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四卷 第二章

屋顶上渐渐能听到瓦片的吱嘎声,显然从两翼包抄过来的敌人已经离这间屋子越来越近,四面合围下,大家究竟能抵抗多久恐怕只有天老爷才知道。而唐五经无法估计我和解宋二女的实力,俊美脸上的阴霾就愈发明显。

「嘶——」

末了,唐五经终于钢牙一咬,将自己的罩袍撕下一角。随后,竟毫不避讳地解开了裤带,掏出卵子,边朝衣角上尿尿边道:「照我的样子做,否则……」

解雨羞得顿时扭过头去,使劲哼了一声;而宋素卿和何素素只是移开了目光而已。倒是三女虽然羞愤,眼中却都有些迟疑之色,唐门毒药名满江湖,唐五经的举动自然大有深意。

「你他奶奶的,不知道这儿有孩子吗?!」

我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让他背转过身去,心里早把他杀了好几十遍。唐五经虽然正在撒尿,身法或许不及平素的一半快,可没能躲过我这一脚还是让他惊讶地叫出声来,连尿都憋了回去。

「妈妈的,你那玩意还不小呢!」

见他又惊又怒,我随口喂了他一记甜枣,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脸色才好了过来。

我把解宋二女拉到房间的另一角,又把何素素推到唐五经的身旁,笑道:「人家公母是夫妻,咱就别看人家了。」说着,照葫芦画瓢,开始往撕下来的战袍上撒尿。

「大小姐,我没说错吧……」

宋素卿趴在解雨耳边低声道,声音轻的连我几乎都听不到,只是发现她眼角余光一直偷偷瞄着我硕大的独角龙王,才大致猜到了她话中的意思。

这个日本女人还真疯狂呢,大敌当前还有这等闲心,我心中暗忖,把湿淋淋的布条一分为二递给两女,宋素卿早习惯了我的气味,毫不犹豫地用布条缠住了自己的口鼻,解雨却迟疑地问道:「那……你用什么呀?」

「用你胯下那根带子呗。」我伏在她耳边开着玩笑道,解雨一羞,可眨了眨眼后却轻咬贝齿,手竟摸索着伸进了战袍。

「傻丫头,你还当了真!」我忙制止住她的举动,帮她把布条系好遮住了口鼻,湿润的布条粘贴她脸的瞬间,她竟似乎有些失神了。

「咚!」

就在我被她迷离眼神所吸引的一剎那,房顶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是有重物砸在了屋顶上,而几乎与此同时,屋顶的另一侧也传来同样的巨响,房屋震的抖动起来,泥灰顿时扑簌簌地落了下来,弄得几人满身都是灰尘。十几声巨响之后,两边同时被砸开了一个大窟窿。

前院虎视眈眈的立花勘助猛的大喝一声,长刀一挥,便一马当先冲了过来,他身后的几十号人也高声呼喝起来,骑兵纵马紧随其后,而那些弓箭手则收起了弓箭,纷纷爬过院墙,挥舞刀剑冲进了院子。

后院的忍者也都站了起来,快速奔了过来,后院本就不大,敌人很快就接近了后门。

立花勘助整个人紧紧贴在马背上,只有半张脸探出马脖子,一只眼目光炯炯地注视着两扇窗户。不过,虽然他留给射手的目标已经小的不能再小了,可我若是施展出「九阳珠链」,即便是这么短的距离,我还是有七八成把握射杀他,只是如此一来,非但我的身份将完全暴露给唐五经,过度使用「九阳珠链」造成的内力损耗很可能使我丧失把握战局的主动权。既然唐五经准备使用毒药了,那就看看他爹唐天威究竟藏了什么私吧!

毒龙枪一分为二,一枪刺穿了一个从屋顶跳下来的倭寇,一枪则把另一个倭寇大腿扎了个窟窿,回头冲唐五经吼道:「妈个巴子的,你还等什么?!」

唐五经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嘴角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吩咐何素素掩护他,只见他飞快地戴上了一副薄薄的手套,从怀里掏出只小孩拳头大的铜壶一倒,手掌中便多了三粒黑黝黝带着导火索的药丸,火折子一晃点燃了其中的一粒朝前院扔了出去,闪着火花嗤嗤作响的丸子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醒目的弧线,正打在立花勘助的马头上。

