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八卷 第七章

「相公,别太过自责了,或许,对何姑娘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解脱。」魏柔搂着几乎被吓傻了的何雯何霏,关切地望着我。

我没想到何素素的死竟给我带来了如此大的冲击,也许她曾经袒露出的情怀让我觉得她是我亲近的人,纵然她最终屈服于唐五经的淫威之下。

如果倒在我怀中的不是何素素,而是宝亭、无瑕……

我不敢再想下去,何素素那张苍灰的脸又浮现在我脑海里,直到生命的尽头,那张脸都没露出痛苦的痕迹,反而安详从容,甚至嘴角还流露出一丝笑意,或许真的像魏柔说的那样,这样的结局也算是一种解脱。

「可她原本可以不死的……」我揉了揉被何素素攥得发紫的手腕,淤紫的颜色分明告诉我,她对生的留恋。

「她杀了云仙,如何再面对相公?难道让她一辈子忍受心灵的煎熬吗?」魏柔轻声道:「相公现在的样子,大概何姑娘走得也不放心吧,你可是我们姐妹的主心骨啊……」

望着那双妙目射出的海样深情,我遽然而惊,是啊,逝者已矣,我更该关心爱护的是我的妻妾儿女才对,为了她们,就算是付出任何代价,我都在所不惜。

换上一套素白衣衫,我来到书房,管家来催了好几次,说蒋云竹要见我。

「大哥方才来过,被我劝回去了,他是个军人,脾气不免大了点,贤侄你别见怪。」蒋云竹一边喂鱼,一边慢条斯理地道。

我斟酌着词句道:「小侄也是性子急了点,心痛姬妾被杀,怕凶手逃逸,故而不得不出此下策,对清河侯也不免多有得罪。眼下凶手已经伏诛……」

「和太启那孩子没关系吧?」蒋云竹打断我的话,狡黠一笑,见我点头,笑道:「都是亲戚,你不必担心,私下里找机会跟我大哥说清楚就成了,他是个明白人,不会怪你,只会感激你。」

饶是我聪明过人,听到蒋云竹这番云遮雾罩的话,一时也没弄清他的用意。

不过,很快他自己就将谜底揭开:「皇上待蒋家恩重如山,一门三侯,乃是少有的殊荣,眼红的人不知有多少。而蒋家子弟仗着自己的身份特殊,行事难免骄纵。说起来,多赚几两银子多占几亩地没人说你什么,可有人要干预政事,这可是外戚之大忌,总要有人不时出来教训他们一番让他们清醒清醒才是,否则,尾巴翘上天,最后惹得皇上都厌烦了,那可不是蒋家之福。」

「侯爷的意思,小侄就是这个扮黑脸的?」我恍然大悟,望着露出狐狸般笑容的蒋云竹,心头慨然——他,和那个追着我问御女术的荒唐侯爷是同一个人吗?

「当然是自家人好,你和我蒋家的关系,说近不近,可说远也不远,正正好好。像我,就不可能拿着棒子到我大哥府上逮人吧!」

蒋云竹的话意犹未尽,可我明白,按照他的想法,我大可对蒋家严厉行事,只要留着回旋的余地即可,只是不知道这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蒋家的共识,可不管怎样,蒋家已经对我开始敞开了中门。

蒋云松说动蒋太后请来了圣旨,曰锦衣卫不得羁留蒋逵,蒋逵也需随传随到,两下都保住了颜面。

不过,由于老赵、大刘的殉职,我自然少不得挨了张佐一番申斥,只是他看在皇上和桂萼的面子上并没有深究,甚至连唐五经和何素素的身份都懒得理会,只说将此案全权交给我处理,务必尽快结案,想来蒋云松也让他不堪其扰。

