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四卷 第六章

见沈熠、沈煌五个哥儿悉数成了俘虏,唐三藏不由得低声骂道:「沈熠这个笨蛋,早告诉他好好藏着,怎么也让人抓住了呢?」

「那还不是沈煌的功劳!」

我立刻明白过来,就在我们算计沈煌的同时,他也在算计着自己的哥哥,只是他毕竟不是江湖中人,加上唐门的易容术,他便弄不清自己对手的底细,一切便超出了他的预料,而我们也百密一疏,让他得到了机会。

看到倒在地上的沈百万,他五个儿子顿时都惊呆了,当然,其中的两个该是早有思想准备,虽然眼前的局面可能与想象中的不太一致,但结果却是相同,于是这两个人率先大哭起来,拚命挣扎着要去看自己的爹爹,就算被人狠狠抽了几刀背,那哭声与挣扎都没有停止,相比之下,其余三子显然孝心不足,也难怪护卫们窃窃私语起来。

「二少爷真是孝顺啊!」

「大少爷虽然荒唐,可真心疼老爷,就算不能继承家主之位,都没有丝毫怨言,说不定,跟着这样的主子反而更有好处呢!」

虽然看不清立花勘助脸上的表情,可他眼中却闪过一丝迷惑,显然事态的发展也大大超出了他主子的预料。按照我的估计,就算宗设对沈家有所怀疑,也不会骤下毒手,毕竟沈家所拥有的庞大商脉对宗设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看立花勘助来到沈家后直奔沈百万的居所,他应是来试探沈家意向的;而沈家藏有高手也并不奇怪,第一次交易就出了事,彼此提防也理所应当,只要沈家真有诚意,误会还可以解开,然而沈百万的死似乎已经把和解的路完全堵上了。

「他真是沈百万?」立花勘助身后一个矮胖汉子踹了沈熠一脚,问道。那厮汉语极是流利,竟和宋素卿一样,听不出一丝倭人口音。

「是你爷爷!」

沈熠虽是个花花公子,关键时刻头脑却异常清晰,知道自己此刻绝不能示弱,被踢倒在地后依旧破口大骂,挣扎着站起来后又被踢倒在地,几起几伏已是口吐鲜血,激得众家丁齐齐吶喊起来,有人更是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只是投鼠忌器,大家不敢上前。

只有我这边三人才注意到他每次起身之后,眼珠都四处乱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只是见没什么动静,他脸上已经渐渐露出一丝焦虑、声音也渐渐低沉下来,只是别人见他嘴边的鲜血,都以为他受伤气弱,愈发觉得他视死如归,着实难能可贵。

「都杀了!」

立花勘助立刻做了决断,既然和解已不可能,斩草除根自然是上上之选。

只是话音刚落,却听邱鸿声喝道:「且慢!」他用剑一指赫伯权,叫道:「不放了沈家少爷,我就杀了这厮!」

而众家丁也跟着躁动起来:「他们杀了人,快去报官啊!」

立花哈哈大笑起来,叽哩哇啦不知说了句什么,刀刚举起,我手中的羿王弓已经拉满了弓弦,只是立花身后那个汉子此刻却和立花低语了一句,旋即冲邱鸿声道:「好,不过,一命换一命,你说,究竟是换沈家哪位公子的性命?」

「当然是沈二少爷……」

邱鸿声脱口而出,可他见到沈煌满脸的恐慌才知道自己错了,沈煌那句笨蛋尚在嘴边,一道亮光闪过,一颗大好头颅已经飞上了天。

太完美了!

我不禁喜形于色,见是立花身后的汉子挥刀砍向沈熠,弓上便留了几分力道,一枚羽箭带着奇异的啸声直奔那汉子而去,那汉子听到啸声有异,顾不得斩杀沈熠,回手一刀想磕飞疾驰而来的暗器。

只是双方都低估了对方的实力,羽箭并没有如我所愿的那样射中他的心窝,而那汉子的长刀也没能格开羽箭,羽箭微微变了方向,正扎在那汉子的肩头,把他踉踉跄跄带出了好几步。

咦,这厮武功不弱啊!我暗暗惊讶,宗设手下的另一员大将近藤又兵卫并不精通汉语,原本以为他是个通译,没想到竟是一把好手,心中蓦地闪过一丝疑念,莫非这厮是中土的江湖人?疑念一生,顿觉此人的身形有些眼熟,就连他刻意变换的声音都觉得似乎在哪儿听过。

