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九卷 第四章

如丧家之犬一般狂奔了三十余里,到了一座小山前马队才停了下来,原本百多人的队伍而今只剩下二十七骑。

公孙且此刻苏醒过来。虽然他身上的每处伤口都不深,可浑身上下被慕容万代手中的名剑「不留痕」留下了四十多道口子,失血过多,又用脱了力,在李岐山救出他没多久他就晕了过去。

而司马长空左臂的伤势也相当严重,那黑面矮子短剑刺进的瞬间他翻转了剑身,割断了他的筋脉,若不及时处理,左臂就要报废了。

李岐山麻利地给两人简单包扎了伤口,面沉似水的公孙且便指挥众人在树丛中找了个隐蔽处所歇息,听到「歇息」两个字,不少人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

「王先生,大恩不言谢!」公孙且躺在一堆枯草上朝李岐山一点头,诚恳地道,又转头示意我过去,颇为感慨地道:「今日一败,全系我少算一路,没想到慕容万代会有援兵,责任在我!倒是你们兄弟二人是同盟会里少有的智勇双全之士!以前公孙且不了解二位,对二位存有提防之心,二位万勿怪罪!」

「属下愧不敢当。唉,若是属下能再早点发现敌情就好了。」我忙道,心中暗忖:「这公孙且还算是个有担待的人!」

把在刘伶醉的情况挑些能说的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末了道:「……只是,属下斩杀慕容家那几个弓箭手之后,发现李姑娘似乎受了刺激,她……她竟认为属下就是……是已经光荣牺牲的罗毅罗师兄了!」

「哦,竟有这等事情!?」

几个还有些精神头的同盟会弟子诧异地望着解雨装扮出来的李玉霞,而此刻她正含情脉脉地望着我,不过看在那些弟子的眼里,那目光难免有些疯狂。

而公孙且、司马长空不过瞥了她一眼之后,就向我投来了安慰的目光,似乎在同情我怎么被一个发了疯的女子缠上了身,这让我看出了李玉霞在他们心中那微不足道的地位,也对解雨继续扮演李玉霞这个角色充满了信心。

「那李姑娘就拜托王老弟来照顾吧,我也好跟燕子门的张师姐交待。」司马长空叹了口气道,而公孙且也点头表示同意,毕竟大败之后总要有些话题来转移众人的目光,特别是能让同盟会的弟子从对慕容万代的恐惧中解脱出来的话,就算李玉霞再怎么疯狂也都值得了。

司马长空环视了一下周围同盟会的弟子,除了李岐山、我和李玉霞许诩之外,剩下的都是大江盟的弟子,就连公孙且带来的五十几个朱雀集团的弟子也都损失殆尽了。

他神色一黯,对公孙且道:「既然慕容万代不急于回镇江,还能获得援兵,不仅是福临的总镖头邱鸿声到了,而且那个围攻我的黑面矮子的武功也绝不亚于邱鸿声……」

公孙且插言问知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司马迟疑了一下,说那人剑法诡异,身法灵活而内力不足,似乎是个女子,才接着道:「很明显镇江的局势发展对敌有利。而我方连番受挫后,必然要影响士气。公孙兄,此地也不安全,慕容家毕竟比我们更懂马,很容易就追上来了,而一旦他们追上来,以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几乎没有还手的能力!再败一场,恐怕我们都会去见阎王了!依我之见,我等应速往镇江与同盟会主力汇合才是!」

从司马长空的话里我嗅到了一丝火药味,似乎在指责公孙且原来那个在应天镇江官道上将慕容万代铁骑消灭的计划。

其实公孙且的计划原本并没有什么错,只是谁都没料到慕容竟会请出了军队来保护福临,又突然多出邱鸿声这样的强援来。

而我也认为既然慕容在应天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就该全力驰援镇江才是,可他竟又在龙潭镇打了个埋伏,这小子用兵还真是神出鬼没。

公孙且却心平气和道:「虽然今天晚上我们损失了大部分弟兄,可慕容万代也绝对好不了哪儿去,现在他也是强弩之末!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所依靠的弓箭手已经没有多少弓箭可用了!」

他转头问我道:「老弟,听说你考过武举,练过弓马,依你所见,一个弓箭手一般带多少枝箭呢?」

「寻常箭壶二十枝箭,不过属下见过三十枝箭的大箭壶。只是骑兵的弓箭不宜多带,否则就容易失去骑兵的机动性。」

「说的好!」公孙且赞了一句:「从慕容万代出应天以来,加上今天已是和我方三度交手,俱是以弓箭为主力,特别是今晚,时间虽短,弓箭的消耗量却是极大。而在应天镇江这条官道上,除了龙潭镇,再没有弓箭补给之地,而且我问过镇上的兵器铺子,那箭枝还是专供军队使用的,就算有银子也买不到。现在龙潭镇已经闹翻了天,慕容万代断不敢在此地打劫生事,由此可见,他的弓箭手已经失去战斗力了!」

「难道公孙兄还想再打伏击战不成?」

我看公孙且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似乎真是有心打一场伏击战,心中不禁迷惑起来,虽然公孙且对慕容万代的情况分析的颇为中肯,可此刻同盟会的这支部队自己也几乎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哪里还有能力去打什么伏击战呢?是公孙且气昏了头脑一心想复仇,还是怕如此损兵折将回去不好交待呢?

