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九卷 第九章

小别胜新婚,这一场盘肠大战直战到了鼓响二更,四女最后都脱了力,而我也破天荒地播撒了两回种子,只是鲁大嫂精心烹制的接风酒菜却凉了又热,热了又凉。

鲁卫和南元子自然是一脸怪笑,倒是鲁大嫂十分善解人意,只是说少年人要体恤自己的身体。鲁卫老两口无儿无女,本就拿玲珑当女儿看,此时鲁大嫂看我的目光就很有些丈母娘看女婿的味道,而送走四女的时候也是千叮咛万嘱咐的。

鲁卫说前早解雨和许诩已经回来过了,解雨知道无瑕萧潇她们来了之后,就拖着许诩去了老三味,说是要学学人家是怎么做生意的:「这丫头机灵着哪。」鲁卫赞道。

看鲁卫的模样我就知道南元子已经将我这十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此刻有心提醒他道:「老鲁,苏州不是你我想象的那般铜墙铁壁,同盟会和慕容世家都有大批人马藏匿于此,而且……」我犹豫了一下,想是不是现在就告诉他李农的真实身份,我真怕他一时火大,找李农算账,把我的身份给暴露了,可转念一想,身边有这么一个卧底,鲁卫实在太不安全,便道:「而且,你的副手李农是……」

「是大江盟的人,对吗?」出乎我的预料,鲁卫竟接过了我的话头说出了让我吃惊的话来:「官府不是吃素的,少林寺虽然是吃素,可也不光是吃青菜豆腐。」

我皱眉道:「你竟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用他做你的副手呢?」

「我掐着大江盟的脖子,不给他留点喘气的余地,恐怕连觉都睡不安生。再说,大江盟好歹是白道中人,虽然买卖私盐有违国法,可人家毕竟也做了不少好事,江南道上这十几年来平静得很,不能不说其中与大江盟有很大的关系。私盐的事情就让盐课提举司那班杂碎去操心吧!」

鲁卫的脸上露出几分狡黠,我不由得心中暗叹了一句:「少林寺能教出这样的弟子来,也是异数。」笑道:「这其中恐怕还不这么简单吧,是不是有些事情你故意透露给李农,好让大江盟提早准备,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呢?」

鲁卫笑道:「你心里明白就好了,干嘛说得那么明白。」他指着南元子:「你当老南不知道吗?他比你知道的都早呢,可他呢,啥也没说。」

南元子却道:「老鲁,以前不说,不等于现在不说,形势不同了,慕容世家占据了镇江之后,定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苏州,你若是不用点霹雳手段的话,苏州真要控制不住了,遭殃的还是百姓。」说着,他冲我笑道:「最大的祸害就是你的那个秦楼!」

「老南,你是不是看秦楼日进斗金的有点眼红呀!我可是在秦楼发了不少老三味的资料,还图文并茂呢!」顿了一下,我接着道:「不过老南,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钱,是要和朋友一起赚的,以前不知道秦楼赚不赚钱,不好意思拉朋友入伙,现在秦楼前途光明,我说话心里也有底。老南你有没有兴趣入股,百分之五的原始股,快赶上白送了喔。」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南元子虽然是朋友,可这朋友得来的稀奇,说起来只是意气之交,可这个南浩街上的奇人背后隐藏着的实力着实让我看中,我真的想把和他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

「想赚钱的话,多开几家老三味就有了。」南元子目光濯濯地望着我:「老弟,你这话可看轻俺老南了。」

「老南!不是我俗,而是我把你当真朋友看!」我诚恳地道:「古人云『同师为朋,同志为友』,咱们虽不同师,可却是同志。说得好听点,你、我、老鲁都是淡泊名利之人;说得难听点,我们都是胸无大志之人,你老南一身高超武功却甘居市井,与人无争;老鲁无论武功智能都是捕快界的顶尖人物,若是真想做大官的话,他钩心斗角个几年,恐怕就不会蜗居在苏州。老南你知道盛极而衰的道理,而老鲁他自幼受少林寺佛家思想的熏陶,都明白人生平淡是最真。我也一样呀!完成了师父的遗命,我就该退出江湖,去过吸风饮露、游乎四海之外的神仙生活了。老南你别瞪我,因为现在我还年轻,等我和你一样老了,我也会和你一样疼疼老婆,逗逗孩子,早晨打打拳,中午晒晒太阳,晚上给我儿子讲讲他老子年轻时候的荣光。可这一切都要一个字,钱!」

