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九卷 第十二章

「动儿,婉君、思怡那几个丫头你也该用点心思了。」等无瑕玲珑她们都离开了,六娘果然劝我道:「这个冬天虽然给你了一个喘息的时间,可毕竟太短了,而大江盟和慕容世家之间的互斗也不可能打上三年五载的,这些女孩儿再不嫁出去,对你行走江湖的助宜就几乎等于零了。」

「我也没办法。」我无奈地道,虽然我越来越体会到师父的不动明王心法在床上的妙处,可已经被无瑕玲珑萧潇这样的绝色美女惯坏了的我对这些小家碧玉也越来越无法动心了。

或许偶尔换换口味尝尝鲜未尝不可,可一下子就送来七个……

「唉,真是作茧自缚呀!」

这些女孩还是我亲自提议买进的,也是我亲自提议让六娘把她们训练成女间的,而且六娘说要用美男计我也是同意了的。只是,虽然这些或坐或立正含情脉脉地望着我的少女们燕瘦环肥的,甚至比易容后的宝亭解雨看起来还要可人些,可我心中却很难泛起一丝波澜。

「宝亭、解雨究竟是哪儿吸引了我呢?」

宝亭的眸子是我见过的最动人心魄的一对,甚至就连有谪仙之名的魏柔都比她不上,这样的眸子该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才配拥有吧,宝亭就这样用一对眸子和一张面具轻易地引发了我的好奇心。而解雨呢,她若不是因为那个誓言的约束恐怕早就离我而去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不仅她恐怕永远无法了解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淫贼,从而深深地迷恋上我;而我也会如同过眼烟云般地把她忘掉,绝不会让她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这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吧!」

感受着周围这些女孩痴迷的目光,这该是另外一种的日久生情,每天都被六娘巧妙地灌输几次我是如何的风流倜傥、温柔多情,即便我并没和她们有过多少接触,这些女孩的心目中还是深深地打上了我的烙印。

「不过,还是让你们清清白白地嫁出去吧,虽然我万分的舍不得你们,因为清白对一个女儿家实在是太重要了!至于那份刻骨的相思,就让我们把它深深地埋在心底,每当清风拂面,新月留影,那就是上天把我的思念送到你的身边……」

最后,我还是更改了六娘的计划,没有一夜间破了这七个女孩的身子,既然要把她们都嫁出去,清清白白地嫁出去总比妓女从良要好上千百倍。我从女孩们的眼中读到了感激,何况这一晚异样的激情恐怕已是她们心底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

「小七,和你的泰山老大人商量一下,就认下思怡这个外甥女吧,也好趁着年前就把她送过去吧!」我对高七道。

这七个姑娘都是孤儿,要让她们嫁出去之后联系方便,且在夫家不至于太受欺压,我就想到了要给她们安排个良好的出身,像七人中最出色的王婉君我就准备让老爹认她做个干女儿,而高七的岳丈也成了这项计划中的一环,好在上次高七回杭与岳家和好了,而思怡又是个极其懂事的姑娘,想来让他岳丈认下这么一个外甥女并不是件难事。

「那思怡姑娘岂不是成了我妹子?」高七腆着脸笑道。

「小七,你可别监守自盗!」我笑骂道:「一个明鬟就让你腿肚子转筋了,连你媳妇都和无瑕诉苦,说你好长时间不与她同房了,再多一个,想把命送了去呀!别忘了色字头上可是一把刀!再说,我已经和孙大家说好了,让她把明鬟送给你做妾。」

高七的媳妇卢氏是前些日子进竹园的,本来竹园兰园都是无瑕管得多一些,近来她身子越发不便,我也劝她那些细琐小事就交给下人去办,她才应允下来,见过卢氏几面,知道她知书达理,就让她来竹园帮忙。无瑕待下人最是宽厚,那些丫头仆妇有什么心事都愿意和她说。而孙妙的丫鬟明鬟已经被高七弄上了手,两人正打的火热。

「这老婆什么都说!」高七讪讪道,脸上却是藏不住的欢喜:「孙大家她真的答应了?真的!?大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得到了我肯定的答复,他兴奋得几乎手舞足蹈起来,只是过了一会儿,他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凑到我近前,小声道:「大哥,我知道您老人家神勇盖世、天下无双,那个、那个什么内功的能不能教点给我呀?」

「你学内功做什么?」我随口道:「都二十好几的人了,现在才想起来学,晚了!」

高七听了脸上不免有些沮丧,泄气道:「唉,明鬟都会武功呢,这下可好,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听他说得可怜,我不由哈哈笑了起来,道:「明鬟那丫头的武功也就能吓唬吓唬你罢了,以后嫁给你,是打又打不得你,骂也骂不得你的,你怎么就翻不了身了!?」看他那副模样,想起卢氏跟无瑕的抱怨,心中一动:「莫非你在床上战不过明鬟,丢人现眼了?」

「嘿嘿,还是大哥您理解我。」高七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笑道:「其实我总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我媳妇是个贤惠人,可我也是降服了她的。原来玩过几个女人也都夸我少年勇猛,可偏偏遇上明鬟这个小狐狸精,我就是费尽了力气,使足了花样也战不过她,真他妈的邪门了。有一次我问她,她说这就是因为练了内功的缘故。」

「哦?是这样!」我笑道,可心里却微微一怔,内力是会让女人在床上的精力更加充沛,就像无瑕,在玲珑已经没有力气的时候,她还能承受着我的冲击,可内力并不会让一个女人的床上功夫变得高起来,若是那样的话,江湖名人录上排名第二的鹿灵犀恐怕就只有排名第一的孙不二才能满足她了。明鬟这丫头或许是天生异廪,像隋宝儿一样身怀媚骨吧,若是那样,高七这小子还真是撞着宝了。