还好公孙且的一番话看起来他似乎还没失去理智:「虽然慕容万代的弓箭手用不上派场了,可他还有马队,眼下秋高气爽,天气干燥,道路平坦,慕容家的骑兵正可发挥最大的威力,而我们同盟会的弟子毕竟训练的时间太短了,相比之下马上实力明显不济,何况弟兄们大多带了彩,真打伏击战的话,我们恐怕坚持不到最后。再说……」

他望了那些骏马一眼,接着道:「这些马都是快马堂的上等战马,得来不易,不能白白损失了,要不岂不辜负了王老弟的一番努力!」

司马长空实在弄不懂公孙且究竟想要做什么,问道:「那……这么说我们还是回镇江?」

「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慕容万代!」公孙且冷冷地哼了一声,眉头一皱扯动着那条长长的伤口也似乎活了起来,那模样颇有些狰狞:「看他的架势,该是想在龙潭镇把咱们一口给吃掉。哼,骄兵必败,我也要让他尝尝失败的滋味!」

他眼中蓦地射出一道凛冽寒光,转头问清我手中尚存几枝弓箭,便道:「老弟,你骑术颇佳,人又机警,我有要事相托。你明日一早带几人前去骚扰慕容万代,他此刻该和我们一样,躲在某个隐秘的地方歇息,你务必找到他并推迟他东进的时间,我好在下蜀镇布置陷阱。切记远远骚扰即可,他的弓箭手丧失了战力,只要你保持好距离,应该无虞。若慕容不理会你,你就立刻驰返镇江,找同盟会镇江主将高君侯高大侠,告诉他我意狙杀慕容万代,请他务必派得力干将支持我,我最多能与慕容周旋两天。」

我点头示意知道了,心中却暗骂:「奶奶的,你拿老子当傻子耍呀!慕容弓箭虽然没了,可他武功并没有消失半点呀!老子若不是有自保之道,岂不被你玩死!再说三百里的官道叫我上哪儿去找慕容万代呢?」

却听公孙且强打着精神道:「大家好生歇息吧,不用守夜了,若是上天依然眷顾我们的话,就让我们睡个好觉,明天还有一场大战等着我们!」

「是呀,若是上天还眷顾我的话,就让慕容万代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毅哥哥,你等等我,毅哥哥……」

解雨那白痴加花痴的表情让同盟会的弟子颇有些苦中作乐的味道,而我一面强忍住笑,一面暗叹她果然有演戏的天分,或许那些江湖侠少们就是这样被她一一骗过的吧!

「什么,你叫王谡?不不不,毅哥哥,你别吓唬我,你怎么会是王谡呢?你不是疯了吧……」

解雨扑进我怀里,一边委屈地诉苦,一边偷偷地掐我:「哼,无瑕姐姐萧潇姐姐不在身边,你就胡作非为起来了,随便什么女人你都要,你这个大坏蛋、死淫贼!」

「我是疯了。」大敌当前,生死攸关,她还惦记着我偷嘴的那点芝麻大的事情,有这样的老婆我岂能不疯:「玉霞,你说得不错,我就是你的亲亲老公罗毅!来来来,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亲热去……」

在众人的嘻笑声中,我一手搂着解雨的小蛮腰一手拉着许诩向树林深处走去,公孙且、司马长空和李岐山都是老江湖,虽然对李玉霞都不重视,可戏分还要做足,而许诩被破了处子之身,也无法隐瞒多长时间。

当然,在我预料之中的,那低靡的士气的确因为这出莫名其妙的喜剧而稍稍振作起来,于是公孙和司马就只是投来同情的目光便不再理会我的举动了。

离开大队人马约有四五十步,我突出一指点倒了许诩,轻轻把她放在了地上,对解雨笑道:「好了,玉霞,该咱老公老婆亲热亲热了吧!」

解雨突然扭捏起来:「想的美~」她白了我一眼,指着许诩左顾而言他道:「……你以后怎么安置她呀?」

「我原本只是不想让她连男女之情都没尝过就去了阴曹地府,可她现在却成了你扮演李玉霞的有力保障,倒要好好地笼络笼络她了。」

想现在确实不是调笑的时候,而我一肚子的问题也还没找到机会问她,便道:「雨儿,你怎么来的龙潭镇?在扬州遇到宝亭了吗?你家为什么要买宝大祥呢?」

「还好还好,你总算还记得殷姐姐。」解雨刮了一下鼻子羞我道:「还以为有了什么师姐师妹的就把我们给忘了呢!」

「好酸哟!」我笑道。

「怎么酸了,人家殷姐姐三句话里倒有两句是问你的,哪儿像你……仔细我告诉殷姐姐不理你!」

可说着说着她自己却轻声笑了起来:「别唬着脸嘛!好不好?人家就是吃醋了嘛~」她腻声道。

「我到了扬州便去宝大祥拜见殷姐姐,哼,算你运气好,老天都帮你,见到殷姐姐我才知道是我们唐门要收购殷姐姐的宝大祥。无瑕姐姐信里让我去扬州,却没告诉我是什么事情,想来她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吧!」解雨伏在我胸口轻笑道。

