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四卷 第五章

沈希仪和我研究了几次,终于下决心把军营搬到了苏州辖下的吴江,一来在苏州境内,诸事方便,消息也便于控制;二来吴江靠近太湖,可演练水军。

而据大家一起分析,宗设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攻击目的,必然要重新估计剿倭营的实力,在没有确切情报的情况下,他不会轻举妄动,剿倭营也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总结经验,有针对性的进行训练。

在沈希仪的支持下,乐茂盛开始将他在南汇嘴北一战中使用的鸟铳弓箭加骑兵的混成战法在营中推广,沈希仪甚至将张禄部和归有财部划归乐茂盛训练指挥,低射速但威力强大的鸟铳有了弓箭的支持,远程打击能力有了显著提高。

经过这一战,沈希仪对乐茂盛的戒心减低了不少,他或许与况天的死有关,但不太可能与倭寇串通一气了。我明白沈要借用乐茂盛的战力,便刻意低调行事,潜心训练我的辎兵,反正仗总有打完的时候,届时再收拾他吧!

缴获白银中的一万两作为定金支付给了谦字房的何定谦,用以改善剿倭营的装备,而我也投入巨资,一面将扩大了一倍的辎兵武装到了牙齿,一面兑现战场上的诺言。辎兵们因为这一场战役而士气高涨,训练越发刻苦卖命。

当然,训练辎兵只是行军参谋的业余工作而已,有陆三川监督,加上胡大海作为陪练的靶子,辎兵的训练并不要我费太多心。在部队转移到吴江新军营之后不久,我就带着解宋二女与得到六娘消息后赶来的唐三藏一同潜回了松江。

「你这三弟还真是个人才啊!」

我把唐五经的表现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唐三藏,末了忍不住讥讽道,这小子把我、沈家兄弟和六娘通通摆了一道,又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我心中虽然憋气,却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人物。

「五经他自幼聪明过人……」唐三藏喃喃自语道,只是俊美的脸上却布满凝霜,眼光闪烁不定,我说唐五经越聪明对他父子越是不利,他似乎根本就没听到,半晌才问道:「别情,你刚才说什么?」

我使劲捶了他一拳,他才彷佛回过神来,苦笑道:「人言关心则乱,我是担心爹爹。」

「等你,什么都晚了!」解雨白了她大哥一眼,嗔道:「相公他早派人通知爹爹了,也不知道你这些日子都上哪儿去了,相公四处打探,都没有你的消息。」

一回到畲山,我就把唐五经来江南的可能目的告诉了解雨,她虽然并不后悔在阵中救了唐五经,可却极是担心自己的父兄,住在崇德的唐天文很快就联系上了,得到解雨亲笔手书后,他给大江同盟会留下足够的解药后就神秘失踪了,好在七连环的毒也解了个七七八八的,并没有引起同盟会太大的慌乱。

倒是唐三藏没有音信,让解雨忧心忡忡,直到见到了活蹦乱跳的大哥,她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赏了他一顿暴打当作见面礼。

「还不是为了七连环中的几味解药。」唐三藏飞快地解释了一句,便左顾而言他:「沈熠,他怎么还没到呢?」

「多谢大少挂念!」沈熠诚恳地道。见到唐三藏,他自然喜出望外,虽然他隐约察觉到唐门内部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可唐三藏毕竟还是唐门下一任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和他交上朋友,对自己在沈家的地位自然大有帮助。

「伯南,三藏是我大哥,你不必见外,倒是最近你家可有什么动静?」

「和宗设的交易自然泡汤了。」沈熠微微一笑,道:「别情,你那一石二鸟之计也当真妙极,二弟虽然还在主管海上事务,可许多原本他自己就可以作主的事情现在则必须经过老爹的同意,宗设那边更是断了联系。」

「好是好,但需过了这最后一关,伯南你才能安安稳稳地坐上沈家家主的宝座。」

唐五经风流潇洒,何素素貌美如花,又带着一对双胞胎,原本应该很扎眼才是,可沿途查问苏州、松江两府所辖县镇,均未见到他们的影子,查阅近十日的路引记录,也不见唐何两人的名字,就这么凭空失去了踪迹。

