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六卷 第五章

远处的倭寇看不懂地上的脚印,在百步外兜来兜去,却始终没能靠近我们,我和魏柔便抓紧时间调理内息,以期尽快恢复耗损的内力。

解雨方才在突破东路倭贼的时候并没有费多少力气,此刻便替我俩护起法来。

功力刚刚恢复不过三成,却听东北方向突然传来几声巨响,轰鸣声在东西两山间激荡,顿时把我从周天运行中惊醒,不是解雨早一步从我后心送来一道纯正的真气引导,我差点运岔了气。

「难道是老鲁也被人发现了行踪不成?」

我心中一阵紧张,却一动也不敢动,只能耐着性子将周天运行下去,而远处传来的声响已是越来越密集。

周天刚一结束,我便「噌」地一下蹿上了树梢,凝神向东北望去,东山无事,可从第一声巨响到现在也就一盏茶的功夫,码头已是火光冲天,再看码头外的海面上,一艘正在燃烧的战船旁,隐隐绰绰可见数条战船的影子,看那些战船的样式,竟是大明水军的主力舰种苍山铁!

「是……唐佐?!」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被风吹到了宗设的老巢已是幸运之极,怎么沈希仪也能找到这里,甚至比宗设还要快呢?!

「是咱剿倭营的船哩!」

随后上来的解雨也看清楚了海上的情形,兴奋地嚷起来,话音未落,却听山上传来一阵叽哇乱叫,回头一瞧,却见几个倭寇也站在远处的树梢上,听到解雨的叫声,便指着我们吆喝起来。

解雨自然再没有一丝惧意,冲倭贼大作了一通怪脸,才随我和魏柔向西逸去,那些倭贼也无心与我们纠缠,呼哨一声,直奔村寨而去。

离素卿藏身之地尚有几丈远,就见她心神不宁地转来转去,全没有在战阵里的从容和镇定。

我甫一现身,她已如小鸟投林般飞奔而来扑进我的怀里,哽咽半天,竟没说出一句话来。

我心中也有些恻然,就算素卿当日投我是为了替她的亲人报仇雪恨,几个月下来,她该是情根深种了,而我对她,就和对武舞相仿,开始都是利用之心,渐渐却生出情愫来,想来「日久生情」这句老话绝非是一句虚言。

解雨贴着素卿的耳朵低语了几句,素卿这才止住了悲声。四人收拾好行囊,朝码头奔去,离码头不足一里,才停下了脚步。

在火光掩映中,海面的舰船已看得清清楚楚,大致一数,竟有十一二艘苍山铁,想来定是沈希仪接到情报后,从观海卫借到了船只。

而且他在观海卫似乎得到了什么秘密武器,从苍山铁上打出的炮弹一落在地上,就立刻燃起一团巨大的火焰,码头早已是一片火海,空气中弥漫着人肉烧焦了的刺鼻味道。

我仔细辨认了一番,却发现只有两艘隶属于剿倭营的苍山铁混杂在编队中,心下立刻明白,沈希仪定是一面明攻码头,一面暗渡陈仓,将剿倭营的陆战主力偷偷运上岸,意图打倭寇一个措手不及。

除去码头,此地只剩下村寨一个目标,我便带着三女再度穿越沼泽,朝村寨进发。

行至途中,却听码头与村寨中间传来一排鸟铳枪响,一彪人马果不出我所料地从东北方向突然杀出,直取从码头逃出的倭贼组成的防线侧翼,为首的将领,正是乐茂盛。

只见他纵马如飞,手里长弓箭无虚发,而身后数十骑弓骑手手中的鸟铳弓箭轮番齐射,竟将倭寇的防线冲得乱七八糟,还是从村寨里冲出几十号倭贼接应,才把这群散兵游勇护送进了寨子,然后紧闭寨门。

乐茂盛几番冲锋,都被倭寇倚寨用倭铳击退,寨前留下了十几具明军士兵的尸体,乐茂盛身上也多处受伤,可他却战意高扬,兀自不退,战局一时胶着起来。

「这厮竟然如此骁勇!」

我心中泛起一股莫名的滋味,不知是喜是忧。见村寨里的倭寇注意力都被乐茂盛所吸引,知道机不可失,来不及细细品味心中的感慨,便带着三女迅速靠近村寨。

村寨靠近沼泽地的这一面本就防守薄弱,此刻更是不见一个人影,四人轻易地就潜入了岸边一户空宅内。

据宅射杀了几名倭寇后,寨子里立刻骚动起来;而素卿此时终于有了发挥的余地,一番倭语的喊叫,传递出错误的信息,大大削弱了倭贼的士气,而此时沈希仪率大部人马也已赶到,里应外合,倭贼防线彻底崩溃,虽说绝大多数倭寇都负隅顽抗,几乎每宅每户都要一番血战,可剿倭营的将士在沈希仪屠寨大掠的命令下,个个奋勇争先,人数又数倍于敌,还是很快就控制住了整个村寨。

