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八卷 第二章

「一去就没了人影,两天都不着面,回来又醉成个死人似的,你心里还有没有我……我们姐妹?!」

宁馨望着浑身酒气、几乎是被丫鬟背进来的我既心疼又有气,转头又埋怨跟进来的充耀:「大哥,你明知道他身上有伤,为什么还让他喝那么多酒?!」鼻子嗅了两下,疑道:「奇怪,怎么你身上一点酒气都没有?」

旁边魏柔虽不言语,却忙不迭地从丫鬟手里接过我,把我搀到官帽椅中坐下,转身又去准备茶水给我解酒,已然拿起了茶壶,她这才醒悟过来,以我深厚的内力,怎么可能喝醉?不由回头偷偷嗔了我一眼。

充耀连忙辩解:「不关我的事儿,今儿可是蒋东山作东请客。」

「他?」宁馨大惑不解:「他平白无故地请三哥作甚?」

「李佟他捐银赈灾有功,皇上亲自简拔,封他锦衣百户。蒋东山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自然要替他庆贺了!」

「可三哥明明是……」话只说了一半,宁馨突然一顿,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涌起一股难以置信的表情,拉着充耀的手急切地问道:「大哥,这两天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等你三哥醒了,让他告诉你吧!」充耀说罢,不理会妹妹的央求,带着丫鬟飘然而去。

「三哥都醉成这副模样了……」宁馨气得直跺脚,一转头,却正对上我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和一张含笑的脸。

她一怔,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是装醉而已,不由扑进我怀里,狠狠擂了我几拳,嗔道:「人家都担心死了,你还笑!死三哥!坏三哥!」

「就算我没醉死,怕也要被你打死了。」我夸张地呻吟了两声,转眼看魏柔眼中流露出一丝幽怨,便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她略一迟疑,宁馨已脱出我的怀抱,皱着鼻子道:「三哥,你莫不是把酒都喝到了衣服上?」

「算你聪明。」

却见宁馨晕生双颊,下意识地瞥了魏柔一眼,又回头望了望外屋--小红她们都被充耀带走了,外屋已是空无一人,她犹豫了一下,突然顽皮一笑:「人家可不想这凝翠阁里酒气熏天的,你说是不是呀,陆姐姐?」说着,上前拉着魏柔朝外屋走去,边走边伏在魏柔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我一愣,这丫头弄得什么玄虚,方纔还急着追问事情的真相,这会儿怎么又不急了?

可宁馨的声音极轻,我内力受损,竟听不清楚她说什么,忙跟了出去,却被宁馨推了回来,她顺手竟把里屋的门也关上了。

侧耳倾听,两女手脚甚轻,间或传来几声叮当脆响,却不知在做些什么,直到断断续续的淅沥水声传了进来,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宁馨竟是拖着魏柔要给我设汤沐浴呀!

于是那些声音一下子都有了意义,往浴桶里添水的水流声、铜壶暖炉的相撞声、硝石相击的打火声、蒲扇扇动的风声,真是声声关情,悦耳动听。

悄悄推开门,却见满脸炭灰的两女蹲在炉前,一边猛摇蒲扇,一边焦急地望着火炉,那火炉只见青烟,却不见半点火苗,原来两女摆弄了半天,竟然连火还没生起来。

「你们两个笨丫头,火可不是这么生的。」

望着这两个天之骄女的狼狈模样,我心头蓦地泛起一股柔情,话语虽是埋怨,可亲昵中却透着万般爱意,魏柔闻言甜甜一笑,牙尖嘴利的宁馨也不反驳,只是撅着小嘴辩解道:「人家看小红她们就是这么生火的嘛!」

拎开硕大的铜壶,炉膛里果然塞满了红萝木炭,我用火钳把木炭夹出一半,把炉底的木炭松动了几下,一股红焰猛的窜起,俄顷,满炉木炭俱都燃烧起来。

「不愧是贡炭啊!」火苗很快转成了幽蓝颜色,铜壶底部的水珠顷刻间就化成了一缕青烟,回头取下魏柔手里的蒲扇,笑道:「瞧你们俩画的,快去洗洗脸吧!以后啊,还真得找个人好好教教你们,不然,连怎么伺候自己相公恐怕都不知道……」

两女对视一眼,这才从对方那张被木炭炉灰弄得黑一道白一道的脸上察觉出自己的狼狈,顿时掩面惊呼起来,齐齐起身奔向面盆架子,飞快盥洗起来。

等两女收拾妥当,我早已把那只巧夺天工的沉香木浴桶推进了里屋,放在了碧纱橱的旁边,原先摆在那里的屏风却被我挡在了窗前,严严实实地就连月光都遮去了,那龙凤香烛摇曳的烛光便陡然暧昧起来。

京城政局变化多端,皇上心机高深莫测,自己该早点把与两女的暧昧关系明朗化了。

和魏柔有过多次亲密接触,加之眼下她恋情正浓,又心无所忌,想得到她不是件难事。

可宁馨却不一样,她看似放荡,却守着底线不肯放松,偏偏皇命一下,宁馨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我在京城只有短短三个月,自然没有时间一点一点来攻破她的贞洁防线,只好出此下策,欲以霹雳手段,加之两女的竞争之心,一举得到两女的处子之身,造成既成事实,以安稳我的大后方了。

