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四卷 第八章

「这么说,沈公是被赫伯权杀害的了?」慕容仲达沉声道,想来赫伯权曾是大江同盟会的骨干,坐实了他的罪名,自然对慕容世家有利。

「那只是邱鸿声一家之言!说不定是邱鸿声失手伤了沈公呢!」司马长空反驳道,虽是替赫伯权的开脱之词,却几乎猜中了事实。

「可当时沈家那么多家丁在场,甚至还有两名百花帮的女弟子,司马门主又怎么说呢?」慕容冷笑道。

其实现场我并没有看到林筠和静闲,不过她们也该离现场不远,明细上的变化该不会冤枉了两女。

「鄙人倒是想请司马门主帮个忙,同为大江同盟会的属下,司马门主可否给百花帮易帮主传个口信,让她的两个弟子出来证实一下当天发生的事情呢?」慕容接着道。

林筠和静闲?百花帮现在也正心急火燎地寻找她们吧!我心中一阵哂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两具赤裸的娇躯,抚摸着怀中的如姬,我突然萌发出一个念头,是不是该把这两个丫头调教成两头人形犬呢?

「在下还要请教慕容总管呢!」司马沉声道:「百花帮林女侠、庄女侠应二公子之请前来助拳,可到现在音信皆无,方才听大公子所言才知道,邱鸿声和何庆竟然不顾倭寇当前,挑起事端,林庄两位女侠十有八九被这两个奸贼杀害了!」

「真是恶人先告状!」慕容怒道:「邱总镖头和何副帮主至今未归,被林、庄那两个妖女暗害了才是真的!」

这倒是冤枉了她们,邱何二人自然是死在我和解雨手里,想邱鸿声好歹在新的江湖名人录上排名五十七,岂是两个毛丫头能杀得了的,倒是让人家快活了一番却是真的。不过想起解雨趴在邱鸿声的耳边告诉他自己身份的时候,他那副吃惊的下巴几乎都快掉下来的模样,当真好笑呢!

听慕容仲达语调颇有些焦虑,想来邱何二人的失踪,对慕容家的影响更大。

「如此一来,江南江北的实力可就越发不平衡了,这倒是我考虑不周呢!」我心下暗道:「可惜同盟会来的竟不是李思,否则把他留下,慕容家也该心满意足了;司马长空和我无怨无仇,倒是狠不下心来要了他的命。」

「邱总镖头一身好本事,何副帮主武功也不俗,说林、庄两位女侠杀了他们,未免匪夷所思。」万里流道。

「当然还有卑鄙无耻的赫伯权做帮凶了!林、庄两人不让邱总镖头杀了赫伯权,就是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伙的!」

听慕容和司马竟不顾这里是灵堂,为了失踪的人争的脸红脖子粗,都要把恶名推到对方的身上,我不禁奇怪起来,江南江北两大集团本就在敌对状态,你杀了我,我杀了你都理所应当,要争一个师出有名、想来个得道多助,听众应该是万里流、唐五经,干嘛跑到沈家来讲道理?

略一思索,想到孙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话都是讲给孙妙听的,而讲给孙妙,就等于讲给我听,怪不得非要争出个子午卯酉来。

「或许,邱总镖头四人的失踪与倭寇有关吧!」一直默不作声的唐五经突然道。

「哦?」

「大公子恕我直言,其实贵府这一战疑点甚多,可能是贵府上下对江湖不甚了解,场面又乱,以致许多明细被忽略了。」

唐五经曾经与沈煌打过交道,知道沈煌不可能是官府宣传的抗倭英雄,而他对沈家也不算陌生,很快就发现了疑点。

「倭寇来袭时,只有王总管在保护沈老爷子,王总管是谁,大家心知肚明,就算他一双铁手也难敌四拳,被一人缠住后,让赫伯权偷袭得手,此时二公子请来助拳的人哪里去了?军方埋伏的援兵又在哪里呢?」

「照在下分析,倭寇侵入沈府的人数不会太少,邱总镖头他们和军方的人马该是被倭寇纠缠住了,击溃倭寇后才赶到还翠楼,可是军方的人马和邱总镖头他们缺乏配合,以致都低估了倭寇的实力,大公子说邱、何二人与林、庄两女内讧之后,便离开了沈府,我怀疑是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被倭寇所乘。」

唐五经心中所想的疑点恐怕绝不只是这些,言语之间更是闪烁其辞,可倭寇的实力究竟有多强,除了我之外,在座的只有他最清楚,他的判断也非空穴来风,只是这个判断对我相当有利,我乐得把众人的目光引到倭寇身上。

倒是那个埋伏在沈府的军方高手在唐五经看来该是非我莫属,而他现在也该暗自庆幸,因为沈熠已经说了,军方的人马前两天就撤走了。

「倭寇竟能一口气吃掉三个名人录上的高手?」万里流怀疑道。

不是三个,而是四个,我心中暗道,静闲的排名,尚在王汉生之上呢!

