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九卷 第十二章

既然上峰派了差,两人只好走一趟顺天府。刑部相当重视此案,派出了一位郎中、一位员外郎和近十名刑部高手分别支持顺天府和西城兵马司,只是四大名捕之一的陆眉公却不在其中。

按部里的说法,陆眉公他已经再三请求退休,部里虽然没答应,可轻易不想劳动他老人家了。

「王大人,小侯爷,不是下官发牢骚,那李大人是苦主不假,可也不该插手此案哪,一连放走了好几个人,万一案犯就在其中,下官这里的一番心血岂不全白费了?」郭槐诉苦道。

我一听这厮竟借机推卸责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心里也明白,自己的确给他留下了攻讦的口实,也怪我心太急,着急建立自己的情报网,却又小看了郭槐的能耐。

「得了吧老郭,你那一明一暗的把戏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

蒋迟现学现卖,倒把郭槐唬住了:「李子愚干过刑名,他能不知道要避嫌吗?我看哪,大概他是被你明的那一手给骗了,怕你找替死鬼糊弄他,才点拨点拨你,告诉你,人家是个明白人,糊弄不得。」

蒋迟和李佟沾亲带故,替李佟说话自然不奇怪,可一眨眼就想出这么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来,我心里都忍不住暗赞一声。

郭槐望着传说中的花花公子,目光颇为惊讶,半晌才讪讪道:「原来如此。可李大人放走的案犯中,有两人确实有点嫌疑。」说着,把郭大路和风大虾的名字提了出来。

「粉子胡同的郭铁匠?那丫的唯一兴趣就是打铁,怎么会是凶手?啊,怀疑他卖兵器给刺客?废话,我的佩剑还是他卖给我的哪,那刺客脸上又没写上字,有钱不赚,他是傻子啊!切!」

「风大虾?说书的?外乡人?李佟认识他师傅?嗯,师傅是师傅,他是他,这件事,倒是李佟孟浪了,这样吧,」他转过头来问我:「王大人,郭大人可能不好意思再出面抓人了,要不咱们去查查他?也好让郭大人放心。」

「为了乡试,我在应天住了很长时间,就那时认识了晁启正,说起他在酒楼茶肆的名头,就像白牡丹和小凤仙在秦楼楚馆一样,响亮的很。他门下弟子我虽然不熟悉,可风大虾的说书风格和他很相似,该是一脉相承的,这就像江湖里少林寺教不出武当派的功夫一个道理。」

「可他出过手……」

「没错,不过真正出手的另有其人,他只是对着死老虎下刀子,大概是他说书说多了,总幻想自己是个大侠,又看月儿一姑娘家的都敢挺身而出,就热血沸腾大脑一时冲动起来,说来当真好笑。」

「丫的人家可是为了救你邪!」

「所以我才帮他一把。不过,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的莽撞人,往往好心帮倒忙,郭槐打他一顿,倒不见得是坏事。」我微微一笑:「再说,他一直替我宣传我的英雄事迹,我心里挺感激他的,本尊不好意思去救他,只好让分身李佟出手了。何况,这小子走街串巷,是上好的线人才料,日后你我都用的着。」

见我说得如此坦白,蒋迟疑心尽去。见到被包扎得成了布人儿似的风大虾,蒋迟也有些恻然,问了几句,也都没出事先准备好的范围。

倒是风大虾见到我,不免有点紧张——他还不知道我和李佟其实是一个人,心里害怕我知道他的身份,不过他掩饰得很好,蒋迟便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架不住蒋迟的央求,我和他在翠云阁小凤仙的闺楼里调查起当日的情景来。

没多久,他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就纷纷聚集过来,小楼里顿时热闹起来,而小凤仙则摆出主妇的架势,热情招待众人。

蒋迟不提刑部的茬儿,只道为了亲戚出头。这些人当中,不少就是在粉子胡同混生活的,七嘴八舌地倒也说了不少连我也不晓得的细节,可惜一时还看不出哪一条有助于案情的分析。

蒋迟也不表态,最后只让众人再去仔细打探消息,一旦有结果,他重重有赏。

躲在小凤仙卧房的我不禁暗叹蒋迟聪明,我被刺一案,竟成了他考虑这群狐朋狗友能力的借口,这其中必然会有人脱颖而出,成为蒋迟吸纳的对象。

「但愿唐门那个小子能有足够的运气和实力。」

我正若有所思,蒋迟和小凤仙搂抱着走了进来。小凤仙看了一眼衣衫整齐、鬓发一丝不乱的妹妹小菊仙,笑道:「小侯爷,你看人家王大人多君子,哪儿像你……」

「吃惯了人参果,任谁对涩口的青苹果都没了兴趣,女人么,熟透了才有汤有水有滋味。」蒋迟随口道,气得小菊仙追着他直打。

「竟是这样!」小凤仙微微有些诧异:「我看大人面生,以为是被小侯爷强拉来的,不想原来是我妹妹不入大人法眼。」

「这么说,来翠云阁的朝廷命官想必为数不少吧?」

自己面生,当然是有人不面生,想起赵鉴都去嫖妓,这些京官该是远比我想象中的胆大妄为,即便这里是天子脚下!

