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六卷 第三章

「咱们助老鲁一臂之力去!」

目送鲁卫带着辎兵消失在茫茫夜色里,我背起行军营账和四人分得的口粮,遂与三女顺坡而下,来到了那片沼泽地前。

做了两只大竹排,我与素卿一组,解雨与魏柔一组,悄悄向远处的村寨进发。

村寨里没有一丝光亮,宛若一座死城,只是渐渐接近,便发现屋顶上隐蔽着的弓箭手,虽说大部分都瞄准了村寨东北、正南两个方向,可仍有十几张弓虎视眈眈着沼泽一带,想要不惊动他们潜入村寨,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转向东南!」

倭寇的谨慎让我不得不调整计划,而从沼泽沿着西面大山的山脚一路向东南,是我和老鲁也没有探测过的地方,那里一切都是未知数。

临向南去之前,我看准风向,朝村寨仰天射出三箭,三支羽箭到达村寨上空后正好力竭,几乎是垂直扎落下来,倭寇弄不清这羽箭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射过来的,屋顶上顿时乱了起来,片刻以后,半空中便绽开一朵绚烂礼花。

「五大头目不在,倭寇果真是进退失措,敌情不明,怎么可以自乱阵脚呢?」我哂笑道,两只竹排此时已经远离了村寨。

让竹排在沼泽地上顺利滑行并不是件轻松愉快的活儿,浮草下的水情你永远都不了解,停下来的后果自然无从猜测,四人不敢歇息片刻。

而逐渐强烈的海腥气也提醒我,前面离海是越来越近了,想起仍未被发现的倭寇码头,我心中突生警觉,小声对解魏两女道:「先转向西山脚下。」

爬上结结实实的土地,我便把竹排拆散扔进了泥潭里,四人朝西山进发。

沾满了血水的战袍又被泥水浸透,混在一处,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可平素极爱洁净的三女此时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好在宝悦坊的鳄鱼皮罩甲水火不侵,身子总算干爽。

还没行到半山腰,就见一点光亮从正南方快速向村寨方向接近,只看行进的速度,就知道那是一队骑兵,再往南行,一座被藏在东西两山怀抱间的九曲十八弯的海湾渐渐出现在眼前,而那个未曾找到的码头也现出了一角。

「先找地方歇息。」

既然已经惊动了敌人,想来这一夜他们别想安生了,不若抓紧时间休息,明天继续攻击,四人遂回头朝大山深处行去。

春雨刚过,山溪淙淙。远离了敌人,女儿家爱美之心复起,在几株枝叶相连的参天古树下刚找到了一处隐蔽的所在,解雨已经迫不及待地拉着魏柔、素卿跑到方才经过的一条小溪旁梳洗起来。

我也脱下了肮脏的战袍和罩甲,赤裸着上身,毕竟是四月小阳春,即便是晚上,也不觉得有多少寒意。

四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暗自苦笑,这里虽然有古树遮蔽,地上不像别处那么泥泞,却也相当潮湿,而我的鹿皮兽王睡袋最多只能睡三个人,看来只好委屈自己了。

生起篝火,将顺手打来的两只山鸡开膛破腹,里里外外糊上泥巴架在火上烧烤;又砍下两节嫩竹,放入水米,也用泥巴封好,一并扔进了火里。

小溪那儿传来几声嬉笑,竟惹得我春心大动。循声而去,三具妙相万千的娇躯映入眼帘,解雨素卿已是全裸,魏柔身上也只剩下一件遮不住春光的肚兜和胯间的一块遮羞布,尤其是那块遮羞布,只是一条窄带系在腰间一根细绳上兜起遮掩住了私处,竟是异常撩人。

好一会儿我才明白那是什么,想大夫说她经期本就绵长,一受凉,经水恐怕更是淋漓不断了,再看解宋两女正在闹她,两人齐齐向她身上撩水,那肚兜早已湿透,贴在身上。

「小心着凉了。」

虽然我胯下的独角龙王早就奋然勃发,可我知道这不是上了魏柔的最佳时机,只好把我的战袍罩甲扔了过去,只是心里却倏地一动,经期里的女子不比平常,每每有些特异之处,就像萧潇,一到月满鸿沟之时,心中就充满了被虐的欲望。

魏柔服用我特制的解药来压制「春风一度丸」,可效果却大不如我在试验中那么有效,除了这两天两夜间经历的两场战事让魏柔不得不倾尽全力,以致「春风一度丸」的药力趁虚而入之外,想必她身上来了麻烦也是缘由之一吧!