虽然猜得出来唐五经定是使出了唐门的易容术,又挑小路昼伏夜行,可他如此小心谨慎,倒像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一般。不过,眼下倒没有时间去收拾他了,只是给六娘传了个信,让她留心唐五经一行人,我、唐三藏和解宋二女同样是依靠着唐门的易容术,白天在松江的大街小巷四处游荡,夜晚则躲在沈家豪宅等待宗设的光临。

沈煌似乎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不仅从外面搬回家来,而且还加强了防卫,在我到达松江的第二天,更是见到了福临镖局总镖头邱鸿声、漕帮的副帮主何庆以及两个如花似玉,却与邱何二人形同陌路的女侠,其中一个是在武林茶话会上有过一面之缘,新江湖名人录上名列榜尾的百花帮弟子林筠,而另一个竟是蓄起了一头秀发,盘起了风头髻的恒山派弟子静闲。

静闲嫁人了?!难道练青霓已经默许了她和李思的关系?想起李思,我心头不禁泛起一股难言的恨意,这厮究竟是何许人也,让大江盟和恒山派都如此看中他呢?而三个月不见,林筠虽然还梳着代表云英未嫁的双丫髻,可我慧眼如电,却早看出她已被人盗去了红丸。

沈熠此刻也不再隐瞒,说福临镖局和漕帮都在沈家的客户名单上,而百花帮的女弟子据说是替沈家另一个大客户湖州练家助拳的,这几家与沈家的走私都有密切的关系,但能请到这些个门派的重要人物前来助战,沈煌恐怕也是使尽手段了。

百花帮替练家助拳?他们分明是一家人,就连静闲所在的恒山派也与练家有着莫大的关系,练青霓派出弟子协助练家,显然她和她哥哥一样,早和练家取得了谅解,或许当初她投身恒山派也是练家的阴谋之一;而静闲化名庄影,又顶着百花帮弟子的名头,自然是怕别人联想到练家。

因为沈家对客户的数据守口如瓶,邱鸿声、何庆最多只知道百花帮或许与沈家走私有关,却拿不出真凭实据来。

「听说少林武当和沈家都有生意往来,怎么不见他们前来助拳?」

「那些都是正当的生意,没理由请人家嘛!」

为了见不得光的生意,大家都要付出代价。沈煌不敢打出对付倭寇的旗号,自然无法请到少林武当的人马,而那些曾经靠沈家走私而发财的门派,此刻却要付出大笔利息。

接连两天没有半点动静,这天吃过晚饭,轮到唐三藏下半夜守夜,他便早早回房歇息去了,而我因为宋素卿来潮而难得的清静一晚,三人写诗作画,别有一番情趣。解雨师承明师,虽然没下多少功夫,可她聪明伶俐,画技不在萧潇之下;宋素卿则自幼仰慕中土文化,在没出任日本贡使团团长之前,就数次前来中国学习,又曾得到过唐伯虎、仇英等大画家的指点,画上的功夫更是出色,她画的那幅仕女图、发翠豪金、综丹缕素,竟颇有仇画的味道。

「难得,难得!」我不禁抚掌赞道,而宋素卿却恍若未闻,怔怔地望着我画的那幅山水。

「这……不是唐大师的《山静日长图》吗?」

「是啊,世人皆知六如先生工笔仕女图天下无双,殊不知他这副《山静日长图》才是他最得意的作品……唉,什么时候我才能像他一般笑傲山水间呢?」

后面的几句话已是几近呢喃,宋素卿内功浅薄,自然听不清楚,自顾自的趴在画前细细欣赏起来。倒是解雨六识敏锐,闻言静悄悄地走到我身边,偎进我怀里,螓首微微抬起,那温柔眼神流露出来的无限向往,便分分毫毫都落在我的眼里。

一时间屋子里寂静无声,我正陶醉在这少有的宁静中,突听屋顶上瓦片一阵轻响,知道倭寇已经来了,顺着脚步声的方向朝外望去,果然见七道身影向内院奔去,虽然都蒙着面,可其中那个高大的身影却相当熟悉,自然是宗设手下的大将立花勘助。

吩咐宋素卿躲在屋内不要乱跑,我和解雨已经闪身出了屋子,几乎同时,唐三藏也飞身到了院中。按照计划,唐三藏兄妹分头去给邱何二人及林筠静闲报警,而我则暗暗缀在几人身后,见几人已快到了沈百万所在的还翠楼,我才低声喝道:「大胆倭寇,竟敢进犯沈家,漕帮何庆在此!」随即几把飞刀电射而出。