我并没有加入到洗掠的队伍中,在沈希仪攻破村寨的同时,素卿已经在我的授意下开始逼供一个倭人少妇,最终得知了大夫的居所。

看着绝不输于苏州最大药铺庆余堂的所藏,我心头竟有些怅然,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期盼的那一天或许就此遥遥无期。

回头望了一眼魏柔,她迟疑的目光似乎透露着相同的心事,只有解雨,每发现一味解药所需的药材便欢呼一声,不一会儿,各式各样的药材已经堆满了柜台。

我一言不发出了宅子,迎面正碰上沈希仪,他见到我顿时喜动颜色,催动战马疾驰过来,不待马站稳便飞身下马,一把抱住我,哈哈笑道:「我猜在寨子里捣乱的就是你,果不其然!」

又上下仔细打量了我一番,使劲擂了我一拳,道:「好小子,一点伤都没有,真有你的!」

我心头一热,怪不得沈希仪一到阵前,剿倭营的攻势便陡然强盛了数倍,甚至竟有些不计伤亡的味道,大概沈希仪不想我这个准妹夫受到伤害是重要的原因,遂笑道:「唐佐,你再来迟,我可就要变成无名岛上的野人了!」又问他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礼花呗!」

沈希仪解释了一番,我这才知道,他接到我的情报后,多了个心眼,向观海卫借调了十艘苍山铁,海陆两路齐奔招宝镇。

得知我已出海追赶宗设,他随即调转船头追了上来,沿途询问,大致了解到了我的去向是大横山岛方向,便全速追赶。

只是一天一夜的西南风却把他们吹到了无名岛的附近,原本只想借机去陈钱山岛打探些消息,不想途中正看见山谷中的倭寇燃放的求救礼花,过来一看,才发现这里就是宗设的老巢,沈希仪自然不会放过,于是立刻展开攻击,一打才发现竟是出人意料的顺手。

「那些倭贼是被你调动了布防的吧!」

「只能说这些贼人配合的好。」我笑道:「宗设集团的几员大将都去了宁波,家中没有真正压得住阵脚的干将。」遂把在宁波和无名岛上发生的一切详细说了一遍。

说到我中伏,沈希仪不由遽然动容,可听我与宗设媾和,他却眉头忽锁,见四下无人,便千叮咛万嘱咐告诫我万不可将此事在军中传扬,直到听我说解雨在粮中下了毒药,他这才一展愁眉,赞道:「我这弟妹倒是机警过人!」

说话的当儿,就有几批士卒意图闯进宅院,只是见门口站着营中主将才投往别处,老鲁也带着辎兵赶回来,一同投入到了抢掠的队伍中,旁边的院子里更是传来女人的哭闹声,显然是憋了好几个月的将士们已经开始发泄兽欲了。

「唐佐,眼下还不是掠夺战利品的时候,」我一皱眉,劝道:「对面山谷还有几十名倭寇,宗设和他手下百名精锐随时都有可能杀回来……」

「我心中有数。」沈希仪打断了我的话头,拍了拍我的肩头笑道,可他只是传令保护宗设等几大头目的宅院,却绝口不提收束部队之事,反倒进了宅院,与解雨素卿闲聊起来,一会儿,亲兵来报,说已经抓住了宗设的妻妾。

我便让魏柔在此运功解毒,又留下几名心腹辎兵把守宅院,带着易了容、换上一身戎装的解宋两女,与沈希仪、鲁卫一道直奔宗设的住所。

此时的村寨早变成了人间地狱,且不说光是剿倭营在巷战中就阵亡了近二百名弟兄,看那不断加长的俘虏队伍,里面竟没有一个成年男子,想见战事之激烈。

街道上到处可见缺胳膊少脑袋的尸体,青石板路上全是血红的颜色,血腥气混杂着屎尿的臭气,闻之令人作呕不已。

几乎所有的宅院都四门大开,每个院子里都聚集着十几二十人,不是在翻箱倒柜寻找值钱的东西,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奸淫俘虏来的女人。

