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一卷 第四章

在同盟会内部打下了楔子之后,我更改了原本要直接去杭州会晤齐放的计划,星夜赶往苏州。

在离开竹园后的五个月另七天,我终于又见到了那扇熟悉的朱红大门。

「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

消息像飓风一般传遍竹园,可我的脚步比风还快,只是初晴楼里却不见宝亭的影子。

待我返身去往玉家三女居住的云梦阁,离阁子还有十几步远,却见一道丽影挟着淡淡的香气疾驰而来,我刚来得及张开双臂,来人已纵体入怀。

「无瑕……」

望着魂牵梦绕的佳人那张惊喜的笑脸,所有的相思都化成一句深情的呼唤,那发自心底的浓浓情意,让怀中的佳人顿时哽咽起来。

「相公……人家……想死……唔~」

情话只说了一半,芳唇已被我噙住,无瑕嘤咛一声,顾不得丫鬟们惊奇的眼神,垫起脚来,双臂搂住我的脖子,热情地迎合着我的亲吻,直到身后传来婴孩的啼哭,她这才从久别重逢的喜悦中清醒过来。

「宝宝乖,让爸爸看看~」

无瑕从丫鬟手里接过双生姐妹中的一个,而我则抱过了另一个,一见到她眉心的一颗红痣,我立刻知道自己抱着的是小女儿王珏。

或许是小丫头已经开始认人了,见到一个陌生人抱着她,不仅哭声未止,反倒愈发变本加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白净净的小脸憋得通红,胖嘟嘟的小胳膊小腿更是胡蹬乱踹,连尿布都蹭开了。

「这丫头劲儿还真大呢!」我讪讪地把女儿交给无瑕。

说来真是奇妙,女儿一躺进妈妈的臂弯里,顿时就安静下来,两张小脸紧紧靠在母亲的肩膀,一边吮着自己白胖的手指,一边好奇地望着我,那乌溜溜的大眼睛贼兮兮的竟然像极了我。

「女儿都不认识你了。」不过,无瑕脸上的一丝幽怨很快被幸福的表情所取代:「叫爸爸,这是宝宝的爸爸。」

「怕怕……怕怕……」

女儿的发音含含糊糊,可对我来说,却不啻天宫仙乐,见我笑容满面,女儿叫得就更起劲儿了,可解许两女一出现,小东西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珏儿乖、钰儿乖,姨娘抱抱。」

解雨边和无瑕打招呼,边抱过姐妹俩。这姐妹俩显然认得解雨,「姨姨」地叫个不停。

许诩则从怀里掏出一对金镯子在她俩眼前晃悠,小东西的眼睛就立刻盯上了镯子,一边咯咯直笑,一边伸出小胖手追逐着镯子。

「无瑕姐姐,殷姐姐她们哪?」

「相公不是来信说,二十五六才能回竹园么,宝亭昨儿就带着萧潇、玲珑她们去松江给二师娘拜寿去了。大家都说钰儿珏儿太小,经不起颠簸,竹园也要有人照看,就把我留下来了。」

「哎呀!瞧我这脑子,差点忘了,今天可是二师娘的五十寿诞啊!」我一跺脚,不由打了自己一嘴巴,其实礼物早在京城就买好了,可这几日被武林茶话会弄得头昏脑胀,竟把这事儿给忘到爪哇国去了!

「还好来得及,只是……」我不禁望了无瑕一眼,刚一见面就要分开,我还真是舍不得,而无瑕的眼中也倏然闪过一丝失落。

「到松江快马只消两个时辰,吃过了午饭再走也来得及,人家的骨头架子都累散了,也让人家得空歇会儿嘛!」解雨嬉笑着向自己住的明瑟楼方向走去,只是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却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耳边传来她极低的声音:「悠着点,晚上还有殷姐姐她们哪!」

无瑕感激地望着解雨的背影消失在花树丛中,丫鬟们也都知趣地退了下去。

我志得意满地拥着娇妻佳儿一同回到我的住处小山斋,只是一双女儿缠在无瑕的身上不肯下来,我只好自己去浴池胡乱洗了一回,随即披了件浴袍上了二楼。

楼梯上就能听到无瑕轻柔的哼唱,那旋律异常熟悉,正是在她月子里听惯了的那首摇篮曲。

进了卧室,眼前顿时一亮,窗前长榻上,无瑕罗衣半解,斜倚在靠枕上,正在喂女儿奶。妩媚温柔的母亲,粉琢玉砌的佳儿和鼓蓬蓬的雪白酥乳,宛如一副圣洁而优美的图画,我不禁有点看痴了。

听到动静,无瑕抬头冲我嫣然一笑,那温婉的目光里犹带着母性的温柔,却又夹杂着一丝少女的羞涩,一下子就撩起了我的心火。

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小囡儿的眼睛早已闭上了,只是小腮帮子还一下子紧一下子迟地鼓动着,似乎察觉到有人过来,小家伙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一下,又迷迷糊糊地阖上了眼,可白胖的小手却下意识地抓了抓妈妈的乳房,而旁边的短榻上,姐姐钰儿已经睡着了。

「婆婆说,钰儿珏儿长得可像相公小时候了。」无瑕的目光又和我一同落回了女儿的脸上。

「嗯,眼睛最像了。」

师傅说我那双眼勾魂夺魄,打小他就让我对着镜子,告诉我什么眼神最动人,对自己这双眼睛我自然记忆深刻。

女儿几乎继承了我的全部优点,想来十几年后,大概光凭眼神,就能杀死无数男人吧!

