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三卷 第五章

宝亭知道我将有远行,便放开胸怀,将众女齐聚于初晴楼内,极尽荒淫之能事,只是她新嫁过来,又碍着身份,虽在床笫间风情万种,却始终不肯与众女大被同眠。

欢娱时光短,就这样忽倏过了两日。这天日上三竿才从萧潇身上爬起,洗盥完毕,推窗一望,楼下解雨和宋素卿早已整装待发了。

卫所虽然不禁妇孺,可大军一旦出征,妇孺则被严禁私自携带。不过沈希仪早有对策,以解雨是江东名医、宋素卿熟悉倭寇事宜,俱有利于作战为名,做通了徐老公爷的工作,不过还是要扮成男装作为我的亲随,以免为兵卒所知,徒惹烦恼。

把家中之事一一交待清楚,我便带着解宋二女直奔金山卫。解雨少年心性,自是兴奋异常,连对宋素卿的态度都好了许多,而宋素卿则是曲意逢迎,一路行来,二女唧唧喳喳地说笑不停,颇不寂寞。

到松江府后,三人才换上戎装,解雨和宋素卿贴身穿着宝悦坊特别为二女精制的鳄鱼皮罩甲,既薄且韧,又暖又遮风,外面则罩着宝悦坊特制的雪狼皮战袄,足蹬水牛皮靴,精钢的头盔、护心、腕肘。斩马刀则是谦字房老板何定谦亲手打造的,两人怀间更是揣着一枝由源藤壶秘制的倭式短鸟铳,上下一身行头几乎用去了五千两银子。

天黑之前,三人终于赶到了设在距松江府二十余里的畲山临时军营。事前沈希仪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务必准时报到,看偌大的军营里鸦雀无声,门外站岗的军士如狼似虎,我知道我一旦迟到的话,治军极其严格的沈希仪或许真就要拿我军法行事了。

「别情,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沈希仪见我到来,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拉着我的手,指着大帐里围坐在大地图旁的六人道。

「这位是海宁卫副千户胡链胡大人,这是金山卫百户曾亮曾大人,这是……」

「末将杭州前卫百户乐茂盛参见行军参谋王大人!」

没等沈希仪指到,乐茂盛已然站起身来躬身施礼,只是他眼中炽热如火,显然他已经知道武舞即将下嫁于我的消息。

「别情是都司武大人的乘龙快婿,乐老弟则是武都司的得意门生,两位日后要多亲近些。」沈希仪假装没看见,打着圆场道,又把另三位百户张禄、徐山、归有财介绍给我,然后指着我道:「这位就是此番我剿倭营的行军参谋、苏州府推官、应天府新科解元王动王别情大人。」

互道久仰之后,沈希仪道:「别情,我们正在研究南京及浙闽二省各卫所汇集上来的情报,你这行军参谋也该给我们出出主意,参谋参谋了。」

因为不是正式的军事会议,大帐里的气氛还算轻松。

沈希仪指着桌子上摊开的地图道:「宗设的活动范围虽广,北到崇明,南到泉州,都曾发现他的踪迹,不过依目前情报推断,他的基地不外乎两地,不是在宁波府双屿岛一带,就是在松江府大七小七岛一带。这个倭寇集团人数估计不足三百人,大小舰船有十余艘,主力战舰是一艘铁甲舰,据说在与宋素卿集团的火拚中被击成重伤,很可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众将都松了口气,金山卫的曾亮是水军出身,闻言更是喜出望外,捻着胡须笑道:「奶奶的,这就叫螃蟹没了大鳌,乌贼断了触手哪,倭寇自伤爪牙,对我军可是大大的有利!」

此番征剿宗设,动用了金山卫的大明水军六艘「苍山铁」战船,但苍山铁的性能远不如倭寇的铁甲舰,故而当初剿讨宗设的方略也是以陆战为主,此番听宗设的主力战舰受损,曾亮不由得雄心再起。

「宗设尚有十余艘倭式战舰,不可小觑。」沈希仪提醒了一句,接着道:「宗设虽在我大明近海岛屿建有基地,可这些岛屿物产都很匮乏,补给困难,加之他几乎垄断了东南沿海珠宝香料的海上走私,故而需要频繁与大陆内地贸易,其走私的货物虽然多是在海上与沿海富豪完成交易,但补给与修缮船只则大多需要停靠沿海港口码头,一小部分走私的货物也是在这时候与内陆下家完成交易的,我们的目标就是利用他们停靠码头的机会,一举将其消灭!」

