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一卷 第二章

一天的比武下来,留在胜者组的固然欣然,而被打落到败者组的也因为还有一线生机而保持着高昂的斗志,而且我很快就领略了这种斗志给败者组的那些门派所带来的惊人战意。

第二天首先开战的就是败者组,春水剑派抽中了第一场,对手则是被江北言家击败的凤阳花子帮。

或许是因为再输一场就要被淘汰出局的缘故,帮主李非人昨日虽然被言家的言无心打得口吐鲜血,可依旧带伤出战,只是没走上一招,就被我轰下了擂台。

等玉玲上场的时候,对手显然想起了昨天她对五毒教何雯的那一幕,以为玉玲心慈手软,一上擂台竟不顾她的凌厉剑势,拚命地向她冲去,玉玲此番显露出了她追杀杨威时的那股狠劲,不仅一剑洞穿了对手的肩胛骨,还顺势一脚把他踢下了擂台。

花子帮这才明白过来,玲珑双玉这两头母老虎虽然嫁人了,可口爪依然锋利,无奈只好弃权第三局,成了候补战中第一个出局的门派。

与花子帮同病相怜的其他八个门派里,就有大刀门,它很不幸地遇到了实力强劲的七星门,虽然大家同为同盟会的一分子,可在擂台上毫不相让,只是前些时日同盟会与慕容世家那场厮杀的后遗症开始显露出来,虽然李定远超水平发挥,在樊津鹏的强大攻势下勉力坚持了十五招,可他大弟子罗毅的牺牲让大刀门失去了第三台的有力人选,从而一败涂地。

在胜者组里,却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西南的五毒教和乐山派都没有通过第二轮,留下的十个门派都是江湖上耳熟能详的,而百花帮则继续着它的好运,再度抽到了轮空的上上签。

铁剑门出战的依然是万里流、胡一飞和齐默三人,其他人竟然连比武场都没有来,显示了它强大的信心,而它打入十大的赌盘竟然和春水剑派一样,都已经不接受下注了。

在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情形下,同盟会和江北同盟内部之间的和谐氛围也悄然地发生着变化,原本都在如意客栈用餐的同盟会分子开始有个别门派出现在了刘伶醉买醉,而江北花子帮更是早早就离开了龙潭镇,打道回府了。

「老天爷保佑,不要抽中五毒教啊!」去抽签的玉珑喃喃自语道,可老天爷似乎要捉弄她似的,抽出竹签一看,上面竟赫然写着五毒教三个字。

看到玉珑懊丧的模样,已经有人幸灾乐祸地叫了起来,按照候补战的规则,已经交过手的门派不再进行比武,就按照初次相遇的成绩计算,如此一来,春水剑派可就要被淘汰了。

「怎么会这样?」和玉珑同时发出感慨的是今日两大比赛监督之一的柳元礼,他手里正拿着一封书函,脸上颇有些遗憾。

「五毒教送来了弃权书,春水剑派自动进入下一轮。」

另一个比赛监督唐三藏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算无余策的他定是想到了这种可能,事先安排好了五毒教的弃权,反正五毒教并没有争夺十大的实力,为了避免让春水剑派莫名其妙地出局,弃权自然成了最好的解决办法。

我这个大舅哥还真替我着想呀!

我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转头四下张望,果然没有发现五毒教的影子,看来在从我身上赢了一票之后,几个人的心思已经放在了应天那个花花世界了。

「唐门对你不错么,听说唐棠那丫头至今还没婆家,是不是唐天文看中了你想让你做他的东床娇客呀?」

鲁卫「神眼」的名号果然不是白叫的,我觉得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可还是让他看出了破绽。

「唐棠长的什么模样我还不知道呢!」我嘟囔了一句,虽然已经俘获了这个天之骄女的心,可她的娇容对我来说依然是个未知数。

「江湖第一美女的名头总不能白叫吧,想想我干女儿才只排第四呢!」

鲁卫一直对这个绝色榜颇有怨言,一来此榜无形中给那些下三滥的蟊贼提供了想入非非的素材,甚至成了他们猎艳的标尺;二来绝色榜上的人物有几个就连他也没见过,在替自己干女儿鸣不平的同时也不免有些遗憾。

「白澜是让栩王爷的妹婿,四川定是要常回去的,虽然他的身份需要保密,可他能遇到唐棠的机率也还是蛮大的。」

提起绝色榜,我又想起了榜上那个神秘的慕容芷和练无双。按照慕容千秋的性子,慕容芷若是没有婆家的话,此刻定会被他用来招揽新生代中的佼佼者,可就算慕容世家与同盟会之间的争斗一日紧似一日,也不见慕容芷的踪迹,显然当初她哥哥的那句「已经有婆家了」十有八九不是一句托词,而且很可能夫家相当有份量,甚至是官府中人也未为可知。