听到我的动静,解宋并不吃惊,解雨更是站直了身子嫣然一笑,一双玉臂故意抬起向后伸去,那对丰腻的椒乳越发挺拔。

只是魏柔惊叫一声,身子倏地一转,前面倒是看不见了,却把如缎子光滑的后背和圆润挺翘的小屁股齐齐暴露给我。

「仙子脱了衣服,还是仙子。」我转身朝小溪下游走去,脑子里却不由浮现出将几女按倒在床上大肆挞伐的情景,而身后隐约传来魏柔的羞谑:「死丫头,不知羞。」接着是解雨银铃般的笑声。

等我洗盥完毕回到宿营地,解雨和魏柔已经围坐在了火堆旁,魏柔脸上仍带着羞容,见我依旧赤裸着上身,目光更是躲躲闪闪的,默默地躲在一旁烤着战袍,全然没有往昔的心如止水,那样子倒像是陷入了初恋中的少女一般。

解雨见状偷偷抿嘴一笑,挨到我的身边,翻了一下火上的山鸡,笑道:「相公,真是怪事呢,你在家不是从来都当甩手掌柜的吗?如何学会这叫化子鸡和竹筒饭了呢?」

「你相公的好处,等你嫁过来就知道了。」

「吹牛!」

听我调笑,解雨晕生双颊,轻啐了一口,从火中取出皮已经烧得焦黑的竹筒放在一块清洗干净的石头上,用刀背敲了几圈,浇上一捧溪水,然后剥去竹皮,包着白色竹瓤的米饭便出现在眼前。

挑开竹囊,一股清雅的竹香随着腾腾的热气扑鼻而来,那米粒更是个个晶莹剔透,惹人喜爱。

「公子好手艺耶!」

洗好我战袍罩甲的素卿正好回来,不由赞道,解雨飞快地削出几双筷子递给大家,自己忍不住先尝了一口,笑道:「嗯,跟人家在苗疆吃过的竹筒饭差不多啦!」

「要差也是这无名岛上的竹子比不过苗疆的香竹『埋考澜』。」我笑道。

「咦,相公你又没去过苗疆,怎么会知道『埋考澜』?」解雨大奇,随即恍然道:「啊,我知道了,相公的老师阳明公曾在苗疆住过三年,定是他老人家告诉相公的。」

「算你聪明。」我搂过解雨,亲了亲她的香腮,火光映照着她洗去铅华的脸,那彷佛吹弹得破的肌肤愈发显得细腻如脂,我忍不住将她往怀里带了带,她索性就坐在了我怀里。

似乎专注地烤着衣服的魏柔轻咬了一下嘴唇,这细微的动作几乎察觉不出来,可却瞒不过留了一半心思在她身上的我,有意将手在解雨小腹上缓缓游动,魏柔胸前的起伏果然有了变化。

临上这无名岛前,她已经服用了我特制的解药,「春风一度丸」的药性该被压制住了,眼下的她该是心有所动吧!

解雨舒服地瞇起了眼,只是听素卿说阳明公名扬四海,真想去拜会他,又说倭人里相传阳明公几乎是个有三头六臂的神人,她才噗哧笑道:「宋姐姐,等咱剿灭了贼人,你就央求相公带你去瞧师公他老人家,保准大出你的意料呢!」

「我也知道……师公、他其实貌不惊人。」素卿说「师公」两个字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偷偷瞥了我一眼,想来是借机试探她在我心中的地位。

见我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她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异彩,嘴角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喜意,却用小树枝夹起已经烤熟了的叫化子鸡,一边敲碎外面干裂的泥巴,一边轻笑道:「就像藤壶的先祖源义经陛下一样,他本是个身材娇小宛若女子的美少年,就因为用兵如神、杀人无算兼之剑法高超,他的对头平家形容起他来,就只有『凶神』二字了。」

