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卷 第七章

似乎都觉得会面不合时宜,我和齐小天在秦楼擦肩而过。

与我一同前往龙潭镇的是萧潇、玲珑和武舞,无瑕则留守竹园,解雨不愿在这种场合下与父亲相见,就主动留下来照顾无瑕。

「瞧,他就是那个魔门妖人王动。」

「啊?可不,就是他!他怎么也来了,难道魔门也要争夺十大吗?不过,他身边的妹妹真的……好靓!」

当看着我的畏惧目光落在四女身上的时候,转眼就变成了猪哥模样:「唉,怎么连魔门都腐化堕落了呢?原来魔门可是最痛恨淫贼的了!」

一路行来,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形。不过大家也只是指指点点而已,并没有立刻拔刀相向。魔门虽然臭名昭著,可毕竟五十载未履江湖,大多数的江湖人只是听长辈提起过它,而更多的人甚至连魔门是如何为恶江湖都说不清楚,没有了切身感受,光靠传说能凝聚起多少敌意和仇恨呢?

坐在「刘伶醉」那间熟悉的包房里,对面就是此番武林茶话会的主会场鑫鑫客栈,虽然已经装饰一新,可两个月前那场争斗还是留下些微痕迹,启人遐思。

龙潭镇的保甲兼刘伶醉的老板富来坷看上去既兴奋又焦虑,每个到刘伶醉的江湖人花钱都似流水一般,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他能结结实实赚上一笔过年银子;可若再打起来的话,光是疏通府衙的银子想想就要肉痛了。

「镇东的富贵客栈住了二百五十四人,都是从江北来的,所有的花费都是一个叫做慕容仲达的人出的;而镇西的如意客栈则住了二百三十三人,全都是江南人士,同样的,他们所有的花费也是一个叫做公孙且的人支付的;而从西南西北来的人虽然少,只有八十七人,可也都住进了镇中心靠近鑫鑫客栈的南北客栈,他们的费用则是由一个叫做唐天行的人来支付的;另有若干人等住进了鑫鑫,只是那儿已经被神机营的老爷们保护起来了,等闲人根本不允许接近半步。王大人,您还想知道什么?」

富来坷果然是个伶俐人,很快就替我弄清楚了镇子上的情况,同盟会与慕容世家所控制的门派泾渭分明,而像少林、武当这样至少在名义上保持中立的门派则住在了鑫鑫,只是原来十大门派的首脑除了我之外,竟没有一人现身龙潭镇。

「还真让我猜着了。」见富来坷已经退出房去,我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只能怪百晓生这个十大的排名方式太保护强者了。」

如果不是百晓生主动调整的话,一个门派若想进入十大殿堂,就必须先挑战第十名,而挑战成功之后每前进一名,都要面临新的挑战,可挑战的方式却只是简单的五局三胜。这样的挑战方式,让漕帮这样人多势众却缺乏高手坐镇的帮会徒唤奈何。

以往是第十名的鹰爪门承受了几乎全部的挑战,当然拥有况天、司马长空两名名人录高手的它足以应付这些挑战。

而出于君子风度,也是实力确实有所不济,他们并没有因为厌烦了这种挑战就想去谋求春水剑派第九的位子;由于百晓生独到的眼光,他排列的十大几乎完全反映了各门派的实力,十大门派之间名次之战似乎也因此变了味,大家不是为了争夺一个更高的位次,倒像是为了切磋武学。

就像齐放说的那样,换做平日,他哪里有机会与清风真人真刀真枪的比试呢?而这种同一级数的比试对于武学进境实在是有莫大的好处。

可如此一来,十大门派里就经常有重要人物缺席,反正大家都君子的很,十几年来并没有发生趁火打劫的事例,只是像今年这样大家都不约而同缺席的情况倒是第一次出现。

其实对于这个让江湖十大几乎变成了终身制的挑战方式,江湖不乏微言,可据说百晓生自有他的道理,如果一个门派既培养不出属于自己门派的高手,又不能吸引其他门派的高手加盟,那它还有什么资格晋身十大呢?或许连存在的价值都缺缺吧!

「只是今年实在是与以往大不一样呀!」我感慨道:「若是咱们也退出十大的话,那百晓生真该为把剩下的三个位子分配给谁而头疼了,恒山、漕帮或许可以拿到其中的两个席位,可剩下的那一个呢,江南的百花帮、七星门,江北的谭家、言家实力都在伯仲之间,谁胜谁负真是孰难预料。」

「相公,咱们真的不参加十大排名了吗?」玉玲小心翼翼地道,而玉珑的目光里也比以往多了几分希翼。

玲珑毕竟还是孩子,虽然江湖带给她们太多的创伤,但一路见到那么多摩拳擦掌的江湖侠少,心底那股争强好胜的少年心性又让她们有些跃跃欲试起来,毕竟就连一向要求严格的母亲都说自己的武功大进,如果这份苦练的结果只有自己亲近的人才可以欣赏,岂不是有点可惜了?

