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七卷 第一章

「美人儿,大美人儿。」

千家女儿千家态,我房里的女人就是燕瘦环肥,千姿百态,可我从没见过身材如此惹眼的美女。

一张玉雕粉琢的娃娃脸虽然透着颐指气使的味道,却因为明艳如花,还是让人觉得相当可爱。

细布的淡黄纱绫豆绿沿边对襟背子,白杭娟绣花裙子都是大家闺秀时下最时髦的款式,却穿出了别样的味道,背子的对襟别出心裁地加了几条丝带,系在胸前,不但勾勒出了一对与她年龄极不相称的挺拔双峰,而且丝带被风吹得飞荡飘摇,更平添了几分飘逸。

背子也不似江南那般长的遮住了后臀,却只到小蛮腰处,越发显得身材纤浓得度。蜂腰轻摆,系着的那条葱绿丝带若隐若现,悬着的大小五六块玉佩叮当作响,着实悦人耳目,只是腰间别着一把七寸短匕,似乎在警告登徒子,别打她的主意。

寻常女子身上添了这么多零碎饰物,早显得凌乱了,可眼前这个少女看着却是错落有致的精彩,不为别的,只为她那高得出奇、几乎与我相当的身材竟是一副天生的衣服架子,一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就比别人多了几分神采,配着孩童一般的天真笑脸和少妇一般的丰满身躯,自是出奇的动人。

「只是……怎么好像在哪儿见过她似的?」

我心头涌起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略一思索,心下已恍然,这少女竟和我那已经习惯了富豪人家千金小姐生活的妹妹有着几分相像,只是容貌更加娇美。

目光转到她身边那位比她尚高出半头的高大书生,细看之下,俊雅的他果然和我也有着三分相似。

少女似乎浑不觉自己已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一进院子就东张西望起来。

那书生却颇为鄙夷地扫视着院子里唧唧喳喳的众人,只是目光落在我脸上,才微微一怔,转眼见那少女好奇地望着树荫下那个袒胸露腹的汉子,他面露不悦,轻咳一声,拉了少女一把,冲我这边一努嘴:「去,坐那边去,快吃快走,省得回去晚了老王他们又急了。」

那少女嘻嘻一笑,依言坐下,却坐在了老头身旁,正对着她方才打量的那个汉子,目光只是在落座的瞬间才在我脸上转了一转,旋即又飘到了树荫那边。

书生见状,阴沉着脸重重哼了一声,挪动椅子,遮断少女的视线,她这才收回目光,瞧了瞧我的冰镇河鲜,又看了看老头的酸梅汤,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和她同桌的是一个潇洒儒雅的少年。

我不由一阵气结。记得自从修炼了不动明王心法,气蕴神凝,自有一种动人风采,只要我愿意,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吸引绝大多数女孩子的目光。

可眼前的这丫头竟似对我熟视无睹,不由激起了我的好胜之心,加之心火正盛,于是暗运心法,脸上渐渐透出神采来。

「两碗酸梅汤?」兰丫头把纸笔放在老头面前,问刚刚落座的两人,又见我的已吃了大半,便想问我什么,可目光转到我脸上,就似被粘住了一般再也移不开,半晌才期期艾艾地道:「小……哥哥,嗯……再、一碗吗?」原本甜脆的声音陡然变得羞涩起来。

我展颜颔首,兰丫头心更是怦怦直跳,不等书生回话,逃也似的转身就走。那少女却把她喊回来,指着我那碗冰镇河鲜说她也要这个,可等抬头对上我深邃的目光,她神情突然微微一呆。

「到底是人老了,记性差了,可惜一篇好文,老头只记下了三几段,小哥你看对是不对,可否将其余赐下?」那老头笔走龙蛇,顷刻就写满了一张纸,把它推到了我面前,一看,却是一手漂亮的行草。