立花随手击飞了我只用四成功力的飞刀,他的刀法尚有一丝凝滞,显然肩头的箭伤并未痊愈;另外两人虽被飞刀震的身子一歪,也总算躲过一劫,只有最右边的一个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飞刀直贯入心脏,顿时栽倒在地。

我反身即走,耳边隐约听到立花低语了几声,眼角余光间就见两人冲向还翠楼,而立花领着其余三人竟追随我而来。

就怕你不来呢!我心中暗笑,故意放慢了脚步,几个折转,将立花他们引向了后花园的假山,而那里正是沈煌的藏身之处,就算那密室相当隐秘,可在我的刻意指引下,立花也该能轻松发现它吧!

发觉我突然在假山里失去了踪迹,立花他们果然细心搜索起来,而我已经施展出幽冥步,以极快的速度向还翠楼奔去。

离那儿还有十丈的距离,就听楼上传来一声断喝:「大胆狂徒,快放了沈家主,否则要你好看!」正是邱鸿声的声音。

沈家的护卫也都被喊叫声吸引去了内院,防卫顿时空虚下来,我轻而易举地接近了出事地点,在预定好的地方——还翠楼旁的一座高亭上与唐家兄妹汇合到了一处,三人向下望去,却见十几个家丁高举着灯笼火把将一个蒙面汉子团团围住,而这汉子刀下赫然就是沈家的家主沈百万。

该是正在行房就被抓了出来,沈百万的下身不着丝缕,春夜料峭,自己又命悬他人之手,又冷又怕,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一般,鼻涕眼泪直流,全无半点当年叱咤商场的气势。

几乎和预想的一模一样,只是来沈家助拳的四人却只有邱鸿声一人拦住了蒙面人的去处,而楼上传来的叮当打斗声,显然是另一个蒙面人被人缠住了。

胁持着沈百万的蒙面人似乎认得邱鸿声,踌躇着不敢上前,也不言语,只把倭刀在人质的脖子上比划来比划去,威胁邱鸿声退开去。

「你认得我?」

邱鸿声是走镖的人,走南闯北练就了一对善于察言观色的眼睛,很快发现了蒙面人的蹊跷:「这么说,你是道上的朋友了?」

见蒙面人一犹豫,他立刻紧盯着道:「沈家主向来善待江湖朋友,阁下是不是和沈家有什么误会?在下邱鸿声,在江湖上也小有薄名,不自量力,想做个中间人,你先放了沈家主,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

「放屁!」蒙面人大概是因为方才吃了我一记暗算,压根儿就不相信邱鸿声的说辞,开口就骂,只是他哑着嗓子,似乎不欲别人听出他的声音:「快让开路,否则老子一刀杀了这老匹夫!」

我和唐三藏不由对望一眼,得意之中也颇有些迷惑,来人里怎么会有汉人呢?四下张望,却没见到沈熠,就连沈百万其他几个儿子也没有了踪影,不禁又替沈百万悲哀起来。

「狂徒敢尔!」

那边邱鸿声似乎被激怒了,长刀一出,竟是以刀代剑,使出了慕容世家的成名绝技移花剑法,招式异常诡异,那蒙面人作势似乎要割断沈百万的喉咙,可见邱鸿声的刀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他一刀杀了沈百万的结果,就是自己被邱鸿声的刀扎个对穿,不得已他立刻把沈百万横在了身前。

「怕了?」

邱鸿声嘿嘿笑了两声,身子猛上前了两步,长刀轻灵的一转,攻向了蒙面人的左肋。

「移花步,移花剑,慕容家还真看中他呢!」

「他好歹是慕容万代的老泰山嘛!」

「那我这个大舅哥也没从你那儿得到什么好处。」

「什么?!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

「哎唷……」

「你看你看,三藏兄,你该明白了吧,应是唐门送给我点好处才对!嘶——雨儿,我可是你老公耶,下手怎么这么重!」

亭子上的三人正悄悄议论著,打斗的那边突然起了变化,蒙面人的武功本就不及邱鸿声,而邱鸿声又不太在意沈百万的生死,沈百万现在虽然瘦成了皮包骨,可总有百十来斤的份量,蒙面人拎着他,身法越发吃力,左支右绌之下,正待扔下沈百万,却见邱鸿声剑法变刀法,一招横扫千军,长刀势若奔雷横扫过来,蒙面人用刀背一挡,只听一声暴响,刀竟被挡了回来,正砍在了沈百万的脖子上,就见血光崩现,沈百万头一耷拉,呵呵两声,身子一阵乱抖,竟咽了气。

