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八卷 第三章

「相公,别、别看……羞、羞……」

碧纱橱里,魏柔小手捂着脸羞赧央求着。夜明珠光下,她赤裸的娇躯散发出惊人的魅力,粉颈桃腮、纤腰酥乳、粉弯雪股,诸般妙处在情欲催动下,甚至比往日还要娇艳三分。

那朵粉嫩羞花更是绽放到了极致,泌出清腻的花蜜,带着一股奇异的香气,缓缓流过菊蕾,落在臀下垫着的白绫上。

「陆姐姐的身子真好看呀!」侧身躺在她身边的宁馨发出由衷的赞叹,甚至忘记去爱抚我的独角龙王。

「这就是……女儿家最美的时候。」

俯下身躯,轻轻拉下魏柔的手,让她直视着我的双眸。读懂了炽热目光里蕴含的一切,她瞬间就被融化了,白生生的身子陡然染上了一层粉腻,大腿悄然分开,藕臂娇羞环上我的脖颈,痴痴呢喃道:「贱妾纤纤弱质,相公千万珍惜……」

那浓浓爱意竟似透过了易容膏,让那张平淡无奇的脸陡然焕发出异样的神采,我心中竟恍惚起来,自己身下的女孩儿,究竟是魏柔还是陆昕?

「错觉吧……」

来不及嘲笑自己,那迷离朦胧的星眸已倏然接近。

有花堪折直须折,盛开的花朵迎来了摘花客。硕大的独角龙王刚触到娇嫩欲滴的花瓣,便引来一阵细细的娇喘。

可龙头抵在柔软滑腻的凹处稍一用力,连花道的入口尚未撑开,身下的佳人就嘤咛一声,蛾眉顿蹙,露出痛楚的表情,那双玉腿更是一下子把我身子夹住不让稍动,眼里已满是怯意,雪雪呼痛道:「相公……疼~」

「相公疼你。」我心中怜意大生,吻着她秀发柔声道,虎掌探上她的酥胸轻轻摩娑起来,身子却不敢稍动。

方纔嬉戏的时候就知道她花径狭窄异于常人,就做足了功夫,没想到依旧如此艰难。

宁馨也紧张起来,大气都不敢出,目光在我和魏柔脸上来回逡巡,小手却下意识地学着我的模样,轻轻搓揉着魏柔另一侧的椒乳。

魏柔黛眉渐渐松开,痛苦之色渐退,大腿怯怯地重新张开。我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龙头稍退,不等花道闭合,复又挺进至方纔的地方。魏柔嘤咛一声,浑身一哆嗦,浓腻的花蜜洒了出来,那花径口顿似大了一点。

我心中一喜,乘势进了一分,魏柔却又呼起痛来。如此一来却苦了我,只敢在花径口小幅进进退退,进一分却要退二分;而几乎每进一分,都要靠魏柔小丢一次身子。

等我费尽千辛万苦,龙头终于遇到了真正的阻碍,魏柔已是丢得浑身瘫软,香汗淋漓,臀下的白绫更是湿得一塌糊涂了。

而我若不是胯下神功盖世,恐怕也早就射得腰酸腿软没一丝力气了。

知道现在不是疼惜她的时候,我揽住她的纤腰,身子微微一沉,就觉得龙头撕开了阻碍,一路破开细嫩的媚肉,眨眼就顶到了一处柔腻的凸起。

就像被利箭射中的白天鹅,魏柔陡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哀鸣,身子花道一齐剧烈颤抖起来,阴中热流泛滥的同时,泪水唰地涌了出来,就再也止不住了,手臂死死抱着我的脖颈,失声痛哭起来。

就在龙王冲破阻碍的一剎那,我脑海里轰然一响,好像隐藏在心底的一样东西也同时被打破了,浑身上下竟是说不出来的愉悦轻松,就彷佛巨龙破壁而出,飞上云端,自由自在,翱翔蓝天一般。