南元子顿时笑了起来:「刚说自己淡泊名利,马上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淡泊名利不等于不要名不要利,否则我们怎么生活!你我讨厌的是那种不择手段地去夺取名利的人吧!说起来,你老三味难道没有名、没有利吗?」

鲁卫笑道:「到底是人家解元公会说,竟讲出这么一大箩道理来。叫我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大家是真朋友,互相帮助,共同致富,那是应该的。」

就这样把南元子拉下了水。只是听了我的建议,他还是感叹了一回,官商结合实在是件恐怖的事情。

「老鲁,既然不能杜绝这些江湖人,那就干脆把他们全部赶进秦楼。我去找白同甫,让他用苏州府的名义发下布告,凡是城中居民擅自留宿江湖人等的,一律按私自结社集会论处,没收财产,流徒三年;凡是在此非常时期雇佣护院、保镖、打手等江湖人士的,下人犯法,主人连坐,大批雇佣护院保镖者,需向衙门申报财产来源。凡是住宿别处客栈酒馆的,每日巡检司查他个十回八回,让他不胜其扰,什么也做不成,要么退出苏州,要么住进一天只查一次的秦楼。这几天就让巡检司的弟兄们辛苦一下吧,我出一千两银子犒劳大家,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嘿嘿,我就不信,这回大江盟和慕容世家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解雨许诩回来的时候已是三更时分了。忙碌了一天,可解雨许诩却还是精神头十足,不大的一个天茗茶楼就把二女吸引住了。解雨是新鲜好奇,而许诩虽然武学天分平平,却甚有商人头脑,二人做起事来兴趣盎然。说起来也奇怪,别看许诩大字不识几个,可算起帐来又快又准,直让她师父解雨一个劲儿地感叹,想当初我学算数的时候是如何艰难,看来老天也不偏心,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既然你那么喜欢算账,等日后你主子嫁过来,你就帮着管帐。其实,高帮主给我了一份刀谱,原本是要传给你主子和你的,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我笑道。

等许诩睡了,解雨才偎在我怀里,边嗅边说这是无瑕姐姐留下的,这是萧潇姐姐留下的,她六识敏锐,唐门又是暗器毒药的祖宗,嗅觉最是灵敏,一一指来,竟是丝毫不差,只是那盈盈笑语中却隐约有一丝醋意。

「这是我的好雨儿留下的。」我撩开自己的小衣,把只穿着亵衣的解雨搂进我赤裸的怀里,让她的处子香气留在了我的身上,然后,就这样相拥睡去。

接下来的两天整个苏州城果然是鸡飞狗跳的,燕园被抄,慕容世家的一个秘密据点也被连根拔起,就连像沈舟、马力这样的苏州大老都不得不辞退大批的护院,各客栈酒家更是苦不堪言,甚至连带着一点江湖气的镖局走镖的都不敢再接了,原本陆陆续续从各地赶来的同盟会弟子和不断往苏州渗透的慕容世家门人几乎都还没进城就接到了上峰的命令,让他们各自原路返回待命,就连竹园周围的那些监视我的苍蝇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同盟会和慕容世家在苏州的人手都锐减到了不足三十人,躲在秦楼两座相邻的别院里。

