐小天看了看岸边的形势,朗声问道,只是在问话的时候,左手却打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是,不过马都寄放在平湖秋月那里了。」王师兄大声回道。

「请大刀门的罗师兄、燕子门的李师姐、污衣帮的郭师兄各领本门弟子掩护快马堂的兄弟封锁后山,青龙帮的孙师兄、奇门的赵师兄、八极门的武师兄各领本门弟子在西,九龙帮的戚师兄、百花帮的查师姐各领本门弟子在中,兄弟会的巴师兄、七星门的于师兄各领本门弟子在东,上山搜山!其他各派兄弟沿湖畔散开堵截凶手!」齐小天随口吩咐道,众人齐声喊好,而小船此刻已经离岸边不远了,齐小天和宫难三人一嘀咕,四人分头奔向四处,李思向快马堂一干人移动的方向奔去,宫难在左,唐三藏在右,而齐小天则一马当先冲在了当中的最前头。

一时间岸边众人士气大振,那些被齐小天点过名字的各派弟子一齐吶喊着跟着齐小天、宫难和唐三藏冲向山去。

「这就是所谓的江湖械斗吧!」我远远望着群情激愤的众人喃喃道。从应天春水剑派惨案到太湖秦楼被尹观、高光祖围殴,我早就知道江湖不会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面对二三百号人,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孙不二恐怕也要转身逃跑吧!

因为你杀个三五十人的,刀该卷刃了,手也该软了,剩下的人足够把你也乱刀分尸的了,怪不得江湖上出了不少名捕、侍卫,却极少有人能在战场上挣得高位的。

又想起在丹阳那晚慕容仲达和邱鸿声指挥的那些福临镖局的弓箭手,心中一面暗忖慕容千秋原来早就洞悉了江湖争斗的玄机,一面把这些黑衣人和慕容世家划上了等号。

月色中又有七八枝箭飞向了李思率领的那一队准备抄到后山的人马,李思一边舞动长剑,击落了其中的两枝,一边高声发出警告,可还是有一枝箭射中了快马堂一弟兄的肩头,那汉子也着实勇猛,竟一声未吭,只是在咬牙将长箭拔出的时候痛昏了过去,旁边立刻有人把他扶住,可队伍的速度立刻缓了下来。

「在山西面。」有人眼尖,高声喊道。齐小天立刻改变了部署,自己带队扑向西山,而让唐三藏向中间靠拢。

我也隐约看出来箭是从孤山西侧的几棵大树上射出来的,而且他们置齐小天、宫难两路人马于不顾,竟集中全部力量来压制李思那一路抄往后山的人马,看样子似乎是在掩护大队人马向后山转移。只是……

「这、这不是自杀吗?」就连玉珑都看出了之后的结果,满脸迷惑道。

无瑕也诧异道:「难道慕容千秋人手多得没处使了吗?再说,如此不爱惜自己的属下,怎么会有士气呢?」

春水剑派人数不多,作为掌门的无瑕对自己的同门十分珍惜,在灭门一战中,她甚至放弃了独自逃生的机会,宅心仁厚的她自然看不惯了。

「没那么简单。」远远望去,大江盟的大队人马已经到了半山腰,而齐小天原本安排守在岸边的那些人也不甘寂寞,往山上蜂拥而去,而那些游湖的江湖汉子也纷纷把船驶向岸边,登岸助战,湖心亭周围一下子冷清下来,让魏柔几女显得孤零起来,那里已成了守卫的真空。

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一面吩咐船娘把船往湖心亭靠去,一面伸手擎出了羿王弓。

我的不安很快就应验了,十数道黑影从湖心亭四周的水里猛的蹿出,十数道凌厉刀光带着纷飞的水珠直扑向湖心亭,看这些人的身法刀势,都颇为不俗,只是目标不是魏柔,亦不是齐萝,竟是苏瑾、孙妙二姬。

我心中疑云顿起:「咦,这是怎么回事!?孤山上的那些人难道只是调虎离山的诱饵吗?可刺杀的目标不对呀!」虽然秦楼开业那天慕容仲达已经将苏瑾的落籍文件转给了我,可慕容世家也没有除去苏瑾的理由呀,在我心中,苏瑾该是慕容的探子也说不定呢,怎么看这些黑衣人的架势似乎是要置她于死地而后快呢!?

是演戏给别人看,还是这些黑衣人并不是慕容世家的人呢?

心念电转间,湖心亭里已经暴起了一朵灿烂的剑花。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