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一卷 第八章

这边我和萧潇还没等来姑娘,那边唐三藏却引来了登徒子。就在他接到暗号准备撤离潇湘馆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溜介的吆喝声:「铁剑门万门主到!」

说话间,就见万里流气宇轩昂地大踏步走了进来,大半年没见,他的气质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顾盼之间颇有一门之主的威严。

相反,他身后的宗亮却越发一团和气,几乎看不出任何棱角来,不知道他底细的人,一准儿觉得他只是万里流的管帐兼跟班,根本想不到,他竟是名人录第二十位的江湖一流高手。

万里流飞快地扫了赌场一眼,目光很快落在了唐三藏的身上。

其实赌场里女人并不少,小姐贵妇、名妓流莺、媒婆马泊六,还有小户人家的姑娘媳妇,各色人等的女人总有三四十个,却没有一个比得上易弁而钗的唐三藏。

「好俊的人儿!」万里流几步来到唐三藏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筹码,嘴角突然扯出一丝笑容来。

「美人面生得很,是第一次来潇湘馆吧!怎么,你手里还有筹码?是在这儿玩得不尽兴吗?老柳这是怎么搞的……」

「让开!」唐三藏不等万里流把话说完,便冷叱一声,他不仅扮起女人来唯妙唯肖,连声音都清脆异常。

周围的人似乎都嗅到了一丝火药味,有人怕殃及自己,开始悄悄后撤,但更多的人却渐渐围了上来,一个个好奇地伸长了脖子,都想看看,万里流想如何对付这个美艳的妇人。

正主儿总算露面了,可我心里却不安起来,万里流找上唐三藏不算稀奇,早在秦楼我已经领教了他好色的本性,然而他嘴角的笑容并不是猥亵,反倒像是嘲笑,就彷佛唐三藏已经是猫爪下的老鼠、案板上的鱼肉一般,要任他宰割了。

万里流为何笑得这么古怪?而见人已经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我越发担心起来,唐门的轻功暗器最忌讳人多地方小,眼下的情景会极大地影响唐三藏武功的发挥,顾不得监视唐天威,我忙挤进好奇的人群中,靠近过去。

「嘿,她竟然叫我让开。」万里流夸张地对周围人笑道,只是很快他就收敛起笑容:「或许赌博对女人来说确实没有多大的吸引力,那么咱们换个别的游戏玩玩如何,我的唐、大、小、姐?」

中气十足的话音犹在众人耳边回荡,万里流的身形已经遽然发动,左手并指如剑,直刺唐三藏的肩井大穴。

骤然被人揭破身份,唐三藏不由得一怔。万里流原本就与他仅仅相距不足五尺,在他一愣神的功夫,粗壮的手指已经堪堪到了近前。

「小心!」

南元子大吼一声,飞出一掌将唐三藏推到了一旁,那吼声彷佛是九天奔雷,直惊得周围的看客个个面如土色,连万里流和宗亮的步法呼吸都为之一窒。

但万里流不愧是名人榜前四十名的高手,身法虽然一缓,可手指依然结结实实地戳在了唐三藏的肩头。

好在躲过了肩井大穴,唐三藏虽然疼得皱起了眉头,可动作却不受丝毫影响,顺势向一旁闪去,可惜他四周都是旁观的赌客,他没有足够的空间来施展轻功以换取时间,在撞到两个汉子之后,那葱管一般白皙修长的五指间仅仅多了两把泛着幽蓝光芒的精致飞刀,那飞刀也仅仅在他手上停留了一剎,便如蓝色的流星一般扑向万里流。

万里流大概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十拿十稳的偷袭竟然没能得逞,对对手的反击便严重估计不足,见飞刀疾如闪电般奔向自己,脸色顿时一变,人似乎也一下子变呆了,竟然没有采取最恰当的应对方式向一旁闪躲开去,反倒去抽自己腰间的奔雷巨剑。

幸好他身后还有一位实力超群的保镖,同样是一掌推在他肩头将他推开,然后众人眼前就现出一片耀眼的剑幕,只听「当当」两声脆响,两道蓝光顿时改变了方向,而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立刻响起了两声惨叫,众人「妈呀」一声,四下逃窜,赌场立马乱成了一团。