司马长空和整个朱雀集团全部撤离了苏州,临行前他特意去了天茗茶楼一趟,说同盟会已经得到了李农的消息,此番巡检司大动干戈绝不是只做做样子的事情,同盟会不能与官府为敌,大部人马只好撤离,而且同盟会新人训练不足,天气又逐渐寒冷,明年春天之前恐怕没有能力来攻击镇江,除一部人马加强常州的防御之外,其余的人都撤到福建泉州进行整训。又说王动的倾向对战局的发展方向十分重要,让我务必加紧行动,接近王动。

于是,这几日秦楼便多了一个名叫王谡的客人。

自己变成了客人,才感觉到六娘治理秦楼的手段是多么的高超。扬州自古是烟花繁盛之地,天下闻名,各大妓院早总结出了一整套招呼客人伺候客人的方法,比之杭州应天苏州都高出一筹,我从十七岁起就走马章台,自然体会颇深。

而在秦楼就彷佛回到了扬州的听月阁、碧涛台一般,每一个老鸨都八面玲珑;每一个龟奴都态度谦恭;而每一个姑娘都更是含情脉脉,特别是像庄青烟、冀小仙这样的绝色美女也不会因为你只是个把一年的积蓄都拿了出来换取一夕欢娱的穷小子而看不起你,来到秦楼,你就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温柔乡里。

而金满堂里营造出来的气氛也让你觉得今天你就是那个鸿运当头、被赌神看中的幸运小子,你经常地赢,赢得连你自己都忘记了其实你输的远比赢得多。而那些还能保持冷静,有心杀杀庄家的人看到马鸣和温小满的赌技也都收敛起自己的野心。

这里的一切已经远胜太湖的那个秦楼,看来六娘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才能,或许栗子镇的格局实在太小,到了苏州,她终于可以一展长才。

「干娘,这是什么地方?」

我刚把一对姐妹干昏过去,扮成了老鸨模样的六娘就到了。说来也怪,我总记不得六娘的模样,明明才见的面,转头一想她,她脸上就似乎蒙上了一层轻纱,让我想不真切,我知道这很可能是妓家绝学「惑心术」的缘故,不过,六娘不说,我也没问。而此刻六娘只是简单易了一下容,就似乎与以往颇为不同。

不过,我还是立刻就认出了她,易容术的最大破绽就是眼睛,像我这般六识敏锐而又相熟的人会从眼睛认出他的本来面目来,而能把眼睛也易容了,普天下似乎也只有唐门一家才能做得到。

借着夜色,六娘领着我钻进了假山中,假山中那条小径本是白天姑娘们嬉戏打闹的佳处,而此刻却是人影皆无,六娘走到一座假山旁,突然停下脚步,侧耳细听了一会儿,才俯下身去,抽出一块石头,里面竟是铜按钮!

「动儿,你站过来,使劲单击。」

我虽然心中狐疑,可依言走了过去,使劲按上了那只铜按钮,把那按钮足足按下去了一寸,按钮突然一松,只听地下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响,路边的一块青石板突然升起,露出一个黑黝黝尺半见方的洞口来。

「干娘,也亏你能找得到这里耶。」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修建这么大的花园的主人定是大富之家,为躲避战火强盗,定然要修些密室藏身,只是六娘手中并无图纸,能找到这些密室也算是异数了。

顺着台阶钻进洞去,六娘手中已经多了一颗夜明珠,我便随手把洞口关好,才发现青石板上连着两根粗大的弹簧,关上洞口的时候,那两个弹簧便被压缩起来,再用青石板底的四只销子将青石板固定好,而那铜按钮就是控制这四只销子的,按钮按下,销子被顶开,弹簧便把青石板弹起,端的设计精巧。

沿着一人宽的通道曲曲折折地向前走去。通道里虽然没有恼人的蜘蛛网,却有着一股重重的霉味。六娘似乎猜出了我的心事,笑道:「这也是我才发现的,动儿你是第二个知道这暗道的人,只有我一个人收拾,好多地方还来不及动呢!」