只是我已经来不及细想,那边唐三藏双手已如蝴蝶般飞舞起来,流星似的飞刀正好封死了立花勘助向右移动的路线,让他无法去杀沈熠,却在他左侧留下空档,他便挥刀结果了沈家老三老四;而解雨的飞刀则准确地要了立花两个随从的性命,随即飞刀阻击立花,才救下了沈家老五的性命。

「倭寇休得猖狂!」「替二少爷报仇啊!」

我和唐三藏从亭上跃下,是该自己出动的时候了,不然或许会让解雨看出破绽来,我俩可都不想在她心中留下什么阴影。抽出背后的两截毒龙在半空中合而为一,带着嗤嗤的破空声直扑向立花勘助,旁边唐三藏配合默契地朝那受伤的汉子兜去。

「是你!」

离立花尚有三四丈远,他就认出了毒龙,眼神一惊,竟不顾赫伯权的死活转身就走;那矮胖汉子更是机警,立花尚未起步,他已经窜出了老远。

既然沈家这面的目的已然达成,立花勘助就没有了利用的价值,有唐家兄妹襄助,我有十足把握留下立花和他的同伙,从沈宅一直追到大街上,虽然路上果然有两批一共八名忍者相阻,可在唐三藏飞刀的紧逼之下,立花竟连骑马的机会都没有,只好穿家入舍,一路惊的鸡飞狗跳,才堪堪保持住了和追兵的距离。

眼看就要追上敌人,立花和那矮胖汉子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可前面乱草棚后已经隐约可见松江城的城墙了。立花精神陡长,突然长啸一声,就见从旁边的草舍里飞起两道人影,前面一人身法快如惊鸟,手中长刀如雷如电,朝我当头劈来,气势雄浑竟不亚于武承恩使出的天魔杀神,口中还低喝一声:「呔!休伤我弟兄!」

毒龙与倭刀在半空中相撞,激起一溜耀眼的火花,火花映照出一张儒雅的脸,正是宗设!而我手中一热,胸口更是一窒,方才追赶立花耗费了不少内力,此刻竟落了下风!

这厮果然有接近十大的实力!我忙左手收枪护在身前,凝神观望,右手更是搭在了腰间斩马刀的刀把上。

「谁?!」

宗设借势后翻,话中已有了讶意,我脸上涂满了炉灰,他自是认不出我来,只是立花勘助定是和他提起过毒龙,让他很快想起了来人是谁,双足在地上一弹,如燕子一般借势折了回来,随着长刀划出一道凛冽寒光,就听他冷笑道:「将军别来无恙?」

却见从我身旁飞出五道暗芒,五把飞刀就像被赋予了生命的暗夜精灵,直奔宗设的要害而去。

唐五经曾经在黑石村施展过的名为「天狼七星变」的华丽手法再度展现在我眼前,虽然与七把飞刀齐射的顶峰境界尚有一大段距离,可威力比唐五经却要强大许多。

「这才是我的大舅哥!」

凝聚了全身功力的毒龙枪趁势勃然而发,全然不顾回身向我侧面袭来的立花勘助,那儿该有我的大舅哥替我守护吧!

宗设处惊不乱,借着挥刀磕开飞刀的那一点力道,他身子竟然奇异地横挪了两尺,又避开了四把飞刀,只是封堵毒龙枪的力道却弱了许多,虽然他借势再度向后飘去,身法轻灵异常,可半空中还是留下一串血珠。

而唐三藏仓促变出来的短刀虽然封住了立花勘助的全力一击,可一刀即伤,一口鲜血「噗」的一下喷了出来,身子晃了几晃却兀自不退,还是解雨见势不妙,舍了在流光刀里挣扎的两个汉子回身相救,两把飞刀逼开了立花。

「撤!」

宗设望了唐三藏一眼,目光颇有些惊讶,想来他也没有料到今夜竟会连番遇到两个一流高手,见立花还要拧身而进,便喝了一声,立花顿时停住了脚步,而草屋旁又涌出六个人影,护着四人飞快向城头奔去。我见这六人身后都背着棍子似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倭铳,也不敢追赶太甚,只好目送着宗设等人沿着事先布置好的绳索逃出城外,只把最后留守的两名倭寇杀死在城头。

回头看唐三藏正抹去嘴角的血痕,他苦笑道:「这厮一身蛮力当真了得。」声音比往日着实虚弱了许多,见我目光落在沾满鲜血的手上,他才换上一副笑容,道:「我没事,敝门内功不济,却是最会挨打了,要是我争强好胜憋住那口血,反倒麻烦大了,再说,阿棠可是个国手哩,这点伤在她眼里不算什么。」

话虽说的轻松,可我也知道他是不欲让我担心,只是我没料到他的「天狼七星变」竟如此花费内力,虽然只比唐五经多射了一把飞刀,可似乎多消耗了不止一倍的功力,若不是立花勘助箭伤未愈,他恐怕会更吃亏呢!

