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一卷 第六章

「只见万里流使出了一招『猴子摘桃』……」

「停!小富,莫不是你看易女侠丰满成熟,动了什么歹念吧,怎么又是龙爪手,又是猴子摘桃的?」

「啊……这个……总之,易女侠和万里流对战了十五招不分轩轾,第一局双方和。」富来坷微红着脸道。

这个结果早在我预料之内,两人在名人录上的排名相差无几,武功该是在伯仲之间。我关心的是,因为这局和局,如果铁剑门想拿候补战头名的话,就至少还要推出一位新人。而百花帮前几轮出战的时候,它第二台那个叫做郭盈的女孩一直没有露面,此番是不是也该上场了呢?

「之后胡一飞速胜林筠,齐默胜孙无言……」

「等等,若是齐默打第三局,那后面铁剑门都放弃了,双方打成了平手?」我诧异道:「那究竟谁是抽签的幸运儿呢?」

「当然是我们易女侠的百花帮了。」富来坷兴奋地道:「冷门,绝对的冷门,咱们可是大大的赚了一票呀!」

就这样,在三强刻意隐瞒自己实力的情况下,百花帮夺得了候补战的头名,而铁剑门、春水剑派分列二、三,一场闹剧渐渐接近了尾声。

「明天,要打好几场比赛。」武舞有些紧张,毕竟自幼娇生惯养的她平生只在前几天的候补战中亮过两次相,虽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特训,可与人对决的经验还是极度匮乏。

「五儿,过来,你相公给你放松放松。」我笑嘻嘻地掀起她的百衲裙,隔着她的亵裤轻轻揉着她丰腻的雪臀。

「人家说正经的嘛!」嘴上这么说,可身子却老实地扭动起来。

「我怕、怕自己上去就打输,多丢人呀,姐妹们该笑话我了。」

说着她竟幽幽一叹:「就我最没用了……」说着,一行清泪划过她白皙的脸颊。

是什么让这个娇蛮的大小姐变得如此脆弱?这个极其容易得到的答案却让我内心泛起一丝波澜,百炼钢化绕指柔,爱有改变一切的威力,只是武舞究竟爱上我什么?

「技不如人就没用吗?那么天底下绝大多数的女人都要在你面前惭愧死了!你比玲珑懂诗书,比无瑕明音律,比宝亭会武术,虽然每一项都不是很强,可这样也很难得呀!」

或许从没听到我这么温柔的夸奖,武舞的俏眼顿时闪过一道异彩,含在眼睛里的泪珠彷佛放射出来七彩光芒,一排玉碎银牙紧紧咬住了嘴唇,好像下了某种决心。

「我们的目标是排行榜的第八位,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地吃,鹰爪门是我们要过的第一关,司马长空和宋维长并不可怕,棘手的是那个王炯,因为他就是十二连环坞的余孽李岐山,他武功甚至还在司马长空之上,不过,现在他倒是我的同盟军,只是不清楚他在大江盟究竟展示了几成武功。」

夺位战就要开始了,那些前段日子见首不见尾的十大门派头头脑脑们终于开始出现了,虽然缺少了隐湖鹿灵犀、大江盟齐放、慕容世家慕容千秋、唐门唐天文、离别山庄萧别离等重量级的人物,可少林空闻大师、武当清风真人、隐湖辛垂杨、大江盟高君侯、慕容世家慕容万代等人的到来,再加上魏柔、齐小天、宫难、唐三藏等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这届武林茶话会虽然开始有些黯淡凄凉,可最后毕竟还是迎来了一个绚丽的高潮。

「夺位战第一场,鹰爪门对春水剑派!」比赛监督空闻大师的声音清晰地送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武林的传奇人物,二百年来唯一一个练成三种少林绝艺的绝世天才和佛法精深的有道高僧,或许是长年吃素的缘故,他看起来有些瘦弱,可就是这副瘦弱身躯,担负起了少林千年不坠的威名。

听他用七十二宗绝艺里的天龙禅唱颂出的这句话醇和平正,虽远尤近,我大致判断出来他内功要比他的得意弟子木蝉至少高两成,甚至还在清风之上,不用点计谋,眼下的我要击败他几乎是不可能的。

正暗自寻思间,却听隔壁百花帮的棚子里有人道:「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往年况大侠在世的时候,替春水剑派挡了多少挑战,可眼下春水剑派倒反过来挑战鹰爪门了,这是什么世道呀!」

玲珑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凝固,我知道这是百花帮开始施展心理战了,不过,我并没有去劝解这姐妹俩,江湖本就险诈,很多事情就要靠自己体会了,而我则提着斩龙刃登上了擂台。

对司马长空的武功我早已了然于心,眼下我只是考虑究竟是用三招击败他以立威,还是韬光养晦让他走过五招顺便卖个面子给他。在我心中,我更关心李岐山,自从他在武林茶话会上结识我之后,他看我的目光里总有一丝疑惑。

能击败他的少年高手本就没几个,体形又是那么相近更启人疑窦,如果不是因为我在自己地头上易容成别人有些匪夷所思和考虑到江湖毕竟是个卧虎藏龙之地的话,或许他早该指认我就是那个商人李佟了。

