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一卷 第十二章

听到「中毒」二字,我心忽地一沉,一丝不祥之念悄然升起。

略问了一下富来坷,才知道神机营查验江南江北两大集团的时候,发现富贵客栈和如意客栈两处都各有四五十个江湖人在今晨病倒,原以为上吐下泻的众人是吃坏了肚子,因为这些人都是参加了同盟内狂欢的,可有人开始便血则分别引起了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重视,两家都带着随行医师,经查,竟不似腹泻,倒像是中毒。又说慕容世家已经抢先一步,把唐大公子请去富贵客栈了。

怪不得早上出了命案也不见几个江湖人出来围观,我心中暗忖,却听陆眉公道:「那就先去富贵。」

等到了富贵,慕容仲达、韩元济、何庆以及言无心等江北几大门派的掌门人早在客厅等候,众人面色都相当沉重,而唐三藏正背对大家站在窗前,出神地望着窗外景色,听我们进来,他才转过身来,虽然神色平淡如昔,可眼中已颇有忧色,目光和我相对的时候,竟有求助之意。

我心中一紧,就听性情火爆的何庆神色激动地冲唐三藏嚷道:「好了,白大人、陆大人、王大人他们都来了,大少,你总该告诉我们这究竟是他妈的什么毒了吧!」

「七连环。」

脑筋慢一点的还在琢磨这七连环究竟是什么东西,何庆已经「噌」地一声跳了起来,指着唐三藏惊讶道:「真是七连环?真是曾经位列『唐门三毒』的七连环?!」

「何副帮主,在下也不希望是七连环,可有列位大人在,三藏岂能信口胡说!何况,七连环又是敝门的独门毒药。」揭开了谜底,唐三藏反倒从容起来。

「他妈的,你们唐门竟敢暗下毒手!」

慕容仲达一把拉住了欲上前理论的何庆:「老弟,千万别冲动,中了人家挑拨离间的奸计!唐门素来与我慕容世家交好,怎会加害于我!定是大江盟那帮奸贼不知从什么渠道得到了七连环,下毒嫁祸唐门,让我们两家相互猜忌,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慕容仲达果然老奸巨猾,知道此刻万万不能与唐门翻脸,一来像他说的那样,唐门缺乏下毒的理由;二来就算是唐门下的毒,没有弄清事实真相前也绝不能与唐门公开决裂,否则两线作战,腹背受敌,对江北同盟的士气将是极大的打击。

「没有真凭实据,慕容总管说话可要小心。」陆眉公看到我递过来的眼色之后,冷冷地道:「大江盟那边也有人出现了相同的症状,唐三藏,你和王大人去如意客栈,查一下那边的情况,然后回鑫鑫待命!」

何庆顿时得了理,嚷道:「我说得没错吧,就是他们唐门下的毒手!这帮川巴子定是眼馋咱们中原的花花世界,想称霸中原武林!」

又有人嚷道:「臭小子把解药留下来再走!」

我和唐三藏没有理会,迈步出了大厅,身后传来陆眉公训斥的声音:「吵什么!亏你们还是江湖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知道七连环一下子毒不死人吗?!再说,唐三藏若是随身带着解药,不等于告诉你,我就是下毒的人,他有你那么蠢吗?!」

我俩对望了一眼,唐三藏浮出一脸苦笑,轻叹了一声,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唐门想置身事外,难呀!」

解雨虽然不太愿意提及唐门,可毕竟那是她的家,我对唐门的了解也比旁人深刻的多。

唐门素来以用毒著称于江湖,七连环更是曾经与阎王帖、相思草并称唐门三毒,是唐门著名的毒药,只是最近十年再没现身江湖,渐渐被唐门毒药中的后起之秀断魂散所取代。

毒药杀人于无形,故而江湖很少有人轻易去惹怒唐门,否则真有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而唐门对毒药的利弊也有着清醒的认识,使用毒药对敌的次数远不像创业时那么频繁,特别是百年前唐门在史上最杰出的人物唐无畏的统领下将西南西北武林都牢牢掌控在手心里,成为足以与少林武当分庭抗礼的超一流门派之后,唐门用毒就愈加谨慎,近十年来,怀疑是唐门下毒的案子每年都不超过五起。