半晌,目光才从虚空收到眼前,望着怀中宛如小女孩一般哭泣的魏柔,我心头竟是百感交集。

「今生来世,卿,永为吾爱吾妻!」

晨曦顽强地透过屏风,一寸一寸地驱赶着屋子里的黑暗。碧纱橱里有了动静,三具交织纠缠在一起的白生生的身子随着光亮蠕动起来。

「三哥,人家还困~」身边睡意朦胧的宁馨呢喃道。

侧脸望去,枕在我臂弯里的少女明艳如花,凤眼似拢非拢,樱唇挂着幸福满足的笑意,彷佛昨夜高潮的余韵至今尚未消散。一条修长玉腿亲昵地勾缠住我,坟起的牝处紧贴着我的肌肤散发出温热的湿气。

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她颀长优美的脖颈滑下去,落在巍巍雪丘之上,那雪白的酥乳嫣红的乳珠丝毫看不出曾经被我肆虐过的痕迹。

「这丫头的体质才是万中无一哩!」我心中惊叹了一回,不禁想起昨夜的狂欢来。

魏柔花枝娇嫩无比,破瓜后再也不堪挞伐,那一身傲视江湖的内力功夫竟没有多少用武之地。可搂过宁馨,业已兵临城下,她却害怕起来。

这都是魏柔惹得祸。另一侧,佳人正蜷在我怀里安然恬睡,芬芳甜蜜的气息随着她细长的呼吸萦绕在我的鼻间。

眼波落在枕边两块白绫上,那雪白的鲛绫上俱是落红,其中的一块更是被染红了大半,深深一吸,女儿脂香中尚留着淡淡的血腥气。

饶是我破了无数处子之身,看到她流了那么多血,也有点慌了手脚,难怪宁馨看得毛骨悚然了。

还好自己没心软。我心中窃笑起来,这丫头与魏柔截然相反,周身上下无一处不丰腴,就连私处也丰腻无比,虽说不是七大名器之一,可花道幽深繁复,正是大同女子里的绝品。

魏柔花心甚浅,吃不进一半龙王,可宁馨却能纳入大半,竹园中只有宝亭可与之匹敌,不是独角龙王发威,等闲还降服不了她呢!

人说北地女子发育迟,宁馨才十五岁,经过一两年的雨露滋润,宁馨怕是更让我期待吧!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轻轻把胳膊从两女头下抽出。

「再陪人家睡一会儿嘛~」宁馨半梦半醒,腻声央求着。魏柔虽然也被我的动作惊醒了,却羞得不敢睁眼,只是缠着我的粉臂玉腿却透露出与宁馨同样的心思。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头几天相公怎么也得装装样子啊!」甜言蜜语哄了一番,终于说动两女继续躺着歇息,我自己起身下床,心里不禁怀念起苏州的悠闲时光来。

小红几个丫鬟早等在外屋,连早餐都已做好了,见我出来,都慌忙口称少爷道起万福来,却无一人敢问及宁馨。

倒是我边吃边交待她们做些补气血的燕窝鱼翅羹来,又叮嘱不要打搅了她们的主子,这才匆匆离了凝翠阁,去内堂拜会蒋云竹充耀翁婿。

蒋云竹只随口恭喜了一句,我还没弄清楚他到底恭喜的是什么,他已急着追问起御女术来,甚至连沈篱子胡同的地产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我从教给高七的那一套心法里挑些简单的讲给他听,老头就乐不颠儿的试验去了。

等蒋云竹离开,充耀这才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别情,过几天我要回大同了,宁馨就拜托给你了,只是,别让她挺着大肚子做新娘喔!」

在昏暗的刑部档案库房里,我埋首在发黄的案卷里。蒋迟没看几页,就已不耐起来,把案卷一推,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埋怨道:「这他妈的哪是人待的地方!再说了,咱办的可是皇差,给弄点冰水儿也算是个意思,这赵明甫也忒他妈抠门了!」

他肆无忌惮地数落着刑部尚书赵鉴的不是,也难怪他心烦,库房里密不透风,彷佛蒸笼一般,他又胖硕过人,虽然蒲扇摇得呼呼直响,可汗水还是很快就把他贴身的衣服打透了,官袍前胸后背处处可见一片片的汗渍阴影。

「小侯爷,不若你帮我去买幢宅子,如何?」

刑部档案浩如烟海,没有白澜的指点,一时还真难理出个头绪来;而白澜如横空出世一般出任前军都督同知,老朋友自然闻风而动前来道贺,不知底细的人更是踏破了白府的门坎,前军府自然也少不了贺客。