两女虽然羞赧,可谁也不肯率先出言反对。眼见我来来回回折腾了数次,终于调好了浴汤,魏柔这才轻轻吁了口气,细声问宁馨道:「妹妹可有玫瑰花露?」

「有啊!」宁馨随口答应一声,才明白魏柔话里的意思,慌忙从梳妆台里拿出一只精致的瓷瓶,拔下塞子,一股馥郁香气立刻弥漫开来。

往浴汤里滴了两滴,她便琢磨出点滋味来,一边下意识地搅着兰汤,一边微微有些醋意地小声问:「陆姐姐……你怎么知道三哥他要用玫瑰花露,你自己可都不用它的呀?」

我闻言暗自放下一小半心来——在这等旖旎的气氛下,宁馨却不逃走,她大概已经察觉到,我带回来的消息,和她的终身大事有关。

我遂微微一笑:「哪有女人不知道自己相公癖好的,日子久了,你也会知道。」

话虽这么说,可放在魏柔身上的一半心思却免不了有些诧异,隐湖不尚奢华,魏柔当然不会去用比金子还要昂贵十倍的玫瑰花露,就算住在竹园,她在指月轩的起居也是相当简单,事实上她能叫出这等奢侈之物的名字已经相当令人惊讶了。

而我喜好玫瑰花露还是未出师的时候,等玉家母女过门,三女都喜闻我自然的体香,后来的宝亭、解雨、武舞也莫不如此,我就极少用到它了,魏柔又是如何知道我旧日的喜好呢?转眼看魏柔,她目光倏地一转,只留下一缕淡淡的羞意。

「皇帝哥哥封了李佟,你又说你是人家的相公……」宁馨眼睛倏地一亮:「这么说,三哥你得到的果真也是喜讯了!」那神情极是患得患失。

「难道三哥得了锦衣百户不是喜讯?」

「你明知道人家说的是什么意思嘛!」宁馨急切之色溢于言表,随即幽幽道:「人说福无双至,昨天人家得了皇帝哥哥的封赏,就一直心绪不宁,见你一整夜没回来,我和陆姐姐别提多担心了,连七夕乞巧都没了心思。问大哥,大哥只说没事儿,再就不肯多说一个字……」

「皇上不让王爷说,他当然不敢说了。不过,常言倒是没说错,确实是福无双至,这几天福气接踵而来,七福八福都有了。」我插言道,心里却不期然想起了去年的今日,那时正和萧潇及玉家三女泛舟太湖,忘记了乞巧的我帮着玲珑姐妹乞子,那旖旎景象历历在目,彷佛就像是昨天一样。

「三哥你果然知道人家受赏的消息。」宁馨白了我一眼:「只是,哪儿来的这么多福?」她嗔怪之后却迷惑起来,扳着手指头认真数着:「找到陆姐姐是一福,授封锦衣百户是一福,人家得了赏赐算一福,嗯……认得三哥……这也算一福,一二三四,这也不过才四福嘛!」

「想知道的话,伺候相公入浴啦!」

说话间,那件浸满了酒渍的长衫已被我脱了下来,烛光里,肌肉盘结的赤裸上躯雄壮如狮,油亮的肌肤更是隐泛毫光,配合一张俊雅的面孔,自有一种奇异的魅力,而小腹上那道被墨漪划开的伤口快速愈合后留下的刀疤更添男人气概。

二女呼吸顿时一窒,愣了片刻,才齐齐绯红了脸,啐了一口,倏地背过身去。

又不是没见过!我肚子里暗自发笑,自己的身体这两丫头一点都不陌生,如此害羞多半是因为对方的缘故吧!

将衣服尽数脱去,钻进浴桶,坐在浴桶浅处,我叫道:「阿柔、宁馨,过来帮我洗洗头搓搓背。」

两女不由对视了一眼,可谁也没有动,倒是宁馨轻哼了一声。

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就连我都有点莫名的紧张。

正犹豫是不是该使上天魔吟,却见魏柔的小手缓缓握紧,那裙摆也无风微微飘动起来,紧接着白影倏地一闪,宁馨的身旁已少了一人,随后一只纤细的手臂从我身后探出,捞去了漂浮在水面上的木舀子。

「陆姐姐……」

魏柔故意荡起的一缕清风立刻惊动了宁馨,她惊讶地叫了一声,扭头一看,目光顿时变得异常复杂,犹豫了一下,她才快步追过来,轻擂了魏柔几粉拳,见她正用木勺向我头上浇水,便拿起一块混了香精的皂角在我发上轻轻搓揉起来。

两女动作生硬无比,自然没有什么手法可言,就算比起同样云英未嫁的解雨,都差了好大一截。

宁馨无名指上长长的指甲不时弄痛了我的头皮,而从魏柔手中木勺浇落下来的水也总慢了一拍,使得那皂角的泡沫杀得我两眼几乎流泪,想来两女现在俱是羞涩难当,心乱如麻。

可我心中却是说不出的爽快,天下能有几人有福享受这样两个贵女的服侍呢?何况,我已隐隐猜到了魏柔的心思。

意飞神驰,我一时陶醉在两女的羞怯和生疏中,那独角龙王却不甘寂寞地暴涨起来,大有劈波斩浪之势,可惜浸在水里的下半身被浴桶形成的阴影遮住,只有那巨大的龙头在水波荡漾中忽隐忽现,背后的两女自然看不到这奇景。