「这世界上有绝对的事情吗?」我微微一笑:「参加不参加的,当然是看局势的发展喽,最重要的是要有人肯付出代价才行呀!」

「不参加了,春水剑派虽然名义上还存在,可我想到我这代就该结束了,没有必要再背负这个虚名了。」我对韩元济道。

韩元济的到访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不过,他关心的是春水剑派,倒让我略微有些惊讶。

「没有了大少,江湖可就更寂寞了。」韩元济那张马脸上现出生动的表情,似乎是为我惋惜:「想到与漕帮这样的门派一起被人称作十大已经让敝庄觉得面上无光了,若连百花帮或是谭家也晋身十大,敝庄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呵,韩兄好像很在乎十大血统的纯正性呀!」我不由笑道:「不过,这样评价自己的盟友,李展李帮主恐怕不会很高兴吧!」

「大少,因为利益而结合起来的联盟只有在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才会崩溃,怎么会因为一两句不中听的话便大动干戈呢?何况敝庄可从来没有把漕帮当作朋友的觉悟,言辞用不着这般小心谨慎吧!」

韩元济正色道,双目炯炯有神地望着我:「大少,别看盟友和朋友只差一个字,含义却是天差地远呀!」

韩元济的一番话不啻把江北同盟的老底都揭开了,只是他对我如此坦白必有含义。想到离别山庄对我的特别关注以及我与离别山庄那错综复杂的关系,他此刻提出来的盟友和朋友的概念就更意味深长。

「听说我师父与萧庄主曾有一战……」我突然转了话题道。

「大少羽翼渐丰,知道此事就不奇怪了,那一次是令师任公完胜。」

「师父平生绝少与人动手,与少林空性大师是因为师父偷入藏经阁,而夏种、尹观则是因为触怒了师父,夏种更是因此而被灭门,可与萧庄主一战究竟是为什么,我可真得搞不懂了。」

「大少现在不知个中实情也无所谓,任公就是因为不愿意让他的思想左右了大少才特意隐瞒了那么多事情吧!不过大少该知道,自从那次比武之后,任公和敝庄萧庄主之间就存在了一种特殊的关系,而这种关系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我家小姐成了大少的姬妾。」

这就是那个让我感激一辈子的赌约吧!不过韩元济现在仍不肯说清楚那场比武的起因,想来离别山庄认为眼下的时机尚未成熟。

会是魔门日宗内部确认宗主的比武吗?这似乎可以解释大部分的谜团,魔门以实力为尊,当萧别离发现自己在江湖上已经鲜有敌手的时候,他很可能对抱着缩头乌龟政策不放的师父产生不满,而师父的日宗宗主位子也很可能是师祖私下相授的,魔门似乎没有人了解师父的真正实力,于是萧别离开始向师父的日宗宗主地位发起挑战,结果一败涂地,不得不赔上女儿,又把争雄江湖的野心压抑了十几年。

而当他从各种渠道发现我的实力并不比师父弱多少的时候,他或许就把争霸江湖的期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毕竟算起来我还是他女婿吧!

只是这样一来,眼下的他该按兵不动,静观江湖局势的变化才对,怎么会投入到这火热的江湖争霸第一线来了呢?莫非,历史悠久的慕容世家也与魔门有关?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慕容仲达也来凑热闹了,只是他却直白的很:「原以为动少说要参加武林茶话会就定是要重振春水剑派雄风的,可不料听说动少已经决定不参加十大的排名了,这可让此番茶话会顿起波澜呀!」

「哦?」我双眼一瞇,想起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陆眉公的时候他那一脸的惊讶,看来武林茶话会这潭死水还真是被我搅乱了,只是慕容仲达这么快就找上门来,是不是太沉不住气了呢?

「动少,不瞒您说,如果春水剑派参加十大排名的话,用不着什么百晓生不百晓生的,就连我也能把十大排的让整个江湖都挑不出毛病来,隐湖、少林、武当这三家菩萨咱就别动了,他奶奶的大江盟与排帮合并之后,实力还在武当之上,可齐放老儿虽然脸皮厚似城墙,可总不好意思去抢自己亲家的位子吧!而我慕容家向来不把这些虚名放在眼里,排在唐门之后又有何妨。动少的春水剑派实力强劲,那就让离别山庄排老八,加上恒山、漕帮,谁能说出一个不字来。可动少您这么一撤,可就空下来一个位子了,很多人眼红十大的名头,都跃跃欲试的。这么一来,可就乱套了。」

「该不是江北同盟有些不稳吧!」我揶揄道,晋身十大,名利双收,这样的诱惑还真不太容易抵挡,可一旦挡不住心魔,那十大门派的位子之争恐怕就会陡然猛烈起来,同盟内部各门派之间的争斗也就在所难免了。

「不瞒动少,眼下消息尚未传开,可江北几大门派已经有些躁动了,不过,他大江同盟会也不比我慕容世家好过多少。」

慕容仲达坦承了眼下的窘境:「看在相识多年的份上,动少您就收回成命,参加十大排名吧!」

「慕容,你该了解我的,我对江湖没多少兴趣……」我开始抛出诱饵,当然我并没指望慕容仲达能许诺我什么,不过他该听出我的口气并非没有回旋余地,剩下的事情该是由慕容千秋来决定了吧!