「若真能将他们吸引到岸上,一千二对不足三百,不把这群兔崽子杀得一个不留,我们都该抹脖子上吊了!」

见徐山的手在脖子上一抹,众人都笑了起来,曾亮问道:「可浙闽海岸线一千余里长,我们怎么知道宗设究竟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靠岸呢?!」

「浙闽两省已借贯彻皇上禁海旨意为名加强了海禁,并对拥有海上船队的松江沈家、太仓顾家、余姚谢家、宁海李家等沿海十三家大富豪加强了监控,严禁他们的船队出海,迫使宗设将交易改在陆路进行。我已请南京及浙闽两省重点监督松江府南汇嘴,宁波府余姚、定海、象山和泉州府晋江、惠安几处平素宗设出没较多的港口,估计很快就会有情报传来。」

「将军所言极是,只是逼宗设上岸,不若主动设圈套吸引他上岸为佳,末将倒有一计。」乐茂盛深思了一会儿,突然道。

见乐茂盛的眼光闪过一丝冷电,我心中竟隐约有些不安,果然听他道:「宗设作乱,说白了只为逐利,若是有一大票的生意勾引着他,不怕他不上钩。」

他目光落在了我身上,笑道:「王大人是江东商界的名人,扬州沈园、苏州秦楼都是赚钱的买卖,原本用不着和倭寇打交道,只是新近成了宝大祥殷家的女婿,却让末将的计策有了根本。大家都知道宝大祥那桩案子吧?」

众人皆点头,曾亮抖着山羊胡笑道:「说书的都把它编成段子满大街地唱了,谁不知道?!连我屋里的都知道呢,才子配佳人,老弟还真要恭喜你哪!」

「王大人辩才天才无双,替宝大祥洗脱了罪名。不过,有句话王大人您别介意,市井中可是有不少人认定宝大祥有走私的嫌疑喔!」

这我当然清楚,我也明白乐茂盛究竟想出了一个什么样的计策,想以宝大祥和我为饵引诱宗设,用心真是歹毒。且不说倭寇难以相信我,我轻入险地,很可能为倭寇所害,就算倭人相信我,日后他一旦得势,翻云覆雨可以借此弄出很多花样来,交通倭人、走私贩私,这样莫须有的罪名我现在就能想出一大串来。

一瞬间我心中顿起杀机,既然因为武舞的原因让我俩誓不两立,那么和他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脑海中甚至立刻浮出了几套杀他于无形的方案。

乐茂盛果然提出了以我为饵的计策,胡链、张禄、徐山三人陷入了沉思,似乎颇有些心动,甚至沈希仪也投来询问的目光,倒是曾亮挠了挠光头,想也没想道:「小乐,你小子真是裁缝的尺子,专量别人不量自己呀!倭寇是什么角色,生性多疑又心狠手辣,你让王老弟一个细皮嫩肉的书生去和倭寇打交道,岂不是羊入虎口?!」

「曾大哥你有所不知,说王大人是一介文弱书生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呢,王大人文武双全,论起马上步下的功夫,就连末将都有所不如!」乐茂盛微笑道,眼睛似乎不经意地朝我腰间瞄了一眼,见我腰上挂着并不是以往的斩龙刃,却是一把普通的斩马刀,不由微微一怔。

胡链等人俱是动容,曾亮更是惊呼一声,不相信地道:「王老弟的武艺比你还高?不可能吧!小乐你可是杭州卫年轻将领中的头把交椅呀!」说话间,他瞥了我一眼,突然抡起斗大的拳头,呼地一声砸来,虽没什么章法,却是力道十足。

我尚未出手,对面的沈希仪已经出掌拦下了他的拳头,如中败革的声音过后,曾亮的拳头被沈希仪生生拦了下来。

沈希仪在军中颇有威名,但他不是杭州卫的老人,众将并不太了解他的底细,眼下见有杭州卫第一力士之称的曾亮手上的力量都似有所不如,一时间众人再惊,才知道这个白面书生似的上司其实有着过人的武艺,就连乐茂盛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讶色。