「三哥……」一时走神儿的我突觉肩头一痛,却听宁馨嗔道:「还有几福哪~」她虽然极力平顺着自己的声音,可依旧能听出她心中的不安和憧憬。

「喏,三哥帮你数,我得授刑部浙江清吏司员外郎兼锦衣卫副千户算是一福吧……」

不能迫得太紧,我语气便煞是轻松。魏柔的小手微微一缓,耳中似乎听到她轻轻叹息一声,想必是她明白我已正式接替白澜了。

虽然离开了隐湖,可师门多年的恩情岂能一朝断绝?惦记师门自在情理之中。而我原本对隐湖就没什么好感,现在又不用再顾忌她,她心中怕是担忧起隐湖的命运来了。

宁馨却惊讶地叫出声来:「方纔你和大哥不都说是锦衣百户吗?怎么……怎么又弄出来个刑部员外郎,又是什么锦衣副千户的?」

「锦衣百户是李佟,锦衣副千户可是王动啊!」

「可……可刑部员外郎乃是从五品,三哥怎么会无缘无故连升三级?而那锦衣副千户更是功勋子弟才能得授……」宁馨紧张起来,想来充耀并没有把我入京的真正目的告诉她。

「皇上以我为腹心,自然要委以重任。」虽然嘉靖过河拆桥的可能性极大,可眼下,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我都称得上是他的心腹。

「哦,是这样。」宁馨的情绪陡然低落下来:「人家还以为你为了我舍了王动的身份,原来……是我猜错了。唉,皇帝哥哥还不知道李佟就是王动吧!」她错会了意,语调低沉,听着竟是万分沮丧,纤手更是蓦地停了下来,微微抖动起来。

「欺君?欺君可是要杀头的啊!」

话音未落,一道倩影倏地闪到我眼前,宁馨的俏脸便近在咫尺,那一脸的狂喜顿时映入我的眼帘。

「三哥,你是说,皇上知道你既是王动,又是李佟;既封了王动,又赏了李佟?」

「然也!」

宁馨眼睛越发明亮:「那皇帝哥哥让我留在京城……」

「自然是要你做我李佟的老婆啦!」

「我明白了,明白了……」宁馨脸上喜极而泣,呢喃道:「原来三哥你早就想好了主意!王动虽然妻妾成群,可李佟却是中馈乏人。」

滚烫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下,都打在我的手臂上:「可三哥,万一皇帝哥哥不答应怎么办?人家想想都后怕……」

「大不了拐了你跑路!」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花,我笑道:「不赌上一赌,我怎么对得起美人情重?好在我总算赌赢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还没等我开口,皇上已经决定利用她来束缚我的手脚了,把宁馨留在京城,我就多了一层羁绊。

皇上也没有明旨,要宁馨嫁给我的身外化身李佟,毕竟宗室的颜面总要保存。可尽快得到她,却可大幅降低皇上对我的戒心。

宁馨,只好日后多疼你些了……

「什么赌赌赌的!是皇帝哥哥看你可怜吧!」宁馨再无所疑,心花怒放,转眼间已是笑语盈盈,连眼角眉梢都尽是笑意,抬头对魏柔道:「陆姐姐你说,他非但是个淫贼,还是个赌鬼,咱们怎么……怎么就喜欢上他了呢?陆姐姐、陆姐姐——」

宁馨喊了两声,才听魏柔轻轻应道:「恭喜妹妹了。」却没了下文。

宁馨心思灵动,自然和我一样,听出魏柔有心事。想来是猜到大概与自己有关,她笑容一敛,一双俏目眨了几下,便朝我望来。

薄命怜卿甘做妾?

嫁入豪门的隐湖弟子鲜有为正室者,那些功成名就能助隐湖一臂之力的官宦大多已是人到中年,身边自然不乏妻妾。就算魏柔与那些甘愿为师门牺牲自己的同门不同,她对妾室之位也不会太过排斥,让她心生醋意的,多半是我为了宁馨甘愿冒着杀头的风险而显露出来的那份深情。

可阿柔你哪里知道,这一切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隐湖,都是因为你呀!

头上已经好一会儿没有水流下来,却有一滴一滴的热泪落在我肩头,每一滴都似乎打在我心上。

「阿柔,其实你和宝亭、无瑕她们,当然还有宁馨一样,都是我的心头肉!」

我缓缓站起身来,转身一把抱住拧身欲逃的魏柔,她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突然呜咽起来。

「说是你的心头肉,那在无名岛上你为什么不要我?在宁波为什么又轻易让我离开?你……你就是害怕我师门,你就会骗我!」嘴里说着我骗她,胳膊却死死搂着我的腰,彷佛生怕我消失了似的。