护院看不清两人招数的变化,只知道自己的家主已经死了,顿时惊恐地大叫起来,而听邱鸿声高声喝道:「大胆贼子,竟敢杀人?!」就都以为那蒙面人是凶手,七八个愚忠之人立刻举着棍棒就冲了上来,而此时邱鸿声竟不全力阻拦那蒙面人,顷刻间又有两人枉死在那人刀下。

沈煌真是好心机呀!见邱鸿声借刀杀人,我顿时明白过来,沈煌请来邱鸿声一班人的目的,竟有暗算父亲沈百万的意思!想想也对,他在与宗设的交易中失了分,虽然眼下还是沈百万默认的继承人,可夜长梦多,谁知道老爷子会不会变了主意,莫不如沈百万现在就死了,他好顺理成章地登上家主之位。难怪沈百万居住的还翠楼防卫如此松懈,让蒙面人轻易得手。

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本沈熠和我就想借倭寇之手除去沈百万和沈煌,既然有人开始代劳了,我和唐三藏自然乐得静观其成,倒是解雨不明就里,加之恨邱鸿声侮辱过自己,不由得小声咒骂他起来。

「哼,雨儿你不必骂他,明年今天就是这厮的忌日了!」我搂过她,贴着她耳边小声安慰道。

对于邱鸿声和慕容仲达,我心里已是越来越无法容忍,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才让这两个家伙多活了这么多时日,眼下沈家局面很混乱,正可把杀人的罪名一股脑推到倭寇头上,我心里已经判了邱鸿声的死刑。

邱鸿声见蒙面人已惹起众怒,再度挥刀上前,几招之后,他便一刀挑开了蒙面人的面纱,只是见到面纱下的那张马脸,他不由失声叫道:「赫伯权?!你是『马王』赫伯权?!」

见到那张熟悉的马脸,我也吃了一惊,自己化名王谡投身大江同盟会的时候,曾经和他共事过,对他自不陌生。在同盟会与慕容家的应天一役中,他奉司马长空之命前去镇江求援,结果一去不返,众人皆认为他已被慕容所俘,秘密囚禁起来,只有我从老丈人萧别离那里得知他并未被俘,虽然他到过镇江,但与江北集团一接触便撤走了,只是慕容千秋觉得此人或有大用,便对他被俘的传言不置可否,就算在江北集团,也只有寥寥几人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当初在武林茶话会上,我见谭玉碎夫妇俩借伤暂时脱离了江北集团,便以为赫伯权也是厌倦了两大集团的争斗而相机退出,毕竟他马匹生意的大主顾并不是江湖中人。可见此情景,我知道自己完全猜错了方向,而倭寇那些战马的来历自然也落在了他的头上。

「你他妈的才是赫伯权!」

被人认出了来历,赫伯权仅仅慌张了片刻,便恢复了正常,他一面尖啸示警呼救,一面矢口否认自己的身份,长刀不顾自身安危地乱舞,在邱鸿声奇怪的有意忍让下,竟渐渐冲出了包围圈。

「贼子休走!」

赫伯权刚刚脱离战圈,却见一道剑光迎面而来,持剑少女风姿绰约,正是林筠,而她身后的静闲正抱剑替她压阵。破身后的林筠实力竟有不小的提高,加之赫伯权已是强弩之末,三招过后,便被林筠一剑刺中肩头,再见一脸迷惑的何庆提着一颗人头从还翠楼上一瘸一拐地下来,赫伯权的身法更是凌乱。

我正暗暗埋怨立花勘助是个笨蛋,一个沈煌竟让他找了这么长时间,却听从假山那边传来一声厉啸,赫伯权神情一松,被突然发动的静闲一举擒下,而不一会儿,就见立花勘助四人押着五个衣冠不整的公子哥走了进来。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