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三卷 第七章

「别情,你最近太软了!当初,你可没把齐放放在眼里,在他五十大寿的寿筵上,你说屎遁就屎遁,说尿遁就尿遁,那是何等威风啊!」蒋迟勾住我的肩,一边往书房走,一边半真半假地笑道。

「无欲则刚,有欲则不刚啊!」

「无欲则刚?屁话!没欲望,丫的你刚给我看看。我想着小凤仙,才他妈的能刚呢!」他嘿嘿淫笑起来:「奶奶的,小凤仙算是喜欢死我这刚了。」

我不觉莞尔,一个多月没见,我还真有点想念他的粗言俚语,就像想念老朋友似的。

不过蒋迟话糙理不糙,无欲则刚,刚得锋利,伤了敌人,也伤了朋友;有欲而刚,却是刚中有柔,满足了别人,也满足了自己,哪个高明,就全看自己的取舍了。

「小侯爷就光惦记着凤仙姑娘。」从书房里迎出一袅娜妇人,定睛一看,却是蒋嬷嬷蒋烟,只是换上了一身银红色缎子面刺绣白牡丹的夹袄和石榴裙,梳起了江南时髦的凤头髻,整个人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竟很有些妩媚动人了。

「没想到蒋大……夫人也来江南了。」

「郡主才是大夫人哪!」蒋烟眼波轻转,拈指含嗔的模样还真有点江南小家碧玉的味道,看得蒋迟色眼放光,不是顾及是在自己的丈人家里,大概早就冲上去将她搂在怀里了。

而我听蒋烟话里的意思,显然已经偷偷嫁给了蒋迟,忙道了恭喜。

「我那媳妇还不知道呢!」蒋迟解释道:「蒋烟她来江南本是要去宝大祥学习一段时间的,正好和我同路,嘿嘿,一路上孤男寡女的,你想必也能理解。等回京,还要你帮我说上几句好话,徐菡现在可是最信你的话了。」

两人说笑着进了书房。蒋迟只比我晚离开京城半个月,并没有多少新消息,两人的话题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茶话会上。

「……之所以没等和你见面就和大江盟达成了协议,是因为我发现李佟的身份有可能会被泄露出去,逼得我不得不尽快结束谈判。不过协议的大多数条款无关痛痒,真正实打实的,就是每年要多掏近两万两银子,如果朝廷不认可这笔开销的话,只能自己掏腰包了。」

「两万两?这还真不是个小数目哪!」虽然话语里有些感慨,可蒋迟似乎并没有把银子的事儿放在心上:「大不了日后让十大均摊一下,一家不过两千两而已。」

「东山,十大中也有苦哈哈的主儿,一年下来怕也赚不上两千两银子。」我提醒他道。

「吓,苦的就是你媳妇的春水剑派一个,其余的,哪个不打着十大的名头狂收暴敛啊!别说两千两,再多一倍叫他们拿,他们也得给我拿──没银子还玩个屁十大啊!再说了,那时候该没有什么大江盟、慕容世家的出来跟我捣乱了吧!」

「那倒是。」我心中一凛,明白蒋迟希望我在把掌控江湖的大权移交给他的时候,已经把江南江北的问题解决了,脸上却摆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东山,你不会想借机发茶话会的财吧?」

「总该收点辛苦费。别情,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反正春水剑派今年铁定要退出了,摊派银子也摊派不到你媳妇头上。」蒋迟一脸嘻笑,旋即小眼睛一瞇,恶狠狠地道:「奶奶的,钱要到阎王爷的头上,真是要钱不要命了!这银子也别让朝廷出了,你先垫着,到时候我连本带利一遭给你要回来。这叫什么来着,对对,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就是这一句了!」

我没想到,协议中我认为最难解释、最难交待的部分,在蒋迟眼中反倒成了敲诈勒索的最佳借口,于是我好心提醒他江湖风波险恶,小心对手情急之下铤而走险。

蒋迟却笑了起来:「十大都是有家有业的主儿,除非想造反,否则,哪个当真敢和官府作对?两千两银子又不是个天大的数目,动动脑筋,流点血出点汗,很容易就赚回来了,何必大动干戈的?再说了,人活在世上,不都讲究个面子吗?就像大家都是同朝为官,张三在粉子胡同包了个姑娘,李四就算没几两银子,也总要去开开荤见识一番吧!在江湖上行走的又不是猪啊狗的,都是一个个的大活人,能不要面子吗?你少林、武当出得起银子,我偏偏出不起,这脸往哪儿搁?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古人诚不欺我。」我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东山,你还真是把江湖给看透了。」

心中却暗忖,蒋迟还真是从骨子里就瞧不起江湖人。在他的心目中,或许百花楼的龟公还比江湖人强──龟公好歹是良民,江湖人大概已经和强盗画上了等号。就像他在京城结交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却偏偏没有一个纯粹的江湖人,难怪高光祖在镇江目睹蒋迟的行事作风后,权衡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投入我的怀抱。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一趟,我还真长了不少学问。」蒋迟自夸了一番,随即正色道:「别情,你说你李佟那个身份有危险?」

