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四卷 第三章

「杀啊!」

平素老实巴交的陆三川竟然一反常态,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头,雪亮的斩马刀高高举起在头上挥舞,大吼着冲向敌阵,身后的弟兄们见己方数倍于敌,个个斗志激昂,纷纷纵马扬鞭,队形顿时散乱开来。

倭寇人数虽少,可战斗经验却明显比辎兵丰富得多,二十几人迅速合拢到一处,形成纺锤阵形。陆三川挥舞斩马刀砍向迎面的敌人,兵器相交发出巨大的声响,两人身体俱是晃了几晃,陆三川见敌人守得坚实,被迫把马头往旁边一拨,沿着敌阵的边缘向东北而去,斩马刀依此与敌阵中伸出的倭刀倭枪相交,几下火花闪过,马上的他已是摇摇欲坠。

就像湍急的江水遇到了江中的巨石一般,人数占优的辎兵马队非但没有撞击开缩成一团的倭寇,整支队伍反而被一分为二,队形愈发散乱。虽然这一轮冲击杀死了四个倭寇,可己方却有近十人坠马落地。

敌我刀剑相交,往往是倭寇更凶悍而不顾性命,让这些几乎没上过战场的辎兵立刻心惊胆寒,而一旦心存生死之念,集训的成果便只能发挥出五成,不少人更是把我教的刀法忘得一乾二净,只是靠着求生本能胡乱地挥舞着钢刀,若不是谦字房的斩马刀有着不输于倭刀的锋利与韧性,让倭寇错误地判断了对手的兵器,牺牲的弟兄恐怕还要加倍。

「三川别慌,我来助你!」

刻意用内力发出的断喝响彻在黑石村的上空,让有些慌乱的辎兵精神一振:「是大人,大人回来了!」众人纷纷呼喊着朝我这边聚来,在我身后渐渐拢成一团。

毒龙枪狠命朝马屁股上一拍,胯下战马咆哮一声冲向了那群忍者。陆三川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不仅仅是眼前这一小撮倭寇,如不尽快把这些忍者解决掉,不仅要承受前后两股倭寇的夹击,而且这些辎兵一旦发现敌人的数量尚在自己之上,原本就对倭寇战力心存惧怕的士兵们很可能立刻崩溃,故而我凝起全身力气,只待毒龙枪做雷霆一击。

几十步的距离很快缩短到了十几步,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敌人的队形已经调整完毕,看起来竟是训练有素,为首一人见我已经冲至十步以内,手猛的一挥,从敌阵中蓦地飞出了十几件暗器朝我打来。

毒龙枪只护住了我的身子,却护不住坐骑,那马前腿一软,一下子摔倒在地。

不过,知道忍者暗器厉害的我早有了准备,借势一踏马背,身子有如大鹏一般猛的飞了起来,眨眼便越过了那人的马头,一脚将那倭人踢飞出去,撞向他身后的同伴,自己已经落在了马背上,毒龙枪顺势一扫,又将周围有些慌乱的四人连人带兵器一齐扫落马下。

解雨纵马跃过在地上挣扎的我的坐骑,一刀削去了拦住去路的倭寇脑袋,敌阵已经松动起来,待我拨转马头朝敌阵中心闯去,毒龙枪似毒蛇一般又挑落两个敌人之后,余下的忍者呼啦一声从两旁退开去,敌阵顿告瓦解。

「看不出来……」「没想到……」「哇,好神勇!」「耶,大人真是虎将哩!」

眼看自己的主将大展神威,士兵们又惊又喜,都大声欢呼起来,想到军功就要到手,不少人更是头脑发热,调转马头就要趁胜追击,等我约束住士兵,在树林旁的官道上整理好队伍,已经又有几名弟兄阵亡了。

而此时立花勘助也集结好马队出现在了村南口,近一百匹战马组成的方阵竟比我身后的辎兵阵形还要整齐。立花勘助骑马立在阵前,左手擎着一面大旗,海风袭来,旗帜漫卷间一股强大的杀意顿时涌了过来。