倒是练无双时不时的在江湖上惊鸿一现,表明她依旧是云英未嫁之身。

「唐门与江南颇多生意往来,此刻示好于我并不奇怪。」

鲁卫点头表示赞同:「原来十大里除了你春水剑派之外,个个都会赚钱,尤以唐门最甚,不过,现在春水剑派出了你这么个怪胎,一切可就不好说喽!唐门要做生意,找你倒是没找错人。」鲁卫笑道,便不在这上纠缠下去,翻弄着对战表,道:「明天倒是有两场硬仗啊!」

「铁剑门对奇门?老哥,这已经不算是硬仗了!眼下,就算铁剑门把恒山挑落下马,我都不会奇怪,遑论奇门了!」

「老弟,奇门不可小觑呀!」鲁卫正色道:「赵清扬能将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之术融于武学中,绝对是个人才,虽然因为受到自身先天条件的制约而无法跻身江湖一流高手的行列,可总有一天这门绝学会被发扬光大的,他的大弟子姚鼎之也是江湖少有的智谋之士,可惜的是他也没长着一副练武的身板。」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笑道:「若是赵清扬早遇到了你,或许奇门的名头已经震天响了。」

鲁卫出身少林,是当今掌门空闻大师的俗家师弟,他的授业恩师就是曾经和师父他老人家有过一战的法性。虽然鲁卫不是江湖的一流高手,可在少林熏陶了那么多年,恩师又曾经是藏经阁长老,对各派武功都有所接触,目光绝对一流,等闲武功根本不入他的法眼,如此推崇奇门,让我不由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起在苏州燕园姚鼎之训练同盟会弟子的情形,果然觉得这奇门颇有可取之处,特别是在小规模集团作战方面,更是有着相当多的优点。

「这样的人才落在了同盟会手里,还真有点可惜呢!」我心里暗自感慨,以我眼下的身份和秦楼的特点,不可能把底下的人手弄得和大江盟、慕容世家一样的规模,奇门这种七八人最多二十几人组成的战斗团队的作战方式,与六娘之法相得益彰,倒是最合适秦楼不过了。

「就算它武功别出心裁,也难逃失败的命运,倒是百花帮与一字正教的比武更让我期待。」虽然与鲁卫的关系非比寻常,可在他面前,我还是把我的野心稍稍隐藏了一下。

「百花帮的崛起也是一个谜,易湄儿以一介女流之身登上同盟会七长老的宝座,中间定有许多内幕。」

少林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原本不太起眼的门派,只是目前看来并没有把它和清风联系到一起,这让我越发感慨六娘在收集情报方面着实有着惊人的实力。

「不过,即便百花帮实力不明,我还是愿意把赌注压在它的身上。」鲁卫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狡猾的神色。

鲁卫果然没有看走眼,第二天百花帮轻松地拿下了头三场,不仅易湄儿露了一手不俗的武功,就连她出场的两个弟子武功也扎实的很,虽然与名人录中人还有点距离,可与特训后的武舞就在伯仲之间了。

「瓜娃子的,这娘们细皮嫩肉的,手底下还真不含糊哩!」

唐三藏不在我身边,胡大海便肆无忌惮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乐山派的再度失利并没有让他丧失掉好心情,在对垒七星门的时候,虽然武功不济,却靠着一种蛮不讲理的打法硬生生挺过了十五招,为乐山派赢得了唯一的一局和局。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句话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就算武功比他高一两成,在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下自己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不是名人录中人,等闲人还真不愿意招惹他呢!

我另一侧的何素素脸上却隐隐有股忧色,面对中原武学日新月异的发展,西南武学就显得有些停滞不前了,就像五毒教,百多年前无论在中原还是西南都是响当当的一个门派,然而现在能挤进江湖前三十名都不容易。

候补战刚刚进行到第三轮,西南武林已经全军覆没。在唐门的重压下,西南武林竟然积弱如斯,这难免让人陡生觊觎之心!

我心中暗道,转眼看在台上监督比武的唐三藏那一副木然的表情,也不知我这个大舅哥在目睹了西南武林这般糟糕战绩的同时会作何感想。

「胡兄,易女侠乃是名人录上前五十名的人物,你想胜过她终生无望。不过,若是用点心思,想在擂台上战败她的两个弟子倒不是件太难的事情,不过,这方法只对漂亮的女孩子管用啊!」

胡大海顿时瞪大了眼睛,周围的一干人等也立刻竖起了耳朵,其中不乏尚存活在胜者组的那些门派的弟子。这本就是我有意为之,武当派肆意散播我是魔门弟子的消息,我怎么会让百花帮就这么轻松过关?!

