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三卷 第三章

有了蒋迟的支持,我智珠在握,并不急于与大江盟谈判。

而大江盟也一反常态,并没有主动找上门来,我一直等到傍晚依旧没有等到来人,直到去拜访文公达的时候,我才知道,大江盟原来是在做改弦更张的舆论准备──在它的有心推动下,我与宫难结成亲家这桩八字还没一撇的亲事仅仅两天已传得沸沸扬扬,就连文公达都得到了消息。

「别情,我已经看到朝廷邸报,说你接任苏州府通判,真是可喜可贺!」文公达亲热地道。

我一年来升迁的速度惊人,早已不是在宝大祥一案中那个任他呵斥的书生了,面对我这个官场新贵,他表现出了十足的热情,甚至把他的宠妾叫到了书房伺候,以示通家之好。

「这里面也有大人的一份功劳,下官铭记在心,不敢稍忘。」我含笑道,而文公达在收到我的重礼之后,并不如何介意我的一语双关。

两人寒暄了一番,文公达着重询问了剿倭的经过以及京城官场的动向,随即轻叹一声:「别情,恕我直言,你际遇之奇固然是天下少有,可我总觉得你走了一条弯路,到头来,你还是绕不过大比──这条路是所有文官都必须要走的,你晚了三年,吃亏不小。再说,你执掌江湖,是官家身份,怎么和草莽人物结上了亲家?」

宫难是草莽吗?我心中暗笑一声,他老爹清风可是皇上金口御封的正六品武当太和山提点,算起来,他正儿八经是个官宦人家的子弟呢!

可还没等我说话,文公达身边的丽人已经摇着他胳膊娇嗔道:「老爷,贱妾还是江湖人呢!」

我早猜到这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美艳妇人很可能就是万里流的姐姐万氏,可没想到她在外人面前竟然敢如此放肆。

文公达只是尴尬地笑道:「胡闹!别情他根基尚未安稳,想要飞黄腾达,自然要处处谨慎。再说,娶妾和结亲岂能混为一谈?你嫁到文家,就是我文家的人,我能管得住你,可别情他能管得住他亲家吗?」

妇人撅起了小嘴,不再说话。

「这位就是万夫人吧?」我饶有兴趣地问道,算起来她该有四十六七岁了,没想到竟仍有如此风情,除了她天生的特异体质外,大概也修炼了类似春水心法之类的内家功夫。

那妇人从容地点点头:「贱妾知道舍弟与大人有些误会,不过,这一切都与我家老爷无关,还望大人明察。」

「哪里话!我和万门主不过是对茶话会的看法不一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沉吟道:「万门主此番受伤,门内又出现了变故,我倒怕他一时钻进了牛角尖里,夫人可有他的最新消息?」

「贱妾只知道他现在还在宁波养伤,说是两三个月才能恢复过来。其实,这都是他自找的,老爷说过他好几次,可他总是当耳旁风,这下好了,撞一回南山,他也该回头了。」

妇人的声音很平淡,可眼中却倏地闪过一缕不易为人察觉的怨毒,显然万里流在她心目中有着相当重的份量,让她这个老江湖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怨恨,结果在我面前暴露出了她内心世界的一丝波澜。

听她没有否认铁剑门门内发生变故,我心里微微一怔,按照我的推算,铁剑门发生的一切该是丁聪指使大江盟干的,那么大江盟自然没有把消息透露给文公达和万氏的道理,万氏是如何知晓的呢?

我不由瞥了文公达一眼,他正手捻须髯,悠然自得地望着我,从他脸上,看不出一丝异样来。

这老奸巨猾的家伙大概不会吊死在丁聪一棵树上,或许,他和宁波知府朗文同暗地还有什么往来吧!

我一边暗忖,一边道:「万门主的伤拖不得,在下认识江南几个著名的大夫,用不用让他们去趟宁波看看?」

「多谢大人的好意,不过,回春堂的叶大国手恰好在宁波,就不劳大人费心了。」

正说话间,一个俊俏的小厮怯生生地告进,随后伏在文公达的耳边小声嘀咕起来。我认出他就是文公达宠爱的娈童小春子,偷眼看万氏,她眼中果然有些怨怼之色。略一运功,小春子的话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

「老爷,柴公来了,说有急事。」

见文公达脸上微微有些不自然,我不由心念电转,柴公,这名字似乎是在哪里听说过。

正在思索,就听文公达满脸歉意地道:「别情,藩司府上来人,我要应付一下,去去就来。」不等我说要告辞,他就吩咐万氏好生招待我,随即匆匆离开了书房。

丁聪府上来人?原来是他啊!