「别情练的是江湖功夫,单打独斗或许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此番征剿宗设,我挑得可俱是精兵强将,论弓箭别情赶不上你乐老弟,你可是军中小李广,箭法通神;论水性别情赶不上你曾大头,你那『黑泥鳅』的名头也不是白给的,大家不必妄自菲薄。再说两军交战,江湖功夫有多少施展的机会?」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沈希仪不愿让我一开始就锋芒毕露,自是为我打算,而他似乎也想到了乐茂盛计策的阴险之处:「乐老弟此计甚佳,只是人选有些问题。别情他钱权不缺,殷二姑娘又是嫁出去的姑娘,不管宝大祥的事务,他缺乏走私的理由,反倒容易引起宗设怀疑,打草惊蛇。」

「不错不错,王老弟是财神爷戴着乌纱帽,奶奶的又有钱,又有权的,犯不着走私嘛!」曾亮附和道,话里却透着艳羡。

乐茂盛呵呵笑了两声,说自己考虑欠周了,只是眼珠一转,又道:「王大人与商贾联系紧密,像松江沈百万的长子沈熠就是王大人府上的座上客,听说沈家暗中做着海上贸易,不如请他出面,引诱宗设如何?」

曾亮、徐山顿时就有些不快,两人是金山卫的,乐茂盛的话几乎是等于指责金山卫失职一般,而他和曾徐二人又是分属两省,当官的最忌讳越界指手画脚。而我心中却是暗暗吃惊,乐茂盛这家伙不仅心思歹毒,而且脑筋也够灵活,倒是个难缠的对手。

乐茂盛见曾徐两人脸上不豫,似乎知道自己一时心急,口不择言,多说了一句沈家从事海上贸易,让两人起了芥蒂之心,连忙道歉,又道:「末将也是想一举剿灭宗设这群倭寇,大家挣了军功,封妻荫子的岂不快哉!」

一句话便让众人脸色都开朗起来,曾亮笑道:「妈个巴子的,这话老子爱听。没军功,老子怕永远就是个六品百户,可是武职六品他妈巴子的算个屁呀!」

张禄和徐山也点点头。其实沈希仪就是最好的榜样,若不是他在两广战功卓著,岂能年纪轻轻地就做到了三品京卫都指挥同知的高位上!

而我也明白军功对大帐里这些人的吸引力,沉吟了一下道:「不瞒诸位大人,沈熠是在下寻花问柳的伙伴,至于他沈家做不做海上的生意,在下一概不知,不过为了剿灭宗设,我就走一趟松江,他沈家若是以前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那就给他一次带罪图功的机会,由他负责勾引宗设上岸;若人家是个正经买卖人,我们再另想办法。」

「没想到乐茂盛对你怨恨竟是如此之深!」送走了诸将,沈希仪颇有些感慨地道:「两位弟妹的行踪你千万掩饰好,不然真可能让他掀起风浪来,此人相当阴险歹毒。」又叹了口气道:「奶奶的,我在杭州卫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他的心性来呢?!」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笑道:「唐佐,有你在这儿,谅他闹不出什么花样来。」心中铲除他的心已然更盛。

「那你真要去松江沈家?」

我点点头,道:「众将都想跟着你立一场大功,我不去试一试,他们恐生埋怨之心,于士气大是不利,乐茂盛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我非但要去,而且要尽力把这事做成,只是日后你和徐老公爷那里对沈家可要多关照一些了。」

沈希仪沉吟了一下才表示同意,并立刻手书一封给徐老公爷的信让亲随小校八百里加急送往南京,之后,和我论起如何操练部队来。

这次为征剿宗设而组建的剿倭营将士共一千二百余人,战马六百匹、马车一百辆、鸟铳五十枝、虎蹲炮两门、苍山铁六艘。沈希仪是主将,胡链辅之,我则为行军参谋;全营下设五把总,乐茂盛、归有财、张禄、曾亮、徐山分领弓骑手、马军、鸟铳刀斧手、水军、藤牌手各二百人,我另领一百辎兵兼炮兵,余下则为沈希仪的亲卫。

按照沈希仪原先的计划,在侦知宗设行踪的同时,剿倭营开始在畲山练兵半个月,一来这些兵丁是从南京、浙江两省抽调上来的,虽然都是各卫的精锐,可上下需要彼此熟悉,才能配合默契;二来鸟铳才开始装备军队,战法尚未形成,沈希仪凭借他五军断事官的身份率先搞到了五十枝,但如何与步、骑兵和弓箭手配合,谁心里都没谱,需要反复演练才能形成战斗力。