辎兵们立刻出现了轻微的骚动,不少人更是「呀」地惊叫出声来,不用一一去点人数,光看阵形的大小已经知道敌人数目与己方不相上下,想到在一比一的情况下,即便是军中的精锐部队也无法战胜倭寇,刚刚涌起的乐观情绪一下子都跑到了爪哇国,惊慌和恐惧顿时在队伍中弥漫开来。

「大人,咱们是不是先向南汇嘴方向撤退,待和胡大人的队伍汇合后,再与倭寇决一死战?」陆三川挪到我近前小声建议道,他右臂被枪挑开一个大洞,鲜血直流,连刀都握不住了,说话时更是冷汗直流,解雨见状忙纵马过去,替他上好刀创药,然后极其熟练地帮他把伤口包扎起来。

「撤退?一场唾手可得的胜利就在眼前,我们为什么要撤退呢?」

其实我心里却是犹豫不决,这些辎兵与身经百战的倭寇相比,战力自然远远落在了下风,而我和解雨经过一番厮杀,实力已大打折扣,何况敌阵中尚有立花勘助这样的高手,两军对阵的结果已是一目了然,获胜的唯一希望就是在全军覆灭之前胡链能及时赶到战场,而胜利的果实恐怕也大半要落在胡链手中了。

自己的小命系着那么多人的幸福,自然不能交给别人掌握,可这样的歼敌机会也着实不容易找到,再说临阵退缩,沈希仪第一个饶不了我。战或是逃,这两个念头在脑海里摇摆不定,可我神色却异常坚定,身子更是挺直得如同傲雪青松一般,因为我知道就算是逃命也需要士气,汇聚在我身上的士兵们的目光若是发现他们的主将有丝毫的动摇,恐怕立刻就作鸟兽散了。

刻意散发出来的强大战意和自信的目光在我想来已是做作已极,却取得了出人意料的结果,队伍渐渐平静下来,迷惑代替恐惧出现在了众人脸上。

「胜利?」

「不错,是胜利!」

望着这些辎兵变换的表情,我脑海里闪过了他们在山谷中挥舞出一片刀海的身影,就这样撤退,这些辎兵怕是再也没有练武的勇气了,而不能够打硬仗的部下,他们的存在又有多少价值呢?算算时间,不用小半个时辰,胡链就该赶到了,我心中已经下了死战的决心。

毒龙枪朝天一竖,高声道:「用不了多久,胡链大人的二百精兵就会赶到战场,在此之前,就让我们这些被人瞧不起的辎兵们来创造一段历史吧!一颗人头十两黄金,阵亡的弟兄百两纹银,杀啊,杀了这帮倭寇啊!」毒龙枪一划长天,我率先冲了出去。

「冲啊!」

不知是与倭寇有着深仇大恨,还是真金白银太有吸引力,我背后传来的吶喊声竟是如此的雄壮,连我精神都为之一振。而与此同时,立花勘助大刀一挥,纵马带队迎了上来。

五百步的距离眨眼就消失在了两军的狂奔之中,一马当先的我和立花勘助很快就感觉到了对方兵器的凛冽杀意。毒龙枪和大刀毫无花俏的硬碰了一下,我内息激荡,难过的几乎要吐出血来,用尽余力才把从立花身后迎面杀出来的倭寇刺落马下,而后身子就似乎没了半丝力气,只能抱着毒龙枪伏在马脖子后面左躲右闪,靠着身后解雨的袖箭解决了身前的两个敌人,宋素卿更是把保命用的短鸟铳派上了用场,我才争取到了片刻时间,连着深呼吸了几次才恢复了少许力气。

而立花勘助更是身形巨晃,险些栽下马去,解雨恨他,在替我护卫的同时也没忘了招呼他一箭,他虽然躲过了心脏要害,可袖箭还是钉在了他的右肩上,大刀再也握不住,「当啷」一声坠地。

「立花勘助败了!立花勘助败了!」

我身后传来宋素卿尖叫出来的倭语,敌阵顿时出现了慌乱的迹象,我心里暗赞一声,宋素卿果然机灵,回头观瞧,辎兵们虽然被我的出色表演感染得兴奋无比,可刀法却是凌乱已极,便拼尽全力大吼一声:「倭酋已败!一刀两断!」

