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三卷 第九章

慕容下榻的乐水别院里丝竹阵阵,笑语莺莺。慕容仲达和言家掌门言无心、漕帮副帮主何庆各怀抱佳人饮酒作乐,而冀小仙则含笑抚琴。

「大少,你官越做越大,见你就越来越难喽!」慕容仲达率先看见了我,忙把怀里的女孩推到一边,半真半假地道。

「一入官场,身不由己嘛!」我笑道,和言、何二人打过招呼,又笑着问慕容道:「听说你这次带了二十几号人来,这么兴师动众的,是准备给我秦楼送钱来了,还是想和大江盟大干一场啊?」

慕容「嘿嘿」笑道:「大少,咱是多少年的朋友,你刚上任苏州推官,管着一府治安,我哪能给你添乱!来这,是因为弟兄们辛苦一年了,总要慰劳慰劳吧!」

「妈的,死慕容,半句真话也没有,难道你家听月阁比秦楼差,犒劳不了弟兄们吗?」

「这一地有一地的风土,一女有一女的好处。」慕容眨巴着小眼道:「再说,以前没觉得你秦楼比我们听月阁好到哪里,可现在看,还真大不一样呢!别人不说,就说小仙,都会弹琴了,我当然想见识见识她还学了什么!」说着,猥亵地笑起来。

「慕容总管就是为老不尊。」冀小仙白了他一眼,嗔道。

我坐在慕容仲达旁边,先是扯七扯八地谈了一出风月,借机偷偷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了扬州发生的事情,说我不会忘了慕容老大的好处。

慕容仲达更是开心,阿谀道慕容家主早说过大少是个可交的朋友,而冀小仙和高七则周旋在言无心与何庆间,让两人一点都不觉得被冷落了。

「大少,我此番前来,是因为收到线报,说大江盟苏常主将易人后颇有异动。」

其实我的案头也放着相同的情报,因为它们都出自冀小仙之手,小仙她家里人俱在扬州,为慕容世家所控制,她替慕容收集情报也在情理之中,而我两次想把她家人接出来,虽然未果,可她也心存感激,眼下已经成了一个双面间谍。

只是大江盟颇为顾忌她的出身来历,情报并不十分准确,我只是看过而已,倒是慕容世家当了真。

其实眼下苏瑾才是刺探大江盟情报的最得力人选,可惜秦楼已经控制不住她了。远在几百里外的慕容世家虽然想控制她,可她似乎一直在寻找外力摆脱这种控制,而我却只是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滑进别人的怀抱里。

我如何忍得下心来放弃她呢?这几乎成了我心中的禁忌,每当我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思绪彷佛就被强迫转移了,久而久之,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局外人了,所以当我听说她又和李思出去游玩,我竟是出奇的冷静。

「那只是李思的疲兵之计。」李岐山淡然道:「大江同盟会的主力都集结在泉州冬训尚未结束,李思在苏常两地频繁调动的都是些临时征集的流民乞丐,这些人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目的只是想打乱慕容世家的部署,疲劳他的部下而已。」

「聚集流民?」我不禁皱了一下眉:「李思他也太胆大妄为了吧!聚集流民可是官府大忌!难道他不怕被安上个聚众造反的罪名吗?」

只是我很快就想通了,李思的行动都在常州,大江盟在那儿本来就有很深的根基,官府该是默许了他的举动,想来常州府没少吃大江盟的贡,偌大的责任也只好咬牙担着了。

「别看这小子整日吊儿郎当的,做事却麻利的很,又会拿鞭子指挥人……」

听李岐山的牢骚,我才明白李思的计策其实是他出的,心中这才好过一些,只是李思这股鲁莽劲儿,也算让我开了眼界。

「你倒是给他出了个绝户计。」我心中已然开始盘算如何鼓动白同甫来弹劾常州知府周前宽,李岐山却只冷静地说了一句。

「谁让他挡了大人的道呢!」

从李岐山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情报,大江同盟会的冬训将在二月底结束,之后一部分弟子要回乡帮助家里春播,其余的则返回杭州等待新的行动命令。至于李思的出身来历,李岐山还没有机会接触,而大江盟越是保密李思的身份,我调查的方向就越集中,毕竟能让大江盟讳莫如深的门派没有几个。