我蓦地想起来这个柴公究竟是何许人也,去年为了宝大祥的案子我夜探文府,正好听到文公达甥舅二人和一老者密谋借宝大祥一案陷害我和桂萼与方献夫,那老者正是叫做柴公,听文公达对他的恭敬语气,该是丁聪的心腹无疑。

那晚的对话清晰地流过我的心田,柴公苍老而阴柔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那声音听起来竟是相当的熟悉,我甚至没有怎么去回忆,记忆就重新回到了我的脑海。

那是几个月前,我刚到京城不久的一天,在百花楼,我曾经听到过这个声音,因为那天是个极特殊的日子,我认识了宁馨,得到了魏柔的下落,当然至今记忆犹新。

原来和赵鉴一起在百花楼寻欢作乐的老者,就是这个柴公!

大事不妙啊!

弄明白了柴公的身份,我顿时觉得浑身一阵冰凉,因为我知道,李佟的身份八成玄了!

如果我的化身被他看破了的话,那么自然是因为魏柔的缘故,而孙妙肯定就是丁聪的线人了。

我回忆着当时在百花楼里他和魏柔之间的对话,当他听说魏柔的琴技师傅是孙妙的时候,已经有些惊讶了,显然,他对孙妙相当了解,虽然魏柔把学琴的时间提早了两年,可他一旦起了疑心,很容易能从孙妙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从而得知魏柔的真实身份。因为孙妙说过,她出道以来,真正指点过的弟子寥寥无几,何况魏柔还用着曾在宁波潇湘馆使用过的化名陆昕。

我的化身李佟为了魏柔的化身陆昕而在一品楼怒打洪七发,之后陆昕嫁给李佟为妾,加之李佟和我的相貌有着六七分的相似,李佟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而我和魏柔、宁馨在粉子胡同遇刺,很可能就是对我身份的一次确认。

李佟的身份一暴露,京城得意居的女子的处境立刻就险恶起来。

虽然宁馨乃皇亲国戚,可我一旦逼得丁聪紧了,他同样可能铤而走险,抑或指使宗设进行报复。

得意居不比竹园,竹园有玉家三女、解雨这样的高手坐镇,又布下了威力强大的机关暗器,可谓固若金汤,可得意居的实力却脆弱的如同一张纸,一个宗设大概就能杀个七进七出吧!

我心急如焚,却不敢在万氏面前露出分毫。

万氏见丈夫离开,就不再掩饰她对我的兴趣,直勾勾地望着我半天,突然笑道:「公子接了白澜一副烂摊子,想必头疼得很吧!竟然连和亲的招数都想了出来。」

「那……依夫人看,在下该如何应对?」我现在哪里有心情和她谈论这些,随口敷衍道,不过闻言我心头还是微微一动。

万氏知道我的身份和使命并不奇怪,但直指白澜留下的乃是一副亟待重新收拾的破烂摊子,她却是局外人中的第一个。

从朝廷到江湖,几乎每个人都说白澜留给我的乃是一个相对安定宁静的江湖,甚至连江南江北严重对峙,也因为两家镇江一战后的偃旗息鼓,而让局外人产生了错觉,以为是利益之争,大可以坐下来谈判解决。

联想起她的前任丈夫乃是快活帮大将曾似雨,我不禁生出一丝疑念。

「妾身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主意?只是,堂堂的武林十大,还不如一个白面书生心狠手辣,未免让人不解啊!」

我目光遽然一亮,原来她根本不是什么局外人,而分明是个当事人:「没想到,快活帮的覆灭还有夫人一份功劳,夫人当年是被曲大人派去打入快活帮的线人吧!只是,在下好奇得很,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要自暴身份?」

「贱妾前后有四任丈夫,却只有一个弟弟,他虽然不成材,可毕竟是万家唯一的男丁,承继宗祧也只能靠他了。」

我恍然,原来她竟是为了万里流,想来她察觉到万里流眼下并不安全,有心让我伸出援手,只是,现成的老公她不求,怎么反倒求起我一个外人来了?再说,她靠什么打动我呢?

「老爷和藩司丁大人走得太近了,丁大人何等人物,公子想必清楚的紧,与他相交,无异与虎谋皮,贱妾只好厚颜恳求公子,看在江湖一脉的份上,帮帮我那不成材的弟弟,贱妾必有相报。」

看她人渐渐凑了过来,桃花眼中更是秋波涌动,我顿生厌恶,倒不是因为她的年龄足以作我的母亲,而是我向来讨厌红杏出墙的女人,能背叛自己的丈夫,她就能背叛任何人,当然,也包括我在内。

何况,我也拿不准,她是真心求助,还是试探于我。

「夫人放尊重些!」我躲开她伸向我胸膛的小手,正色道:「我和丁大人、文大人同朝为官,有同僚之谊,丁大人为官清正、百姓称颂,实乃我辈楷模,岂容你一妇道人家肆意诋毁!此事休得再提,否则,勿怪我王动翻脸无情!」

「你……」万氏顿时面红耳赤,怒道:「王动,你竟敢羞辱老娘,老娘早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不过,这妇人已经随着她的四任丈夫修炼成精,虽然她没料到我是个披着淫贼外衣的君子──其实她高贵的身份对男人来说是相当有诱惑力的。

