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章

言家注定成为我的垫脚石,而百花帮也顺利地击败了七星门,候补战的三强便名花有主,剩下的只是三强的排位之争。

按照之后夺位战的规定,候补战的第三名首先向十大的最末一名挑战,成功则取而代之,否则就只有等下届继续努力了。在挑战成功的前提下,可以逐级向上挑战,直至失利为之。

在第三名的挑战结束后,第二名和头名的挑战也照此相继进行。故而十大的最后一名很可能要承受多次挑战的冲击,而候补战的头名则可以用最少的场次来取得自己最满意的排名。

在武林茶话会前十一届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候补战第三名挑战成功的例子,第二名倒有一次,不过它还没把十大的位子坐热,就被那届候补战的头名鹰爪门给赶了下去。

正因为如此,每届武林茶话会候补战的头名之争都是极为激烈的,所以当鲁卫听说我又要弃权的时候,忍不住跑来问我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儿,非要现在去应天不可?」

「我正要去找你呢,你和苏耀苏老总稔熟,替我引荐一下,如何?」

鲁卫一怔:「老弟,这么着急见新上司,可不像你做事的风格。」他狐疑道。

我这才明白他竟然错会了意。苏耀是南直隶宣承布政使司的从六品理问所理问,有督导属下州县刑名的责任,算起来也是我履新的职务苏州推官的半个顶头上司,倒是鲁卫升官之后,与苏耀再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自己的品轶比老上司还高,鲁卫就有些犹豫。

「老鲁,你这顶乌纱帽也是自己多年辛苦赚来的,又没偷谁的抢谁的,怕什么?」

我笑道:「何况,过年过节去探望一下老上司,苏耀心里只会高兴。再说,我真的有要事与他商谈。」

于是老马车行用官府八百里加急快报的递送方式,途中接连换了三次快马,只用了两个时辰就赶到了应天,中午离开的龙潭镇,等到应天的时候,天光还大亮着。

苏耀的家对鲁卫来说是熟门熟路了,只是苏耀却不在家,苏老嫂子见是鲁卫,惊喜地把他迎进屋去,还埋怨他干嘛买那么多东西。看她模样,我和鲁卫都明白,南京吏部定是把我俩擢升的消息给公布出来了。

苏老嫂子又问了我的姓名,听我就是王动,她一面吩咐自己的小儿子去衙门找苏耀回来,一面笑道:「我那老头子这几天也不知道忙什么案子,每天都是二更才回家,弄的我连觉都睡不踏实。」又吩咐下人置办好酒好菜。

看苏耀的住处不仅十分宽大,地角也好,家里布置得也相当讲究,还雇了几个仆人,我就知道他和鲁卫一样,虽然称得上公正严明,却不是个死心眼的人。

刑名本就是一块肥肉,是廉是贪仅在收钱的先后之间,贪官事先收钱,看原告被告谁的银子多而定官司输赢;而清廉一点的只是事后收些谢银,倒也无伤大雅,苏耀和鲁卫就是江南刑名系统中的这种清官。

江湖出身的苏耀能稳坐南京布政司理问所理问近十载、鲁卫擢升没有遇到什么阻力皆出于此,毕竟朝廷也需要像苏、鲁这样的清官来装点门面。

等了半个多时辰,苏耀才匆匆赶了回来,一见面就向鲁卫道了恭喜,而我也过来拜见他。

他对我颇为热情,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倒让鲁卫看着眼馋,感慨道:「老大人可是从来没对我这么好呀!」

「两个老头子这么亲热,不当你是妖怪才怪了呢!」

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苏老嫂子和他几个儿子都静悄悄地退下去了,苏耀才换上了一副严肃面孔,道:「别情老弟,老实说,当初吏部推荐你接任鲁公职位的时候,我是极力反对的,一来听说你那经历司的经历做得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不像是个热心公事的人;二来日后你也不会在刑名系统久留,你在这个职位上待个一两年,就让我少了一两年培养别人的时间。不过朝廷很有人替你说话,我人微言轻,到头来你还是一年之内得到了第三次升迁的机会,而且每次都是超迁。」

我心中一愣,我和苏耀并没有什么恩怨,严格说起来,因为我在花想容全家被害一案中被人陷害的时候他力排众议支持素未谋面的我,我和他可以说还有些渊源,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旗帜鲜明地反对我,不过听他举出的那两个反对我的意见,倒是一心为公。

只是,我暂时还要借助官府的力量,搞好和苏耀的关系十分重要,又不想委屈自己,想了一下,便开口自辩起来。

「大人想必听过三国时庞统治耒阳的故事吧!几个月积累下来的公事,庞统一天就尽断毕了,何邪?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朝廷用人的原则,对庞统来说,区区一个知县实在是大材小用呀!」