虽然前军府与刑部只是一墙之隔,可这两天想见到他是不大可能了。而我方得两位佳人,心思也不在这刑部档案上,便暗自打算,干脆利用这几天把家先安定下来。

「大日头的,我可不想遭那份儿罪!」蒋迟一口回绝道,可又似想起了什么,他迟疑了一下,凑到我近前,问买房子的是王动还是李佟。

「两人都要买,不过,王动有我姑夫张罗,就不必我操心了。」

蒋迟顿时来了兴趣,嬉笑道:「李佟可就大不一样了,没准儿又是个发财的机会。得了,我就陪你走一遭吧!不过,先得找个人打探打探情况。记得昨晚上那个蒋嬷嬷吧,她是京城有名的马泊六,西城一带的大户人家,没有她不知道的。」

「想发财的话,小侯爷可要失望了。」我微微一笑:「改造沈篱子、八千张等四条胡同,所需资金巨万,而且都需事先垫付,寒家就算再有钱,也无力他顾了。不过,俗话有云,『四方之货,不产于燕,而毕聚于燕』,想在京城里发财,机会多得是。」

「可像沈篱子那般一本万利的少啊!」蒋迟满脸悔意。

一问才知道,那天蒋家哥几个动用了两万余两银子一下子收了八千张等三个胡同近一成的地产和房屋,其中蒋迟自己就占了一半。可等昨儿蒋迟媳妇带着亲戚再去的时候,三胡同的地价已经飙升了六成,而且是有价无市了。

「你他妈的还好意思问怎么升得这么快!升得越快,你不就赚得越多吗?」蒋迟边往外走边道:「大通钱庄、同升和、宝悦坊三家一动手,摆明了看好那块地角,消息一传出去,可不一下子就抢翻了。」

「我当然希望地价升上去,不过,应该是一个可控制的递进过程对咱才更有利。」

见蒋迟一脸迷惑,我解释道:「沈篱子四条胡同要成为丰盛胡同那样的公卿聚集地,其所建宅院势必是豪宅大院,无论是用料还是工匠都应是上上之选,就拿工匠来说,京城虽然工匠人数过万,可高手能有多少?大家一窝蜂地抢到了地皮,自然就会一窝蜂地抢工匠,以期早完成早见利,工匠的酬劳势必要暴涨,那建房子的材料亦是如此。而一下子多出那么多的豪宅,必然也要拖累价格。」

蒋迟这才明白过来,停下脚步,挠着脑袋愁道:「那……怎么办?」

「其实我倒无所谓,反正不是很缺钱花。只是既然做了这笔生意,自然要让利益最大化。」我沉吟了好一会儿,心中才有了主意,微微一笑:「前两天,我无意间路过显灵宫,发现它破败不堪,甚至不如江南寻常道观……」

「怎么可能!」蒋迟立刻反驳:「前两天我还去了一趟,三大殿才经修缮,气象庄严,怎么能说它破败不堪?!要说难看点,也就它的观墙大门旧点罢了。」

「小侯爷可说到点子上了!」我随口赞了一句,心里明白,蒋迟自然不会自己没事儿做跑去显灵宫,便暗暗调高了邵元节在嘉靖心中的地位:「俗话说,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这脸面的事儿可含糊不得。」

「可修个大门观墙能有几两银子?」蒋迟渐渐琢磨过点滋味来。

「银子自然不会多,否则大臣们又要说三道四了。不过显灵宫乃是御观,征调大工匠理所应当……」

「你小子可真是一肚子鬼主意!」蒋迟恍然大悟,兴奋地捣了我一拳,又瞥了我一眼,惋惜道:「可惜你已成家了,不然我非把妹子嫁给你不可!」

他话音未落,院门口便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王大人什么事儿让小侯爷如此高兴,要把郡主嫁给他?」

随后就见一瘦小的老者走了进来,正是我一直未能见到的搭档之一、刑部河南司主事陆眉公。

他看到我微微一怔,旋即笑道:「王大人真是深谙为官之道啊!」

显然是注意到了我与往日颇为不同的打扮修饰。

「妈的,这小子又多才又多金,长得又他妈的能迷死人,又是新鲜热辣的一部员外郎,还用得着扯事儿让我高兴?倒是眉公你没事儿跑这倒霉地儿干吗?」蒋迟说话很随便,显然和陆眉公熟稔得很。