「怕是那帮倭贼也是这么形容相公的吧!」

解雨抿嘴笑道,翻出食盐等调味品熟练地抹在鸡上,扑鼻的香气竟引来了几只胆大的松鼠,她到底是少女心性,见猎心喜,施展轻功,不一会儿便捉住两只抱在怀里逗弄起来。

想起阳明公,我心中不由暗生一丝悔意,虽然叫他一声老师,可他老人家的兵法我却没学到手几成,上月空闲了那么多日子,自己光顾着与众女欢娱,却忘了向他讨教剿倭的大计,等到想去请教,宗设却不给我机会了。

眼下遇到战事,虽说自己机警善变,可对敌却没有象样的章法,凸显自己的稚嫩,别说比不上老练的沈希仪,就连身边的素卿也有所不如,真是枉读了那么多的兵书战策!

「师公现在隐居在余姚龙泉山吧?」素卿此时说起「师公」已是极其自然:「他老人家的文功武治就连大太监赖恩都赞不绝口……」

我心中顿时迷惑起来,倒不是那句文功武治用在老师身上并不恰当,而是因为听她提起了赖恩。

素卿的过去,甚至比武舞放浪的时候还要糜烂,且不说她的部属几乎是靠她的美色驾御,就连与中土官商两界建立关系,都时常利用自己天赋的本钱,据说赖恩那个太监也被她的美色所惑,以致酿成「宁波之乱」。

可自从归附我之后,她知道我的忌讳,便绝口不提以往的经历,此番突然提起赖恩,是何道理?

眼角余光中却见魏柔神情微微一变,我心头更是大疑,赖恩竟与隐湖相关吗?

虽说根据眼下得到的情报,隐湖结交官府不遗余力,可毕竟顾忌自己的名声,往来大多是为官声誉尚佳之人,赖恩臭名昭著,隐湖与之相交未免匪夷所思,可魏柔的眼神……

我大脑飞快地运作起来,仔细地把才纔的对话细想了一遍,心中蓦地一动,老师阳明公剿灭宁王宸濠后因功遭妒,被太监张忠等所谗,靠提督赞画机密军务的大太监张永从中周旋,方得凯旋,而张永则是赖恩的老师。

想到张永,我立刻就想起了正德朝重臣兵部尚书何鉴,那时张永平安化王、诛刘谨,何鉴便上疏替他求封侯,两人关系极其密切,而何鉴的五房小妾李氏正是隐湖弟子。

素卿是想提醒我这个吗?我心中暗自揣摩,何李氏的身份虽然隐秘,可张永未必不清楚,他再告诉赖恩也大有可能,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算是什么机密。

「你还敢提起这个阉人,想起他,我都忍不住想揍你一顿!」我假意作色道,随手照她屁股狠狠拍了一巴掌,素卿却委屈道:「阉人也有好人嘛,就像张永,还替师公说过许多好话呢!」

听她真的提起张永,脸上甚至现出一丝急色,又借着取竹筒饭的当儿偷偷使了个眼色让我注意魏柔,我心中已然明了,她这一番话绝对是有的放矢。

可她之前有无数机会可以把她所知道的一切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为什么非要等到现在,偏偏又说得极其晦涩,不是我脑袋够聪明的话,根本无法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看到魏柔的反应不成?

魏柔似乎觉得有点凉,正把干透了的战袍往身上披,脸上已看不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可对比方纔,她越是如此,我心中疑惑越深。

不错,权倾一时的何鉴的确曾经是隐湖在朝中最强有力的奥援,可他早死了;而随着新帝登基,杨廷和掌控大权,前朝旧臣多被清洗,就连有拥戴之功的张永都被发配到了江西,何氏门下凋零,更无一人得到重用,何家在官场上早就成了历史。

就算何家仍有余威,没有何鉴撑腰,何李氏以妾室之位又能弄出什么花样来呢?

再说,我行走江湖尚不足一载,而素卿与赖恩相交,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他们自然不会未卜先知,预先就知道江湖会出现一个我来,素卿所了解的关于隐湖的一切,想来与我并没有直接联系。

是与师傅他老人家有关?这念头刚冒起来便被我否决了,自从我那个师祖爷李道真被尹雨浓斩杀之后,魔门声势已大不如前,等到我师傅这一代,更是隐迹匿踪,隐湖弟子有没有人知道任独行就是李逍遥都是个未知数,遑论对付他老人家了,再说,赖恩是镇军一方的大太监,对江湖恐怕不会有多少兴趣。

不是江湖,那该是官场了。针对老师阳明公自然不可能,他与张永、何鉴关系都相当密切,而与我交好的桂萼、方献夫都是官场上的后起之秀,想来想去,唯有一人,与隐湖和我的利益都有着莫大的干系。

白澜,莫非你和隐湖有什么恩怨不成?