江湖已知的唐门毒药大约有十七八种之多,但有名的就那么几种,阎王帖见血封喉,相思草寸断肝肠,七连环却是痛苦连环。

不过,就像陆眉公说的那样,七连环的确一下子毒不死人,但中毒之人很快就失去了行动能力,没有解药的话,七日后就只能缠绵于病榻中了,短则一两年长则七八年后吐血而死。

它的歹毒是让那些中毒之人每天都有几个时辰要承受一种噬心吸髓般的巨大痛苦,而投毒者也正是借此发泄心中的怨愤。

七连环应该是唐天文父亲那一代研制出来的,而让它名噪江湖的则是二十年前的一件往事。

当时,自诩风流的江南大侠曾如云在当年的唐大公子唐天威游历江南的时候与他的一个宠妾通奸被唐门发现,唐门搜集到足够的证据之后立刻采取了行动,那女子先是受尽了折磨,后被投入了万蛇窟活活被蛇咬死。

而曾如云则被当时尚籍籍无名的唐天文一举擒获,被挑断了手筋脚筋之后又被强灌下了七连环囚禁在唐门,虽然没到一年他就疯了,可唐门依旧没有放过他,足足让他痛苦了六年。

六年中的最初三年,几乎每一个到唐门做客的江湖人都有一个固定的保留节目——参观曾如云。

于是七连环声名鹊起。虽然其间多位江湖重量级的人物受曾如云的弟弟——快活帮大将曾似雨的委托而为之求情,只求让曾死个痛快,却都被唐门拒绝,为此还差点引发唐门和快活帮之间的火拚,直到几年后快活帮在太湖全军覆没,曾如云才渐渐被人遗忘,可这时七连环已经威名远扬了。

不过,七连环名声虽大,却很少现身江湖。这么多人一起中了七连环,恐怕是自它被唐门研制出来之后绝无仅有的记录。

「听雨儿说,唐门中能接触到三毒的人数相当有限,保管也十分谨慎,就算七连环现在不是唐门三毒了,可……」

「别情,我明白你的意思。」离开了富贵客栈,唐三藏不再掩饰他心中的忧虑:「寒家对毒药控制得相当严格,特别是毒性比较大的几种,像阎王帖和相思草全部都由家父保管。不过七连环略有不同,不瞒你说,因为七连环有药可解,对它的控制相对松懈,不仅各房男丁都有机会接触到它,甚至……」

他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道:「甚至堂主以上的人物都可随身携带少量七连环外出,做保命之用。」

「保命之用?」我一愣,毒药保命,我还真是头一遭听说。

唐三藏点点头:「阎王帖、相思草和断魂散都是立即发作的毒药,中则必死,寒家自己也没研制出解药来;可七连环却不同,有足够的时间让你去寻找解药,只是七连环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七种毒药环环相扣,错解一个顺序就立刻毒发身亡,而眼下江湖上只有寒家可以解去其毒,所以几位堂主一旦遇险,就要设法让敌人中上此毒,以解毒为交换,换得自身安全。」

「咦,万一对方反倒迫使你自己服下这七连环,逼唐门为其解毒,从中偷取解药秘方可怎么办呢?」

「你还真会想。」唐三藏苦中作乐般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寒家弟子自幼就以秘法服用微量毒药,以增强抗毒性,故而体内都带有毒素,而七连环正好可以引发这些毒素,服下它之后就毒发身亡了,还解救什么?」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常言道,毒花最美,解雨是不是因为体内带毒而变得异常美丽的呢?

「如果只有几位堂主可以把七连环带出唐门的话,那他们所携带的份量能让这么多人中毒吗?」

唐三藏苦笑了一声:「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因为几位堂主的七连环加起来也不足以让这么多人中毒。」

他接着解释道:「七连环中的几味主药采集殊为不易,寒家也只是维持着一个很低的存量,如果大江盟那边也像慕容世家一样有这么多人中毒的话,虽然他们中毒的剂量不足惯常使用的三分之一,可所需的七连环就几乎等于寒家全部库存了,所以该与几位堂主所携带的七连环无关。」

他沉吟了一下,道:「就算有内贼,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胆量把全部库存都盗了出去呀!」

