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九卷 第八章

「要我们监视……王动?」

解雨实在是压抑不住心中那种荒诞不羁的感觉,背过身去噗哧笑了起来。

「好笑吗?」许诩莫名其妙地问道。

「好笑吗?当然……不是啦。我只是高兴而已,这么说我们就不用住在燕园了,也总算不用天天面对大江盟那群无聊的弟子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解雨真不愧是演戏的高手。

「现在,我,就是浙南的风流财主王谡;你,就是我的小老婆;你,就是我小老婆的陪嫁丫鬟。咱们身怀一千两银子的巨款,在苏州准备渡过快乐无忧的三年,哈哈,我真是很向往这种生活呀!不过,总要先安个家的说!我来看看,花枝巷竹园,王动这小子还真有钱哪,这花枝巷可是苏州的高尚住宅区,地价很贵哟!怎么样,它隔壁、对门、背后有没有适合咱们住的地方?」

两女听到我安排的身份,似乎都有一些不满,不过,这不满看来还在可以控制的范畴,因为解雨突然神秘地一笑,而许诩的注意力很快被南浩街上的繁华所吸引了。

「相公,咱们在这儿开个店好不好?」

「去去去,你什么也不会做,最后还得无瑕来给你收拾烂摊子!」我小声道,抬眼却看见了南元子那魁梧的身躯,一想,可不是么,转眼十月已经到了。

「南大哥回来了。」解雨顺着我的目光也看到了南元子,惊喜地道:「对呀,我可以和南大哥学两手呀!」

「你这不是抢南大哥饭碗吗?」

「那……我跟南嫂子学!」解雨噘着小嘴道。

看解雨似乎很认真的样子,我心中突然愣了一下,她为什么突然想学起厨艺来了?在唐门她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宝贝大小姐呀,就连闯荡江湖的时候她哥哥唐三藏都替她预备好了大票的银两,这娇宠惯了的丫头怎么改了性子了?难道……就是因为我喜欢美食的缘故吗?

我的目光不由得温柔起来,而解雨的耳梢也渐渐透出一丝绯色:「好!」我心念电转,开一个店对我这个两重身份之人的诸般好处顿时闪现在我脑海中,无瑕萧潇她们可以假借吃饭为由与我接触,而我也可以借口竹园的少奶奶们需要我店中的美食而出入竹园。而日后有个营生,也好让她们打发些空闲时间。

「真的?」解雨喜出望外:「做什么好呢?担担面,鸳鸯锅子……」

「那还不如干脆在大门上贴块牌子,上书:本店提供上好川中美食,由蜀中唐门唐大小姐亲自主理……」

「知-道-啦!」解雨顿时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地擂了我一粉拳:「那、那做什么呀?」

「先别管做什么?看看南浩街上有没有铺子要出兑才是真的,不行,就让大江盟出面替我买下一间店面,也算少爷我这十天辛苦的酬劳。」

不过我的运气还真好,就在南元子隔壁的那家卖生煎包子的「老包包子铺」要出兑了,原因竟是南元子的南瓜团子鸭血羹实在是太好吃了,客人都在老三味吃得饱饱,再没有食欲来光顾老包包子铺了。我甚至只用了五十两银子就把铺子兑到了手,那老板老包还千恩万谢的。

「好了,小诩,回来吧!」我招呼正在远处一个卖女儿家饰品的货摊上流连的许诩,她头上带满了廉价的珠宝首饰,听我喊她,才恋恋不舍地从摊子上回来,笑道:「少爷,你给我的二十两银子我还没用完呢!」

这丫头倒算机灵,见周围有人走来走去的,便开始进入了角色,可……

「这花花绿绿的都是些什么呀?」我皱眉道:「小诩,给你的银子是让你打扮一下,你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

「就是……打扮喽。」许诩怯怯地道。

我不再言语,看来燕子门也和其他大多数的江南门派一样,日子过得并不宽裕。给解雨施了个眼色,示意她带许诩去买几件象样的衣服饰品,自己却走进了隔壁南元子的老三味。

老三味里就像以往一样人头攒动:「客官您来点什么?」柜台后的老南憨憨地问道,就像我第一次遇到他那样,他手脚并没有停下,麻利地兜了一勺滚烫的鸡汤浇在了馄饨上。

「老样子。」

南元子显然听出了我刻意没有改变的声音,微微一怔,看了我一眼,道:「鸭血羹、南瓜团子?」

「你记得我?」

「怎么不记得?太太那天还赏了一吊钱呢!」南元子微微一笑:「王公子您后院请,鸭血羹和南瓜团子这就给您送去。」

不一会儿,就见南元子一边就着围裙擦着手一边进了后院,后院只五六个客人,见到南元子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久仰南浩街南元子南大哥的大名,今日有缘相见,三生有幸!在下浙南王谡,乃是一落地武生,无颜回乡,想暂居此地预备下次科考。正巧南兄老三味隔壁的老包包子铺出兑,在下便兑了下来作些营生,故而特来拜会南兄。」