「阿柔,我比窦娥还冤哪!」

搂着魏柔,我知道她再也跑不掉了,虽然伏在她耳边急切地辩解,心下却是一阵轻松,钻进了牛角尖的女人是难以捉摸,可这个牛角尖毕竟叫做爱情。

「我哪里不想要你!可难道你想让我告诉咱儿子,当初他爹上了他娘,只是为了解那『春风一度丸』?害怕你师门?那更是天大的笑话!我连皇帝都不怕,岂会怕了你师门!不信?看我如何荡平它!」

「你敢!」魏柔转愁为喜,樱唇突绽,一口咬在我赤裸的胸膛,一阵刺痛传来,肌肤竟渗出血来,让她红唇玉齿一下子变得妖艳起来,听她呢喃道:「师兄,你若是负了我,抑或对不起我师门,我就死在你面前!」

「你这辈子是没这机会了!」望着梨花带雨的魏柔,我心里明白,眼下的她心神脆弱,最是容易为外物所感,一言能悲之,一言亦能喜之,若不尽快抚平她心灵的创伤,不仅她武功会大受影响,而且她捉摸不定的心思能可能会打乱竹园的宁静与平衡。

「宁馨儿,你不是数不出这七福八福究竟是什么吗?就让你相公一一道来,这第六福,就是你陆姐姐要过门了——」

说话间我并指如刀,魏柔身上的鲛绫纱背子白绫束胸便应声而裂,双手握住她的小蛮腰向上猛然举起直过头顶,娇呼声中,洁白的纱衣抹胸飘然落在我臂弯里,那鬼斧神工雕琢而成的绝美娇躯赫然露在了我和宁馨眼前。

两女都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惊呆了,魏柔甚至忘了去遮掩胸前的那对玲珑凸起,直到温热的浴汤漫过她的腰身,她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除了薄如蝉翼的亵裤之外,再无一物蔽体,就连绣鞋香袜都被我脱了去,慌得她忙捂住酥胸,飞也似地将身子缩进水中。

不想眼前却是昂首怒目的独角龙王似乎要择人而噬,她愈发羞赧,紧闭双目,身子后退的同时,螓首倏地沉下水去。

却见几个巨大的气泡翻滚上来,随着气泡破裂的卜卜声,一对纤细的手臂蓦地伸出水面胡乱拍打起来。

「魏柔惧水!」我心头忽地一动,知道她踩空滑进了浴桶的深处,急忙上前跨了一步,伸手握住她的胳膊猛的一拉,将蜷成一团的她拉出水来拽入怀中,而她方出水面,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别怕、别怕,相公在这儿。」我轻抚着魏柔消瘦细嫩的香肩后背柔声道,心里却似火烧一般,魏柔那几近赤裸的娇躯紧紧贴在我身上,双腿更是死死缠在了我的腰间,且不说胸前传来的酥腻几乎腻到了骨髓,单是抵在她两腿间的独角龙王感觉到的柔嫩,就算是隔着一层绫罗亵裤依旧妙不可言。

「你们……」

打断我销魂好梦的自然是宁馨,她正吃惊地望着拥在一起的我和魏柔,惊羡的目光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几分妒意。

魏柔这才惊觉眼下的姿势竟是如此羞人,咳声立停,骤然变得火热的娇躯再度滑进水里,却不敢像上一回那样放开手来,抱着我的大腿倏地一转,躲在了我的身后。

「什么你们他们的,宁馨儿,你应该说……我们!」我抚摸着魏柔湿漉漉的秀发,冲宁馨邪邪一笑。

「我们?」宁馨眼中一羞,目光不期然地落在了独角龙王上,那稚气未脱的脸上渐渐蒙上了一层清雾,那声音也像是从天边传来的一般朦胧动听。

「三哥,莫非你也想要我吗?」

大概是皇上的许诺让她没了顾忌,让她动了献身的念头——代王爷也不能抗旨不遵吧!

身后的魏柔却不由自主地向我靠了靠,脸几乎贴在了我的外胯,一只挺翘的玉乳更是抵在了我的大腿上,带起的水声掩盖了她细不可闻的低语:「她真是个小狐狸精呢……」

「宁馨儿,你可是我的第七福喔!」

一句话击碎了宁馨残存的矜持,她飞快脱去弓鞋,展开双臂,挺起丰胸,嫣然一笑:「三哥,人家也要你抱进去嘛~」

宁馨个高体重,我依言抱她进来的时候,浴桶竟然轻微晃动了两下,她就顺势扑进我怀里,小腹碰到硬梆梆的凶物,她只象征性的微微退缩了一下,就屈服在我强有力的拥抱下,似乎想表达自己的心意,小腹更是顶着独角龙王贴了上来。

那张交织着童真与春情的娇媚容颜就停在我眼前两寸处,虎目对凤眼,胆翼对琼鼻,灼热的目光和撩人的体香勾起彼此内心最狂野的欲望。

宁馨毕竟是个处子,俄顷已是呼吸渐乱,轻轻呻吟一声,似是唤着我的名字,然后星眸一闭,朱唇半启,一副任君采摘的娇羞模样。

一股火热倏地从小腹窜起,脑袋微微向前一凑,大嘴一下子噙住了眼前那嫣红的香唇。宁馨身子一颤,腻哼一声,一双藕臂霎时缠上了我的脖颈,忘情地咂吮起我攻进她口中的舌头来。