苏耀微微一皱眉:「这么说,经历司的经历是屈你大才了,那么苏州推官是不是也让你无法施展抱负呢?」

「不怕大人说属下狂妄,一个经历司的经历也只配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对于那些收收文件、发发文件,用几个读过几天书的女人就可以干好的工作,属下已经够专心的了!官者,管也,做官的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那摊职守管得政务通达,公正严明,至于怎么管,该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吧!南京御史台的老爷们不是才把属下里里外外查了一个遍吗?在他们的评语中,眼下的苏州经历司不是十年来最出色的吗?」

「有鲁公前人栽树,大人英明领导,苏州推官该是一桩轻松的差事,属下不敢说苏州会变得路不拾遗,不过把它变成百姓安居乐业的天堂、宵小闻风丧胆的地狱,属下倒是很有信心。至于抱负不抱负的,朝廷既然授给属下这个职位,就算它无品无轶,属下也要把它干好,只是方法或许与大人想象的有所不同吧!」

苏耀半天没言语,换做一个毫无背景的下属,这么和他说话或许早就被他一脚踢出门外了,可惜我不仅是一榜解元,还是军中巨擘王阳明的弟子,而朝中新贵桂萼、方献夫又与我交好,到底道行有多深谁也说不清楚,这样的人只可以公论,不可以狭私呀!

「鲁公,看来我是老喽!」苏耀瞇着眼感慨了一句,又转头对我道:「你心中有百姓,这推官也算能做得,再说有鲁公这位行家里手坐镇苏州,我就乐得轻闲了。」

「大人此言差矣!且不说苏州还隶属南京,就算两地远隔千里,也都是我大明国土,岂能骤分彼此。且刑名一系,最重信息流畅,上下配合,大人把苏州轻轻往外一推,岂不是因我而废公事!」

「好你个王动,倒给上司扣上大帽子了!」苏耀勃然作色道,鲁卫也忙给我使眼色,可对于已经从秦楼的情报中了解到苏耀少年时代的狂傲不羁的我来说,苏耀眼中闪过的一丝激赏才是他的本意吧!

「说吧,别情,你和鲁公从斗得正欢的龙潭镇眼巴巴地跑到我这里来,不光是为了给我这个老头子拜年吧?」

果然,苏耀那张脸飞快地变成了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彷佛前一刻发火的并不是他似的。

「苏公,」我也改了称呼:「眼下大江盟和慕容世家正联合江南江北的武林同道,打一场二十年未见的江湖争霸战,苏州地处要冲,很有可能发生像应天府福临镖局和廪实行那样的惨案,晚生特来请教,万一出现了这种情况,官府该如何处置?」

「咦?鲁老弟不是发了通告,谁敢在苏州惹事,就调军队对付他吗?这就是官府的处置办法。」

他饮了口茶,见我想说话,一摆手道:「别情,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问应天府怎么不派兵镇压这两起血案的主事者,是吧?」

苏耀果然老辣,立刻就洞穿了我的来意,白了我一眼道:「你以为我这些天都在忙什么,难道像你一样左手拿着官印,右手却抱个美女,整日吃吃喝喝的不务正业吗?」

我心中一凛,顾不得他言辞上的嘲讽,问道:「难道南京有意对付这两大门派不成?」

「谈何容易!」他叹了口气:「且不说这案子是由南京五城兵马司负责的,而五城兵马司又是受南京守备徐公爷直接管辖,饶是布政使李大人也不能轻易插手,就算是南京布政司接下了这个案子,也是两桩无头公案,廪实行的伙计被屠杀殆尽,凶手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福临镖局阵亡的十几个注册镖师据报都是路遇劫匪战死的,剩下的我虽然知道在应天镇江两地死了二三百人,可一具尸体也没见到,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交战一方出了血案,你总不能说就一定是对方所为吧!」

苏耀并没有说什么以江湖制衡江湖的话,他是个老刑名,在他看来,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都要被绳之以法。不过,他的话却让我生出一丝疑惑。

「徐老公爷虽然是个老好人,可不是个胡涂人。」中山王徐达的后人确实有胡涂蛋,可当今的魏国公徐辅却不是。

「五城兵马司想要证据的话,大江同盟会和慕容世家江北同盟里有的是证人,随便抓几个回来,何愁证据不足?」

「谁去抓?难道让我这把老骨头深入虎穴去抓人吗?没等我把人抓来,我老命可就送进去了。」

苏耀冷笑道:「别情,我不是你,别人顾忌你老师的军中身份,怕一旦惹怒了他老人家,要吃不了兜着走,宸濠怎么样,拔根寒毛都比大江盟、慕容世家的鸡巴还粗,还不是叫这位老大人几十天功夫就给灭了!我也不是鲁老弟,他师门少林寺也是江湖人不愿意轻易招惹的主儿,而我,若不是小心翼翼的话,很容易就因为一个意外而挂掉了。」

「当然,像白澜那样有背景的人还是可以得到军方的支持,他一个五品文官能调动神机营的老爷,绝非一般人物,而他那个不伦不类的武林茶话会其实可以把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首脑一网打尽,可惜他的想法与我完全不同,偏偏上司看中的就是他的想法。所以,鲁老弟,我真羡慕你呀,你从哪儿找到了别情这么一个宝贝,军政两大系统都有强力奥援,自己又是文武双全……」

听苏耀话里流露出的一丝苦涩,我不禁也感慨起来,朝中做事难,难就难在各人有各人的主义吧!