至于万里流堂而皇之地住在秦楼不肯离去,我只是叮嘱李岐山注意他是否有与大江盟结盟的迹象,不要被他和李思间的争风吃醋蒙蔽了自己的眼睛。

没找到唐三藏我隐约有些不安,因为去崇德拜会唐天文的设想被我自己用六娘生病的理由搪塞过去了,而我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理由更有说服力,两天里几乎衣不解带地守在六娘病榻前,等她烧退了搬进竹园,被我秘密派去崇德的高七也带来了唐天文的消息。

「那老爷子能未卜先知,还真像个神仙哩!」高七并不知道唐天文的身份,唐天文表演了一回听风辨器的本事折服了他,回来之后就没口地夸赞。

唐老爷子的信不咸不淡,只是告诉我唐三藏去了应天,不日回杭,届时定让他来拜会大人,再无他话。

我看了不禁生出一肚子闷气,随手把信烧了,忿忿对六娘道:「好么,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不是看在解雨和三藏的份上,我管他死活哩!真是活该我犯贱!」

「动儿,你之前不是说过,唐门主是做戏给你看的吗?」六娘斜倚在枕头上笑着提醒我道。

她的脸色红润了许多。解雨不愧是国手,下药极是对症,加上众人悉心照顾,六娘恢复的极快。

「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吧!」其实我也知道,或许因为解雨自幼缺乏父爱的缘故,我对这个岳父同样缺乏尊重,不过,就算我不喜欢他,也不希望他在唐门倒台……

「既然你可以在苏州再住上六七天,那就守株待兔,等唐三藏的消息吧!」

「唐三藏,他还真是个大兔子呢!」我苦笑道。

没等来唐三藏,倒先来了唐五经。

唐五经的到来本就在我预料之内,当我把秦楼的姑娘如实地形容了一番之后,食髓甘味的他已经注定了要有秦楼一行,只是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和我只有一面之缘的他自不会贸然来拜会我,事实上对于普通的江湖人来说,名人录第十的高位和正七品的苏州推官让我成了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存在。不过,几乎就在他入住秦楼的同时,我已经得到了相关的情报。

把和唐五经的相会变成一桩很偶然的邂逅对我来说极其容易,只是我见到他的时候,秦楼四小之一的曹小月已经让这个一直生活在父亲羽翼下的年轻人心神俱醉了。

「咦?这不是唐公子吗?仲北兄呢?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我的热情恰到好处,看起来似乎只是因为唐五经是沈煌的朋友,才让我对他特别留意起来,态度自然的让他丝毫不生疑心;而有凤来仪楼的几个江湖人听到这少年姓唐,都下意识地朝他看去。

唐五经有些窘迫,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解释道:「仲北这两天去杭州忙他沈家自己的生意,我就偷闲来这儿放松一下了。」

他光忙着替自己开脱,却无意中透露出了一条重要的信息:「沈煌忙着自家生意?莫非他已经与宗设接上了关系?」我心中暗忖,沈熠的消息至今未到,不知是沈煌的小动作瞒过了沈熠的眼睛,还是唐五经透露出来的消息原本就是错误的。

「小月,唐公子是松江沈二少的朋友,你要好生伺候。」

说罢,我就道别而去,得来的消息让我心急如焚,再没心思与唐五经纠缠,只是眼角余光里却见唐五经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嫣红,欲言又止。想来这位唐三少虽然在江湖籍籍无名,可在唐门里也该是个颐指气使的主儿,如今白龙鱼服,落得要借别人的光,没有江湖历练的他能忍住这口气也算难得了。

「干娘,无论如何也要把唐五经留在秦楼,就算把曹小月、张小修、叶小童一股脑地搭进去也在所不惜,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把他拿下软禁在秦楼,就是不能让他离开秦楼半步,我要用他做人质。」

「是不是你觉得唐三藏会有危险呢?」铜镜前的六娘回首淡淡一笑道。

这是我的错觉吗?我心下一阵迷茫,大病初愈后的六娘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杏眼桃腮竟似女儿一般,细一看我这才发觉,六娘她竟然罕见地在脸上点了些水粉胭脂。

我不敢说破,便顺着她的问话道:「我怕不光是唐三藏呢,甚至连唐天文都有危险,孤身在外,就算他武功绝伦,也招架不住唐门多名高手的围攻,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和唐天威站在一条线的,至少有唐门百草堂堂主老六唐天运,飞鱼堂堂主老二唐天风;而如果唐天威真的离开了四川到了江南,那么鹰堂堂主老四唐天行恐怕也默许了唐天威的行动。」说到这儿,我嘿嘿笑道:「我这老丈人还真是众叛亲离呢!虽然唐天运、唐天风他们的武功与唐天行相差不足以道里计,可是想杀唐天文,并非武功一条路。我听说,唐门中人因为自幼服食毒物,虽然因此增加了自身的抗毒机制,可也有几种药物会引发自身毒素的大爆发,『七连环』就是其中一种,唐天威的毒术远在唐天文之上,或许已经研制出新的药物,可以杀唐天文于无形。」