听到这熟悉的号令,辎兵们下意识地举起长刀斜劈下来,每天挥舞一万次的成果终于显现出来,虽然有几个弟兄因为调整招式而被敌人所伤,可八十把斩马刀一同劈下来,不仅将一侧的敌人尽数逼退,更有七八个倭寇当真就被一刀两断。

见到如此丰硕的成果,辎兵们信心顿时大增,在接替我的陆三川的号令下,单单一招「一刀两断」翻来覆去的使用,竟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战果。只是等我军划出一道弧线掉头再进行攻击的时候,倭寇已经快速地收缩,却没有沿着官道北上而逃,反而开始转向,意图攻击我军的后卫,我也忙收缩队形,等两军错开回到开战前的位置,我已经损失了十七名辎兵,可盐池里却留下了二十多具倭寇的尸体。

辎兵和倭寇一比一的较量竟然占了上风,这让士兵们暂时忘记了失去战友的痛苦,也忘记了对敌人的恐惧,都满眼敬畏地望着我,毕竟军中早就知道,我这个剿倭营行军参谋并不是个武将,虽然辎兵们知道我的武技不俗,可真正领军打仗却是另外一回事,经此一战,士兵们总算对我建立起了信心,而我所说的胜利似乎也近在眼前。

我的注意力却全集中在了敌人身上,倭寇们聚集在一处,形成了圆形防御阵势,似乎既不想进攻,也不想逃走。

「立花勘助在搞什么玄虚?难道他不知道此地距离金山卫不足百里,不怕我身后还有大军吗?看他一副缩头乌龟的模样,倒像是等什么人似的,是宗设,还是沈煌呢?」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沈家和宗设的交易应该是今晚在黑石村进行。凭着立花勘助在宗设集团的地位,他来接待沈家未来的家主也算是不缺礼数,他带来这么多人恐怕是因为和沈家是第一次做生意,彼此不够信任的缘故。那么,他先是遇到了中土的江湖人,后又遭到了大明军队的伏击,虽然人数都不多,可他心里该对沈煌产生莫大怀疑了吧!

「即便这样,他还在这里迟迟不肯离去,那么……」我心中猛的一跳:「莫非他还有接应不成?」

想到还没有出现的宗设和他手下的二百倭寇,一丝不安顿时涌上心头,眼前的战果并没有迷惑我的眼睛,方才只不过是打了个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罢了,论战力敌人还远在我军之上,一旦真如我想象的那样是宗设亲率手下接应,就算加上胡链的二百精兵,恐怕也抵挡不住倭寇的攻击。

「大人,下令攻击吧!」

见我伫立在阵前深思不语,陆三川催促道,胜利让他也沉不住气了,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三十多岁的人,反像是个初经战阵的少年。

「不,全军向黑石村村北转进。」我缓缓道。

杀了四五十倭寇,辎兵也进行了一次战斗,对谁都能交待得过去了,眼下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只是心中未免生出一丝遗憾,若是沈希仪肯冒险,让胡链全军来援,这一战打起来可就好看了。

陆三川一脸迷惑,可见我神色肃穆,也知道我心意已决,便号令队伍向村北移动。辎兵们大多头脑简单,还以为我又想出了新战法,毫不犹豫地执行着我的命令。

解雨替几个伤员包扎好伤口后,纵马回到我身边,便一头趴在马脖子上,累得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歪头望着我,眼中已满是倦意。

「雨儿,幸亏带你来了,否则,你还没嫁,怕就要做寡妇了。」我一手搂住她,贴着她耳边小声道:「回去,相公要好好谢你。」

「有人看呢!」解雨羞道,眼中却大是欣慰,见我战袍沾满血迹,虽然知道我并没受伤,可还是关切的问了一句。

「我没事儿。」替她整理了一下盔甲战袍,想起立花勘助那一身蛮力武功,我也有些后怕,和他硬拚的太凶,等杀进敌阵中,自己已经孱弱的如同婴儿一般,弄得我就算狂吞了十几粒师父留下的疗伤圣药雪莲玉蟾丸,内力也只恢复到了平素的三成;可不硬拦住立花,就要付出我承受不起的代价。沈希仪说为将最苦就在百户,攻要在前,守要在后,真是诚哉斯言。