那马一惊,斜着插了出去,却把立花勘助的整个身子暴露在我眼前。我不禁大呼可惜,弓箭已经被我收了起来,否则此时趁隙攻击,定能事半功倍。只是机会稍纵即逝,立花勘助很快一个鹞子翻身,高大的身躯稳稳落在了门前。

那丸子还没落在地上,火花已然熄灭,只是它在地上弹了几下,却没有期待中的爆炸或者烟雾,不一会儿,院子里传来倭寇的嘲笑声,转眼看唐五经脸上已经闪现出焦虑不安的表情。

「失败啦?没关系,你不是还有两个吗?再试试啊!」

我大声鼓励道,身形闪动间毒龙枪格开了一把砍向宋素卿的大刀,顺势一脚将那倭寇踢飞,解雨忙把宋素卿拉到自己左近,反手一刀砍翻了一个敌人,而宋素卿知道已到了生死关头,悄悄从怀里掏出了倭式短鸟铳。

屋子里已经涌进了七八个倭寇,黑暗中只见凄冷的刀光伴着一蓬蓬热血忽明忽灭。何素素舞起苗刀,尖声呼喝着我听也听不懂的苗语,状似疯狂,而何雯何霏姐妹在母亲的保护下也大着胆子抽冷子给那些被母亲打飞了武器的敌人一刀。枪如毒龙,刀似雪花,顷刻间先前跳进来的倭寇已经全部变成了尸体,只是那些忍者已经劈开了后门,而立花勘助此时也撞开了前门。

「滚出去!」

我右手的半截毒龙枪已疾若奔雷般地击向立花勘助,若是让他抢进屋里来,后果不堪设想。不足五尺的毒龙如丈二钢枪一般幻出了七八条枪影,在我八成内力的推动下竟发出了嗤嗤的破空声。

「看刀!」

立花勘助正站在门口,长刀被门框束缚住,无法使用像「力劈华山」这样的招数,长刀的威力顿时减弱了两成,只是他应变极为迅速,眼力又佳,竟看破了枪中虚影,长刀如毒蛇般的沿着枪杆直削过来,似要斩断我握枪的手指。

右臂急收,左手另半截毒龙借势而发,立花勘助来不及变招,只听得「当」的一声,刀枪相交,立花活生生被我震出了门外,我也觉得左臂一阵酸麻,毒龙枪险些脱手而飞!

「这厮好强的力道!」我心中暗自一惊,立花勘助的臂力竟与有着巨灵神之称的十二连环坞陈万来不相上下,若不是因为地形的缘故无法让他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我用八成功力对他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兵器被他击得飞上了天。

而立花勘助的惊讶绝不在我之下,他似乎算准了我不敢追出门去,退出门外后并没有急于收脚,反而趁势又退了两小步,拉出了适合长刀攻击的距离后,倭刀斜举,森然喝道:「来者何人?!」

「老子姓祖名宗字爷爷!」

就在立花勘助皱眉的当口,两截毒龙枪在我手中已经高速地合而为一,枪出如风,人还在屋子里,可枪尖已经堪堪到了他的面前。

「杀!」

立花勘助长刀猛劈下来,却正落在了我的算计之内,毒龙枪看似迅捷,枪上却没有什么力道,倏地一撤,长刀就告落空,立花情知上当,立刻又后退了三步。

此时唐五经的第二粒药丸已经出手,只是这粒药丸除了招惹来倭寇更大声的嘲笑之外,命运与上一粒竟完全相同。

我知道不能依靠唐五经手中那个尚未得到唐门严格测试的暗器了,而期盼陆三川的辎兵尽快来到或许更实际些,就连唐五经也对自己的暗器失去了信心,把东西收拾好,蓦地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反手含愤出刀,竟将一名倭寇的脑袋一刀劈成了两半。

好在屋子里并不能进来太多人,倭寇人数上的优势便被抵消了不少,我忙告诉众人只伤人而不杀人,让敌人无法使用车轮战,自己则护住正门,让立花勘助无法抢进门来,以期拖延时间,等待陆三川的到来。

时间竟变得如此难挨,而我也终于领教了倭寇的悍不畏死。鲜血早就染红了战袍,地上堆满了倭人的尸体。唐五经的刀法虽然没有解雨习自刀王厉天的「大罗天刀法」那般精妙,可也相当凌厉,刀光闪烁间敌人的身上就会留下一道伤口,虽不致命,可敌人的脚步就慢了许多,而刀法缠绵细致又困住了敌人无法脱出战圈,显然他明白了我的用意。