不过,和唐三藏配合的战果却也大大出乎我的预料,看来唐门暗器的辅助攻击效果要远在其他兵器之上,当然,天魔刀和隐湖剑法的相得益彰威力也不小,只是……这可真奇怪呢!

解雨心疼大哥,一面埋怨一面飞快地掏出师父留下的药丸:「这是相公的雪莲玉蟾丸,比咱家的还有奇效,你快点吃吧!哼,也不知道爱惜自己,以后谁嫁给你谁倒霉!」

「喂,我可是为了救你相公……」

「他命长着呢!一个老婆一条命,他总该有七八条命了!」解雨说着说着,声音却哽咽起来,一拧身伏在我肩头啜泣起来:「你……万一大哥……封不住那厮的刀,你让人家……还怎么活……」

我心中顿起爱怜,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低声笑道:「还没娶你哪,我怎么舍得去死!再说,你相公真是属猫的哩!」

却听一旁唐三藏叹息道:「真服了你们公母俩,回沈家啦!」

回到沈家,那里已经乱作一团,沈煌和老三老四身首异处,自然是死翘翘了,而沈熠和他五弟倒在血泊中,却不知是死是活,一些胆大妄为的仆人开始哄抢沈家的财物,前院内院有多处已经着起火来。

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王汉生和十几忠仆虽然竭力维持着局面,王汉生的身前甚至已横着两具家丁的尸体,可无奈沈家宅院广大,他又不敢离开沈熠兄弟太远,竟制止不住骚乱。

我长枪一扫,将两个背着大包裹刚从还翠楼里冲出来的家奴打倒在地,想起这里靠近金山卫,心念一动,便高声喝道:「沈家众人听着,金山卫新任副千户曾亮在此!速速各归职守,组织救火,本人既往不咎;否则,株连九族!」

内力发出的叫喊在夜空中回荡,抢劫的众人一听有官在此,顿时张皇失措,大家面面相觑,一人心存侥幸,偷偷开溜,被我一箭射死,于是众人纷纷把抢来的财物扔掉,灰溜溜地回到各自的岗位上救起火来。

那边唐三藏检查了一下沈家仅存的哥俩,朝我点点头,说万幸,都还活着。点了几处穴道,两人才悠悠醒来,望着父亲兄弟的尸骸,不由抱头痛哭。

王汉生远远给我施了一礼,便抢到了沈熠身边,沉声道:「大少节哀顺变,沈家诸事要大少主理,老爷及三位少爷的后事也需尽快料理,且莫悲哀过甚,伤了身体。」

听王汉生这么说,沈熠猛的转过头来,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突然爆发,那神情彷佛是择人而噬的猛兽,若不是唐三藏拉着他,他恐怕已经扑了上去!

「王汉生——」他的怒吼已经变了调:「我爹遇害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我三个弟弟遇害的时候,你又在什么地方?!就算养条狗,也知道报效主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杂碎!现在跑出来卖好,我呸!」他边叫边挣扎着,已是泪流满面:「放开我,放开我,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呜呜……」

王汉生脸上一阵抽搐:「大少,我的命是老爷救的,老爷让我死,我会毫不犹豫地撞死在还翠楼,可老爷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效忠沈家,大少,不是效忠老爷,而是效忠沈家啊!明知道出来是送死,这样的事情我王汉生决不会做,因为沈家还有我可以效忠的对象,就那么轻易死了,九泉之下,我也无颜面对老爷!」

明白了王汉生的心意,我知道他日后将是沈熠的得力助手,便上前拉住沈熠的手,输进一道内力平复他紊乱的气息,道:「王总管说得没错,大少不振作起精神来,沈老爷子好不容易打下的基业可就要毁在你手里了!」又道:「其实没有他,即使你没被倭寇杀死,恐怕也死在暴乱的家奴手里了。」

用天魔吟颂出的话语顿时让沈熠清醒过来,他嘴唇蠕动了两下,一声「对不起」伴着热泪呜咽而出,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到父亲的尸体面前,扑通一声跪下,放声大哭。

王汉生投来一道感激的目光。我不再理他,四下张望,却不见前来助拳的邱鸿声四人的身影,就连赫伯权也没了踪迹,听王汉生解释,才知道因为雇主身亡,外敌退却,维持着微妙平衡的力量一下子被打破,原本就处在江南江北两大敌对阵营的四人立刻分裂,邱鸿声欲杀赫伯权而静闲阻之,一言不合顿时厮杀起来,静闲、林筠不敌而逃,邱鸿声和何庆二人便追了下去,王汉生被暴乱的家奴所阻,只能眼见着赫伯权趁隙溜走。