我噢了一声表示了解,走了约莫四十步,那通道竟有了分叉,六娘向右转去,又走了十步,前面出现了一溜台阶,六娘放轻了脚步,沿着台阶上去,洞口虽然也有遮盖,可显然已被人搬开了,上面竟是一间窄窄的暗室。

这就是夹壁暗室了,虽然和扬州沈园的不同,却也是大同小异。借着夜明珠四下打量了一番,紧靠墙头放着一张短榻,榻上摆着逍遥枕,斜上方的墙壁上钉着一组镂空杂物架,只是上面什么也没有,榻前放着一只春凳,虽然这几样家具看着似乎有些年头了,可毕竟是黄梨木的,一经擦拭,依旧十分光洁。地面墙壁也与那条地下通道不同,早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只是,多年的训练使我有着极强的方向感,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暗室的位置似乎是在庄青烟的牡丹馆里。

「……青烟,就让我住一晚吧!」一个男人哀求道,那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略一思索,我不由吃了一惊,这男人竟是此刻大江盟在苏州的最高指挥官、齐放的亲弟弟、大江盟鹰击堂堂主齐功!

六娘递过来的眼神让我明白她已经知道了齐功和庄青烟的关系,心中忽地一动,在这儿,六娘是不是曾经……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偷偷落在六娘身上。

「齐爷,您还是回秋山别院吧!贱妾当焚香沐浴,只盼明日早些到来。」庄青烟柔柔地道,只是她的声音就似我第一次听到紫烟声音那般销魂蚀骨,饶是我心坚似铁,也微微一荡。

「那……我就不走了嘛!」齐功颇有些赖皮道。

「青烟虽不知齐爷身份,可秋山别院您一住就是二十多天,青烟知道您定是做大事的。齐爷您在青烟这儿泼水似地使唤银子,却把三十几个弟兄扔在秋山,贱妾怕坏了齐爷您的大事呀!其实……贱妾、贱妾也舍不得……」

听到这儿,我心里忍不住赞了一声好,欲拒还迎,这庄青烟掐捏男人的心思还真是一流哩。果然一阵「啧啧「声之后,听齐功道:「宝贝儿,你是真替我着想!实话告诉你,我是大江盟的人。」

「啊?听说大江盟的盟主就姓齐,莫非……」

「齐放是我二哥。我是齐家老三。」说起齐放的名字,齐功的声音也变得尊重起来,甚至似乎为是齐放的弟弟而感到骄傲:「不怕你知道,前些日子我虽然心爱你,却不敢接近你。那时候我们大江盟正和江北慕容世家也就是住在我们隔壁天境别院的那帮人开战,战事十分紧张。」

庄青烟轻「啊」了一声:「怎么会这样,三爷,你们干嘛和他们住在一起呀?」

「这可要问你们那位少东家啦!」齐功巧妙地倒打一耙之后,似乎不经意地问道:「这几天似乎没看到他哩。」

「听说少东家回家探亲去了,也快回来了。」庄青烟同样似乎漫无心机地道,却又把话题转了回来:「那三爷,你们一定是打赢了吧!」

我心中暗赞六娘真是调教有方,就听齐功道:「青烟你却猜错了,这一场倒是我们大江盟输了,不过一切都还在我大哥的掌握之中!」

听齐功语气十分坚定,似乎不像是特意为了在佳人面前夸口,我不禁微微一怔。齐功接着道:「眼下苏州城风头正紧,运河也要上冻了,唉,跟你说你也不懂,反正这个冬天是没法和慕容家再开战了。」

这倒是和我得到的情报完全一致,听庄青烟腻声道:「所以你三爷就闲了下来……」然后就听见扑通一声,似乎是齐功把她扑在了床上。

偷眼看六娘,她面色平静如昔,似乎并不在意下面即将发生的一切。不过,隔壁的齐功看来已经没有了再战的力气,两人只是亲热了一会儿,他就在庄青烟的温言相劝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牡丹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