「喔,是这样呀!王公子请——」

南元子刚把我让进了屋子,就憨笑道:「老弟,你在搞什么把戏?」

我把前前后后的经过说了一遍,说为了弄清十二连环坞覆灭的真相我打入了同盟会,却瞒下了我的真实目的和李岐山的身份。等听到我要自己监视自己的时候,南元子也忍不住莞尔笑道:「你胆子也忒大了,这江湖争霸岂是儿戏!一个弄不好,小心同盟会和慕容世家两家追杀你!再说,你这么在意十二连环坞,或许会让玉姑娘心里感到压力的。」

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看来南元子憨厚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细腻的心:「知道了,不会太过火的。」我笑道:「现在关键是怎么把这铺子开起来。」

南元子想了一会儿道:「这却不难。南浩街上多是各地风味小吃,你新开张的店面若也想经营这类东西的话,不太容易招揽到客人,而且让无瑕解雨那般丫头去摆弄鸡毛鸭毛、生肉海鲜的,恐怕也不成样子。不若你开家茶寮,这条街上倒是没有哩,而且既干净又文雅。」

「好,就依你!」赚不赚钱是小事,可真把我女人弄得一身鸡毛鸭血的我可受不了。南元子又指点了我一番做茶寮的注意事项,末了他笑瞇瞇地道:「你找这儿倒是对极了。老包包子铺的身后就是老鲁的宅子,他们两口子没儿没女的,住那么大的屋子该空得很吧!」

就这样把一切都搞定了,用银子开道,没用两天功夫,天茗茶楼就粉饰一新,老板娘自然是解雨,账房自然是许诩,又雇了煮茶的大师傅外加两个跑堂伙计四个服侍客人的丫头,茶楼就似模似样地开张了。

「司马长老,这人是谁?」在离天茗茶楼不远处的一座酒楼的包间里,我望着与司马长空一道前来的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其实这汉子的面孔我再熟悉不过了,有段时间我甚至天天和他见面。李农,鲁卫的副手,竟然是大江盟的卧底!

怪不得大江盟能有那么多人偷偷潜入苏州,原来并不全是那个偷梁换柱的计策好,李农在苏州配合恐怕也是重要原因吧!

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我心里刚暗骂了一句,却想起了自己的那个王谡身份,再看李农就不那么可厌了。

「这位是李农李兄,苏州巡检司副总巡检,也就是鲁卫的副手,以后他和你单线联系。」

司马长空介绍道。同盟会肯把这么机密的探子对我公开,显然我已经取得了他们的绝对信任。

然后司马长空翻起了我的账单:「喂,老弟,我是让你去秦楼接近王动,你在南浩街开茶楼做什么?」

「弟子略一打听就知道,王动在苏州没有多少朋友,可老三味的南元子就是其中之一,天茗茶楼就开在老三味的隔壁,或许王动走的口渴了,上去喝喝茶也不一定……」

「那,这茶要十两银子一两?这不是比金子还贵吗?还有,你租的这是金銮殿呀,一年要一百五十两银子!?」

「王动是个富家公子哥儿,弟子总不能用一两银子一担的粗茶招呼他吧;至于租的那间屋子,它的主人可是这位李先生的顶头上司鲁卫,听说王动与鲁卫两家走动得很频繁,他就是要一千五百两我也得给他呀!」

「住在鲁卫家,不怕他看出破绽呀?」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刚说了一半,李农便接过了话头:「司马长老,王兄言之有理,而且有这么一个茶楼,我也方便和他联系,只是鲁卫确实精明,王兄还要多加小心。」

回到鲁家,终于见到了我久违的女人们。

萧潇和玉家三女满脸俱是相思,玲珑姐妹更是扑进了我的怀里,全然不顾鲁卫和南元子惊诧的目光。无瑕哽咽道:「相公这一去,也没个音信,姐妹们担惊受怕,如坐针毡,日不能思,夜不能寐,真真是度日如年……」