「或许你说的有理,可动儿你别忘了,唐天文父子是唐门中坚,自毁长城后,就算唐天威能执掌唐门,可唐门实力大弱,岂不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唐门不敢用毒外侵,怕惹来灭门之祸,可自保总可以吧!何况这种高门大派,从来都是卧虎藏龙,别人不说,眼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唐五经实力就不在雨儿之下,而他天资极佳,若是不沉迷于女色的话,三年之后或许就是唐三藏,十年后未必不是唐天文啊!」

「哦?」六娘的嘴角扯出一丝笑意,我知道她不是怀疑我的判断,而是笑我自己偏偏就是个沉迷于女色的主儿。

「因材而施教,只因人各有不同。」我只简单解释了一句。说白了,不是说每个武功高强的人都是房中高手,也不是说练了房中术就一夜能御数女,像我这样天赋异秉又有明师传教的,天下能有几人!而唐五经被其父压制太过,一尝女色滋味便不可收拾,又没有旦旦而伐的实力,阳精大损后必然要阻碍他武功的进步。用曹小月她们缠住他,就算唐天威并没有取他三弟而代之的意思,我也要替唐三藏铲除一个潜在的对手。

「动儿你放心吧!干娘会让唐五经乖乖留在秦楼的。」

带着解雨、宋素卿秘密赶赴松江,用李佟的名义在有间客栈住下没多久,沈熠已经急三火四的闯了进来。

「我的大少,你可总算来了!」

「咦,不是说好你送情报去苏州吗?」

「那我也得能离开松江啊!」

一问才知道,沈煌果然与宗设取得了联系,并达成了基本的交易协议。为了确保交易安全,他借口上次红货被劫可能是有内贼泄密,请他父亲沈百万下了命令,凡是能接触到交易机密的沈家高层一律不得离开松江,而交易地点和时间更是只有沈百万和沈煌两个人才知道。为了不让唐五经找借口插手此事,他还故意放风说自己去了杭州,其实人根本没离开过松江半步。

「那……只要盯住沈煌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那你真是小看了他!」沈熠苦笑了一声,道:「就像我以前总以为他只是个会读书的书呆子,没想到他心机竟是如此深沉。眼下他根本就不住在家里,行踪飘忽不定,加上身边的王汉生为人机警,最擅长反跟踪,一不小心可就全暴露了。」

我顿时想起王汉生本就是个在逃的杀人犯,擅长反跟踪该不是虚言,可这却让我心头陡然一丝怀疑:「既然他那么机警,那么上次你们怎么中了伏呢?」

沈熠愧道:「都怨我大意了,其实王汉生两次提议更改路线,都被我否决了,特别是进了苏州地界,我想鲁老总和你都不是善与之人,江湖上没人敢在苏州地界上犯案,却没想到来的竟是倭寇!」

我恍然大悟,或许王汉生转而支持沈煌也与此有关吧!王汉生的离去,让沈熠在家族中失去了最重要的盟友,他现在或许连个去跟踪沈煌的人都找不到了。

虽然禁海令可以逼沈煌和宗设在岸上交易,可不知道交易地点时间,大军就无法设伏,我不禁一阵沮丧。

难道让我亲自去监视沈煌吗?且不说一个外乡人有多么扎眼,沈煌稍稍改变自己的作息时间,他休息的时候我不敢,他出去的时候我还得跟着,不用两天我就吃不消了。

「沈家以往和宋素卿交易的时候,都用过哪些地方?平素沈煌比较熟悉的又有那些呢?」

沈煌对唐五经说去杭州只五六天就回来,为了不得罪唐门这个大客户,沈煌该是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完成与宗设的交易才对,而这么短的时间,交易的地点不会离松江太远,沈煌为了求得地利,该是在他熟悉的地方交易才是。

沈熠愣了一下之后,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别情,真有你的。」他随口说出了松江周围十二三处地方,指出其中的七处沈煌该是相当的熟悉。

这七处散布在南北二百余里的海岸线上,我根本来不及侦察地形,好在沈熠记得清楚,画了大致的地形图,我又偷偷去了最近的一处核实了一番,这才匆忙赶回了畲山。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