不过,单单就江湖来说,苏耀斩尽杀绝的手段可谓是「堵」,而白澜「以江湖制江湖」的方法却是「疏」,孰高孰低已是一目了然,就像一位先贤说过的那样,什么是江湖?江湖就是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又怎么能被堵住、被赶尽杀绝呢?

又询问了这两桩案子的进度,我已经大致明白了眼下的形势,五城兵马司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而消极怠工;军方则是冷眼旁观;刑部本着不报不咎的原则,乐得见江湖人斗个你死我活;而以苏耀为首的布政司理问所却是有心无力,只靠着一些蛛丝马迹来追查这两件血案的奥秘。

带着一丝沮丧,我和鲁卫离开了苏府。鲁卫说应天还有一些老朋友,正好去给他们拜个早年,而我则打马扬鞭,直奔南京中军都督府而去。

塞给门房一个红包,我很容易就打探到了新任五军断事官沈希仪的住所。回到街上大肆采购了一番之后,便在离魏国公府不远处的一条幽静巷子里,敲开了沈家的大门。

和沈希仪密谈了一个多时辰,因为他才到任,五军都督府内的事务还不清楚,并没有给我提供太多关于血案的情报,不过,就在他上任的短短几天功夫里,已经有密函弹劾军中一些实权人物与江湖来往过密,其中赫然就有杭州卫指挥使武承恩的大名。

我请他留意五城兵马司和军方对付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动向,他痛快地答应了;却也请我帮他收集军中高官与江湖不法之徒相互勾结的情报,准备找人开刀立威,我也是一口应承下来。

心中大致有了底,便带着愉快的心情秘密回到了父亲的王老实米店,那里,萧潇玲珑武舞正陪着我娘和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说笑,萧潇更是乖巧地站在我娘的身后,替她老人家细心搡拿着肩头脖颈,看起来正是一幅其乐融融的天伦享乐图。

「动儿,娘真是有福气哩,你看,多好的媳妇呀,你可别辜负了人家!」娘拉着我的手笑着对四女道,四女顿时都害羞起来,半晌才听玉玲细声道:「婆婆,媳妇能嫁给相公才是我们最大的福气呢!」

一句话说得老人家心花怒放:「你们都是有福气的人,我老太婆就更是了。」

招呼玉玲玉珑过来,端详了半天,笑道:「这两丫头,生得一模一样的,究竟谁是玉玲儿,谁是玉珑儿,为娘总是弄错。你们相公是不是也总叫错你们的名字?」

玲珑摇摇头,眼中也有些惊异之色,我从来就没认错过她们,这世上或许只有她们的母亲无瑕才能做到这一点吧!

「你是玉珑,你……当然是玉玲了。」

「好主子,你就告诉奴呗,究竟,我和姐姐有什么不同嘛~」一身赤裸滚在我怀里的玉珑腻声道。

「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你和姐姐的肌肤虽然都是那么的晶莹剔透,可你还是稍稍白一点,当然这种差距只有像我这样六识通神的人才能感觉出来;你姐姐胸前的那对玉兔比你稍稍大一点,毕竟她是姐姐嘛,大一点也应该,不过你的小嘴却能把你主子的肉棒槌含的更深,真是奇迹;你的菊蕾是圆的,而姐姐则是椭圆;只要轻轻抚弄三四下你的相思红豆,你下面就开始一片汪洋,姐姐要比你慢一点,可那张小嘴可就大张着要吃人了……」

姐妹俩羞得抡起粉拳一阵乱打,带动胸前一阵乳波荡漾,十分养眼。

半天,玉玲才笑道:「主子最会骗人,都把你眼睛蒙上了、手也捆住了,又、又没用……那个,可主子还是能分辨出来呀!」

「剩下的就只有闻香识女人了。」我把姐妹俩搂在怀里,一边嗅着她俩身上那馥郁而迥异的香气一边笑道,其实这时候的她们是最容易分辨的,那两张亦喜亦羞的俏脸看上去虽然就像是一个模子刻下来似的,可妹妹玉珑对我爱宠的向往完全写在了脸上,而姐姐玉玲则要细心拂去她脸上的矜持,才能体会到她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腻人媚态。

「来吧,让我一点一点告诉你们,你们究竟有什么不同。」将二女平放在榻上,我一手一个分别握住了姐妹俩那挺拔结实的椒乳。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