「这丫头不像是第一次亲嘴儿哩。」我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丝疑念,正解着她对襟背子钮扣的右手不由得缓了下来。

而宁馨却已浑然忘我,直吻得快喘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地松了口,迷离的俏脸上闪过一丝恍悟,呢喃道:「怪不得,怪不得……」

莫非这丫头只是偷看过谁?我心头方动,宁馨已复送上了樱唇,细心体会,她就像得到了新奇玩具的孩子,好奇而又贪心。我放下心来,飞快解开她前胸的衣服扣子。

却听「噗」的一声轻响,眼角余光中就见一道晶莹水箭从浴桶激射而出,「噗」地将龙凤蜡烛打灭,屋子里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明暗的变化并没有惊动陶醉在深吻里的宁馨,然而我却明白了魏柔的用意。

果然,身后的她已缓缓站起,只迟疑了瞬间,一具湿漉漉的娇躯便粘贴了我的后背,纤细的手臂顽强地穿过了我和宁馨紧贴在一起的胸腹,死死揽住了我的虎腰。

温凉水珠里夹杂着的几滴灼热让我知道魏柔又哭了,她该是从没想过,自己不仅要低头服小做妾,就连床笫之事都要与他人分享。

「委屈吗?其实我也想陪着你们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然后把你们一个个开开心心地哄上床,让你们心甘情愿的奉献自己。可江湖险恶,为官亦险恶,为了日后我们能尽情地享受美好生活,你们相公还要再打拼两三年,恐怕顾不及那些花前月下的事情……」

「……相公,是贱妾的不是……」

这是魏柔第一次喊我相公,声音虽然呜咽,可我却绝对不会听错!

喜悦霎时间就涌上了心头,动少、师兄、相公,整整一年我都在等待着这一声称呼啊!两代近二十载的恩怨情仇似乎都在这声呼唤里化为了乌有。

「要说你或是你们有什么不是,那就是你们太出色了,出色得让我舍不得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示意宁馨让出半个身子,把魏柔拉在身前,紧紧把两女拥在怀里:「虽然委屈,可相公保证,你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美妙的夜晚。来,再叫一声相公。」

相公、相公、相公、相公……

魏柔羞涩的呼唤激起了宁馨争强好胜的心,她腻在我身上也相公相公的叫个不停;而黑暗似乎也让魏柔少了许多顾忌,那呼唤一声声地大胆起来。

倒是宁馨叫到后来,说还是觉得三哥叫着亲切顺口。

我当然明白这一声声「相公」所蕴含的情意,此起彼伏的娇呼听起来就彷佛仙宫纶音一般,嘴里「好媳妇」、「好老婆」地乱叫,手上也不闲着,左手去扯宁馨的背子束胸,她拧动着娇躯配合着我。

右手沿着魏柔后背优美的弧线一路下滑,顺势撕开了她的亵裤。

魏柔身子顿时僵硬起来,发烫的俏脸伏在我胸前怎么也不肯抬起来,可下身却听话地靠了上来,腿间稀疏柔软的一蓬水草贴在腿上,水波荡漾,那水草也随波逐流,荡在腿上,痒在心里。

燕瘦环肥,若说宝亭解雨丰若有余柔若无骨,丰腴得让人忍不住想压在她们身上,魏柔则纤弱得惹人生怜。

大手滑过纤腰,落在雪臀上,小屁股虽然圆润挺翘,摸起来却有一种青涩的感觉,彷佛手下并不是一个青春正盛的姑娘,倒像是十三四岁未发育成熟的少女一般。

真是奇妙哩,我心中不由感慨起来,与右手的触感截然不同,左手五指几乎陷进了一团雪腻中,那只似乎双手才能握住的雪丘玉峰竟是一个才满十五岁的少女所有,而指尖手心更是传来柔软和弹性完美结合的美妙感觉,那沉甸甸的乳房饱满得如同充满了乳汁一般,就像产后的无瑕,却不似无瑕那般微微下垂,反而傲然上翘,上天造化之玄妙,真是不可揣度。

僵硬融化在了温柔的爱抚里,魏柔的身子越来越柔软。不过,酥胸毕竟比香肩雪臀敏感得多,魏柔只是娇喘渐急,宁馨却已细细呻吟出声来,搅得魏柔心头鹿跳,脸颊火烫,终于压不住心底的好奇,细长的睫毛蠕动几下后,她偷偷偏了小半个脸窥视着宁馨。

屋子里虽然没有一丝光亮,可近在咫尺的那只丰乳,魏柔想必看得清清楚楚,在五指的蹂躏下,它正变幻出千奇百怪的形状。

「好看吗?」

魏柔羞赧无语,可搭在我手上的那只纤手却狠狠拧了一下。我假意躲避,大手却向下突然插进了她的双股之间。

魏柔如遭电殛,呼吸顿窒,就连心跳似乎都一下子停了下来。俄而,心跳有了,却宛若疾驰的奔马;呼吸有了,却彷佛干渴的白鱼。大脑却似没了思考的能力,僵直地贴在我身上,却不知道逃开。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水中的缘故,触手处的雌花竟比我经历过的所有女人都要娇嫩,甚至八年前的萧潇似乎也略逊半筹。