小楼一夜听春雨。

「这就是春水剑法?」

「是呀,多少年没有见过这彷佛春雨般的剑法了,往事如烟呀!这招王动使得意境高远,说不定他真是宋仙子的弟子呢!」

「不不,他该是玉夫人的得意弟子才是,宋仙子教不出这种弟子来。看这剑法,怎么也得下十年八年苦功,说他是魔门弟子,别又是江湖谣言吧!」

武功相差太多,司马长空虽然竭尽了全力,可他的鹰爪镰在我眼中还是慢的出奇,我甚至可以分心将台下唧唧喳喳的议论声一一收进耳朵里。

「听说在齐萝婚礼上他一剑就击败了铁平生铁大侠,司马长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倒是那个一直没露面的萧潇究竟是什么来路,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记不记得阎王钩乌承班在苏州被王动和玲珑双玉连手杀死那次,听说与王动同行的就有一个少女,武功不在双玉之下,或许就是她吧!」

萧潇在公开场合就出手了那么一次,便被江湖所知,想在江湖上保持什么秘密,看来真是很难呀!

「这、这是昨夜西风凋碧树吗?!我、我怎么看不清楚,是吗?真的是吗?天哪,太强了吧,春水剑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啊!」

「真是帅呆了,要是能嫁给他,该多好呀!」

「别做白日梦了!你连玲珑双玉的一根寒毛都比不上,就算是那个武舞,也比你美上一万倍,王八配绿豆,你、你还是嫁给我吧!」

「啊!我赢了!三招,王动只用三招就击败司马长空了!你、你还有你,银子、银子、拿银子来!」

我一心二用,可司马长空似乎也是满腹心事,结果原本想让他撑过五招的,却仅仅过了两招他的鹰爪镰就飞上了天,意识到自己已经失败,他倒似乎精神一振,微笑着对我道:「恭喜动少了!」

我心中微微有些疑惑,想安慰他一句,却听他低声自语道:「鹰爪门的复兴之路还很漫长啊!」

在玉玲击败宋维长之后,众人对这场比武已是兴趣缺缺了。玲珑双玉的武功在伯仲之间,就算那个小有名气的王炯武功可以与宋维长比肩,可失败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了。

只是像空闻、清风这样的高手已经发现,玉珑似乎谨慎得过了头,彷佛她面对的不是王炯,而是司马长空似的。

相比之下,王炯倒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甚至连手都没有去握住剑把,却是一个劲儿地用手帕擦着不时从鼻中流出的又黄又浓的鼻涕。

「玉珑还是嫩了点。」虽然我开导了她半天,可李岐山这个名字还是让她心理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已知的十二连环坞高手里面,李岐山稳坐第三把交椅,而除了杀人狂「屠夫」尹观之外,他的手段恐怕是最阴毒的,他以往的事迹看来已经影响到了玉珑。

「若是换做魏柔,甚至萧潇,她们会怎样呢?」

想起杭州湖心亭魏柔那惊人的一剑和从容的态度,我不得不承认只比玲珑大一岁的魏柔远比这姐妹俩老辣成熟,天分,这是学武之人谁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我的目光不由得投向了魏柔,或许是因为今天风沙太大的缘故,她和绝大多数女孩一样,也用一块面纱遮住了自己的脸,那块面纱是用一块极其普通的白布剪裁而成,与萧潇四女戴着的湖丝绣花面纱截然不同,只是她的面纱点缀的那些朴素花边,却让我看出她胸中萌动的依旧是颗少女之心。

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也在迷惑擂台上的局势。因为辛垂杨是今日的比赛监督之一,隐湖的棚子里就坐着她一人,她也无法向别人了解王炯的情况,只是又把报名表上的数据看了一番。

「还好李岐山是个心机深沉的人!」我暗自庆幸。

这几年李岐山一直在利用一切机会来丰满王炯这个人物的形象,虽然很多人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可也有同样多的人渐渐从一些小事上熟悉了这个颇有些侠气的书生剑客。他把一切资料都做得十分扎实,这才在大江同盟会中站稳了脚跟。

虽然玉珑的反常举止或许会让大江盟心生疑虑,不过因为玉珑背后有一个可以演绎出很多题材的我,李岐山想过关并不是件难事吧!

「鹰爪门王炯对春水剑派玉珑。」

辛垂杨的话音刚落,就听「沧啷」一声,玉珑和李岐山的剑已经同时抽了出来。玉珑并没有拿上春水剑派的传世之宝春水剑,却是源藤壶向谦字房老板何定谦学习打造华夏剑的第一件作品若水,因为原来就是计划给玲珑用的,所以没有像斩龙刃那样重,虽然比不上春水剑的锋利,可由于剑脊稍稍宽了一点,舞动起来,竟让春水剑法生出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李岐山当然无法使用他的成名兵器穿心刺,不过他怀抱长剑不丁不八地立在擂台上的时候,就彷佛是一只振翅欲飞的猎鹰,竟有一种卓然气势,而那剑势看着似乎也有些眼熟。