「宫里宫外互为奥援乃是平常之事,老师岂能独善其身?不如此,恐怕早被小人进谗而含冤屈死了。」我稍稍顿了一下,又道:「其实,官场如此,江湖亦如此。老鲁不在这儿,咱就说说他的师门,少林寺乃佛门圣地,依旧要结交朝廷中人,不仅吏部左侍郎何孟春是空闻大师的方外至交,就是与替朝廷掌控江湖的白澜白晓生的关系也是相当密切。」

听我提及白澜,素卿立刻会心一笑,眼中满是敬佩;魏柔却蓦地停箸,脸上浮起奇怪的表情,似忧似怨,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意,就连不明就里的解雨都关切地探问起来。

魏柔却不言语,半晌,先看了素卿一眼,才幽幽叹道:「师兄才思敏捷,宋姐姐用心良苦,小妹实在佩服。」

解雨听她说得漫无边际,一时摸不着头脑,刚想发问,却被我拦住,却听魏柔续道:「师兄可知京城教坊司右韶舞宁白儿?」

一句话证实了我的判断,想来隐湖对白澜异常关注,早就发现了他与宁白儿的关系,进而发现了宁白儿的身份,遂让隐湖产生了一系列的联想。

虽然星宗在魔门三宗里蜕变的最为彻底,可毕竟是魔门一分子,自然对隐湖没有什么好感,白澜不可能不受她的影响。

细想一下白澜的所作所为,表面上看起来对少林武当隐湖都是一视同仁,可隐湖有何鉴这样的强援,却未能真正控制住江湖,以致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势力在白澜掌控江湖的这十几年间得以迅猛发展,这未尝不是白澜压制隐湖的结果。

再想想与白澜相交甚密的陆眉公修订江湖恶人榜的时候,只邀请了少林武当,却把隐湖排除在外,由此可见隐湖这些年的尴尬。

如果隐湖把这一切归罪于白澜,鼓动何鉴采取行动从官场上打击他,想来也就不奇怪了,而这恐怕也是素卿能够听到有关隐湖消息的原因,只是她既不清楚我与白澜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怕同样的手段落在我的身上,又怕我不信任她,索性当着魏柔拐弯抹角地提及此事,进退都自如。

而魏柔机智过人,竟也看破了素卿的心思,不过既然如此,那隐湖秘传的不二心法原本足以让她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可她为何露出破绽被我抓住呢?这着实蹊跷。

反是她一手揭破宁白儿的身份,倒让我隐隐察觉到隐湖剑法的锐利。

「我虽然没见过宁师姐,可听说她早就远离江湖,一心只想相夫教子,师妹为何对她念念不忘?」

「白大人对师兄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魏柔显然错误地估计了我的消息来源,脸上忧色愈深:「想是白大人去意已决,开始托付后事了,只是不知白大人心中是怎么看待敝门的?」

听魏柔左一个白大人右一个白大人,我心头不禁黯然。

记得初入江湖的时候,那些鲁莽而又天真的江湖汉子一提起魏柔,必定兴致勃勃地把她「谪仙」的来历讲述一遍,那故事里的百晓生和魏柔惺惺相惜,最后谁都会添上一句:「为什么百晓生能见到魏仙子的真容?人家和隐湖,那是什么关系!」

想当初魏柔初会白澜,叫的绝对不会是这么生分的「白大人」,揭去温情的面纱,隐湖与白澜之间已猜忌若斯,竟隐隐有水火不容的迹象。

看来隐湖在判断我将接替白澜后,是准备牺牲魏柔来获得我的支持了,怪不得她对交易那么深有感触,当我想通这一点,在把魏柔所做的一切都打上问号的同时,我也在暗自猜测,究竟是谁作出了这样的决定,鹿灵犀,抑或是……辛垂杨呢?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