锦衣的怒火发泄在任小七的头上,等我得到消息,他已被活活鸡奸而死。蒋逵虽然痛惜,也只能接受现实,毕竟自己的前程重要。当然,他少不得和我大骂一场,方悻悻离开。

不少锦衣见到圣旨,就隐约察觉我可能来头不小,见我没了部曲,纷纷要求做我的属下,都被我用危险二字一一婉拒。

老赵、大刘之死,本就是在我的算计之内,空出来的两个职位,当然要委以心腹了。

可惜秦楼的人一个都用不了,否则高七、白秀都是绝佳的人选。放眼江湖,却一时想不出合适的人来,只好把此事暂时放在一旁。

想起桂萼替我购屋约好了今日给我房契钥匙,只好打起精神,前往桂府。

桂萼让儿子桂靖陪我去看房子。房子坐落在僻静的马宁子胡同,离刑部快走只要一袋烟的功夫,而且从这里去桂府,正好路过口袋胡同,对我行事极是方便。

三间两耳的小四合院就算在平头百姓居多的马宁子胡同里也是不显山不显水的,庭院和摆设更是相当简朴雅致,正和我的心意。桂萼早替我准备好了被褥铺盖,搬进来就能住人了。

于是我干脆就从桂府搬了出来,好在东西不多,只是府上的书籍却被我拿走了大半,反正桂萼眼下没时间读书,而桂靖一心进学,也不可能去碰那些闲书了。

买了几个伶俐的丫头,除了少了个女主人,这儿也算有点家的味道了,只是丫头们望着衣饰精美的我和接踵而至的几顶八人大轿,再看看不带一丝奢华气息的院子,总有些茫然失措。

刚送走桂方沈三人不久,就听有人扣门。开门一看,门口一老者面目清癯,白发飘然,顾盼之间,神采飞扬,竟是我的泰山大人萧别离。

「您老怎么来了?」我又惊又喜,忙把他让进屋里来,只是顾忌那些丫头,却不敢以岳父相称,待把丫鬟打发下去,我才重新见礼。

「不是潇儿稀罕你,我才懒得跑这一趟哪!」萧别离边说边递过来一只精致的香囊,说是萧潇叮嘱捎给我的。

言罢,环视四周,又瞥了我那胡子一眼,颇有些惊讶的道:「动儿,你倒转了性子!」

「不得不如此啊!」

我感叹一声,偷偷掐了掐香囊,里面似乎是个同心结,却不像是丝线绣成,心中狐疑,怕是私密的东西,便随手把香囊揣进了怀里,开言问起了竹园的情况。

虽说已经接到宝亭寄来的一封平安信,可毕竟信中有许多事情都无法细说。

「竹园、秦楼都平安的很,松江那边诸事也进展顺利,若说有事儿,也就是你那一大堆媳妇儿都好像染上了相思病似的。」萧别离笑道:「玉氏母女也很好,那两小丫头片子,真爱死人了。」

说着他瞪了我一眼:「潇儿跟你七八年了,怎么连个屁都没生出来,你小子是不是偏心呀?」

「我偏心也是偏在萧潇身上。」我嬉笑道。

重新摆上酒菜,翁婿俩边吃边谈。我这才知道,萧别离进京已经两天了。

「你小子神出鬼没的,不是盯着桂萼,我还找不到这儿哪!」又说来京的路上,曾经远远见到大江盟的高君侯和齐小天,不过萧别离是日夜兼程,便赶在了头里,估摸高齐二人再过两三日也该到了。

「他们来京的目的自然和我一样,你和白澜突然失踪了,江湖这才叫热闹哪,说什么的都有!」

算算从离开苏州到现在也快两个月了,我和白澜同时失踪,有心人大概能猜出个七八分来。

不过,他们恐怕也不会想到,我在京城枯等了半月有余,才阴差阳错地接替了白澜的职位。

「别他妈管过程如何,关键是你得到了这个位子!」听我讲述了来京后发生的事情,萧别离喜笑颜开:「风水轮流转,我神教终于盼到了扬眉吐气的一天!」

「我是我,魔门是魔门,可别搞混了!」

萧别离却不和我分辩,笑道:「乍一看你住这破地儿,我还以为你被皇上打入冷宫了哪!」说着,他一皱眉:「这地方太过僻静,你自己可要小心。想当初白澜韬光养晦,没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不像你,弄得满城风雨的,小心最后大家把矛头都指向你!」