唐五经没言语,却听司马长空道:「万门主切不可小觑倭寇,三年前况大哥在宁波曾经和一个叫做立花勘助的倭寇有过一战,那厮一身功夫仅比况大哥略逊一筹,我都比他不过。听大公子的形容,此番倭寇的首领似乎正是此人,他若出手,就算是邱、何连手,恐怕也抵挡不住。」

「竟有此事?」众人皆惊,唐五经借机道:「这么说,军方那几个人岂不都是高手?」

「军中卧虎藏龙,有几个高手当然不奇怪,像铁胆乐绍翁乐老前辈的几个弟子都在军中,据说他们的武功早就青出于蓝了。」司马解释道,又问沈熠道:「既然军方派出高手支持沈家,大公子为何还广撒英雄帖,四处求助呢?」

「曾、李几位大人都有军务在身,自然不能久留寒家,在下只好请江湖朋友帮忙,说起来寒家是做生意的,与江湖朋友联系的少,本不该厚颜相求,只是在下自幼听闻,江湖以侠义为先,而对抗倭寇更是民族大义所在,故而才斗胆相求。」

沈熠按照计划好的台词照本宣科道:「不过,司马门主,虽然寒家的生意原有很多都是委托给贵门的,可在下知道贵门也才经历大难,所以没有向贵门求救,并不是有意轻视贵门。」

「大公子你放心,侠义二字,江南武林铭记心间,莫不敢忘,岂像江北的某些奸诈小人!在下此番前来,就是受大江盟齐盟主的委托,前来助大公子一臂之力的,而同盟会的乐绍翁乐老先生、大江盟的柳斯柳堂主带着几名精干弟兄不日内也将赶到。大公子或许不知,眼下江南武林已经团结为一体,我们就是江南四十多个门派支持贵府的代表!」

「站着说话不腰疼!」慕容仲达冷哼了两声,才道:「大公子,说实话,我慕容家损失了邱、何两大高手,也算对得起贵府了。不过,看在大公子的份上,就再帮贵府一次,在下已经通知谭家的谭玉碎夫妇尽快赶往松江。」

沈熠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可也知道绝不会是一般庸手,自是喜得连声称谢。而我在帏幔后面却暗骂齐放和慕容千秋是一对滑头,英雄帖弄得如此兴师动众,让那些标榜自己侠义的名门正派少了许多回旋的余地,而沈家许下的丰厚利益也让那些黑道眼红,只是沈家就像在风雨中飘摇的一条船,不知是能破浪前进,还是就此沉没,先期的投入就大有讲究,看起来司马长空与沈家有旧,乐绍翁与军方联系密切,事实上司马虽然对大江盟忠心耿耿,可他有勇无谋,乐绍翁更是在同盟会里碍手碍脚,放在沈家倒让同盟会清静了;而谭玉碎夫妇本就在养伤,根本派不上用场,眼下正好废物利用。

想到齐放和慕容千秋的手段,我手上不由使上了力气。如姬吃痛,却不敢言语,只把尾巴摇来摇去,有几下正扫在我的脸上。

「这么灵活?」我暗自好奇,伸手一摸,却哑然失笑,早猜到那尾巴是插在菊蕾中,可见它竟如活物一般摇摆自如,还以为自己猜错了,不料摸到的依旧是那泛起细小皱褶的菊花,想来这是长期艰苦训练的结果吧!

就听外面万里流沉吟道:「大江盟和慕容世家义薄云天,不愧是我辈楷模,敝门当附骥尾,这样吧,敝门就派胡一飞襄助大公子!」

「真是感人呢!」唐五经感慨道:「在下在敝门无职无权,是个闲人,不敢代表敝门,只是在下和沈二公子交厚,为他报仇雪恨自是义不容辞!不过,事先声明,一旦敝门另有安排,则恕在下失礼!」

「如此已是足感惠意了!」沈熠忙道。

一旁孙妙终于开口道:「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替恩公报仇一事还要仰仗诸公,择日小女子将献技于沈府,以助军威。」

众人又议论了一番,可除了唐五经明确表示从现在开始就留在沈家之外,其他人对己方人员进驻沈家的日期都含糊其词,似乎都在提防着其他人,江湖黑白两道在沈家的合作注定了要以尔虞我诈开始,至于如何收场,或许只有天知道了。