「鹰视天下,武当鹰蛇十二变的起手势。」玉玲轻咦了一声之后,在我耳边小声道。

我心中顿时恍然。少林武当因为弟子众多,不少武功流传到了江湖,像少林的罗汉十八拳和武当的武当长拳甚至已经成了许多门派入门必须修习的武功,鹰蛇十二变流传的范围虽然没有那么广,但不少人会使上几招,李岐山正是利用这一点来掩饰自己的本门武功,只是听无瑕说,鹰蛇十二变的后四变有着严格的传授途径,等闲俗家弟子只能得到前八变,让这套剑法的威力无形中打了不少折扣,现在倒要看看李岐山怎么来串连起这前八变了。

同样是那招「小楼一夜听春雨」,可那春雨淅淅沥沥的就缺少了点「润物细无声」的精致,李岐山双瞳一亮,手中长剑突然化作了一条毒蛇,直扑玉珑的左肋,那儿正是她防守最薄弱的地方,如果玉珑不理会的话,李岐山固然会被那春雨般的剑法分成十几块,可玉珑身上恐怕也免不了被刺上一剑。

「好一招『毒蛇吐芯』!」台下已经有人叫起好来,旁边棚子也传来易湄儿的夸赞:「王炯眼力不俗!」

却见玉珑在剑势即将用老之际,竟能收转回来,那剑光虽然如烟似柳,却在三声脆响之后,将李岐山的长剑击出了门户之外,正是一招「回头烟柳渐重重」。

玉玲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好!」,易湄儿却惋惜地叹道:「可惜可惜!王炯的内力实在是差了些!」

我心情也是一松,看来李岐山还在刻意隐瞒自己的武功,以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功夫,虽然已经让大多数人震惊了,可仅仅是刚够进入名人录的水平,如果玉珑发挥正常的话,三招之内就可以结束战斗了,可现在她心有所忌,两招过去了,刚刚试探出这个假王炯内力的深浅。

接下来的战况几乎和方纔如出一辙,玉珑的剑法固然精妙,可李岐山似乎总能找到她力量最薄弱的地方进行攻击,可惜因为内力实在无法和他敏锐的眼光相配合,每每功亏一篑。

不过玉珑虽然内力比他高出许多,可他手上的感觉十分好,总能利用剑势的变化来抵消长剑传来的一次次重击,当然随着他身法快速移动而胡乱飞舞的那些鼻涕无形中也帮了他的大忙,好几次玉珑都是为了躲避这脏兮兮的东西而放弃了击败他的机会。

又拖了十招,李岐山终于到了精疲力竭的地步,饶是外面冷得几乎滴水成冰,他的额头鬓角已经见汗了,急促呼吸呵出的热气在他眼前形成了一道薄雾,握剑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那浓黄的鼻涕更是流的甩的脸颊、衣服到处都是,显得异常的肮脏。

反观玉珑,呼吸依旧平稳,虽然只剩下两招,可大家心里都明白,王炯再也撑不过去了。

「昨夜西风凋碧树!」

在瑟瑟寒风中,这一剑显得越发肃杀,只是李岐山的目光依旧落在了玉珑的破绽处,不过当他的剑如约而至时,玉珑剑招变换之迅速就好像那破绽是她故意留出来似的,只听叮当一声脆响,李岐山的剑再也握不住了,直直飞上天去。

「完了!」同盟会不少人一闭眼,更有人急得直跺脚,一招,就差一招啊!王炯他终于没能坚持下来!虽然他虽败尤荣,可毕竟败了,鹰爪门也和十大彻底说再见了。

「哈啾!」

就在玉珑也认为自己获胜,正准备收剑的当儿,李岐山突然打了一个巨响的喷嚏,随着喷嚏而飞出的鼻涕直奔玉珑而去,玉珑急忙后退躲避,身子就和李岐山拉开了一段距离,而这时李岐山的长剑却正好落下来,不等长剑落地,李岐山手一抄,将长剑接住,顺势使出了鹰蛇十二变中的「鹰击长空」,等玉珑重新冲到他面前的时候,这一式鹰击长空恰好刚刚使完!

彷佛李岐山赢得了比赛一般,同盟会那边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就连辛垂杨宣布和局的声音都听不真切了,更有十几个年轻的同盟会弟子不顾长辈的劝阻,挤到擂台上,把已经瘫软在台上的李岐山给抱了下来。

我迎向一脸茫然的玉珑,她见到我那张微笑的脸,才从极度懊丧中清醒过来,不顾众目睽睽,一下子扑进我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傻丫头,哭什么,你输的可是李岐山呀!」我在她耳边小声道:「想当初,大江盟和排帮那么多高手都没留住他,输给他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你也给武舞留个露脸的机会。讨厌他的大鼻涕?不要紧,哪天我把他抓来,你一泡尿尿他个水淹七军!」

「讨厌,谁……那个他呀!」玉珑破涕为笑。

「那,你主子回去把你嘘嘘好不好?」我调笑道。

玉珑使劲掐了我一把,可胸前一声几乎低不可闻的「嗯」却清晰地传到我的耳朵里。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