「所谓『一力降十会』,百花帮的姑娘虽然剑法精妙,可毕竟内力稍显不足。」

我一开口就击中了百花帮的要害:「胡兄一身外功着实了得,只要不理会她们的剑法,把自己门派的武功翻来覆去的变换使出,最多自己身上受点皮肉伤,可拖到后来,定会把她们拖垮的。」

「啥子嘛,格老子这样……咋就行呢?」胡大海一脸迷惑地问道。

「你们乐山派的刀法一共七式九招吧!」我并指如刀,飞快地演练了一遍,两天下来,这套刀法已经看了七八次了,又不是什么高深的绝学,我略加思索,便把零散出现的招数串了起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刀法。

胡大海惊讶地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我叫道:「龟儿子,你偷学武功!」

他师兄忙拉住他,黯然道:「师弟,动少啥子身份,怎会偷学咱家的武功,人家是在教你哩!」

「可这些招数老子闭着眼睛都能使出来嘛!」

「正是让你闭着眼睛使出来。」我笑道:「当然不是让你傻呵呵地从第一式使到第七式,那样的话,百花帮的那个女孩在第三式就会一剑卸下你的膀子来,重要的是勇气和变化。」

「乐山派刀法的第三式和第五式是承上启下的招数吧,虽然这样过渡一下,会让破绽少一些、招式更连贯一些,可正因为如此,这两式防守的意味就多一些、刀法中的杀气就弱一些,遇到易女侠那样的高手倒没有什么,反正你用什么招数都免不了失败的命运,可遇到像她弟子那样的身手,这两式正给了她们大张剑势的机会,这时候你只能拼了命的防守,再想扳回来可就难上加难了。」

「可没有了这两式,破绽就更多呀?」胡大海的师兄不解地问道。

「所以说,这方法只对女孩子管用。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又是怕羞的,想想看,你使出第一式的时候,虽然她很可能一剑刺穿你的喉咙,可你的大刀恐怕也把她前胸的衣服劈开了;你使出第二式的时候,虽然她也很可能一剑洞穿你的心脏,可她脸上恐怕也要多条疤痕,那些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肯冒这么大的风险呢?」

我边说边用手指演练着,把第三、五式去掉之后,招式虽然不那么流畅,破绽也多了许多,可始终保持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当然,你还要有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保不准那些女孩子一生气,豁出自己的名誉,要了你的小命。」

众人恍然,这果然是对付百花帮那些女孩子的一条妙计,心思灵活的已经开始考虑怎么利用女孩子的这个弱点来使自己的门派获得最大的利益。

当然,也有人把目光投向了我身后的四女,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百花帮与动少有冤?」

「没有。」

「有仇?」

「也没有。」

易湄儿露出困惑的表情,那模样越发显得楚楚动人。百花帮成立有十几个年头了,算起来易湄儿至少是三十多岁的人,可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像无瑕、辛垂杨和练青霓一样,那些上乘的内功心法显然有助于她们保持自己娇媚的容颜,就算与她那几个年轻貌美的弟子相比,她也毫不逊色。

「真正与我结下冤仇的是你老公清风。」我心中暗道,眼光不经意地扫过窗外,却正看见宫难陪着自己的师叔清雨匆匆往鑫鑫客栈走去,让我一下子又想起了苏瑾身旁的那个青衣人——他该是武当派的二号人物清云吧,说起来,我和武当的关系还真是一团麻似的乱呢!

心里正胡思乱想,脸上却浮出了一个动人的笑容:「易女侠您误会我了,您想想看,我春水剑派和贵派一样也多是女弟子,我怎么会蠢得教别人对付自己的方法呢!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在帮自己,当然也顺便帮帮贵帮。」

恐怕她也想到了春水剑派的组成实在是与百花帮有着太多相似之处,而那些用来对付百花帮女弟子的招数同样可以用来对付春水剑派,这让她对我的话不由得多了几分信任。

「擂台如战场,对敌人心存慈悲之心,只会害人害己。遇到真刀真枪的时候,难道你能为了自己的脸蛋就把命送掉吗?况且,容貌对女人就那么重要吗?如果玲珑遇到这种情况的话,我宁愿她的脸上被划成了花也不愿意失去她,对于我的女人来说,那颗爱我的心实在比容貌重要多了,红颜易老,十年二十年之后,谁能保证青春永驻呢?!」

饶是易湄儿聪明过人,此刻也有些目瞪口呆了,我发自肺腑的心声显然不像是做作的产物,那么眼前这个少年和传言中的那个淫贼就有太多的不同了。

她思索了半晌无法得出正确的判断,只是道:「或许动少是出于一片好心,只是这样一来,敝派岂不徒增了许多烦恼?」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百花帮过不了这一关,又怎么能跻身江湖十大呢?」我淡然笑道。

易湄儿再度陷入了沉思,良久,她才展颜笑道:「动少言之有理,百花帮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它的存在还有多少意义呢?」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