「宗设铁甲舰的火炮是相当犀利,可倭人手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鸟铳火枪。」我回忆着金山卫外那场海战道:「至少那天我就没有见到一枝鸟铳。」

「鸟铳怕水,在海上就算倭寇也舍不得轻易使用,特别是海战中战船都有隐蔽体,鸟铳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等两船短兵相接的时候,用弓箭可比鸟铳方便多了。不过,鸟铳在陆地上倒是大有发挥的余地,我亲自试过,它百五十步之外仍可伤人;而能射杀八十步以外敌人的弓箭手在军中已属超等,像乐茂盛那样百二十步依旧可以杀人的神箭手军中根本就没有几个。」

「别情,其实无论弓箭也好,鸟铳也好,只要能把宗设引上岸,一口吃掉他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我关心鸟铳,是因为在京卫那两年,我深知北方边患之烈,那里才是鸟铳大展其才的地方。」

原来沈希仪是想做个抵御边患的大将,我不禁肃然起敬,正色道:「唐佐,那咱们兄弟就创它一套新式战法出来,先拿宗设祭你军旗吧!」

第二天校阅全军,剿倭营正式宣告成立,站在检阅台上的沈希仪一身戎装,英姿飒爽,大有名将风范,演说也极富煽动性,激得全营士气高涨;而后乐茂盛的百步穿杨、曾亮的铁头裂石,又让兵士大开眼界的同时信心大增,个个摩拳擦掌,大有不灭倭寇誓不还的气势。

检阅之后,诸兵种便开始各自的训练,我也见到了我辖下的那一百辎兵和我的副手——镇海卫一个百户的总旗陆三川。

比起其他几个兵种来,这些负责后勤辎重的辎兵看着多是呆头呆脑的,绝少伶俐之人——这也难怪,辎兵这差事又脏又累,又难得军功,伶俐的早跑到其他兵种去了;而这些士卒看我也多半是狐疑脸色,毕竟我那顶文官帽子很难让他们一下子就认同我。

陆三川是个三十多岁的憨厚汉子,集合队伍之后,便向我报告说今日操练负重跑多少多少里,推车跑多少多少里、举石锁多少多少下、打桩多少多少根等等等等,都是辎兵的必练科目,而我初次带兵,诸事不明,便让陆带领着弟兄们操练起来,而我则在一旁默默观察。

沈希仪点兵果然有独到之处,一个多时辰的高强度训练,这一百看似孱弱的辎兵却只有三十个人没能坚持下来,体力耐力之佳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望着料峭春寒中累得汗流浃背的众人,我心头竟是一热,大明的军队若都是如此强悍的话,何愁边患倭寇!

我大致了解了部下的状况,算算沈希仪的信使来往南京松江估计要五六天,我可以利用这几天的功夫对他们进行一些强化训练。

其实对于一个辎兵来说,他们都算的上是出类拔萃的了,而陆三川的训练方法显然也在军中锤炼已久,就算是我也提不出更好的方法来。不过,此番剿倭可能要辗转千里,为了行动机密,甚至都有可能无法与当地驻军官府取得联系,辎兵担任粮草弹药供给重担,一旦落单的时候被倭寇攻击,没有反击能力的话,很可能被倭寇一口吃掉。

「大人,你说想教我们练武?」

陆三川傻愣愣的上下打量着我,脸上写满了疑惑,只是他脑筋总算没完全坏掉,硬生生把对我的怀疑省略了去,只道:「大人,一开始我们也不是辎兵来着,只是那些刀枪什么的练起来实在太难了,我们这些人怎么学都学不好,只好来当辎兵了,反正辎兵只要力气够就成。」

「辎兵也有辎兵的尊严。」我正容道,辎兵就像是江湖里的淫贼一样被人瞧不起,可是人活着就要活得有尊严。

「尊严?」陆三川一脸的迷茫。

看来尊严这个层次对他来说有些遥不可及了,我不禁暗叹一声:「三川,大家都是皮毛骨肉血,总不能别人升官发财,我们辎兵只有喝西北风的份吧!难道你不想娶个老婆热炕头,再给你生两大胖小子吗?」

陆三川这才眼珠子一亮:「大人,是不是听您的,我们就能有老婆孩子?」

「我不敢打保票,可有希望总好过没希望吧!」我淡淡一笑道。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