可等文公达很快返回时,她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诬陷我调戏了她,反倒摆出了一副和我相谈甚欢的模样,甚至还夸了我几句,说我少年老成,日后必定大贵。

我后背一阵冷飕飕的,这个女人如此阴险,接踵而来的报复可想而知,真是平地生出波澜。

文公达却没注意到我和他的宠妾之间涌动着一股冰冷的暗流,为他的短暂离席而告罪。

「是藩司丁大人府上的西席柴先生,不好让他久等的。」他推心置腹地道:「别情,令姑父桂大人和丁大人都是继统派的中坚,你是不是该去拜会他一下?」

「本该如此,只是临行之前皇上有旨,嘱咐我只要管好江湖上的事情即可,不要插手地方上的事物,所以倒不便去拜会他老人家,不过,在下已经备了一点薄礼聊表晚辈恭敬之心。至于大人,您是大江盟的父母官,我只好冒昧打扰了。」

「原来如此。」文公达恍然大悟:「地方官场错综复杂,皇上这也是为你着想。」沉吟了一会儿,又道:「大江盟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这也是未雨绸缪,毕竟无论是谁,都希望看到一个歌舞升平的江湖,若是大人发现大江盟有什么异动,还望早早通知在下。」

我一面布下迷魂阵,一面暗中警告文公达,一旦大江盟出了问题,他这个杭州知府也别想脱得了干系。

两人东扯西拉地又聊了半个多时辰,我才姗姗离去。

等回到武府,我立刻命萧潇连夜赶回苏州,和六娘商议对策,做好李佟身份暴露的防范措施。

又给宁馨写了一封密函,委托老马车行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至蒋迟府上,由徐氏转交给宁馨,要她小心出入,并把宋廷之、韩征秘密接进府中,有唐八股、韩征两位高手坐镇,至少可以推迟敌人的进攻,让宁馨获得逃命的机会。

随后,我立刻奔赴大江盟。

明知道此举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损失,但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在我心目中,宁馨母子,甚至钱萱、兰月儿的份量要远远大于一个武林茶话会,我在杭州多磨一天,宁馨她们可能就多一分危险,万一她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就是悔青了肠子又有何用!

齐小天等人见我深夜来访,俱是惊喜交加,以为时间迫我不得不加快谈判的进程,大江盟虽然已经准备妥协了,但却可以趁机获得更大的利益。

我出人意料地让齐小天屏退了包括李思、宫难在内的所有左右,诚恳地道:「小天,我们俩即便成不了知己,也应该成为朋友。对朋友,我就实话实说,下午我已经接到了情报,慕容千秋宴请蒋小侯的时候,蒋小侯已经公开表示支持续办武林茶话会,茶话会的举办势在必行。」

饶是齐小天乃当今江湖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闻言也不由得色变,刚想说话,却被我打断:「小天,我不是来示威的,也不是来逼你签城下之盟的,虽然我知道,依照目前的形势,大江盟承受不起拒绝茶话会所带来的后果。我是诚心诚意地来请大江盟参加这场武林盛会的,之所以让你屏退外人,只是想咱哥俩都把底交了,你想怎么着,我想怎么着,什么事儿咱俩就定了,用不着让外人看笑话。」

齐小天目光炯炯地注视了我半天,突然道:「那动少……」

我说:「你叫我别情吧!」

齐小天笑了笑,道:「别情,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蒋小侯消息的?」

「我倒希望是你告诉我的。」我缓和了一下气氛,笑道:「小天,老实说,我离京的时候,的确没有想到茶话会会出什么纰漏,不过事情一发生,我就立刻和蒋小侯取得了联系。所以,他在扬州的言论本就是我俩计划内的事情,而消息是通过军方传递的,只是因为武大人临时去了宁波,我的身份需要确认,才晚了两天,不然,我们昨天就该达成协议了。」

「别情,你真是深藏不露啊!」齐小天苦笑了一声。

「小天,我知道大江盟是骑虎难下,可难下也得下,何况我已经给你摆好了台阶,还准备白送你一副拐杖,再不下,可就不是朋友之道了。」

「愿闻其详。」

「等会儿告诉你,你先说说你们大江盟有什么想法?」

「敝盟反对茶话会的原因,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如果茶话会能做出一番改革,敝盟自然也愿意配合。比如,你在龙潭镇所说的,茶话会要指导各门派重视年轻一代的培养,敝盟就举双手赞成。」

我心道,你大江盟旗下年轻俊彦迭出,哪有反对的道理?倒是慕容世家要叫苦连天了,可我岂能让一贯支持我的慕容太过吃亏呢?

「不过小天,像你这种已经得到江湖公认的高手,就没有必要以新人的面目出现在茶话会上。至于怎么确认是不是新人,名人录就是标准嘛……」

「这不公平,还是应该按年龄为准……」

类似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黎明,我和齐小天终于达成了共识。

走出密室的时候,正值一轮红日从地平在线冉冉升起,两人相顾良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