「唐大小姐好强的武功啊!」

宗亮横剑在胸,长长吸了口气,目光灼灼地望着唐三藏,显然飞刀上的力道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宗、万两人俱都口称唐大小姐,自然是把唐三藏误认为唐棠了。而唐棠虽是绝色榜的榜首,可在江湖上却并不以武功著称,就算她是唐门少一辈中武功仅次于唐三藏的人物,但她仓促发出的两把飞刀犹有如此功力,让宗亮不得不重新评估眼前这位绝世美女的实力。

和宗亮一样吃惊的,还有我。就在万里流喝破唐三藏身份的一剎那,我立刻醒悟过来,唐天威和铁剑门、大江盟三方已经沆瀣一气了,因为只有唐天威才有可能认出唐三藏来!

他方纔的一举一动快速在我脑海里闪回,很快我就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原来他是利用和银红亲热的机会,将消息告诉银红,然后由银红发出暗号通知同伴。

只是唐三藏扮女人扮得实在太像了,虽然唐天威看出他是唐门中人,可还是出现了一点偏差。

怎么会是这样?!

我的大脑竟有一瞬间的空白,这样的局面我虽然曾经估计过,可因为太过匪夷所思,早被我抛到脑后去了。

在我想来,面对慕容世家这等强敌,大江盟此刻决不该再开辟第二战场,去惹唐门的麻烦,而唐天威也应该没有多少资本能说动齐放,支持他夺取唐门大权。

可眼下,这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活生生地发生在我的眼前!

「既然唐天威已和大江盟、铁剑门连手,潇湘馆的一切自然就是一个陷阱,而诱饵就是唐天威了。」我心念电转,看来铁剑门和大江盟对突如其来的高家情报做了两手准备。

如果高家的情报是真的,唐门的确要铲除叛徒,那么大江盟和铁剑门就将计就计,以铁剑门为明、大江盟为暗,打唐门个措手不及,即便不能助唐天威登上唐门家主的宝座,也要削弱唐门的实力,让它无力东进。

如果高家的情报是假的,那么,这个陷阱针对的目标十有八九就是我了!毕竟只有我,才有能力伪造出那么一份情报来。

想到这里,我顿时冷汗津津,自己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虽然自己想到对方有可能串通一气,却没想到他们会将计就计,设下埋伏。

若非唐三藏被唐天威认出,让他们以为来的是唐门,而我们的突然撤离又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让他们不得不提前发动埋伏的话,或许我真的要落入陷阱了。

既然有心要对付整个唐门,那么是谁来对付名人录上高居第六的唐天文已是不言自明的事情了。

我一边拉着萧潇随众人朝角落里跑去,目光一边转向唐天威,果然,唐天威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孔武的汉子,然而不是齐放,却是柳斯。

我正惊疑不定,一声轻咤传入耳中:「是你姑奶奶!」

回首望去,赌场中央已经空出了偌大的一块场地,四人两两相对,如临大敌。

地上躺着五六个看来是被人群挤倒的赌客,他们一边痛苦呻吟着,一边拚命朝门口爬去。

而那两个中了飞刀的汉子则剧烈地抽搐着,全身卷曲得有如虾米一般。

就见唐三藏身形蓦地一动向宗亮欺去,双手有如蝴蝶一般上下翻飞,四道冷厉的光芒几乎同时从他手掌中射出,去向速度虽各有不同,目标却都对准了同一个人。

「天狼七星变?你一姑娘家能使出四变,也算难得了!」

宗亮的脸色这才稍显轻松,铁剑毫无花俏地连着刺出四剑,将飞刀一一击落在地,可他脚下却相当谨慎,不仅没贸然进击,反倒缓缓后退,与唐三藏拉开了距离。

能练成唐门绝技天狼七星变,自然是内力修为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而江湖早有定论,天狼七星变在三步之内几乎天下无敌,如果让一个身怀七星变绝技的唐门弟子欺进自己的三步之内并让他发出了飞刀,就算武功高出他三成,恐怕也要吃大亏。

故而宗亮的武功已近一代宗师,也不敢大意。何况,那幽蓝的刀光分明告诉众人,那刀是喂了毒的,纵然不见得是见血封喉,怕也是难缠的很。

而一旁立足方稳的万里流此刻已抽出了剑身长达四尺的奔雷剑。他似乎是觉得丢了面子,脸胀得通红,趁唐三藏刚使出七星变正在调整内息,双手一擎巨剑,大叫一声,直刺了过去。

「无耻!」

南元子高声怒喝,一把三尺长的奇异兵器蓦地出现在他手中,毫无花俏地直迎上了奔雷剑。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奔雷剑猛的弹向空中,万里流像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又借势向后退去,「登登登」一连退后了七八步,才堪堪握住巨剑,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一张嘴,「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竟然是一招即告受伤!