「小七,若是为了这个,那我教你一套功夫,虽然不是内功,可对付女人却是颇为好用。」心中略一沉吟,我便有了主意,让他拿来纸笔,就把洞玄子秘注十三经的入门口诀传给了他。其实洞玄子十三经本是一套房中术,只是师父他老人家把天魔变的内功心法加了进去,名字虽然只多了「秘注」二字,却已经让它完全超越了房中术的范畴,高七若是坚持练下去,不仅房中之术会大进,就连内力也会有所成就。不过若是身边有女人的话,高七十有八九会沉迷在房中术那层皮毛上,便正色道:「小七,这套功夫乃是我师父的绝技,修炼相当不易,最初一个月更是要绝对禁欲,否则前功尽弃。恰好给桂大人和我方师兄的年货已经准备妥当,香玉宝珠二姬也要送给两位大人,你就随老马车行一道进京替我把这两件事儿办了。此去京城,一来一往正好一个月,你若潜心修炼的话,估计这套功夫也该入门了。回来正赶上过年,届时我就告诉孙大家把明鬟嫁给你。」

虽然高七看不太懂那些深奥的口诀,不过满纸玉茎花房的他却看得明明白白,不禁喜动颜色,再听佳人归期将定,更是摩拳擦掌。听我说让他把口诀记下,他的脑子就飞快地开动起来,原本就很机灵的他,此时更是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把那篇口诀背得滚瓜烂熟,待我把口诀毁去,叮嘱他勿要外传的时候,他笑道:「你放心,大哥,我还要靠它降服那个小浪蹄子呢!」

用了半上午时间把婉君思怡这七个女孩的出身和归宿安排好,又去了趟经历司检查了一番工作,等回到竹园已是晌午了。六娘知道我更改了她的计划,非但没有生气,反倒夸了我一通,又告诉我,说百晓生邀请我参加武林茶话会的请柬到了。

「十大门派?我可没兴趣喔。」我话音未落,无瑕脸上已经绽出了一道灿烂的笑容,她已经厌倦了江湖,心里最怕的恐怕就是我沉迷在江湖里乐不思蜀:「不过,武林茶话会还是要去看看的,毕竟百晓生是我的前辈,何况这届武林茶话会该会是很特别的一届吧!」

「相公~」无瑕不由苦笑着嗔了我一眼,玲珑姐妹虽然还是少年心性,可上次齐萝婚礼上所遭受的冷言冷语也让她们不再留恋江湖,只是听我要去,才说路上总要有人伺候,那就一起去吧;只有武舞从来没参加过这等江湖人的聚会,直吵着要去,待看其他人似乎都是意兴阑珊的,才停了下来,却跑到我身后偷偷央求我:「好主子,就让奴也跟着您去呗~」

「去倒是可以,不过,玲儿珑儿,你们俩给我看着武舞这丫头,以后这一个多月里,她若是每天练功少了三个时辰,就罚她留在家里。」我笑道。低头看请柬上写着的举办地址,不由赞道:「应天府龙潭镇,百晓生他对江湖局势真是了如指掌呀!」

「是呀,」六娘接过话头道:「武林茶话会原本是在扬州、镇江两地轮流主办的,为的是两地交通极是便利,可眼下镇江、扬州两地都在慕容世家的控制下,同盟会岂肯自投险境,这龙潭镇隶属应天府,一进腊月,应天府守卫就会森严起来,加上百晓生的官府身份,想来没有人敢弄出什么花样了。只是……」六娘沉吟了一下,才道:「江湖上已经开始流传,说你是魔门弟子,担负着魔门中兴的希望,这武林茶话会恐怕……」

玉家三女早和江湖断了联系,解雨也只是偶尔得到大哥唐三藏传来的只词词组,几女骤闻此言,脸上都露出了担忧的表情,魔门虽然五十年未履江湖,可它给武林带来的劫难却还深深留在人们的记忆和江湖的传说里。

「有什么好担心的!虽然经历司的经历只有芝麻大小,可毕竟是朝廷的官儿!杀官即造反!大江盟、慕容世家想造反吗?不可能吧,那少爷我的龙潭镇一行该是很轻松的,虽然很可能谈不上愉快的说……」

提起了经历司,我又想起了上午看到的那份透着阴森之气的邸报,退仕大学士杨廷和的儿子杨慎及学士丰熙、修撰舒芬等三十余人一同上疏,曰不愿与璁、萼同列,各乞罢归,皇上有诏夺其俸禄。给事中李学曾、御史吉棠上疏申救,俱遭谴谪,甚至下狱。大礼一案,真是越演越烈,虽然桂萼方献夫有皇上撑腰,可众怒难犯呀,翻翻历史,就这样被皇帝抛弃当做替罪羊的满书皆是,不可胜数,这个冬天桂方二人想来也是难熬的紧呀!

当然,我并不知道,就在我替桂萼方献夫二人担心的时候,包括九卿二十三人、翰林二十二人,给事二十人、御史三十人、诸司郎官及六部官员一共二百余人的庞大队伍,正跪在左顺门外,高呼着太祖高皇帝和孝宗皇帝的名号,声震朝阙。这寒风中的呼号,直如泣血杜鹃一般……

═══════════════════════════════════════

下期预告

左顺门廷杖一案震动朝野。不仅朝中格局为之大变,桂萼等人借势登上权力中枢。就连远在江湖的王动都能感受到这场血案的威力,少林、武当这些与官府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门派纷纷派人入京,寻求新的靠山。

第十二届武林茶话会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奇特的一届,大江盟与慕容世家都极力游说自己的同盟军不参与十大门派的争夺,茶话会几乎流产。

王动结识百晓生,朝廷对江湖的控制铁幕由此掀开了一角。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