唯一还保持着军纪的是负责押解俘虏的沈希仪亲卫队,因为他们知道,用不着自己去烧杀抢掠,他们的主将绝对不会亏待了他们。

不过,当军卒们把女人从俘虏队伍里再度拖回去的时候,他们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战争真实残酷的一面展露在眼前的时候,就连我都一时无法接受,紧跟在我身后的解宋二女,更是面目苍白。

路过只有妇女和儿童的俘虏队伍,望着一个个衣不蔽体、脸上沾满了浓白液体的女人,两女不禁流露出同情的目光,或许是这目光让俘虏们看到了生的希望,都大声叫嚷起来,其中一半的女子,虽说叫喊的语调听起来天南海北的,可分明是中土语言。

「她们是汉人?!」解雨惊叫道。

「她们是汉奸!」一个看守奇怪地望了解雨一眼,她方才一激动,竟忘了掩饰自己的声音,只是那看守见到我冷峻的目光,才把视线一转,朝一个大声哭喊的女子背上使劲抽了一鞭子,骂道:「你她妈的还有脸叫!给他妈的倭贼生崽子,你不是汉奸谁是汉奸?!我抽死你,不要脸的贱货!」

解雨还想说什么,却被我严厉的目光制止住。

战争,特别是两个民族之间的战争,永远只有利益而没有对错,每一个与战争有关的人,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只能选择其中的一方,之后的命运,就完全看谁是赢家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哪有那么多正义公理可言!

很快来到了宗设的宅院,在沈的将令下,这座小楼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不是地上的血污,几乎看不出战争的痕迹,只是一进院子,就能闻到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怎么回事?」

守在院子里的也都是沈希仪的亲兵,一问才知,宗设的妻妾知道寨子要被攻破,便把宗设所有的机密邮件和账簿焚烧得一乾二净,本来还要接着自焚,却被军卒救了下来。

我和鲁卫不由得面面相觑,灭了宗设固然可喜,可没有了这些证据,我想借机打垮几大对头的设想就要完全落空了。

沈希仪也皱起了眉头,脚下都没有稍停,径直冲进了屋子。

虽然对他来说,只要剿灭了宗设,就是大功一件,宗设与谁暗自交通,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有或没有,都无大碍,可他知道我对走私事件极为关注,进了屋子,立刻就喝问起屋子里捆绑着的几个妇人来。

那几个妇人立刻叫骂起来,其中两个二十多岁的美貌女子说得竟是一口吴侬软语,可言辞却极其激烈,不仅问候到了沈希仪的十八代祖宗,甚至连皇上都不放过,直说正德荒淫无道,害得她们家破人亡,不是有夫君宗设相救,她们早就命赴黄泉了。

想起宗设儒雅的风度,确有吸引人的地方,又有救命之恩,怪不得这两个汉家女子生死相从,抛开敌对的关系,这异国恋情也颇为感人,不禁回头望了素卿一眼,却正碰上她含情脉脉的目光。

鲁卫却四处翻看起来,他是刑部探案的第一高手,很快就找到了许多藏得相当隐蔽的物事,可都是些珠宝首饰玉器之类的东西,那些女子只是冷眼观瞧,直到他在塌塌米下发现了一个秘密的储藏室,她们的脸才一下子都变了颜色。

里面并没有我期望中的信函和账簿,却是倭寇多年掠夺来的财宝。

一排排放得整整齐齐的金灿灿的大元宝,估计竟有四五万两之巨,两箱做工极其精湛的珠宝首饰,六大斛上好的南洋黑珍珠,近千斤掸国极品翡翠,胡椒香料等杂物百余种,更有四十余万两各大钱庄宝号发行的通兑银票,这该是宗设的所有家底了,没有了这些东西,就算宗设能逃得性命,也无力东山再起了。

当这么一笔巨额的财富摆在进入密室的三人面前,或许尚能保持一点清醒的人只有我一个了,而我也几乎迷花了眼,三人对视良久,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将军有令,宗设妻妾助纣为虐,斩首示众!」

上面突然传来素卿的声音,沈希仪吓了一跳,刚想发话,却被鲁卫拦住,就听他若有所思地冲我道:「老弟,你这房媳妇当真厉害的紧呀!」

倒是解雨「啊」了一声,也被素卿低声劝住。

不一会儿,亲兵来报,说已将宗设一妻四妾的脑袋砍了下来,问挂在何处?沈希仪虽然迟疑了一下,却依旧下了命令:「其妻是助虐首恶,头颅挂在寨门旗杆上示众,余者曝尸。」

我明白了沈鲁两人的抉择,心里突然觉得一阵轻松,这等不义之财若真全交了上去,鬼才知道最后会落在谁手里,这密室里的三人总还算善良,有了钱少不了要作些善事,也算对得起那些被宗设杀死的无辜之人。