解雨也不再隐瞒自己的实力,只是把刀法换成了从高君侯那里得到的「小叛刀法」,让唐五经无法推测她究竟是谁。

屋子里乱战成了一团,虽然战局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可我知道这并不能坚持多久。一旦立花勘助下定决心舍弃自己的同伴,我们立刻就成为那些忍者的靶子。似乎过了许久,终于听到了隆隆的马蹄声,那马蹄声飞快地接近,很快,就看到一队人马从西边树林方向杀了过来,隐约的人影上是闪烁的寒光,如雷的喊杀声竟是气势如虹。

守在后院围墙外的十几个倭寇发现了情况,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围在后门的忍者听到同伴的呼喊,只留了三人守住后门,余下众人顿时朝外跑去,准备上马迎敌,而房顶上的敌人则纷纷跳下来,有的接替了忍者的位置,有的也跟着往围墙外跑去。

趁着敌人略有些慌乱的当儿,我低声喝道:「快,冲出后院,与部队汇合!」

解雨心领神会,一刀便将周旋了许久的倭寇砍死,只是她身上的盔甲毕竟有些份量,身形刚动,唐五经已经窜向了后门口,人未到,飞刀先到,三把飞刀如闪电一般射向敌人的要害,速度之快显然已是全力施为,那三个忍者的身法虽然相当灵活,可还是躲不过这追魂一刀,其中一人甚至用短刀击中了飞刀,可飞刀上的力量十足,方向只是微微一斜,依旧贯入了他的脑袋。

敌人的包围圈顿时被唐五经打开了一个缺口,他一个健步冲了出去,顺手又是两把飞刀将缺口扩大,可是他的脚步已经缓了下来,呼吸也急促了许多,连发了五把飞刀,让他一时无法缓过气来。

解雨和何素素母女顺势闯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了我和宋素卿,我将立花勘助堵在前门,偷眼看宋素卿在两个倭寇的夹击下已是险象环生,幸好房顶上的敌人已经跳到了后院,前院的敌人听到警告,也纷纷反身去找自己的马匹去了,再没有敌人加入进来,让我有机会突然抽身,从容杀死那两名倭寇,然后拉着宋素卿飞快退出后门,反手一枪又逼退了睚眦欲裂的立花。

宋素卿见我过来相救,精神一松,竟瘫软在了我怀里。抱着不轻的女人,我和唐五经解雨之间便拉开了距离,十几个倭寇反应过来,一下子横插过来,切断了我和前面几人的联系,而身后的立花勘助也趁机赶了上来。

解雨回头一看,见我落入了包围,那易过容的脸上竟然现出了惊骇的表情,身子猛然顿住,旁边一个倭刀已经从她腰间划过,雪狼皮战袍顿时划开了一条大口子,好在宝悦坊的鳄鱼皮金丝罩甲还算名实相符,保护住了她的要害,她一扬手,机簧响过,一枚袖箭已经钉在了敌人的喉咙上,她顺势将尸体踢向另一个敌人,然后反身杀了回来。

而此时唐五经何素素四人已经出了围墙抢到了两匹马,竟不顾同伴的安危,打马如飞朝西落荒而去,只是在纵马逃逸之前,唐五经把仅剩的那粒药丸掷了过来。

「砰!」

没有人理会这流星似奔来的东西,我的毒龙枪已经刺穿了挡在前路的两个倭寇,与解雨合在了一处。可就在这时,只听一声爆响,众人头上突然现出了一大团浓烟,浓烟急剧的翻滚扩散,眨眼间满院子已是烟雾弥漫,加之黑夜沉沉,三五步外人马已皆不可见。

「好霸道的迷药!」

饶是我屏住了呼吸,大脑也微微一沉,心中顿时凛然。倭寇更是乱作了一团,刀剑相交,才发现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听到立花喝了一声,叮当声才平息下来,只是那些原本沉稳的脚步声却陡然踉跄起来。

我抱着宋素卿,拉着解雨施展出幽冥步,趁隙一口气冲出了重围。守在外面的忍者见从浓烟中冲出几人来,一时间也弄不清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略一犹豫,已被我连杀三人,夺了马匹,朝西疾驰而去。就在我前面百步远的盐池里,我属下的那一百辎兵的前锋已经快与倭寇相遇了,而唐何两骑则是驰出了盐池,很快没入了黑暗中。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