被老头横插一杠,女孩这才清醒过来,冲我大方一笑。我虽然暗怨老头多事,可得到卖弄学问的机会,也算失中有得,嘴上一面谦称不敢,一面却运笔如飞,等兰丫头扭捏地端来各人要的东西,一篇文章已然写就。

不料那少女看了两眼就兴趣索然,身子一歪,一面掏出丝帕擦拭额头鼻翼的香汗,一面又趁机去偷看那汉子,那汉子似乎感到了她的目光,便刻意摆出姿势,汗珠从他脖颈流下来,阳光一照,那肌肉盘结的胸膛油光发亮,越发显得雄壮。

倒是那高大书生颇为好奇,凑到老人跟前把文章看了一遍,面容渐渐沉静下来,目光在我和老头身上逡巡了几个来回,却不说话。

「没道理呀!」老头翻看着我的文章自言自语,书生这才忍不住道:「晚生看这篇文章论证精当,道理分明,老丈如何说它没道理呢?」

「文章当然是好文章,可这样的文章竟然落了第,老头原本以为这位小哥的字不大出色,不入考官法眼,可公子你来看看,这字笔力遒劲,章法有度,嘿嘿,这样的卷子也落了第,真是没道理呀没道理!」

我心中一紧,这老头要我写下文章,原来竟是要看我的字!

说起来本朝会试,确有文章锦绣而字体难看以致不中的例子,可我显然与此不同,在旁人眼里,自己不中真是没了理由。

可事实是我并没参加会试,一旦老头把此事传扬出去,我岂不犯了造谣惑众之罪?!连忙笑道:「要不怎么说一切都是命呢!头场眼看就要结束了,自己却把墨砚打翻,污了试卷,弄得心情大差,后两场文思全无,如何中的!」好在每科会试,总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理由倒还说得过去。

「可惜!不然,就是一位翰林公了。」老头一阵惋惜,见墨迹已干,便把纸折好揣进怀里,笑道:「小哥年少,等三年未必是件坏事,他日金榜题名,小哥这副墨宝老头就可以换上许多酒钱了。」然后冲前店喊道:「兰丫头,算账了。」

见他欲起身离去,我心下顿起狐疑,他连我的名字都没问过,如何得知我下科是否榜上有名?

略一留心,突然发现,旁人都被那蒸笼一般的天气蒸得汗流浃背,可他坐在大太阳地儿里,额头鬓角却不见一丝汗迹。

饶是我修炼不动明王心法已近寒暑不侵之境,可这么大热的天,脸上还是能见到丝丝细汗,而寻常老人虽然心水枯而少汗,可若是一点汗都没有,不是心水尽竭离死不远的话,就是练有佛道两家清心寡欲的功夫,修为已达上乘境界,而眼前这老头,精神矍铄得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将死之人。

邵……爷爷?

我心念电转,把知道的武林人物想了个遍,却没想起哪一个前辈高人姓邵。再想来京后桂萼、白澜提起的朝中人物,心中蓦地一动,猛然想起来京第一天桂萼说的那番话来。

莫非……他就是一言契合上意的龙虎山上清宫嫡传弟子邵元节?

我不由仔细打量起老头来。龙虎山上清宫乃是道家符箓派领袖,相传藏有男女双修的丹道奇术,虽然绝足江湖,可代代都有高手。

心有所疑,就觉得这老头眼神做派就还真带着那么点仙风道骨,暗忖,若真的是他,倒是不必问我姓名,去打听一下谁的卷子被污了,就该能找到我的数据,当然,失望也在所难免了。

此时却听树荫里传来一阵暴笑,接着听那精壮汉子朗声道:「得了,各位哥哥都这么说了,我杜老四恭敬不如从命,各位哥哥就等着瞧好吧。」

说着,他竟然径直走到了我们这桌桌前,就那么敞着胸露着怀地冲那少女一拱手,笑道:「这位小姐是才到京城的吧。」

「滚!」

那书生厌恶地瞥了杜老四一眼,骂道。

老头见状,本已抬起了屁股要走,却又坐了回去。倒是那少女肆无忌惮地望着杜老四,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是啊,我们才来没几天呢,你怎么知道的?」

我暗自摇头,看着少女的肌肤体态,少说也有十八九岁了,可心智怎么和她的那张脸一样都停留在了孩童时代?