鲜花正含苞待放,轻轻抚弄几下,就彷佛春风吹过,倏然绽放起来,连花蜜都泌了出来,饶是在水中,都能感到那丝丝的滑腻。

「阿柔,你就像世间最名贵的花朵……」我极细的赞叹传进她的耳朵,她娇躯顿软,双腿大启,任由我的大手肆虐起来。

那边宁馨闻听魏柔偷看,身子也火热起来,酥乳愈发挺拔,竟似要从我手里跳脱一般,人更是伏在我肩头娇喘:「三哥,我好看吗?」

「好老婆,你浑身上下亦是无一处不美……」

「不管多美,从今以后,它都属于三哥了。」没等我说完,女孩就轻笑起来,她容貌本就出众,自然胜过易容后的魏柔太多,那颀长而丰腴的身材更足以自傲,难怪她笑声中透着几分得意。

「……所以你和你陆姐姐,正是春花秋月,各擅专场。」

「陆姐姐?」宁馨不由自主地瞥了魏柔一眼,在我耳边低语:「三哥,你……莫非喜欢小女孩?可人家也只有十五岁呀!」

「你才是我心目中的小女孩。」

我知道魏柔六识通神,宁馨的话再轻也瞒不过她的耳朵,只有替宁馨补救一番,心里却着实无法将这丰满的娇躯和年方及笄的少女联系在一起:「你陆姐姐学识过人,足以做你的老师了。」却不知道陶醉在爱抚中的魏柔根本没有听见我和宁馨的话语。

「人家不是……」

宁馨听我曲解她的话,急忙申辩,可刚开口说了几个字,我始终在她丰腻凸起下缘活动的五指中的两个突然捻住了那粒已然勃起的乳首,骤然得到祈盼已久的爱抚,宁馨激灵打了个冷颤,乳珠更是急速地肿胀起来,话自然说不下去了。

「宁馨儿,你别不信喔!」

双手同时抬起,按在两女的香肩上,手上传出的沛然力量让两女明白,我是想让她们跪下。

骤然失去情郎的抚慰,魏柔竟嘤咛出声来,待明白我的意图,不是第一次跪倒在我面前的她只犹豫了剎那,就顺从地屈下膝来。

宁馨见状,身躯也渐渐滑进水中,洁白的纱裙便渐渐浮在水面上,宛若盛开的水莲花一般,直到那片片莲瓣托起了一对莲蓬,才听宁馨惊呼一声:「三哥,陆姐姐她、她……」

就在魏柔跪下的同时,独角龙王的头冠已经点在了她的樱唇上,瞬间恍惚后,她轻轻握住龙身,朱唇微启,香舌乍吐,滑腻的感觉便在龙头上四处蔓延,等宁馨矮下身子注意到这边的奇景,那硕大龙头已然尽没在了魏柔的檀口中。

故地重游,心情却大不相同。无名岛上,是为师门献身的隐湖魏柔,眼前却是讨好情郎的女儿魏柔。同样是那条细腻的香舌,无名岛的羞怯与躲闪透着几分无奈,而今羞怯依然,却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欢喜。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吧!除了献上贞洁无瑕的处子之身,女儿家如此表达自己心中的爱意已算是到了极致了。

凝望着漆黑的夜,虚空里似乎现出师傅的眼眸,那曾经让我伤心不已的忧郁似乎不见了,充满睿智的目光传达着赞许的信息。

征服,不是非要把被征服者踩在脚下啊……

想起自己对着郁郁而终的师傅许下的诺言,要把隐湖弟子一一踩在脚下,我心中慨然一叹。

那时,虽然也同样幻想魏柔跪在自己面前,可她应该颈上戴着狗项圈,屁股里插着狗尾巴,向我摇尾乞怜;而我抚着魏柔湿漉漉秀发的大手更应该握着皮鞭,在她身上留下道道鞭痕。而今……

征服了一颗隐湖少女心,师傅在九泉之下也该含笑瞑目了。而以往幻想中的那些场景就算能够出现,也是闺房里的秘戏,意义截然不同了。

「宁馨儿,好好和你姐姐学吧!」

「这个……人家也会。」

可带着银丝的独角龙王刚落在争强好胜的宁馨手里,她就又发出了一声惊呼:「咦,怎么和邵元节的不一样啊?」

宁馨天真的话语虽然引得伏在我大腿上轻轻喘息的魏柔莞尔一笑,却一下子拉近了两女之间的距离,我都能感觉到两女的拘谨和敌意似乎少了许多,于是趁热打铁地问道:「怎么不一样了?」

「邵元节的就像韦舵手里拿着的那根大杵,而三哥、三哥……」宁馨脱口道,可说了一半,却突然扭捏起来。

「相公的……是不是更像君临天下的龙王?」魏柔羞涩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对对,真是像极了哪!这儿就是龙头……」宁馨轻声附和,只是纤手轻轻抚摸着独角龙王的头冠,却惊讶地叫出声来:「咦,这儿怎么多了一个角,以前怎么没见过?」叫声把魏柔也引了过来。