「唉,也不知道是谁在皇上跟前告状,说宗设集团的余孽赫伯权现身京城,皇上命刑部查办,差事就落在了俺老陆的头上。小侯爷您兴许还不知道吧,宗设这股倭寇是王大人和京卫沈希仪沈大人连手剿灭的,说赫伯权在京,岂不是打沈王两位大人的脸吗?」

「眉公多虑了。这本就是在下向皇上禀告的。宗设集团溃而未灭,皇上也早就知道。其实,宗设党羽所剩无几,在下还怕他就此消失在茫茫人海里哪,赫伯权在京城现身,正好可以顺藤摸瓜,一网打尽!」

「原来如此。」陆眉公点点头,又问:「王大人可知赫伯权的下落?」

「具体在哪儿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有一人应该知之甚详,西城通达车行的老板洪七发。」

「洪七发?」陆眉公微微一怔:「他不是西城兵马司指挥廖喜的小舅子吗?怎么和宗设余党搅到了一起?」

「赫伯权用了另外一个身份。」虽然我很想借此构陷廖喜洪七发,可听陆眉公竟似认得两人,不知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关系,言辞便含糊起来。

「我和廖喜只是认识而已。」陆眉公一眼便看出我担心什么,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我不想现在就在这些成了精的老家伙心里留下个阴谋家的身影,那该是以后的事儿了。

听他嘿嘿一笑,解释道:「河南司代管东城兵马司,自然与西城有些联系,何况我还在北城做过一段时间的兵马司副指挥哪!」

他沉吟一下,又道:「既然怀疑洪七发,那廖喜也不能放松,不过兵马司位卑却权重,廖喜虽只是六品,想侦缉他也要尚书大人下令,除非……」他目光转向躲到树荫下的蒋迟:「小侯爷,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您还是锦衣副千户吧!」

这回我倒是由衷地暗赞一声,姜还是老的辣!锦衣卫不受三法司限制,别说侦缉廖喜,就算直接捕了他,只要能弄到口供,也没有几个人敢替他喊冤。

可我记得陆眉公就是锦衣百户,为何还要求助蒋迟?是想拉蒋迟一起趟这池混水,还是他锦衣之职已被革去了呢?

蒋迟却一摆手:「不成!皇上一再告诫,不许我拿着鸡毛当令箭。再说了,我他妈这个锦衣副千户手下一个人都没有,总不能我自个儿去盯着廖喜那王八羔子吧!」

「哪儿能让小侯爷吃苦遭罪哪!我也只是因为赵大人这几日不在京城,怕赫伯权那边出了纰漏,一时心急罢了。」陆眉公见风使舵,却给我使了个眼色。

蒋迟如此谨慎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很快我就释然了,蒋迟精明过人,知道他怎么花天酒地甚至欺压良善,皇上都不会如何怪罪,可一与朝政沾边,眼下他最好还是韬光隐迹为妙。

「不打草惊蛇的话,赫伯权倒是不会很快离开京城。」

陆眉公听我给他一个台阶,便顺势说那还是等赵大人回来之后再与他商议商议,闲谈了几句,便告辞了。

等陆眉公走远,蒋迟才问起赫伯权和洪七发来,我把来龙去脉简单交待了一番。

蒋迟眼珠转了几转,沉吟道:「车行?车行很赚钱吗?」

「我不知道京城如何,可我认识江南最大的车行老马车行的老板孙二,他旗下不仅养活了近五百名弟兄,而且一年的纯利约有十万两之巨。」

「这么多?」蒋迟眼睛一亮,我趁势道:「其实赚钱倒是次要的,所谓车船店脚牙,那可都是获取情报的重要途径。」

「他妈的,我可真佩服你了,明明你想整廖喜出口恶气,却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蒋迟顿时嬉笑起来:「不过,这银子若是不赚,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爷一番好意?不若叫上你朋友,咱们就合伙在京城开上一家车行!当然,一定要先把通达整垮!」