不说别的,单她那口官话,没有半点京片子味儿,一听就知道是外地新近来京的。

「这就是眼力架儿!」

杜老四也不理会书生,笑着对少女道:「京城这么大,好玩的地方又多,小姐人生地不熟的,自己如何能把这好玩的地方都去了?回到家,别人问,去过滴水岩吗?小姐说,没去过,再问,那去过碧云寺吧,小姐说,也没去过,别人还不得以为小姐是蒙人啊!哥哥我对城里倍儿熟,干脆领你四处走走。」说着,就要去拉那少女。

那书生见状大怒,猛地站起身来,左掌快速截向杜老四伸出的爪子,他身高臂长,身子只稍稍前倾,整个桌子四周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只听「啪」一声脆响,左掌已然击在了杜老四手腕上,就在接触的一瞬间,书生掌缘在杜老四的尺关大穴狠狠一划,随即小臂如灵蛇一般扭曲贴在杜老四的胳膊上猛然一带,杜老四猝不及防,身子一下子就被带了出去,踉跄了几步,眼看就要摔倒,他伸手胡乱一抓,正抓到那老头的胳膊,而那老头似乎没八两重,根本吃不住他的劲儿,两个一齐跌倒在地。

金蛇缠丝手?!

我心中蓦地一震,这可是武当鹰蛇十二变中极有威力的一招啊,这书生是从何处习得的呢?虽然他表现出来的武功在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那鹰蛇十二变中的前八变在江湖上也颇有流传,可这书生招式严谨,运用自如,显然是受过名师指点。

几乎摔了个嘴啃泥的杜老四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全不顾一旁哼哼唧唧的老头,照着桌子就是一脚,不想那书生眼捷手快,双掌按住桌面,桌子没飞起来,杜老四却抱着脚疼得呲牙咧嘴地叫了起来,一转眼看见正瞧得眉花眼笑的少女,脸顿时涨成了紫茄子一般,一个虎扑就想把少女抱在怀里。

却见从白裙里飞出一道红影,正击在他光溜溜的肚皮上,他大叫一声,仰面跌倒在地,看他肚皮上已被划开了一条五六寸长的口子,鲜血直流,那少女却毫不在意,拍手笑了起来。

我正把那老头扶起来,见状两人不由面面相觑,这丫头下脚怎么如此狠辣?!

树荫下顿时炸了营,杜老四的同伴抢上前两人就去探他的呼吸,却听少女笑道:「不过划破了点皮儿罢了,死不了!哼,可惜挺顺眼的人儿,竟然是个呆瓜,人家又没说不和他去,他着得什么急呀!」

众人听她还说风凉话,俱围了上来,大声鼓噪起来,可都看出这兄妹俩会功夫,下手又那么狠毒,谁也不敢上前。

倒是那书生瞪了自己妹妹一眼,似乎是怪她惹是生非,随即掏出一只锦袋扬手扔进人群中叫嚷最凶的一个汉子怀里,沉声道:「里面是上好的刀伤药,还有二十两银票,算我替我妹妹赔罪。」只是那语气听起来却没一丝一毫的歉意。

那人把锦袋里的东西倒出来一看,果不其然,周围立刻有人动了贪念,一撸胳膊,就冲了上来,被那书生飞起一脚踢了出去,竟接连撞到了好几个人。

「不开眼的家伙,想讹人?」书生潇洒地掸了掸衣襟,冷笑道:「不问问你爷是谁,瞎了你们的狗眼!」转头对少女道:「我们走!」抬腿就朝院外走去。

众人见他骤然换上一副霸王表情,又瞄了瞄他高大的身躯和斗大的拳头,不由得气势俱沮,下意识地让出一条路来。

「那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呀?」

兄妹俩眼看到了院门口,却见门帘一挑,走进两个人来,左首就是方纔还在院里的中年富商,可看到右手那个马脸老者,我目光顿时大盛,差点蹦了起来。

赫——伯——权?!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在无名岛没发现他的踪迹之后,我就在江南发下了海捕公文捉拿他,没想到竟然在这儿碰上了,真是天助我也!

