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七卷 第四章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几番出生入死,魏柔在我心中的地位早已悄然发生了变化,这变化让我暗生惧意,害怕自己陷入情网不能自拔,最后背弃了师傅的遗愿。

魏柔宁波请辞,我虽竭力挽留,心中却也暗松了一口气,沉醉在竹园众女的温柔里,大概可以帮我更冷静地对待魏柔吧!

三个月里,魏柔真的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本以为再次相见,我已心如盘石、智珠在握,却没有想到,情愫一生,时空俱非其敌,反而愈添相思,真是作茧自缚!

就想一拳打破这木板墙壁,一脚踢爆那两个猥琐客人的脑袋,刚想站起身来,却听少女奇怪道:「李兄,你怎么了,脸色变得这么差?」

见她眼中流露出一丝关切,我心中倏地一惊,有她在,我可不敢和魏柔相认,否则,自己的身份必然暴露无疑。

心绪冷静下来,头脑顿时就恢复了灵动,记得六娘说过,魏柔外和内刚,此番出人意表地寄身娼门修行,大概就是对鹿灵犀和辛垂杨不满的反弹吧,而我此刻去惹动她的情怀,必然被她认为是想趁火打劫,反而于我大计不利。

遂按捺下相思与心痛,回少女一句酒喝急了,又低声问云仙道:「可知那位弹琴的姑娘姓字名谁,仙乡何处?」

云仙摇摇头,一女插言道:「她昨儿才来的,琴弹的尚算动人,可惜只会些古曲,时兴的小调却一样不会,怕是赚不了多少银子呢!」

「既然你喜欢,等一会儿叫她来弹一曲,不就成了?」少女见我有点魂不守舍,忍不住打断云仙的话,赌气道。

「不必了。」隔壁一曲《春江花月夜》正好弹完,传来几声巴掌响,就听方才点琴的那个老者赞道:「姑娘指法虽然有些生涩,可意境高远,来日必成大家!敢问姑娘芳名,与江南曲凤梧曲先生有何关系?」

「小女子姓陆名昕,客官您说的曲先生的大名,小女子倒是头一次听说呢!」

「哦?这倒怪了,姑娘的指法分明是曲式一脉正宗相传,敢问姑娘的老师是哪位高人?」

「是孙妙孙大家。」

「孙妙?」那老者阴柔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里多了几分讶意:「可是借居苏州秦楼的琴神孙妙?」

孙妙大名竟然远播京城,这倒颇出乎我的意料。

「正是。」

「那……姑娘学琴多久了?」

「不足两载。」

魏柔几乎不易被人察觉的迟疑了一下之后,竟把自己学琴的时间前推了一年多,看来即便是在一个与自己以往生活毫不相干的环境里,她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警惕,这倒让我放心不少。