却见头冠上一只肉角渐渐凸起,就像龙头上的龙角一般,龙身上的青筋也暴起盘结,彷佛龙鳞似的,整个阳物就似一条巨龙傲然立在云端,睥睨着天下苍生。

魏宁二女都被这惊人的变化惊呆了,俱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望着它,直到诸般异象倏然隐去,两女才长舒了一口气。

独角龙王的真身向来只可能出现在激情的最后时刻,而我修练的不动明王心法,更是让它难得一现,虽然御女无数,却只有在太湖边上和无瑕的那场欢好,真身才偶现踪迹。

不过,自从得到了易筋经,我结合洞玄子秘注十三经,经过多日苦思冥想,终于初窥运作内息现出真身的奥秘。

又经过一个多月禁欲的刻苦修练,才让自己的女人亲眼目睹到了这天下独一无二的精彩奇观。

可惜天下之事无法尽善尽美,十成功力的我也仅能支持一袋烟的功夫,眼下内力受损,只能做惊鸿一现了。不是因为宁馨见过邵元节的金刚杵,自己心里隐隐有着一争高下的念头,我还没想让它这么快就现了身。

「好凶啊,怎么像是要吃人似的。」宁馨呢喃道,小手却忍不住摸索起龙身来:

「还是现在可爱哩~」

虽然高昂的龙头凸起的青筋依旧彷佛要择人而噬,可较之方才压迫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凶威,眼下的分身确实可爱多了。

「……妹妹,这可是独角龙王,当然……当然要吃人了。」

「姐姐,你见过?」

「独角龙王百万中无一,我……我怎么会见过?」魏柔羞得打了宁馨一粉拳,宁馨却委屈道:「可我只见过两人,就……」

魏柔愈羞,一边往宁馨身上撩水,一边嗔道:「傻妹妹,你还说!」

「宁馨儿,你姐姐胸藏锦绣,这个……虽然没见过,却也认得。」

「相公也来欺负人家~」黑暗中,我似乎都能感到魏柔送来的白眼,不过她声音虽有嗔意,可落在我身上的粉拳却让我知道她并没真的着恼。

其实在听到她说出独角龙王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对三大名枪并不陌生。从她隐约透露出来的片言只语中我已猜到,隐湖对于门下弟子的教育相当全面。

说来也不奇怪,隐湖俱是女性,留在门内的行走江湖时要提防淫贼,嫁入豪门的更要取悦自己的男人,不了解男人如何能行?

故而就算是像魏柔这般需要守身如玉的未来掌门,对男人的身体也绝不陌生。而这种教育对其他男人或许是种灾难,可对我来说,却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那好,等一会儿再欺负你。」我笑道,借着闪躲魏柔的粉拳,一屁股坐在了浴桶的浅处,双腿一左一右分别插进两女的腿间,顺势向前,两女便分坐在我腿上滑进了浴桶深处。

两女都惊叫出声来。宁馨个子高,站在深处,浴汤尚没过她的乳首,自然不是因为怕水的缘故,只是我的小腿正顶着她丰腻的私处,虽然隔着亵裤,女孩儿也经受不起,就像方纔的魏柔一样,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而魏柔略有些惊慌的叫声方起,我的胳膊已经揽住了她的腰肢,稍一用力,她便扑进了我怀里。

浴汤漫过魏柔的酥胸,那些动人的隐秘之处便隐藏在了水中。黑暗中,浴汤彷佛幽深的古潭,水下什么也看不清,这让她的动作一下子大胆了许多。

偷偷挪动了一下身子,人便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左臂揽住我的虎腰,右臂自然放松下垂,手便碰到了壮大的独角龙王。

刚给她一个暗示,那纤细的小手便温柔地抚慰起龙王来,没几下,她腿间那朵已经微微有些闭合的娇花就紧贴着我的肌肤重新悄然绽放开来。

这奇妙的感觉让我直想把她抱进怀里恣意爱怜,只是顾忌别忍不住在水里要了她的第一次,我才按下心头的躁动,可大手还是探向了她柔媚的雌花,那花顿时大放,只是手指想刺探花心,却不料那花径竟是异常狭窄,指尖方进,她已细细呼痛起来。

「三哥偏心~」

和魏柔一样,宁馨的僵直也融化在我下意识的温柔爱抚中,见魏柔几乎霸占了我整个胸膛,她立刻娇嗔起来,正欲上前钻进我怀里,不想那浴桶深区浅区之间过渡得相当陡峭,她足下一滑,人向前扑倒,身子一下子全没进了水中。

我足尖急忙一勾,宁馨的身子便稳住了,可却不见她头伸出水面,我心下正疑,方想抬腿把她带出水面,突见水下亮起一团雾蒙蒙的青光,那光亮虽弱得几乎透不出水面来,可对我来说却不啻是盏明灯一般,彷佛眼前这一对玉人的粉弯雪股都能尽收眼底。

这丫头什么时候把夜明珠带在了身上?我暗自惊喜,转眼看魏柔正羞赧伏在我怀里,星眸紧闭陶醉在我的爱抚中,丝毫没有察觉水下有了变化,心中一动,左手向那光亮处一探,正捉住了宁馨的柔荑,她手中果然攥着那粒鸽卵大小的夜明珠,我稍稍用力一掐她的小手,夜明珠便落在了我的掌心。