「收购?」我一怔。

记得解雨曾经告诉过我,在唐门女儿家是无权过问家族生意的,虽然解雨是过世的唐老爷子的心肝宝贝,可她也同样不能插手家族事务。不过她毕竟是唐门当今家主的宝贝女儿,是唐门的大小姐,耳闻目濡之下她应该知道收购这两个字的含义吧!

「是收购,阿爹不仅是要买下宝大祥在扬州、应天两处的宅子,而且还要在这两地使用宝大祥的招牌。这可是我六叔亲口对殷姐姐说的,而我那时候可就在屏风后面哟。」

她眼中闪到一丝顽皮的笑意,又嗔道:「为了你,我只好我的身世告诉给殷姐姐,要不人家以后怎么好意思面对她呀!」

「雨儿你真聪明!」我真心赞了她一句,随即皱眉道:「难道咱爹觉着贩私盐卖药材赚钱还不够过瘾,准备进军珠宝业不成?不过,这太没道理了吧,想做这一行的话该是在蜀中开几个铺子吧,毕竟唐门的根基在蜀中啊!」

想到唐门为了购买宝大祥竟然派去了自己的四号人物百草堂堂主唐天运,我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对呀,」听我这么一说,解雨也奇怪起来:「真搞不懂阿爹在想什么,他以前对珠宝啦首饰啦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哩。」

她也皱起了眉头:「偏偏六叔说这就是阿爹的主意,连我说是殷姐姐的朋友他都不肯放弃,只是说既然我是殷家的朋友,就不讨价还价了,而且还给殷姐姐一笔宝大祥名号的使用费做补偿。殷姐姐说既然这样,就让我别为难了,只要别坏了宝大祥的名头,交给唐门她还放心呢!」说道后来,她眉头才舒展开,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满是羞意。

宝大祥的事情竟是这么解决的,虽然和我想象的不同,可看起来也算圆满,解雨尽了力,而宝亭也得到了她所需要的。何况听解雨的口气二女非但没有因为此事生了芥蒂,反倒更亲密了,我也应该放心了。

「你殷姐姐她好吗?告诉你她下一步的行止了吗?」

「殷姐姐挺好的,只是想你。」说到这儿的时候,她话语稍稍停顿了一下,又道:「她说扬州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就回杭州,说让你多保重,不必挂念她。紫烟我也见到了,她说请主子放心,她一定保护好大少奶奶。」

「那个顽皮丫头有这么懂事吗?」

我随口笑道,突然想起一事来,自从解雨那个丫鬟被慕容仲达和邱鸿声杀死之后,她身边就再没人伺候了,想想她好歹也是唐门的大小姐,转眼看到许诩,便温言道:「雨儿,你是个金枝玉叶身,不能没人伺候,我看许诩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定是能吃苦的,让她给你做个贴身小丫头好不好呢?」

解雨开始听着眼中满是柔情,可听到后来却噗哧一笑道:「丢丢,说来说去还是为你自己打算呀!」

她不知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地瞄了我下身一眼,那目光既好奇又羞涩,还带着一丝莫名的向往。

我心头猛的大动,这小妮子就像宝亭一样,一双眼睛直有勾魂夺魄之功:「那你就替为夫打算打算吧!」我一低头便吻上了她的樱唇。

彷佛到了春天,扑鼻而来的是馥郁的芬芳,甘甜的津液是满齿留香,这一记生涩的香吻给我带来的震撼竟不输于初次和萧潇的欢好。

「她真是有很好的潜质呀!」听她喉间不经意发出的呻吟是那么的腻人,我越发放肆地吸吮着她滑腻的香舌。

「喔~你……你就知道……欺负人家啦~」沉迷在欲望中的解雨尤保持着一分清醒,一段长吻结束后,她媚眼如丝地嗔道,却把身子紧紧贴住了我,让我的手无法再肆虐下去。

「可你现在是李玉霞呀,」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离我还有十几步便停了下来,那脚步声没有刻意隐瞒,想来是那些精力旺盛的好事份子想听到些什么:「外面还有大票的听众,你总不想戏演到一半就穿帮了吧!」我小声嘻笑道。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解雨使劲白了我一眼,一反手拍活了许诩的穴道:「便宜你了!」

唐门毕竟是黑道门派,就连解雨的行事都带着两分邪气。

于是无辜的许诩又一次被我压在了身下,既痛苦又甜蜜地承受着我的恩宠,而始作俑者却背转过身去,只把一阵腻人的「咿呀」声传了出去。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