「不足两载就有这等意境,姑娘天分甚高!」点琴的那人感慨道:「假以时日,姑娘或许就能取代那个孙妙,成为新一代的琴神!」

「琴神?呸,这也能叫琴神?!比起我嫂子来,她差远了。」少女鄙夷道,她说话声音很大,隔壁顿时没了动静。

我狠狠瞪了少女一眼,却不敢说话,生怕魏柔听出我的声音。

而隔壁两人看来也不是争强好胜之徒,只低低说了一句:「不知是谁家的纨裤子弟!」就又请魏柔弹起琴来,铮铮鏦鏦的琴声随即再度响起。

「来来来,喝酒!」我知道魏柔一弹起琴来,就全神贯注,再也不理会周遭的事物,便放胆畅饮。

几轮酒令下来,少女输多赢少,连干了几大杯,俏脸被酒气蒸得粉里透红,竟是媚态横生。

「你这位朋友是个大美人呢!」坐在我腿上放浪形骸的云仙一边调整着姿势,好让我那只在她胸前肆虐的大手更加方便一点,一边在我耳边腻声道。

少女紧握着酒杯,星眸闪动间,目光片刻不离云仙衣下那千变万化的凸起,喉间不时地蠕动,显然已有点意乱情迷。

「酒是色媒人,诚哉斯言!」我心中暗叹,却听房门一开,先前那个被我支走替我送信的龟奴探身进来,冲我飞快地点点头。

「走吧!」

「这就走?」少女竟有点恋恋不舍。

「是呀,不会再有人拿刀子来捅你哥哥了。」洪七发能在粉子胡同混下这么大的名堂,果然不是一个意气之辈。

那个龟奴跟在后面,恭敬地道:「请问公子高姓大名,小的万金愿执鞭坠镫,跟随公子左右。」

「洪七发给了你多少银子?」我让少女先行,转身问万金道。

「真如公子所言,洪爷给了我一百两。」

「嗯,我记着你了。」我只让他告诉洪七发说那一对兄妹身份贵不可言,让他不要轻举妄动,自寻死路。

消息索价一百两,结果还真让万金赚到了这笔银子,想来他是个能说会道之人,日后保不准会用得上:「你先在百花楼待着,届时我来找你。」

少女看我快步出了百花楼,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笑道:「看不出,你竟真舍得云仙。」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何况,我身边还有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庸脂俗粉岂能入我法眼?!」

夜色已深,显灵宫门外四周空无一人,少女望了望几乎丈高的观墙,示意我蹲下身子,一双四寸金莲便踩在了我的肩头。

「这丫头好重呀!」我一面缓缓站起,一面暗自嘀咕,相比之下,玲珑、紫烟几乎可作掌中舞。

「这么大的个头,还缠什么足呀!」心里一想,就觉右肩一沉,少女借势蹿上了墙头。

「李兄,借你的汗巾带子一用。」她话音未落,一条白色汗巾已落在了她手上:「早知道你要用,我就从云仙身上顺手牵羊拿了一条。」

落在观里,才发觉这显灵宫远非其观墙表现出来的那么破旧,地面全是青石铺就,正面大德显灵宫气势威严,两侧偏殿被森森松柏遮蔽,看不太清楚,可那飞檐斗拱,透着飘逸灵动。

西侧两株松柏特异,树枝枯干委地,其擎若手,枝干相连之处细若丝发,枝头树叶茂盛却倍异其他,十分神妙。

「没准儿这显灵宫还真沾了点仙气呢!」我和少女都注意到了这奇妙的景象,对望了一眼,才穿过松柏,进了回廊,过了无极通明殿,便进了二进的道士居所。

偌大的显灵宫只有六个道士,却不见邵老头儿,我心下狐疑起来,难道我判断错了,他不是邵元节?

可少女的一句无心之语一下子提醒了我:「咦,方才开门的那个小道童怎么也不见了?」

紧锁的后花园月门当然挡不住少女和我,站在宫墙上,就能看到在青松翠柏中一间小屋一灯如豆,而松柏形成的道家逆九宫八卦阵自然也难不倒我这个阵法大家,很快两人就掩到了小屋左近。

「……弟子头目森森,丹房澹澹,上师……喔……上师~」

「且听仔细,华池津液入丹田,配合须归造化源。玉液搬上昆仑顶,能教衰老变童颜。」

早在几十步外我已听到了燕好之声,出了大阵,那声音越发清晰,听到邵老头诵出一段修炼秘诀,心中再无所疑,此人定是邵元节!

龙虎山上清宫讲究性命双修之术,邵元节与女弟子双修练道自不奇怪,可那女弟子的声音,虽然谈不上熟悉,却绝不陌生!

练青霓?!这真是太出人意料了!我脑海中不禁浮起了一个清丽身影,她一身灰白道服,容貌端庄秀丽,态度淡定从容。

她不是齐放的情妇么,怎么和邵元节勾搭成奸了?