马队沿着官道缓缓向村北移去,倭寇却是按兵不动,而黑石崖外,已隐约可见大船的影子,想来立花勘助也怕我暗中设下埋伏。刚到村北口,就听北面官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不一会儿,一队狂飙渐渐映入眼帘,虽然还看不清骑士的模样,可穿着却是剿倭营的标准盔甲,辎兵们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援兵到喽!胡大人到喽!」「杀他奶奶的倭鬼子啊!」

只有我脸色却是一变,很快解雨也发现了蹊跷之处。这队骑兵无疑是前来增援的胡链部,只是他们不是歪了头盔就是撕了战袄,有人手里就连兵器都没了,甚至连军旗都不见了踪迹,怎么看都像是在逃命。

「不好!」我很快从惊讶中惊醒过来,明白胡链部定是遭到了倭寇的伏击:「妈的,宗设怎么会知道胡链的行军线路呢?!」可眼下已经没有时间思索了,这念头只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知道自己的部队正卡在胡链部的逃跑路线上,一旦被这些逃兵冲乱了队伍,只有死路一条,于是毒龙枪再度高举,喝道:「弟兄们,援军到了,后队变前队,跟我杀贼去!」说罢,纵马沿着官道,向西南奔驰而去。

辎兵们燃烧的斗志此刻已经达到了顶点,但听得一个杀字,热血都沸腾起来,更何况在他们心中,自己一方已经占据了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胆气更加豪壮。众人大呼小叫地跟在我马后,竟如一把利剑直刺向立花勘助所率领的倭寇。

其实我只想冲开一条通往拓林镇的逃生之路罢了,可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奇异的号角声,村南的立花勘助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马队立刻发动,朝西北猛插过来,意图极是明显,竟是要堵住我的去路。

只是沙化的盐池推迟了马队的速度,立花勘助没来得及堵住我,却将辎兵营拦腰斩断。不明就里的辎兵见敌人不逃反战,更是兴奋,凭着一股锐气,加之官道另一旁是树林,马匹根本无法进入,立花属下倭寇不得不调整攻击的线路,竟被辎兵们冲出了一个大缺口,只是此时他们才发现,自己的主将并没有调转马头攻击敌人,反而沿着官道朝拓林镇一路狂奔,才感觉事情并不似自己想象的那样,随即稀里胡涂地跟着我败退下来。

一口气跑出了七八里,身后才听不到倭寇的叫喊声,回头细查,敌人已经不再追击了。束拢起队伍,辎兵们才发现所谓的援军竟是一群残兵败将,又都惶恐起来。

「部队转进过程中,在距离黑石村五里处,遭遇倭寇袭击,胡大人阵亡,徐大人不知所踪。」

这样的噩耗虽然在意料之中,可我心里还是升起了一丝悲哀,短短的五里路,就决定了此次围剿宗设的失败。胡链的二百精兵包括徐山属下一百能征惯战的藤牌手眼下仅存三十余人,加上辎兵也不足百人;而倭寇的损失据说还不到自家的三分之一,如此算来,宗设与立花勘助会师后,兵力至少是我的一倍以上,我已经没有实力把宗设缠在黑石村,以等待沈希仪的到来了,想想战前自己信心满满地要用辎兵来阻击宗设,真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宗设放弃追击,是想从黑石村撤退吧,也不知道他和沈家交易得怎么样了?」

听宋素卿的悄悄话,我眼睛顿时一亮。不错,这里靠近金山卫,宗设也不敢久留,可若从海上撤退,陆上的兵力必然越来越弱,偷袭他的后卫,或许能把局势扳回一些,让败绩变成一场和局也未为可知,只是黑石村附近的海岸暗礁密布,只有一条狭长水道适合大船进出,宗设会选择从这里撤退吗?

不过就那么一点微弱的希望已经让我无法再去选择什么:「赌赌运气吧!」

想到这里,我望着委靡的士兵们,沉声道:「我们,还没有失败!」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