三人对望,不由会心一笑。

「俺老鲁头一回看到这么多金子,」鲁卫摸着金元宝,率先打破了沉默:「怕是能造几十座金佛吧!」

又抓起一把南珠:「俺那老太婆自从跟了俺,就没一种象样的首饰……」

「那你赶快揣几把吧,这些可是要犒赏弟兄们的。」沈希仪笑道,大家都明白,黄金、翡翠、珍珠都相当沉重,携带不便,只能上交,何况若是从宗设老巢里没搜到有点份量的东西,徐老公爷那里也说不过去。

能分的只有银票和首饰了,沈希仪把两只珠宝箱子递给我,道:「别情,你媳妇家是开珠宝行的,这些该能用得着。」

我也不客气,却把鲁卫递来的银票尽数推了回去。

把珠宝箱子交给解雨素卿趁乱偷偷带走,沈希仪叫来了剿倭营的几大头目,望着满满澄澄的一室黄金珠宝,众将俱都看傻了眼。

「实不相瞒,这暗室是苏州府通判鲁卫鲁大人发现的,不过鲁大人高风亮节,把这件大功劳送给了剿倭营。」

众将听说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竟是刑部四大名捕之一的鲁卫,忙把贪婪的目光收了回去,鲁卫当初在苏州清理江湖门派时公正廉明,官场上下皆知,有他在,再想想自己主将沈希仪的清名和原来担当的差事,想来大捞一把是不大可能了。

鲁卫却拱手笑道:「沈大人说笑了,这场功劳本就是各位大人挣得的,宗设一灭,下官还要替苏州百姓谢谢众位大人。」

他停了一下,从斛里挑出十几颗南珠揣进怀里,笑道:「如果众位大人过意不去,下官就拿着几粒珠子博俺那老婆子一笑!」

说罢,冲我一招手,笑道:「别情,虽然你是剿倭营的行军参谋,可那只是个兼职,你本职可是我苏州府的推官,还是随我去审审犯人,看看能不能得到华青山和赫伯权的消息。」

再看众将早已喜翻了颜色,不是顾忌沈希仪的话,鲁卫的脑袋恐怕都要被啃烂了,就连见到我之后一脸提防之色的乐茂盛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只是见我似笑非笑,才遽然一惊,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交汇在一起,竟是异常滑稽。

半个时辰后,当我再度看到众将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

沈希仪这才发布将令集合队伍,连斩了四个接到命令却依旧在女人肚皮上卖弄功夫而迟归的士卒,将士们却只有敬畏,并无怨言,剿倭营恢复到了战斗状态,重新变成了一支虎狼之师。

根据我和鲁卫的情报,沈希仪派乐茂盛、归有财率所辖马军、藤牌手和鸟铳刀斧手一部约四百人剿灭山谷一侧的倭寇,派曾亮、张禄率水军和鸟铳刀斧手余部约四百人乘船出海埋伏,准备对付返航的宗设,而我和沈希仪则带着辎兵和在攻坚战中受到重创的弓骑手约三百人居中策应。

「迟了。」

素卿在我身后轻轻一叹,我也颇有同感,可沈希仪却神秘地一笑,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赶尽杀绝只是政客才会使用的手段,没有了倭寇,军人的价值从何体现?

「剿灭宗设」与「剿灭倭寇」实在是两个相差甚远的概念。

果然,那边山谷已是人去楼空,乐、归两人空手而归,倒是曾、张大有斩获,在无名岛外十里,阻截到了两艘回航的倭寇船只,没费多少力气就将之俘获。

上船一看,百余名倭寇十之七八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只是五大首脑只擒获了立花勘助一人。

除去已在招宝镇战死的薄田隼人,宗设、近藤又兵卫和阪本初芽三大头目同时失踪,他们的去向,小喽啰们根本不知,而立花又极其顽固,就连鲁卫都没能翘开他的嘴巴。

解雨素卿都有点惴惴不安,生怕我和竹园成为宗设报复的对象,这样一个有十大实力的高手在暗中谋算你,任谁都难以长久防备。

我心中也隐约觉得宗设此番逃得生天,日后很可能给我带来偌大的麻烦,可见到两女的模样,却只好装出一副乐观的模样,宽慰她们道:「雨儿,立花被俘的时候,已是奄奄一息,想宗设他们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对你们唐家的秘制毒药,我可是充满信心哟,没准儿这会儿他们已经毒发身亡了哪!」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