我心中狐疑,屋子里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上师~」、「玄玉过来。」、「上师,弟子守……不住了,要、要、要……啊~」一阵阵婉转娇啼伴着「噗噗」「咕唧」的淫靡之声传了过来。

「师——」

少女功力不足,此刻才听到屋里的云雨之声,顿时惊叫起来,只是刚喊出一个字,她已经机警地捂上了嘴,可满脸都是骇然之色。

屋子里的两个人虽然都是当世的绝顶高手,但毕竟正在欢好的高潮,耳目比平常弱了许多,竟没听到少女的惊呼,那皮肉撞击之声自无稍停。

「原来她竟是练青霓的弟子!」

一个「师」字已经足以让我明白她和练青霓之间的关系,也最终确认了她的身份。

大手搭上宁馨的肩头,心神俱乱的她竟毫不躲闪,任由我将她搂进了怀里。

「自己早该猜到的,代王封地大同离恒山不过五十里,充耀习得的鹰蛇十二变又那么正宗,宁馨也不可能拜一个男人做师傅,江湖上还有谁比练青霓更符合这些条件?」

「想不想看看你师傅现在的模样?」我贴着宁馨的耳朵小声道。

「不……想~」少女下意识地回道,等我已抱着她向窗下掩去,她才低呼了一声:「啊?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师傅?」

我没回答,也不需要回答了,宁馨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屋里的景象吸引住了。

朦胧的灯光下,榻上四条肉虫交织在了一起,榻下道袍亵衣散落满地。

浑身不着丝缕的练青霓骑在邵元节的身上放肆的驰骋着,欲仙欲死的春情把秀丽脸上的端庄驱赶得毫无踪影,略微有点发福的腰肢狂野地扭动着,带动双丸划出一道道乳浪,双手更是捧着站在她身前的道童玄玉那鲜蕈一般的阳物贪婪地吸吮。

又有一长发少女跨坐在邵元节的脸上,双臂紧紧搂着玄玉的腰肢,香舌不住地舔着他的脊梁;玄玉仰面朝天,闭目沉息,似在苦忍着什么。

练青霓雪白丰腴,邵元节干瘦如铁,少女玲珑新鲜,玄玉稚气未脱,巨大的反差形成了强大的冲击波,连我呼吸都是一滞,胯下蠢蠢欲动;宁馨更是面色潮红,呼吸散乱,呢喃之声几乎细不可闻。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别慌,仔细看你师傅师姐的动作,你很快就要用上它了。」我贴上她的后背,强忍着心头欲火,轻轻搡拿着她几处大穴,助她平静呼吸,然后握住了她的一只小手,把它牵向我的下身。

她连象征性的挣扎都没有,反倒顺势倒在了我怀里,屋子里的一切太过淫靡,似乎已经让她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是心里紧张,握着独角龙王的力道就相当大,彷佛她抓住的是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屋里最先败下阵来的是那长发少女,接着练青霓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琼鼻翕张,星眸失神,腰腹挺得笔直,肌肤更是如染胭脂,身子轻轻地抖动起来。

十数下之后,她才长吸一口气,一下子瘫在了邵元节的身上。

「还是只差一点点呀!」邵元节惋惜道,任由那少女温柔地擦去他脸上的晶莹汁液。

「上师金刚宝杵法力无边,弟子自然抵挡不住。」练青霓偷偷瞥了一眼下了榻的玄玉腻声道,白腻的大屁股轻轻一抬,只听「卜」的一声轻响,一只硕大无朋的肉杵露了出来。

我眼睛顿时一瞇,想不到竟在邵元节身上见到了三大名枪中的「金刚杵」!

看它头冠紫亮,杵身棱棱,宝相庄严,已达臻境,怪不得练青霓无法抵挡。心中升起较量之意,胯下越发壮大。

「青霞,你可不要小看玄玉。」邵元节神目如电,练青霓的一瞥没能逃过他的双眼:「他虽年少,却跟了我十年,期间日夜修行,服食红铅无数,内基极其稳固,不用上你那春水玉壶一般的妙处,就算你口吐莲花,也是无济于事。」

「上师你坏死了,师弟这般厉害,也不早告诉人家一声。」练青霓粉拳轻擂,撒娇地嗔道,那模样彷佛是情窦初开的二八少女,哪里还像是一个四旬出头的一派掌门?