宁馨「呼」的一声从水中钻了出来,方想嗔怪,我却抢先笑道:「三哥当然偏心了,可偏心也是偏在左边呀!」而握着夜明珠的手在水下晃了几晃,却始终未出水面。

「三哥最会哄人啦~」

春心荡漾的宁馨思维比往常慢了许多,可她还是看出我似乎要用夜明珠做点什么,便顺着我的话不满地娇嗔道。

「难道馨儿你不是?快来让三哥听听。」我挪动身子,让自己坐在了深浅交汇处,随手拉过宁馨,让她坐在我腿上,她那一对长腿荡在深区里,这才活动自如起来。

巍巍高耸的一对丰乳挺立在我眼前,妖媚之极,我强压着心中一股冲动,才没将那勃起的乳首擒在嘴里,可目光却不住在那团丰腻凸起上流连。

而右手动作不免大了一些,魏柔娇呼一声,羞得越发不敢睁眼,可握着我独角龙王的小手却又快了两分。

宁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嫣然一笑,双手伸到脑后,边解发钗边说:「三哥讨厌,把人家头发都弄湿了。」湿淋淋的长发落下来,披在肩头,愈添妩媚。

这丫头果然是天生尤物啊!不想再忍,将夜明珠卡在我卵子下,左手一揽,那雪丘玉峰便迅速向我接近。

于是一句调笑就成了真实的写照,偌大的乳头含在嘴里别有一番滋味,竟让我爱不释口。而宁馨则像是被一下子击中了要害,身子一软,就瘫在了我的身上。

雪腻一团压在我脸上,竟让我无法呼吸。等宁馨难过地绞起双腿扭动玉臀,我肺里的空气也已耗尽,吐出肿胀到了极处的乳首,两人都大喘了一口气。

「今儿你可别想再逃了!」我贴着她耳朵轻声道,宁馨腻腻应了一声,小手不由自主地沿着我的胸膛向下滑去,无意摸到我小腹上的刀疤,才蓦地一停。

「三哥,还疼吗?」宁馨边问边下意识地想俯下身子看去,却见那夜明珠在我腿间放出光华,朦朦胧胧地照出独角龙王的身影,一只白嫩的小手半握住粗大的龙身正快速撸动,从龙头到龙尾,竟要滑动相当的距离,越发显得那只小手纤细可爱。

而一旁我的大手却消失在雪股之间,虽然看不清那手在做什么,可那白腻股肉却忽而收紧,忽而放松,带动小屁股不时小幅的抬起落下,倾听细若箫管的娇喘和纷乱的心跳声,任谁都知道这娇躯的主人是情动已极。

这淫靡的景像一下子吸住了宁馨的目光,半晌她才轻声问道:「三哥,这样……舒服吗?」可不等我回答,她突然跳进浴桶深处,飞快褪下碍事的纱裙,一头没进了水中。

宁馨的螓首快速向我腿间接近,水中漫舞的秀发很快就遮住了夜明珠光,魏柔的胳膊忽地碰到了一团柔腻凸起,小手吓得立刻停了下来,而独角龙王巨大的头冠却突然落入了炽热中。

「呼——」我舒服地长吁一口气的同时,就觉握着龙身的小手倏地松开,耳边传来魏柔惊羞的叫声。

「呀,什么亮……」

魏柔六识通神,从秀发中透出来的几丝光亮自然逃不过她的目光,她这才明白自己方纔那些亲昵的动作都落在了宁馨眼里。

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她羞得几乎要哭出来,我忙在她耳边轻声哄道:「傻丫头,闺房之乐,本就有甚于画眉者,相公喜欢你还来不及,你倒是害得什么羞?真害羞,过来看看宁馨儿。」

拢起宁馨的秀发,那青蒙蒙的烛光复又大亮起来。水下品萧乃闺房绝技,等闲女子怕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宁馨误打误撞施展出来,却不知其中奥妙,怕水呛着,只好一动不动,就连细滑香舌也只是在我龙口周围舔来舔去。

可充满天真稚气的绝美娇颜和散发无穷魔力的独角龙王构成的图画极其奇异,就连我都有点看呆了,遑论魏柔了。

隐去傲人的身材,这张童稚的脸才让我把宁馨和她的年龄联系在一起,十五岁?单看这张孩子气的脸,或许说她只有十岁也有人相信吧!可腿上那沉甸甸的椒乳却分明告诉我,这果实已经熟透了。

忍不住探进她的亵裤,那悄然绽放的花朵丰润饱满,似乎在向我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宁馨本就有点坚持不住了,私处被袭,人顿时钻出水来,似怨非怨地嗔了我一眼,见魏柔正望着她,她轻咬朱唇,蓦地一笑。

「陆姐姐你偷看~」她扑进我怀里,却捉住魏柔的小手拉到龙王身上撸动起来,娇笑道:「人家也要看你嘛!」自己却拧动着娇躯,任由我将她剥成了一只白羊。

三人遂腻在了一处。情火越烧越旺,动作越来越没有顾忌,两女渐渐迷失在了滔天情海中,只有我尚留着一丝空明。

「你们两个丫头,快点给相公洗身子吧,再闹,水可都凉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