「小侯爷明鉴!」我一竖大拇指:「孙二是个闲云野鹤的性子,未必对此感兴趣,不过,向他借几个熟手,这点面子他总会给的。只是如何对付通达和廖喜,倒是要好好思量一番。其实方才陆大人的话给我提了个醒,用锦衣卫。可惜我和小侯爷的锦衣之职都是件摆设,不过我记得陆眉公好像是锦衣百户……」

「他说自己年纪大,过年后就请辞了,皇上也准了,毕竟他和杨廷和关系密切。」蒋迟随口道。

我闻弦歌而知雅意,白澜、陆眉公相继请辞,想来都是洞悉了皇上的意图,绝非仅仅因为杨廷和的缘故。

而今看来,陆眉公很快就会把勘定恶人榜的职责一并辞去,谁来接替他,我倒要未雨绸缪了。

鲁卫当然是最佳人选,只是他与我过从甚密,反而最不容易得到这个职位,况且我也需要这么一个朋友帮我镇守苏州大本营;苏耀、翟化年龄太老;冀元亨冀师兄又太过方正;李岐山倒是个秀才,不过总不太让人放心,放在眼皮底下或许更安全……

十几个相熟的人走马灯似的在我脑海里过了一遍,竟没找到一个中意的,我甚至后悔起来,当初应当力劝南元子出仕才对。

「陆眉公的劲儿借不上了,可别忘了李佟也是锦衣百户嘛!修缮显灵宫虽然是工部的事务,但照例要派中官及锦衣监督,因为这里面没多少油水,想来也没有几人愿意揽这趟差事,我再和皇上通融通融,正好让李佟出场。一旦皇上许了,便可借机行事找通达的毛病。」

蒋迟一脸得意道。

订好了计策,想把新车行放在粉子胡同,李佟的宅子自然在它附近为宜,这正合我心意。两人约好下午凉快一点的时候在一品楼见面,我先去锦衣卫报到,领了腰牌,随后便回了桂府。

桂萼办事极其迅速,一头午的功夫,已经给我找到了两处宅子,可都离桂府有段距离。

好在我本就不欲让王动在京城过于显眼,便挑了离刑部衙门相对比较近的一处让桂萼替我买下。然后,我甩掉了跟踪者,造访宁白儿的家。

「星宗子弟老的老、小的小,实在没人能扮成弟妹。不过,我在教坊司里有一亲密姐妹却正是合适人选,且她一直想跳出火海,却苦于无人敢伸出援手。师弟你想必也知道,教坊司龌龊到了什么地步,若是你嫌弃她……」话虽如此,可宁白儿眼中却满是渴求。

「没什么嫌弃不嫌弃的,只是……她是姓刘姓江还是姓钱?」我斟酌道。

教坊司的女子其实就是官妓,除非是像宁白儿这样的管理者,否则失身在所难免,不过这倒不是我犹豫的关键所在。

教坊司里绝大多数都是罪属,听宁白儿的语气,此女的身份肯定相当棘手,而这几年的罪臣里,今上和百姓最嫉恨的自然是刘谨、江彬、钱宁三贼,朝中大臣就算想赎他们的家人,也要思量一下自己的前程。

「她叫钱萱,乃是钱宁的大女儿,今年刚满十七岁。此女容貌虽不十分出色,可琴棋书画却无一不精,是教坊司有名的才女。」宁白儿闻言颇为宽慰,赞许地瞥了我一眼。

果然!我一阵头疼,钱萱扮演陆昕或许无甚难处,可我两个身份都无法动用,如何能不着痕迹地救她出来?

何况她对今上必然心怀怨恨,万一她再有反志,我可真是接了一个烫手山芋了。

「其实她越默默无闻越好。」我沉吟起来。

宁白儿却不搭言,让我明白她是真心要救钱萱,想起传言钱宁擅房中之术,没准儿师姐为了练成星宗绝技,和他曾经有段露水姻缘。

「救她亦无不可,只是不知该从何处着手啊!」见宁白儿眼中竟流露出几分哀求,我心顿时软了下来,为了这个星宗师姐,就赌上一赌吧!

「有这话就成!」宁白儿顿时喜笑颜开,可旋即却微微一叹,声音里透着些许遗憾:「其实本来是给白郎预备的,可惜宜伦太霸道了!」

她顿了一顿,问道:「师弟在朝中可有什么对头吗?」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