想站起身来立刻抓他归案,转念却想起了和他一起失踪的华青山和宋廷之,心里盘算了一番,就想看看能不能从赫伯权的身上发现那两人的踪迹。

定睛细看赫伯权须发皆白,腰弓背弯,看上去比在大江盟的时候不啻老了十岁,更是全然没有了名人录上江湖名人的风采,想来这朝不保夕的逃亡生活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已经快把他压垮了。

说起来,他眼下这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不熟悉他的人,还真难认出他来,可我和他曾经朝夕相处了一个月,对他自然了如指掌,而那时我却是易容装作了王谡,就连在松江沈家那一战,我也是扮成了曾亮,他竟是从没见过我的真面目,眼下正好可以放心大胆地接近他。

众人一见这两人进来,都纷纷叫嚷欢呼起来,「太好了,白师傅来了!」「白师傅来了,小子等好吧你!」倒是两人身后的店老板一个劲儿地打躬作揖,请求两方和气说话。

白师傅?哼,既然想隐姓埋名,干吗要显露自己的武功呢?我心中不由揣测其中的缘由来。

却见那书生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番,目光最后落在了赫伯权的身上,冷笑道:「凭你?你还没那个资格!」

赫伯权没理会他的冷嘲热讽,让众人把那受伤的汉子抬了过来,自己却堵住了兄妹俩的去路。

那书生轻哼了一下,大步上前,伸手扳向赫伯权的肩头。

赫伯权任由他抓住自己的肩头,只是那书生又使出方才对付杜老四的招式,他这才轻咦了一声,脸上倏地闪过一丝犹豫,而肩已经本能地一塌,身子向旁边一闪,便摆脱了书生,手臂顺势挥出直奔书生的前胸而去,可力道却弱的连他三成功力都不到,而且同样是鹰蛇十二变中的一招「鹰击长空」。

那书生似乎对这鹰蛇十二变十分熟悉,变招相当迅速,鹰爪变蛇芯,疾点赫伯权的手里牢宫大穴,只是虽然如愿击中了敌人,却是闷哼两声,身子一连倒退了四五步才停下来。

众人想上前捡便宜,却被赫伯权出声喝止。

只一个照面就落了下风,那书生顿露惊容,少女跃跃欲试,被他一把拉住,目光缓缓扫视着众人,似乎在想脱身之策。

赫伯权来到杜老四身前仔细检查了伤口,脸色缓和下来,告诉众人放心,说只是皮肉之伤,又转过身对那书生道:「你妹妹出手虽然狠辣,却尚有慈悲之心,此事……」

众人听赫伯权似乎要放了这兄妹二人,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叫嚷起来:「白师傅,不能放了这个小妖女!」「对,送她去见官!」「见官岂不便宜了这妖女?让她服侍老四,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算完!」

我当然明白赫伯权的心理,本来出头管事大概就是抹不开那富商的面子,一见到那书生使出了江湖功夫,他更是把自己的功力藏起了大半,见官?恐怕打死他也不肯去官府吧,可众意难违,他不由得左右为难起来!

「京城物价腾贵,不比寻常地方……」赫伯权沉吟道,似乎是想用银子了事。

那书生脸色一变,方想说话,少女却俏脸生寒,突然插言道:「好,见官就见官!」态度竟是极其坚决,只是话音未落,她眼珠飞快地转向了在人群外看热闹的我,展颜笑道:「这位大哥哥,你可愿意给我做个见证吗?」一颦一怒,就只在一眨眼的功夫。

围着兄妹俩的一干人齐齐转头注视着我,目光里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