「不至于我刚上台,就要我好看吧?否则,齐小天高君侯来京城干嘛!您老人家这一趟,明着也应该是慕容的主意。」

「就你机灵!」

萧别离没有否认,把最近江南地面上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大江盟和慕容都按兵不动,只在商场上斗得你死我活。

霁月斋自然首当其冲,六大档手中,两人回归殷系宝大祥,积古斋也争取到了一人,而慕容私下支持唐系宝大祥抢到了江南第一珠宝高手周哲,均衡下来,四方实力相差无及。

殷系宝大祥因为事先抢购储备了一批原材料,在价格上占了上风;而周哲投入新东家后,使出浑身解数,精品迭出,一举扭转了唐系宝大祥的不利局面,扬州应天两地大半巨贾富商都被其吸引过去了。

霁月斋当然不肯坐以待毙,一面利用关系封杀了殷家和积古斋在宁波开设分号的计划,一面却在湖州和温州连开了两家分号。

更有甚者,在萧别离离开江南之前,已经有传言说,霁月斋和殷家秘密接触,准备出售其苏州分号给殷家。

「如果高齐二人能够肯定你已接替白澜的话,霁月斋苏州号大概就是送给你的礼物了。」

「我那位岳丈大人还不至于如此贪心。」就算他贪心,我那位星宗师姐也应该能够劝住他:「倒是慕容托您老人家送来什么礼物?」

「胡姬两名。」萧别离嘿嘿笑了两声:「俱是绝色,果然大异中原女子,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来的。两姬眼下正住在客栈,要不要给你送来?」话虽如此,可最后一句听起来就呛人的很。

「算啦!」我嘻嘻一笑,道:「您老人家也看到了,眼下我可是要洗心革面了。」心里却叹了一声可惜,慕容虽然深知我的脾气,可惜所托非人,就算我再无耻,也不能当着自己的老丈人收下这样的礼物,当然时机也不大对头。

「这儿是有点简陋,不过,李佟那幢宅子价值万二,想必适合金屋藏娇吧!」

毕竟是老丈人,一眼就看穿了我,我只好实话实说:「竹园的女人够多了,我不想一晚上睡十张八张床的还睡不过来;而李佟的妻室说白了都是人质,我一日羽翼未丰,她们一日出不得京城。而我一年在京待不了几天,多说也就两三个月而已,李佟的屋里人自然要能耐得住寂寞。那胡人朝秦暮楚的,在我眼皮子底下兴许没事儿,放在京城,没准儿就弄得我头上花花绿绿的了。」

「你倒老实。」萧别离笑了起来:「也好,两方的礼都不收,也算公平。不过,」他收起笑容,正色道:「眼下大江盟和慕容世家旗下都聚集了大批的江湖人物,两家都不可能让一群雄赳赳的武夫整日里在商场上打拼,只是因为你态度暧昧,两家才强压着众人不敢动手。可压抑久了,总要爆发出来,否则,不用对头来打,两家自己就分崩离析了,而这种结局,想来大江盟和慕容世家都不可能接受。一旦两家不再忍耐,局面就不好控制了,不若你现在就拿个主意,就算是小打小闹的,也好让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有事可做啊!」

萧别离一口气地把话说完,显然他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其实,对江湖出乎寻常的平静下所隐藏的巨大危机,我同样有所察觉。

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实力都太强大了,削弱他们的势力实属必然,可两家这一战该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我却要一一算计清楚。

打大了,两家成了生死仇敌,至死方休,不仅会动摇整个武林根基,让我失去在皇上面前说话的本钱,而且躲在暗处的练家很可能趁势杀出;打小了,两家没伤筋动骨,很可能对我阳奉阴违。