「哼,邱鸿声这厮以为自己能溜得掉吗?!」我心中暗哂,当初为了得到沈煌和邱鸿声四人的藏身之所,解雨借着白天和林筠错身的当儿,偷偷在她身上洒了一点唐门秘制的千里香,五天之内,林筠根本逃不脱解雨的跟踪,而既然邱鸿声是追二女去了,找到了林筠,自然十有八九就能找到邱鸿声。

只是我不想引起王汉生的疑心,便假意追问起四人的去向,王汉生指着后花园说他们朝那边去了,迟疑了一下,又道:「曾大人的头发……长得好快呀!」

「嘴巴严才能长命百岁!」

我冷冷扔下一句,请唐三藏照顾沈熠,自己便带着解雨奔向后花园。不一会儿,解雨就发现了线索,一路穿过后花园,到了院墙,她才停住了脚步。

此时后花园早已静了下来,唯有地上不时可见的散乱包裹述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场骚乱。倒是宅外大街上人声鼎沸,纵上大树向外看去,一伙地痞流氓和十几个军卒斗得正欢,周围住家的屋顶上不时传来叫好声,而更远处一队衙役正迅速向沈宅赶来。

见解雨微锁蛾眉,在几丈见方的范围内转来转去,我知道此处定是四人交手的地方,过了好一会儿,才见解雨眉头一展,沿着一条曲径朝花园深处行去。

前面隐约可见那片嵯峨嵚崟的假山,我已经猜到这四人的所在了,如果静闲林筠曾与邱何二人有场恶斗的话,实力不济的两女十有八九已被生俘了,想到邱鸿声是如何对待解雨的,我知道这个老色鬼眼前最需要的就是一处隐秘的住所来恣意享用已经到手的美味,而沈煌藏身的密室自然是他的首选。

果然,透过石门,断断续续的淫词浪语伴着浓重的喘息声飘进了我和解雨的耳朵里。

「……换马!……他奶奶的,呼——名人录上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真他奶奶的紧啊!嗯……啊……我说林女侠,你、你也配合一下嘛!」何庆的声音淫邪而兴奋,只是林筠显然不肯合作,就听「啪啪」几声脆响,何庆骂道:「你丫的还装啥屄毛,早他妈的烂货一个了,啧啧,还有脸梳双丫髻呢!你说,你奸夫有没有我厉害呀?」

见解雨的目光已经快能杀人了,我手上的力量猛的加了两成,密室的石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

昏暗灯光下纠缠在一起的四人一下子都愣住了,林筠、静闲以为来了救星,顾不得自己几乎赤身裸体,拚命地挣扎起来,只是她俩该是被点了穴道,那挣扎显得软弱无力。

「呵,有人要英雄救美呢!」邱、何看不清阴影里的来人,以为是沈家人,很快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何庆更是双手将林筠一对小巧椒乳握在手心,狠狠一掐,胯下夸张地耸动了两下,嘿嘿笑道:「来吧小子,就这么老子也教训得了你!」

「找死!」

解雨气得顾不得变换自己的声音,娇叱一声,已从我身子后窜了出来,乌光闪过,何庆的脑袋顿时飞了起来,没了头的身子竟还挺动了两下,才向后倒去,身子尚在半空,一股白浊液体「噗」的一下,从挺直的话儿里射了出来。

说不出来的诡异把林筠吓得脸都扭曲起来,呵呵地想叫却叫不出声,身子突地一颤,竟似高潮一般地抖动起来,一道水柱淅沥沥的落了下来。

邱鸿声看着何庆的首级落在了静闲身上,一呆之后,猛的从她身上弹起,密室里地方狭小,解雨被何庆尸体挡了一下,竟让他拿到了兵器横在静闲的脖子上。

「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可笑!我又不认识她是谁,就像你,你会可怜沈百万吗?」我冷笑道,半截毒龙闪电般朝静闲肩头刺去,就算邱鸿声杀了静闲,毒龙也会穿过静闲的肩胛骨,刺进他的心脏!

发现我根本不顾忌静闲的生死,他一下子崩溃了,只用我两招,就束手就擒。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有钱!很多钱!啊——!」

尚在企求活命的机会,解雨已经一刀削去了他的命根子。

「你、是、谁?我和你……有何……冤仇?!」

「想知道吗?」

流光刀抵在他的心口,解雨轻轻在他耳边报出了她的姓名,只见他无法置信地望着我和解雨,然后眼见着流光没入了自己的胸膛。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