而官员敢流连勾栏,妓院就是消息的重要来源,如此算来,倒是可以考虑偷偷在京城开上一家,既可生财,又能获得消息。

听到妓院里禁忌的话题,小凤仙警觉地瞥了蒋迟一眼,蒋迟却笑道:「别情,你丫这是来京的时日短,不知道京城的状况。外面有句话说的好,说外省籍的京官,个个是『题个号,娶个小,搂着姑娘睡到早』,大家早他妈的见怪不怪了。」

他拧了把小凤仙的粉腮,接着道:「京城物价忒贵,就说我这心肝宝贝,一天的用度没个三五两银子绝下不来,所以外省籍京官少有带家眷上任的,不然,一大家的吃穿用度得花多少银子,那官俸才几个钱啊!可没有家眷陪着,这些当官的总不能天天告了五个指头消乏儿吧,宽裕点的就在京城娶个小妾,不太宽裕的,隔三岔五来勾栏院里快活快活,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谁也不用笑话谁了!像你姑夫桂大人,上有皇恩浩荡,下有你这个外甥财神爷支撑用度,那是极特殊的例外,当不得数的。」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也难怪了……」

苏州和扬州毕竟只是一府之地,大小官吏不过几十,大多数又是本地人,与京城截然不同,虽然心里大致猜到了原因,却不如蒋迟说得透彻。

他结交三教九流,对社会上层下层都有了解,看问题就有根有据。

不过叫他这么一说,我越发坚定了在京城开妓院的决心。

「女为悦已者容,人家还不是为了小侯爷?这会儿子倒嫌人家花得多了!」小凤仙俏脸含嗔,愈见勾魂。

「不多,绝对不多!」蒋迟嬉皮笑脸道:「只要那银子都变成了心肝宝贝身上的细皮嫩肉,再多花一倍银子俺也愿意!」转头却对我苦笑道:「别情,你总该明白俺为什么要赚钱了吧!」

「不如赎了凤仙姑娘……」

「小侯爷家的门坎儿太高,奴家可高攀不起。」小凤仙笑道:「再说,奴家已经习惯了翠云阁的生活,万一按耐不住红杏出墙了,小侯爷不打死奴家才怪!」

她竟是和庄青烟一个调调,想来是喜欢这迎来送往的生活。

就像庄青烟曾经对我说过,每次和我欢好,都恨不得立刻从良跟随我,为奴为婢也在所不惜,可过了几日,见到陌生的男人,就忍不住想象,那新鲜的肉体该是什么滋味,就算能守得住,心里也难受得紧。

可苏瑾哪……我心头微微一痛,她……也是这种人吗?

蒋迟看来早知道小凤仙的想法,不以为忤,笑着对我道:「反正满头都是绿帽子了,多一顶不多,少一顶不少的,今儿就便宜你了,我在一旁给你擂鼓助威!」

小凤仙姐妹被蒋迟半真半假地吓跑了,蒋迟见房里没人了,嬉笑颜色去了大半。

「别情,你是不是在动妓院的脑筋?」

我点点头,我故意流露出来的心思,果然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东山,最初我就是因为在风月场里扔了太多银子,才想起为什么自己不开上一家,至少可以有使不完的姑娘。可蒋家六大少爷虽然个个都喜欢女色,蒋家却似乎并没有介入这一行,是不是顾忌皇家的名声?」

蒋迟点点头:「别说妓院,像盐茶这等生意,蒋家都是不能做的。不光是蒋家,就连一向张狂的张氏兄弟也不敢经营妓院。不过,妓院却是天下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蒋家做不得,我能做,只要借点银子给我,你就全当放了高利贷。不过,届时姑娘的缠头,你可是一文都不能少啊!」

═══════════════════════════════════════

下期预告

白澜逐步将权力移交给王动,许多鲜为人知的江湖隐秘渐渐揭开一角。

吐故纳新,王动表面上对白澜的班底加以改造利用,暗地里却在京城布置起自己的情报网。

唐天威死、唐天运降,唐门内乱平息,重伤的唐天文承担起内乱之责,将掌门之位传于唐三藏,王动遂获唐门全力支持。

宁馨奉子成婚,得偿心愿,却不得不与心爱的丈夫暂时分离。金秋十月,王动离开京城,再入江湖。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