我点点头:「是丁聪丁大人的西席柴俊文,他可能对我比较熟悉,又在京城见过我几次。记得我曾和你提起赵鉴逛窑子的事儿吗?几次都是柴俊文做的东。」

我藏了个心眼,虽然我没听说蒋家和丁聪之间有什么亲密的关系──由于本朝严禁外戚干政,蒋家在皇上的皇位尚未稳固之时,行事小心谨慎,自然不会去结交封疆大吏,留人口实──但随着丁聪投入继统派,两者已经变成了同盟,而蒋家对付张后一族也需要外援,两下很可能一拍即合,我不得不小心从事。

「浙江藩司丁聪?他的西席怎么会对你那么熟悉?听你的意思,你好像还不认识他,这是怎么回事?」

「在京城的时候,我还真不认识他。」我解释道:「起因是宝大祥一案,当时丁大人对此案十分重视,派人坐镇杭州府,所派之人就是柴俊文,而我却是宝大祥的讼师。只是他隐身幕后,我自然没见过他,也就不认识他。直到这次去杭州,才无意中发现,和咱们顶头上司一起喝花酒的那个老者就是他柴俊文!」

「我知道这案子,你小子为了媳妇,得罪了一省的首长,不是桂大人从中说项,大概没你好果子吃!」蒋迟恍然大悟,可旋即皱起了眉头:「那个柴什么的怎么不在京城揭发你的身份?你犯的可是欺君之罪啊!」

「我怎么知道!」我一摊手:「或许,他也没有十成的把握,万一弄错了,变成诬告当朝仪宾,就算我想饶他,代王爷也咽不下这口气啊!」

「好像哪儿不对!」蒋迟摸了摸自己那张胖脸,琢磨了半天,突然道:「别情,你说赵鉴和丁聪是什么关系?」

我心道,我提了两次赵鉴,你丫总算反应过来了,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了一遍,道:「如果赵鉴动用刑部的力量,李佟的身份保不了多长时间。」

「至少在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刑部并没有什么动作,那几天我可是天天泡在刑部,再说,调查一个驸马爷,不可能不让李承勋知道,而眼下这位李侍郎可是和小爷我推心置腹的。」蒋迟沉吟道:「不过,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那边可就不好说了,郭槐、廖喜都是赵鉴的得意门生,极有可能越过刑部,私下里进行调查。」

他边说脸上边浮起了一丝忧虑:「别情,这郭廖两人可都不是白给的主儿,我真怕他们查出来什么。哎,我就不明白,当初在沈篱子胡同的时候,你丫是怎么跟皇上说的,偏偏弄出个李佟来,这下可好,自己挖坑儿,倒把自己埋了进去。」他想了一会儿,才接着道:「要不,我做个和事佬,你和丁聪讲和?」

我心里不期然一动,旋即打消了和解这个荒唐的念头。

倘若只有宝大祥这一件事,或许我和丁聪还可能抛开恩怨,结成利益之交,但我剿灭了宗设,等于彻底断绝了和解之路,小辫子抓在我手里,他不除掉我,怕是寝食难安。

「东山,和解是万万不可的。」我知道为了自己的利益,有必要点拨一下蒋迟了:「宗设一案,你知道吧!当时沈希仪请旨在东南四省禁海,然而宗设依然能够得到补给,其中最大的补给点就在宁波,可宁波知府朗文同并没有因此丢官罢爵,只是被吏部记过一次、罚俸一年而已,原因何在?只因为他有丁大人一力担保的缘故。」

「你怀疑丁聪涉嫌走私?丫的你怎不早说?」蒋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下子严肃起来。

「我没证据,岂能胡乱议论一个二品大员?再说,你和丁聪又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

「但姑姑对丁聪的印象却很好。」蒋迟苦笑道:「她这回生日,没几份礼物合她心意,可对丁聪手书的『清静经』却大大赞赏了一番。」

「啊?」我吃了一惊,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东山,这事儿透着蹊跷,你不可不查。」

丁聪书法之妙,当朝几无敌手,太后欣赏他的字并不奇怪,可他怎么知道太后崇道?