而且,我的前任白澜让江湖歌舞升平了十几年,这难免对我产生影响。我一上任,江湖就杀得血流成河,容易让人找到攻讦的借口,可能我连位子都没坐稳就被人轰下台了。

而且,如果这一场江湖大战仅仅涉及武林中人的话,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毕竟朝廷乐得看见这些江湖汉子从世上消失,可大江盟的背后已经闪现出丁聪的影子,再看慕容世家在镇江府的手段,也很可能有官府暗中助之。这一战弄不好的话,极有可能震动朝野,我也难逃替罪羊的下场。

当然,若是能因势利导,当前的局面或许更有助于我掌控江湖,关键之关键,是我如何平衡各方的实力。

「别总想着非把人家的路数算得一清二楚不可,想算你也算不清楚,谁都不是诸葛亮!就算诸葛亮,还有失街亭的时候嘛!」萧别离显然看出了我的心事,一针见血地道:「叫我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万全之计,你只要比别人少犯一个错误,最后的胜利就是你的。动儿,别瞻前顾后的什么都舍不得,就算咱没干好,可最坏又能坏到哪儿去?大不了咱们一起出洋,去暹罗,去东瀛,天下之大,哪儿不能找到咱爷们吃饭的地儿!再不济,咱们就去当海盗,你一媳妇原来不就是倭寇吗?」

一番话让我顿开茅塞,不禁笑道:「老爹,你来得实在太是时候了!」

萧别离当晚就离开了京城,拟定的计划需要离别山庄的配合,他自然越早回去越好。

等我偷偷回到长宁侯府,魏柔和宁馨都惊讶地望着我——何素素、云仙的死带来的悲伤已经被我深埋在心底,眼下的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昂扬的斗志。

「三哥,人家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似乎天地万物都被你踩在脚下似的。」宁馨纵身投进我的怀抱笑言道。

「这话就在闺房说说罢了,要是让你皇帝哥哥听见,相公脑袋可要搬家了。」我笑谑道:「不过,把你们压在身底下恣意爱怜,我倒是很乐意喔!」惹得二女忍俊不止。

第二天一大清早,请显灵宫做了一场盛大的水陆法事,以妾室之位发送了云仙,紧接着又发送了老赵大刘。

一位王爷、两位侯爷世子、数名外戚勋贵、十几个锦衣千户百户参加了云仙的葬礼,连老天爷都遂人心愿,下起了淅沥小雨。云仙生前未能享受富贵,死后总算尽享哀荣。

几乎与此同时,唐五经和何素素在普济寺化成了灰烬,顺天府、锦衣卫以及京城著名武林人士八极门掌门尤笠、大如镖局总镖头谢朴一同查验了当时的现场,三方一致认为,唐何二人乃是杀害云仙的凶手,在击杀了追捕他们的锦衣卫赵刘二人后,因发生内讧而互相残杀致死,这一结论已报刑部备案。

「人死如灯灭呀!」

众人几乎散尽,一直在我身边絮絮叨叨问着昨日发生的诸般事情的蒋迟此刻却发起感慨来,一面回头对玄玉说明儿要请他师傅做趟法事,乞福求子,一面对我道:「我他妈的老婆娶了都快三年了,可她连一男半女都没给我生下来,万一哪天我嘎崩一声没了,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岂不凄惨?」

玄玉应了一声,我一怔,问道:「邵真人不是回龙虎山了吗?」

玄玉嘻嘻一笑:「家师法力通神,缩地成寸,京城龙虎山之间当然是瞬间往返了。」

「竟有这等神通?!」蒋迟顿时来了兴趣,我却明白,这世上哪儿有这等神功?!既然邵元节根本没回龙虎山,那晚他对练青霓的一番话便是诳语。

「莫非他早已知晓练的身份?」我心下暗喜,开始盘算如何能够不着痕迹地拜见这位道教天师。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