鼓敲三更,众人告退,只有孙妙留了下来,说是想要替沈百万守灵,沈熠虽然已经困顿不堪,却不忍心驳了孙大美人的面子,只好强打着精神,陪着孙妙守在灵堂。

「孙大家与先父有旧?我都不知道呢!」沈熠没话找话。

「令尊没和公子说起过吗?」可能是见沈熠摇头,孙妙沉吟道:「令尊守口如瓶,自有他的道理,可我也不欲一段侠义心肠就此埋没。我自幼而孤,被人卖进青楼,幸遇令尊将我救出火炕,又送我去江南著名琴师曲凤梧曲老师家学琴,其间历时五载,所需银两俱由令尊所出,艺成之后,我有心相报,却被令尊严辞拒绝,就连他的寿筵我想前来贺寿,他都不许,怕坏了我的名声,种种关爱,真让我无以回报!」

妈的,难道孙妙是沈百万的私生女,要不这老家伙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么一个大美女?!若不是知道孙妙守身如玉,我早就把沈百万的举动和某种龌龊勾当联系在一起了,然而听孙妙的意思,倒是沈百万自己放弃了大好机会,除了是他女儿这个解释,我实在想不出一贯卑鄙无耻的他有什么理由变得如此高尚。

好在沈熠的头脑还算清醒,虽然他老爹和孙妙之间的事情匪夷所思,让他「噢!」「是吗?」「竟是这样!」地惊讶了好半天,可总算没说出「那干脆回报我吧」这样激动人心的话来。

一时间灵堂里只听见孙妙的抽泣声,半晌才听沈熠问道:「听您说半年前见过先父,可我记得那次您在松江只停留了两晚,怡红楼头一晚,俞知府第二晚,日程排得满满的……」

「那大公子记不记得,我在俞知府演出的那一晚,贵府晚上来了一位客人呢?」

「原来孙大家真的就是那位曲悠姑娘!」沈熠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先父吩咐说曲姑娘的马车可以直接进内院,只是这三年来,您来了七八次,我只见过您两面,却都蒙着面纱,弄得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那就是您。」

「不想让令尊为难,便借用了老师的姓氏。」孙妙解释了一句,又请求道:「如果方便的话,明日可否让我去还翠楼一趟?」

睹物思人,也是常情,沈熠自然一口答应。孙妙谢了一句,便蹀坐在灵前,看帏幔上的影子,似乎是拿起了本经书,果然就传来了喃喃的颂经之声。

「真是麻烦哩!」

从孙妙要求守灵开始,我就头疼起来,她守在灵堂里,却把我堵在帷幔后无法出去。其实灵堂里已没有外人,倒不怕和孙妙相见,只是听了人家的秘密,彼此难免尴尬;在帷幔后躲一晚原本也未尝不可,可惜在房里等我的不是旁人,而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解雨,萧潇、无瑕她们能乖乖地守在屋子里等我,解雨可就难说了,事实上,她现在还没找到灵堂来,已是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了。

想来想去,还是出去见孙妙一面吧!刚拍了拍如姬的屁股,就听「吱扭」一声,灵堂大门已被人推开,接着传来解雨惊讶的声音:「咦?孙姐姐,你怎么在这儿?!」

我连忙按住正欲起身的如姬,心中一阵苦笑,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示意如姬不要出声,正待闪身出了帷幔,却听孙妙讶道:「雨妹妹,怎么是你!你不是和大少去了军中吗?」

我脚步顿时一收,心中一愣,我和解宋两女参加剿倭营的事情,只告诉了宝亭她们和六娘,并没告诉过孙妙,她是如何知晓的呢?

而解雨却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回道:「谁让他和沈大公子是朋友呢!听说沈家有事,我们就过来了。」听孙妙说是来拜祭沈百万的,她便问沈熠道:「我家相公呢?」

「动少?噢,他去……那个、啊……」沈熠还在支吾,两女的身子似乎已经转向了帷幔,我心中暗暗叫苦,解雨六识敏锐,就算听不到我的呼吸,可如姬却瞒不过她,果然帷幔上的身影突然急剧地扩大,「唰」的一声,帷幔一下子就被拉开了一半。

「咦,这是什么?」

解雨总算机灵,见到躲在另一半帏幔后的我挤眉弄眼的,便知道我现在不想现身,可她看清楚如姬的模样,脸上立刻布满了冰霜,只是倒霉的沈熠做了替死鬼。

「哇,是个大美女呢!」她把如姬拽到沈熠身前讥讽道:「沈大公子,你守得好灵呀!」

说着,拉起孙妙道:「咱们走,和这种人在一起,污了姐姐的名声!」竟硬拉着孙妙出了灵堂,只剩沈熠尴尬地冲着她们背后喊道:「我、我想起来了,动少去了怡红楼啦!」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