「支颐不语相思坐,料得侬心似我心……」听到这赤裸裸的心声,我心中一阵爱怜,紧搂着玲珑姐妹,凝望着无瑕萧潇柔声道,一句话更惹得四女泣声一片。

「老头子,你闲着没事儿干呀,去帮我腌梅干菜去!还有小南子,老三味的客人不用你招呼吗?仔细你家老二回家跟你算账,快回铺子去!」屋外想起鲁大嫂的声音。

屋子里清净了,我半偎在榻上,望着沐浴在夕阳里的四个绝代佳人。十几天没见,四女竟都清减了,萧潇和玲珑越发楚楚可怜,而无瑕的脸瘦了一圈后却显得她孕中的身子越发臀丰乳高。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真是相思最苦。千万句柔情话语不知从何说起,却化成了一句:「六娘好吗?」

玲珑「噗哧」一声轻笑,萧潇捂住了小嘴,笑还不敢笑出声来,无瑕也是莞尔一笑,四女想来从没看过我口拙的时候,一时间我眼前闪动着四张梨花带雨的笑颜。

「相公真是孝顺呢,先问的就是干娘,干娘若是知道了,定要开心死了。」玉玲笑道。

「百善孝为先,」我一伸猿臂将她搂在怀里:「玲儿,记得你叫我什么?爹爹!我的乖女儿,你怎么孝敬我呀?」片刻间我就恢复了浪子本色,在玉玲耳边小声调笑道。

玉玲脸颊顿时飞起一抹陀红,她定是想起了和我欢好时她放浪的叫声。扭捏地轻瞥了一眼房门窗外,房门早已紧闭,透过竹帘窗外竹影婆娑,窗内一株合欢枝叶相缠,宛如交合一般。

「回家吧……」玉玲小手轻轻抚着我的胸膛细声道。

「主子怕是还要把天茗茶楼安顿好,过几日才能回竹园吧!」萧潇抿嘴笑道,她飞快地望了一眼玉家三女,试了试炭炉上烧的热水温度,注了满满一大盆热水扯下两条毛巾走到榻前,把毛巾浸湿拧干,递给了玲珑姐妹,笑道:「去,还不快给爷擦擦脸。」

玉玲玉珑都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玉玲将毛巾盖在我脸上,温柔地替我擦拭起来,却伏在我耳边小声道:「相公,奴是不是太笨了,就连服侍相公的事情都要萧潇姐提醒……」

「你萧潇姐跟你相公七年了……」我含糊道,七年的朝夕相处,让她几乎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分开越久,越发现我实在离不开她。

该是玉珑解开了我袍子的腰带,另一条热毛巾将我的胳膊、手、胸前擦得干干净净,就连指甲缝都不放过。而不知是萧潇还是无瑕脱去我足上的薄底黑皮靴,把我的脚浸在了滚烫的热水中。

「喔……」一双温柔的玉手掐捏着我的足背足底,恰到好处的力道让我舒坦地哼出声来:「无瑕,你学得真快呀!」我赞道。

「萧潇姐,让……让我来吧~」耳边传来玉玲羞涩的声音。

我刚想揭开覆在我脸上的那条毛巾,手却不知被谁给按住了。一只细嫩的小手溜进了我的小衣,轻轻握住了我已经涨大的分身。而同时:「嘶啦」一声轻响之后,我的分身似乎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

不过那种微凉的感觉仅仅存在了不足一息,一条温热滑腻灵动的香舌便把温暖送了过来,从独角龙王如伞的巨大角冠到布满龙纹的粗壮龙身,每一寸都留下了那条丁香妙舌的洗礼。

「小玲儿,我的乖女儿~」我快乐地呻吟着,让伏在我左腿上的玉玲越发忘情,娇小的身子扭来扭去,我都能感觉到她胸前的那对凸起快速地鼓胀起来。

「珑儿……也要嘛~」玉珑腻人的声音刚传到我耳朵里,我胯下双丸就被她含进了嘴里,香舌轻轻地把双丸推来推去,独角龙王愈发怒目圆睁,腿也不由自主地绷直起来。

无瑕轻呼了一声,我这才想起来我的脚还在水盆里,骤然带出的水珠定是撒了无瑕一身,刚想问一句,萧潇轻轻跪在了我的头边,将毛巾揭开一半,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扑鼻而来,一只坚挺的乳珠霎时间堵在了我的嘴边。