慕容仲达和韩元济离开后,我又迎来了大江盟的柳元礼。他上次在江园对无瑕的无礼我至今记忆犹新,虽然眼下无法教训他,却也把官腔打了个十足,弄得素来精明的他也弄不清我的真实意图,只好讪讪而去了。

这一夜定然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等到第二天我前往鑫鑫客栈的时候,就见到好多人的眼圈都有些发黑,似乎是一夜没睡的样子。

鑫鑫最豪华别院的客厅里坐了一屋子人,放眼望去绝大多数是熟人,隐湖魏柔、少林悟性、武当宫难、大江盟齐小天、唐门唐三藏、慕容世家慕容仲达和离别山庄韩元济,只有一个胖大的老者是个生面孔,不过鹿灵犀、空闻大师、清风真人这样的一派掌门却一个都没出席,看起来倒像是二代弟子全面接班,担纲领衔这次武林茶话会了。

「就算是十大门派的预备会议也不该这么不重视吧!」

按照无瑕告诉我的流程,今天的会议是原十大门派关起门来讨论百晓生即将公布的新十大的一次预备会议,或许说是一场讨价还价的会议,所有十大之间的挑战日程和人员安排都会在这次会议上决定。

由于十二年来,十大的变动并不激烈,这个会议的参加者便多是各门派里的二号人物,而新近弟子多是作为助手的身份参加会议,以增长见识。

当然,如果掌门心情好,或是要有什么大举措的话,也很可能亲自参加,于是每一届的预备会议总有三四个门派的掌门出席,像这样只有我孤零零一个掌门人现身预备会议的情况还真是头一回。

我一面和齐小天魏柔等人打着招呼,一面暗生感慨,在新生代的培养上,以少林武当大江盟为中坚的白道武林已经远远把黑道甩在身后,当魏柔齐小天等人的名字已经如日中天的时候,慕容世家和离别山庄还是那些老人在包打天下。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呀,心念电转间,我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厅中央站立着的那个温文尔雅的中年文人身上,他该是百晓生了。

百晓生是南人北相的典型,高大的身材却有一张女儿般柔弱的脸,容貌虽不及杨慎那般清臞秀美,可他脸上的每一个线条都似乎写满了儒雅二字,让人倍感亲切,很容易就忘掉了他的官家身份;而举手投足间更是优美异常,就连一个简简单单的挥扇动作,叫他做来,都彷佛暗合音律一般,在这群武人中,他越发显得鹤立鸡群。

我心里顿时升起一个念头,只有这样的人物,与江湖打交道的时候,才不坠朝廷雍容典雅的气度吧!

见我进来,百晓生凤眼一亮,笑道:「就等王掌门你了。」

虽然「王掌门」这称呼听起来很是别扭,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别有一番风味。更让我惊讶的是,他这一笑,整个眼角眉梢似乎都动了起来,加上嘴角扯出的弧线,组合在一起竟颇有些精灵古怪的,直现出他的另一副面目来,或许这就是无瑕说他有趣的原因之一吧!

和他告了罪,寒暄了两句,看唐三藏身边正好有个空位,便坐在了他身边。

「本次武林茶话会该是最后一届了,斗转星移,掐指一算,武林茶话会已是十二届了,正好一天干,也算功德圆满了。」

百晓生见人已经齐了,便示意大家安静。只是他虽然笑瞇瞇地道出了开场白,可内容却让大家一下子都愣住了。

百晓生的官家身份让十大门派的名号披上了一层官家色彩,或许只有隐湖少林武当等寥寥几个门派不需要十大来锦上添花,其余的就算是唐门、大江盟、慕容世家这样的豪门都十分在意十大的名头,毕竟对于那些愚昧而又爱好虚荣的人来说,十大是无上的荣光;能成为十大门派的弟子,更是多少江湖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一旦缺少了这个诱人的光环,这些门派的吸引力可就不知要下降几成了,难怪大家一时无法接受百晓生的激流勇退,就连我一时也摸不清他的真实意图。

偷眼看魏柔,她神色如常,只是微蹙的蛾眉让我知道她显然事先也没有思想准备。

「这是哪到哪呀!俺老宋今年都五十一了,也没想要解甲归田的,先生年轻的紧,怎么突然言退了呢!?这武林茶话会说什么也要凑够一个甲子才圆满吧!」在死一般寂静了片刻之后,那个胖大老者嚷嚷道。

齐小天、慕容仲达等人也纷纷出言挽留,言辞之恳切就连我都为之动容。

「他是鹰爪门的管家宋维长。」唐三藏看出我眼中的困惑,在我耳边小声道:「原来是江南道上颇有名气的镖师,最近才被鹰爪门网罗至门下。」

我「哦」了一声,想干酪马长空临行前的一番话,显然他也有些不甘寂寞了。

不过同盟会里的明争暗斗越多,对我也越有利,此刻我还真希望司马长空的野心再大一点才更好呢!

倒是对于百晓生,我心中却突然升起了一丝疑窦,这真是百晓生的本意吗?而那个与他一同发起武林茶话会的陆眉公此刻又在做什么呢?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