「说起来,这两丫头的脸蛋倒是像你多一些。老娘喜欢她们,又喜欢你这个儿媳妇,又觉得天底下她儿子长得最是漂亮,说丫头像我,其实就是夸你女儿生得好。」

无瑕顿时喜上眉梢,我却故意板起脸道:「可我小时候却没像这两丫头这么贪吃,好东西也不知道给她们老爸留点。」

「相公~」无瑕边把小女儿放到她姐姐身边,边白了我一眼,可抬眼见我的目光已经移到了她的酥胸上,她却偷偷挺了挺胸膛,遮掩着另一只椒乳的细布对襟原本就被那粒凸起顶出尖来,此刻更是突然淹了一小块。

知道其中奥秘的我伸手撩开了女人的衣襟,为了哺乳方便,无瑕并没有穿小衣,那只饱满的雪丘便一下子弹了出来,颤颤巍巍的好不壮观。

半年多的哺乳,不仅没让它变得松弛下坠,倒似比我离开苏州的时候还要硕大挺拔,那乳首上的一滴洁白乳汁衬得它越发紫红发亮,轻轻用手一挤,就有两股细细的乳汁激射出来,正打在我的脸上。

「吓,比我走的时候还多哪!」

我心中虽然有些诧异,可脑袋已经凑了过去,一口噙住了那紫红乳珠。

无瑕方嗔了句「又和女儿抢奶吃~」,我的双唇已经啜住乳首根部,舌头裹住乳首用力一吸,略带着腥气的温热乳汁顿时汹涌而来,眨眼就是满满的一大口。

无瑕「嘤咛」一声,身子一软,瘫坐在了长榻上,一双藕臂旋即搂住了我的脑袋,似乎这样才能支持着自己别倒下。

我则顺势横卧在了美人膝上,叼着圆润的乳首吃了起来,咕噜噜连喝了几大口,无瑕被啜得浑身颤抖,嘴里更是细细呻吟出声来。

彷佛是喝下了最上等的春药,独角龙王顿时怒目圆睁。我扯开浴袍,拉过无瑕的小手,她立刻握住了粗大的龙身上上下下细心爱抚起来。

「它……好像又大了~」

「它想我的心肝宝贝了嘛!」

无瑕灵巧的五指几乎抚遍了龙王的每一处,似乎是要体会,它主人对自己的心意。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女人的娇吟愈发诱人,白皙的肌肤下透出了胭脂颜色,更有一缕似麝非麝、似兰非兰的奇异香气从她小腹下散发出来,甜甜腻腻,荡人心扉。

我心头越发火热,一伸手握住无瑕的另一只乳房,用力一握,白花花的乳汁便激射而出,无瑕呼吸顿时一窒,身子越发抖得厉害。

我挪了下位置,搂住无瑕丰腻的腰肢一提,女人就跨坐在了我身上,我小腹上只觉得濡湿一片,撩起她的八幅裙,里面果然是未着丝缕。

「小淫妇,这么心急……」

我话音未落,无瑕已羞得把脑袋藏在了我的肩头,可身子却像是不听她使唤似的向下滑去。

彷佛是太湖边的初次,无瑕的羞花里布满了花蜜,可花径却紧窄的如同处子一般,独角龙王每前进一步都那么艰难。

不过,虽然生产根本没给无瑕的身子带来什么不良的影响,但她毕竟是两对双生子的母亲,是肉体已经完全成熟的妇人,也就没有了处子的生涩,她一边巧妙地旋转着自己的身躯,让自己更快地适应久别的龙王,一边伏在我耳边腻声讨饶,求我怜惜。

想起她坎坷的命运和来之不易的幸福,我心头的欲火顿时化为了怜爱,动作也轻柔起来,只是久别重逢的无瑕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高潮突如其来地爆发了。

潮落潮起,阳关三迭,无瑕无限满足地伏在我胸前,轻舔着我的胸膛——那上面沾满了乳汁,虽说是一脸疲惫,可她精神却极是亢奋,听我倾诉完相思之苦,又缠着我说京城的趣事儿。

只是我提起宁馨的时候,她才微微紧张起来,眼珠转了几转,期期艾艾地小声问道:「听小雨说,她比奴还丰润些……」

「这丫头哪里知道你的好!」我打断她的话头,知道解雨定是在京城的时候,就把宁馨的情况偷偷寄给了竹园诸女。

见无瑕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我拍了拍她的雪臀,笑道:「你可是天生内媚,媚都媚到骨子里了。」

想起无瑕的好,又想起在我心中越来越重的远在京城的宁馨,依然留在无瑕体内雄风犹在的独角龙王不由得胀了几胀。

无瑕脸上复染上了一层粉腻,含羞白了我一眼,身子突然向下滑去,跪在了我的双腿之间。

她捧起一只玉乳凑近昂首怒目的独角龙王,轻轻一挤,乳白色的汁液就击打在龙身上,乳汁和原来白浊的花蜜混合到了一处,就像给龙王穿上了一件雪白长袍。好一会儿,她才停下手来,媚眼如丝地瞥了我一眼,俯下身子,将龙王吃进小嘴里。

温柔的啮咬、悉心的舔啜,滑腻的香舌抚慰着龙王的每一根龙筋。那千变万化的滋味,绝不输于七大名器的任何一个。我只觉得丝丝快感集腋成裘,冲击着我的四肢百骸,呼吸顿时沉了起来。

可无瑕此刻却吐出了龙王,深深的喘了一大口气,想来内功精深的她也坚持不住了。

低头望去,傲然挺立的龙王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白浊,却是多了些许亮晶晶的银丝。

「这儿……还有哪~」

我刚想问哪儿还有,却见无瑕的螓首凑到了我的股间,轻轻扳住龙王,香舌沿着龙身向后滑落下去。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