「君子不吃嗟来之食……」其实这话在我喉间已经变成了一堆毫无意义的呓语,而我张嘴的目的似乎只是想把那粒乳珠吸进嘴里,轻拢慢捻抹复挑,重勾急舔吸复咬,不仅那乳珠已肿胀成了一粒巨大的葡萄,就连萧潇的身子都瘫软在我身上,那只丰挺的玉乳紧紧地压在了我的脸上,一连串「嗯……喔……」的呻吟声也让整个屋子的气氛变得愈发淫靡起来。

「都……干净了~」玉玲喃喃道,她该是给妹妹使了个眼色,玉珑吐出了我的双丸,只听「淅嗦」的脱衣声,该是玉珑帮姐姐把小衣脱去了。

玉玲轻灵地一翻身,独角龙王已经顶着了一处柔软温湿的所在,那里藏着的淫靡之花已经盛开,龙吻已经感觉到了那花中泌出的丝丝花蜜,只是花径孤独了十几天,倍觉紧小,玉玲身子微颤,上下耸动了几遍,才把那独角龙王纳进了一半。

「呜……」玉玲娇慵地哼了一声,趴在了我身上,似乎这一下就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而我的一只脚此时也被揣进了无瑕那温暖的怀抱,随着我独角龙王的冲刺,那脚趾也在无瑕胸前上上下下的,直把一只乳珠拨弄的异常挺硬。

玉玲似乎把这十几天攒下的花蜜都泌了出来,那丝丝爱液让甬道异常地滑腻,随着我的动作,从身下清晰地传来「滋咕滋咕」的响声,和着玉玲细若箫管的呻吟,就像是一味极品的春药,让我欲兴愈加勃发。

「主子~」萧潇的轻呼让我发觉我不仅下半身用着力,嘴里也似乎跟着使劲,牙关松开,扶起萧潇,一把扯去脸上的毛巾,眼前萧潇白皙的乳上已留下一个清晰的血印。

「真让我心痛呀!」嘴上说着爱怜的话语,可手却拽住了她另一只乳上那熠熠生辉的钻石乳环,轻轻扯动,那只桃子似的玉乳就渐渐变形成了玉笋一般。

萧潇的眼中闪过一丝被虐的渴望,而掐捏着我脚的那双玉手也突然间顿了一下,越过衣着凌乱伏在我身上的玉玲,我看到无瑕的眼中分明闪过一丝同样的渴望。

「珑儿,让你姐姐飞上天吧……」我收回让无瑕羞红了双颊的目光,也收回了在萧潇胸前肆虐的那只魔手。双手搂住玉玲结实的玉臀,将雪腻股肉使劲向外分外,玉珑便听话地吮了吮手指,然后那只手指便没在了她孪生姐姐的雪臀中。

「啊~」已经在高潮边缘的玉玲立刻崩溃了,随着那声高亢的鸣叫,她娥眉紧蹙,身子突然使劲压住我,花房开始剧烈的收缩,一下两下,一张一缩地十好几个来回,她绷紧的身体才软了下来,那额头鼻侧已布满了细小的汗珠。

无瑕的目光完全凝住了,如果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应该正好可以看到那朵淫靡之花惊心动魄的悸动和依旧龙精虎猛、彷佛披上了一层亮银铠的巨大分身。她是如此的专注,以致没有察觉我好色的目光又重新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身上的那件蜜合色的夹袄半敞着,那葱绿色的湖丝抹胸被我的脚扯下了一小半,露出一片白腻的酥胸。我看着心动,也不放开玉玲,唤了一声:「无瑕。」

无瑕一惊,才发觉方才自己的失态已全然落在了我的眼中,顿时窘得连耳根子都红了,再看我示意她上榻上来,更是手足无措,直到我又唤了她一声,她才扭捏地爬上榻来,跪在我的身边。

我知道尽管她已经多次和萧潇玲珑一起伺候我,可她还是有些放不开,况且眼下虽是黄昏,可夕阳把屋子照得通亮,更添她的羞涩。而她越羞涩,身子就越敏感,害得她在床上患得患失,甚至有一次还偷偷问我她是不是个天性淫荡的女人。