「老南真是扮猪吃老虎啊!」

我心中又惊又喜,万里流虽然愚笨,可一身内力却是江湖少见,就连魏柔与之相比都略处下风。

南元子硬碰硬一招破敌,就算是有心算无心,他内功之深厚,恐怕我也有所不如,有了这等强援,今日倒不见得会吃大亏了。

南元子手中那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黝黑兵器似乎根本没受奔雷剑的影响,兀自如阎罗王的勾魂铁牌一般,直奔万里流而去。

宗亮看出危机,顾不上顾忌天狼七星变的威力,双目陡然射出一道慑人的光华,猛吸一口气,手中铁剑在半空中刺出一道闪电,带着「嗤嗤」的破空声直刺向唐三藏,正是铁剑剑法的著名杀招「一往无前」!

南元子似乎对唐三藏有着相当大的信心,根本不在意宗亮的围魏救赵之计,前进的路线丝毫没有发生变化。万里流刚把奔雷剑横在胸间,那黝黑的兵器已经结结实实地击在了剑身上。

万里流这番再也握不住自己的兵器,巨剑竟然被击得回砍在自己身上,而对手的兵器却毫无阻碍地刺进了自己的身体,不是他临危不乱,堪堪向左移动了半尺,那奇异的兵器大概已经刺穿他的心脏了。

「休得伤人!」

柳斯的怒吼此刻才传了过来,可眼看南元子威风凛凛、宛若天神,两招就让万里流重伤失去了战斗力,扑向战场的他急忙一个转身又撤了回来。

一声呼哨,两队人马从赌场的南北两大门直插进来,那些拚命向外挤的赌客遇到明晃晃的刀尖,都向两侧闪去,虽然门口乱成了一锅粥,可还是闪出一条通道来。

「都是一群笨蛋!」

从我不远处的那个大门走进一队人马中央,一身雪白衣衫的李思鹤立鸡群,光彩夺目,甚至让人忽略了他身后的宫难。

他卓而不凡的气势和宋玉潘安一般的俊美容颜,竟然让十几个无知的少女少妇忘记了眼前发生的一切,而发出了忘情的欢呼和尖叫。

李思鄙夷地望了一眼被南元子一脚踢开,委顿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万里流,只是目光落在赌场中央翩翩飞舞的唐三藏,那彷佛漆点的一般乌亮的眸子才蓦地一缩,嘴角露出一丝淫邪的微笑,回首对宫难低语道:「她……就是唐棠吗?果然不愧花魁的名头啊!」

宫难眉头微微一皱,方要说话,李思已经回转过身躯,排开前头众人,挺剑向唐三藏刺去,嘴里嚷道:「宗老二,唐大小姐就交给我了,你专心对付那胖汉!」

被南元子和唐三藏连手夹攻得左支右绌的宗亮闻言,眼中闪过一道戾色,却依言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南元子的身上。

就见李思人如龙剑如虹,脚下踩出幽冥步,利用宗亮闪出的空隙,飞身加入了战团中。

一看李思的身形步法剑势,我就知道,这一年来,李思并没有因为在女人身上花费了大量精力而撂下武功。相反,他的功力还颇有精进,假以时日,他和木蝉、齐小天、宫难和唐三藏一样,将是未来十大强有力的候选者。

不过,他的对手是对敌经验远比他丰富的唐三藏,虽然还在隐瞒自己的武功,可看架势,仍能抵挡他几个回合。

而一旁的宗亮却显然别有一番心思,当初在少林寺他已是有数的天才高手,经过近十载的江湖磨练,就连空闻大师都不敢小觑他,可有所保留的他却给对手南元子充分发挥的余地,手中的奇异兵器妙招迭出,两人竟打了个棋逢对手,四人维持着不胜不败的胶着状态。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