我脚步顿时一缓:「你是说,七连环的秘方流出唐门了?!」若真是这样的话,那真是要天下大乱了。

「不可能!」唐三藏斩钉截铁地道:「七连环的秘方只掌握在家父、大伯和六叔手里,说他们把秘方流了出去,打死我也不相信,毕竟这是牵扯到唐门生死存亡的大事啊!」

我立刻就明白了唐三藏话里隐藏的意思。

唐门内部宗派斗争相当激烈,当初唐天文有意将女儿嫁给齐小天或是宫难,就有加强自己这一派实力的意思。

不过就像魔门一样,内斗虽然不断,可矛盾还远远没有激化到需要背叛自己门派的地步,像唐三藏的大伯唐天威在唐门就拥有相当大的权力。

何况,若是弄得七连环肆虐江湖,唐门立刻就成了武林公敌,覆灭只是早晚的事情,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唐门都不存在了,那辛辛苦苦争来的权力又有什么意义?!

「既不是内贼,秘方也不可能流出去,那这七连环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你又在担心些什么呢?」饶是我机智过人,此刻也被唐三藏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唐三藏停下了脚步,仰望着天空,沉吟不语。细看他的眸子,竟是一动不动,而白皙的脸上更是青红二色相继交替,显然我这一问涉及了唐门的核心机密,让他内心激烈交战。

「算了。」

「也罢。」

看到唐三藏为难的模样,我便有心放弃了,虽然他很合我的脾胃,又是解雨最亲的大哥,可我并不想掺和到唐门的内斗里去,至于群雄所中的七连环,既然有药可解,自然好解决多了,实在不行,在门里找个有份量的人物当作替罪羊也是一个办法。

不料唐三藏却根本没听见我的话,脸上闪过一道决绝之色,转头对我道:「也罢!别情,你是阿棠的夫婿,说来不是外人,志又不在江湖,就算家父责罚,我也算有些托词,只是,事关唐门绝密,务必替我守秘。」

见我点头,他问道:「知道曾如云吧!」

我点头苦笑道:「你老妹早就威胁我了,说我若是负了她的话,就把我变成曾如云,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能不知道他吗?」我身边的女人,就只有她才敢这般威胁我。

「曾如云,哼,他只是个不自量力的傻瓜而已。」

唐三藏冷笑道,此刻的他显然没有心情去理会妹妹妹夫闺房里的趣事了:「当初几个成名高手,就他一个活生生钻进了套子里。」

我心中一凛,难道这个在江湖广为流传的故事里竟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果然听唐三藏道:「早在三十年前,七连环就被我六叔的父亲也就是我三叔爷研制出来了,这种毒药的中毒症状与一种不太常见的怪病症状相当一致,很有隐蔽性;持续时间长,又可以让投毒人得到强烈的报复快感,而解药也被寒家掌握,我大伯立刻就看到了它的利用价值。」

我眉头一皱,心中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这种药,用在江湖实在太可惜了,想杀人的话,阎王帖和相思草比它好用多了。」

「莫非你大伯是想用在民间?那些豪门巨富身上?」我已经忍不住内心的震惊,无论是唐门自己投毒之后用解药敲诈勒索,还是把毒药卖给别人牟利,都能引来灭门之祸啊!

「你猜对了,大伯正是要把七连环卖给这些豪门巨富。可寒家总不能拿着七连环跑到人家问口说我这毒药如何如何好吧,于是大伯就想出了一个主意,先在江湖上打响七连环的名号。」

「大伯那个宠妾本是蜀中名妓,大伯知道她生性淫荡,便假意爱她,把她赎了出来,之后就带着她到江南游山玩水,每到一处,都要拜会那些江湖大豪。大伯是长房长子,极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故而大家都极力与他结交,每一处都尽力挽留他住上一段时日,他都一一应允。大伯自幼厌武,身子孱弱,那淫妇见到这些身强力壮的高手,便春心荡漾,果然就勾搭上了曾如云那厮。」

真相竟是如此!我不由暗惊唐门手段之毒辣。

「结果曾如云就成了七连环的最佳样板,怪不得你们总带着客人去参观他。」

「这也是他咎由自取,谁让他淫人妻女!」

唐三藏秀美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冷电,我看到了他身为黑道世家子弟那冷酷的一面。不过,唐门的目的果然达到了,借曾如云之名,七连环很快传遍江湖,过了一段时间,就陆续有人来唐门商议购买七连环事宜。