轻轻一拉,竟没把那抹胸拉下来,等萧潇笑着帮无瑕把抹胸拽到乳下,我才发现无瑕的那对玉乳明显大了两分,那两粒乳尖也由紫红变成了暗红,着手处也不似从前那般结实,却是柔软了许多。

「好无瑕,你坐直了身子给我看看。」我兴奋地道。

我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浓浓爱意让原本紧张得心怦怦乱跳的无瑕偷偷松了口气,她略有点骄傲地挺直了身躯。晚霞落在她半裸的身上,形成一副艳异的图画。

这就是孕中的无瑕呀!不知是落日的余辉还是少女般的羞涩染红了她的雪白肌肤,而那条横在胸腹间的葱绿抹胸更添几分粉意。微微隆起的小腹非但没有破坏她的身材,却和那对涨大的玉乳构成了一道优美的曲线。眼前的无瑕像是少女和母亲的奇异混合体,既青涩又成熟,那种奇异的美丽让我的目光变得异常炽热起来。

「能听到孩子的心跳吗?」我欠起身来,把脸贴在了无瑕隆起的小腹上。

「贱妾……不知道……」无瑕的脸上是一片羞涩的茫然,她怀玲珑并不是一段愉快的经历,年少无知加上整日提心吊胆的,让她并没有精力去体会做母亲的那份快乐。

萧潇玉珑都好奇地望着她,就连瘫在我身上的玉玲也把头转了过来。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从无瑕肚子里传来的肠鸣声似乎把一切都掩盖了,饶是我六识通神,也无法分辨出夹杂在这些声音里面的究竟有没有一颗小小心脏的搏动。

「那……就让我再看看我的宝贝无瑕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变化。」我笑谑道,目光不怀好意地从她小腹往下溜去。

无瑕只是嗔了我一眼,却任由我撩起了她的长裙。我并指如刀划破了她的月白亵裤,露出了万黑丛中的一抹嫣红。

那里果然是精湿的一片,可与以往却颇为不同,从前无瑕花蕊中泌出的汁液虽不比萧潇的朝露花雨那般晶莹剔透,却是清爽怡人,而此番竟是浓腻无比,手指勾抹间就有如油浸了一般。那花瓣也肥硕了许多,手指一沉,那两瓣花瓣就彷佛合欢花似的收拢起来,把手指裹得紧紧。

这从未有过的体验刺激着我的欲望,把还在高潮余韵中的玉玲再度推上了快乐的顶峰。然后,我拉过无瑕,让她缓缓坐在了我的身上。

就像迎接尊贵的君王,臣子卑贱地打开了隐秘之门。可独角龙王的角冠还是太过巨大,那两瓣淫肉被挤的几乎变了形,才堪堪接纳了这位尊贵的君王。

「嘶……」

无瑕的桃源既不是七大名器的重峦迭翠,也不是七大名器中的春水玉壶,可独角龙王只前进了三指,就发现这十几天的功夫无瑕的身子真是变化了好多,甬道的四壁似乎是因为充满了汁液而肿胀,把甬道填塞得几乎一点缝隙都没有,独角龙王的每一分前进都彷佛披荆斩棘一般,又紧又暖似乎是到了她的后庭一般,又比后庭多了许多涌动的皱褶和爱液的滑腻,直让我舒爽异常,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攀上她俏立的那对椒乳上。

无瑕的双眼顿时蒙上了一层轻雾,目光变如春水一般轻柔,腰肢轻摆间乳波荡漾,那相思红豆上的小小金环也划出一道道闪亮的弧线,没几下,无瑕已是满面潮红,香汗淋漓,细细的呻吟声从她口中不由自主地逸了出来。

「珑儿萧潇,扶你们姐姐一下。」我看原本体力最好的无瑕此刻竟似没了力气,知道怀孕对她的影响已经开始显露出现,却不敢把她压在身下,生怕压坏了她肚子里的胎儿,吩咐一旁呆看的玉珑萧潇架着已经娇慵无力的无瑕,屁股猛筛,只二十多下,无瑕就紧闭双眼开始哆嗦起来,阴中如浪涌一般剧烈地收缩,之后一下子瘫在了萧潇玉珑的怀里。

无瑕花心生出的那阵有如婴儿觅乳般的吸吮酥得几乎让我也缴枪了:「就差那么一点点,想来就算是重峦迭翠也不过如此吧……」望着从还在微微抽搐的花朵里流出的那几股白浊的汁液,我竟有些出神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