邵元节嘿嘿笑了两声,却没有搭话,一双枯掌在女人肉感十足的娇躯上缓缓游走,女人舒坦地瞇起了眼睛,他的小眼却陡然一转,一道凌厉的目光直射向窗户,竟好似透过了窗纸,正对上我的目光,那眼神中分明有几分挪揄的笑意。

我寒毛倒竖,发现我的人竟不是练青霓而是邵元节!他怎么会有这么深的功力?!

而我身前的宁馨也是呼吸一顿,身子立刻就僵住了,抓着独角龙王的小手也一下子变得汗浸浸的,显然她同样感觉到了邵元节的目光。

「『老子一气化三清』?!」我再惊:「这不是武当掌门才可修练的内功秘法吗?而且,他像是知道来人是谁,难道龙虎山道家秘法真有神鬼莫测之功?」

不过看他的眼神,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对于窗外有人,他也没有想让练青霓知道的意思,这倒让我静下心来,一面附在宁馨耳边,细声安慰她,道:「别怕,一切有我。」一面分析着眼前看到的一切。

青霞?练青霓使用假名显然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那她知不知道邵元节的来历呢?

我心念电转,邵元节虽然因为一言契合上意,才遵密旨居于显灵宫,可这一年来皇上并不经常召见他,故而他受宠之事相当机密,只有亲近大臣才知晓,恒山或是练家掌握此消息的可能性不大,加上见到了三大名枪中的金刚杵,倒让我觉得练青霓是偶遇邵元节而萌动了双修之心。

「上师能在这显灵宫待多久呢?」练青霓爱抚着邵元节胸前嶙峋瘦骨,呢喃问道。

「那青霞又可在京城待多久呢?」

练青霓幽幽一叹:「弟子倒想一辈子侍奉上师,却怕上师日久生厌,心中委实难决。」

「青霞你天生异禀,本是我双修的绝佳道侣,可惜呀……」邵元节也是一叹,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上师何出此言?」

「我正一道教主张彦頨大真人日前来信,让我回龙虎山议论教务,不日就要启程赶往江西了。」

「上师不能带弟子同行吗?」

「龙虎山乃我正一道之灵山宝地,非我教中弟子不可擅自入山,青霞你可愿改投我教门下?」邵元节目光炯炯地望着练青霓。

练青霓只微一迟疑,刚想说话,却被邵元节打断:「一旦性命双修,彼此心意相通,青霞的心思我已经知道了,你不必勉强,若是有缘,日后总会相见。」

「那……就请上师指点金光大道。」

「天地氤氲,万物化淳;男女媾精,万物化生。这是提领道家双修术的总纲,青霞,碍于门规我无法将它解释给你听,不过我可以提醒你,等弄明白什么是氤氲,什么是化淳,你就该知道媾精化生之道了。」

邵元节的话我听得似懂非懂,宁馨更是一脸茫然,倒是练青霓伏在邵的身上一动不动,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她弟子见状,便替师傅盖上了一层薄被,自己也穿戴整齐,和玄玉一起进了旁边的厢房里。

宁馨这才回过神来,松开小手,转头羞涩一笑,月光照着她羞花闭月的娇颜,纯真与妖媚水乳交融,竟是分外动人。

「这丫头真是个天生尤物啊!」

我正有些意乱心迷,突觉小腹一凉,大脑刚反应出这是怎么一回事,身子早已下意识地急速退后,瞬间就和宁馨拉开了两丈的距离,月色里她手里的那把短匕泛着凛冽的寒光,刃尖上,一粒血珠凝而不落,宛如妖异的血瞳一般,只是她脸上却露出奇异的表情。

一阵剧痛这时才从小腹传来,用手一摸,小腹上竟有一条三寸长半寸深的口子,鲜血已经浸湿了下裳,我不禁暗骂一声,真是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睛!

一面飞快地点了四周的穴道止血,一面不解地望着宁馨。

宁馨脸色变了数变,迟疑半晌,突然高声叫道:「师傅,快来帮我杀了这个淫贼呀!」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