「大伯十分谨慎,知道这是一把双面刃。在他的建议下,寒家一口回绝了他们,却开始着手进行调查这些人的背景,他们的行踪都相当谨慎诡秘,等寒家得到比较完整准确的情报已是三年后的事情了,说来好笑,这些人九成九是豪门望族,而想获得七连环的原因七成与夺嫡、乱伦、情杀有关,他们心性坚忍,为达到目的可以忍受相当长的时间和昂贵的费用,于是,大伯开始安排七连环渐渐淡出江湖,而第一批经过严格挑选的客人也在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后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我很快就明白了唐门的操作手法,江湖公认的「唐门更像是商人世家」在此又一次得到了证明。

江湖和豪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阶级,其间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彼此很难真正融入对方的生活圈子。

而从获得信息的角度来说,江湖的信息通常是公开的,而豪门则是私密的,这就为唐门的操作带来了可能。

当一个世家子弟准备夺嫡的时候,他应该很注意那些能够帮他把自己的对手送进地狱的手段和物品,因为江湖信息公开性的缘故,一个当地黑帮的混混就可能知道七连环的大名,于是这位世家弟子就很可能在有意无意之间得到了七连环的信息,有心的他便会关注起它来,渐渐发现它的一些特点很符合他的要求,唐门自然而然就成了他寻求合作的目标。

当他历尽千辛万苦花费巨资得到七连环之后,他对手的厄运便到了。世家都认识几个名医,而名医正好治怪病,怎么也不能要求他们去江湖找个大夫给自己的宝贝儿子看病吧,可惜这是中毒而不是怪病,又怎么可能治好?!

因为豪门信息私密性的缘故,江湖很可能根本不知道世家有子弟得病死了,就算听闻,那只字半语的消息恐怕也无法让人把这一切与七连环联系到一起。

当然,江湖中还有两三个以医术著称的人物比如无瑕与豪门有些往来,不过在唐门的缜密调查下,这种关系很容易就被唐门侦知,从而避开这些豪门。

要说有可能出现大纰漏的,或许隐湖嫁入豪门的那几个无名弟子会躲开唐门的侦察,从而看出些蹊跷来。

即便是这样,这也绝对称得上是一套严密的毒药销售体系。当然杀头的买卖也必然带来丰厚的利润,只是七连环从此便有了外流的渠道。

而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十几年下来,或许已经有人注意到了唐门的这条财路,有心利用它来打击唐门,这才是唐三藏最担忧的事情,在他心里,或许他宁愿是出了内贼也不愿意这罪恶的买卖被揭发出来吧!

「唐门究竟卖了多少七连环呀?」

「我也不知道。不过自皇上继位以来,严禁私盐,寒家收入大减,七连环流出的数量恐怕就多一些了。」

我默然,三年来官家对私盐贩子索捕甚急,被处极刑者达数十人,江湖几个私盐大户都暂避风头,改卖官盐了,只是官盐价高利薄,十引官盐也抵不上一引私盐的利大,为扩大销量,彼此争夺对方销货地盘的事情时有发生,大江盟和慕容世家此番开战大半也是为此,而唐门则很可能像唐三藏说的那样用七连环来弥补收入了。

太棘手了!我心中暗叹。转过街角,不远处就是如意客栈了,客栈的门口,柳元礼等几人正翘首以望,见到我和唐三藏,他们的脸上才多了一丝笑容。

═══════════════════════════════════════

下期预告

在陆眉公的弹压下,「七连环」事件暂被搁置,只是唐门家主唐天文由于要替群雄解毒而被迫滞留江南。

江南江北两大集团也因盟中精锐暂失作战能力且年关将至,无奈地约定暂不相互攻击。

王动与唐天文的初会并不顺利,出人意料的冷遇既让王动莫名其妙,却也激起了他心中傲气,决意不再理会所谓的「父母之命」。

带着怒气回到苏州,却意外地与孤身一人的魏柔相逢,听她要回乡静思几日,王动立刻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