这件宫里的秘密,连我都是因为蒋迟和义父邵元节的缘故才知晓,是丁聪在宫里布有耳目,还是他揣摩人心的本领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

皇上极重孝道,为了他的亲生父母,他甚至不顾自己皇位未稳,便和当朝权臣杨廷和斗了起来,倘若丁聪真的讨得了太后的喜欢,倒真的是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蒋迟一点就透,点了点头便陷入了沉思,半晌,他才道:「桂大人知不知道丁聪之事?」

我摇摇头,心中暗叫一声侥幸,大概蒋迟以为我和桂萼的关系比和方献夫更紧密,若是他换个问法,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如果他知道方献夫了解其中的内幕,让他觉得我对他有所保留,对我可是百害而无一利,眼下我一视同仁,他只会觉得我不过是因为没有证据,才没有对他讲明此事。

「你丫倒真谨慎!」蒋迟揶揄了一句,随即正色道:「倘若丁聪真的走私,那可是件惊天大案,咱们破了此案,就是大功一件,朝中那些唧唧歪歪的老家伙们这回该没话可说了。我看,你也先别告诉桂大人了,他那火爆脾气,一准儿打草惊蛇,咱们私下先调查一番,等查个八九不离十的,再请他弹劾丁聪。」

一闻此言,我心中暗道:还怕打草惊蛇呢!嘿嘿,我早就把丁聪吓成惊弓之鸟了。

可嘴上却赞道:「高见!不过,丁聪在浙江经营数载,上下早已变得铁板一块,泼水不进,偏偏浙江的线人网被破坏的最为严重,重建至少需要一年时间。东山,你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丁聪调出浙江?」

「难。」蒋迟摇摇头:「调他来京?听说你姑父曾经举荐他入阁,可费宏不干,皇上现在很倚重费宏的。更何况,调去别的省,丁聪要干吗?他才没那么傻!一旦求到姑姑那里,姑姑虽然不会干涉朝政,可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她大概还不至于推托。」

蒋迟说着,发起愁来:「别情,这事儿还真棘手,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别的办法?倒也不能说一点都没有。」我故意沉吟道:「东山,我曾经夜探丁府……」

「啊?!」蒋迟吓了一跳,随即眼中露出一丝艳羡之色:「奶奶的,我怎么忘了,你还是个什么江湖十大的,飞檐走壁自然不在话下!喂,别情,你说那洞玄子十三经我练了一个月就有小成,有没有类似的武功秘籍,我练它一个月也能像你一般高来高去的?一个月不行,一年也成啊!」

「东山你死心吧!我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足足练了十七年才有今天,那苦你没法儿吃,也没必要吃,何况你早过了练武的年龄,还是专心练十三经吧!我保你床上的功夫越来越深!」

蒋迟遗憾地讪笑了两声,道:「别情,莫非你是想从丁聪的老巢里找到什么证据?」

我点点头:「可惜,丁聪身边有高手寸步不离地守卫,书房则机关密布,我也无功而返。」

「哦?如此说来,这厮定有问题!」蒋迟不惊反喜,问道:「他身边究竟是什么人?」

「两个三十多岁的美貌少妇,该是丁聪的侍妾,至于她们的来历,眼下还没有线索。」

李岐山早就告诉过我,说丁聪身边有高人,可我还是低估了他。那一对美妇,江湖不见经传,可身手着实可观,绝不比解雨、萧潇稍差,且六识与萧潇一般惊人,我尚在五丈之外,其中一女就发现了异常,好在幽冥步独步江湖,才躲过了她的搜索。

我都暗自庆幸,没有听从文公达的建议去拜访丁聪,否则很可能被那两女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江湖藏龙卧虎,一份名人录自然无法将江湖所有高手一网打尽,但以我见识之广,竟也无法认出两女的武功出处,我心中一直隐隐不安,总觉得暗中似乎隐藏着一个可怕的对手,正对我虎视眈眈。

「我需要时刻不停地监视丁聪,但因为他身边有这两个高手,而宗设本人的武功亦直追十大,负责监视的人手必须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而且需要相应的身份掩护他的行动……」

「你是说,借用刑部的名头?」蒋迟眉头拧了起来:「谁知道丁聪和赵鉴是什么关系?人家是『四同』之一,八成亲密的很。」

我一怔:「同乡、同门、同科、同志这四同,丁聪和赵鉴哪一同也挨不上边呀?」

「你这是哪年的老皇历,还同志哪!」蒋迟哈哈笑了起来:「是一同嫖过娼!这关系比同门同乡还近呢!特别是在官场上,你能和你的政敌一起去嫖女人吗?」

「这倒也对!」我苦笑道,不经意间我竟有点落伍了:「刑部不能动用,那么只剩下锦衣一条路了,可你我虽是锦衣副千户,却无权擅自招收下属……」

「不就是要几个锦衣名额嘛,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蒋迟大包大揽道,蒋家和锦衣卫统领张佐关系密切,塞几个人进锦衣倒不是什么难事。

但我还是提醒蒋迟:「东山,我要的可是空白官文,否则,送京城报批,一来一回,颇耗费时日,容易丧失机会,当然,事后备案自然是少不了的。」

蒋迟略一迟疑,说若是张佐为难,他就直接和皇上说,就说是他自己要用,想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又问我说等他回京再办此事来不来得及。

「此事不宜久拖,时日一长,易生变化。不过,你若是看完茶话会就回京的话,估计不会有什么影响。」

我心中暗喜,有锦衣卫这个护身符,我招揽的几个江湖好手像李岐山、铁平生他们行事自然就方便安全多了。

至于监视丁聪,因为章圣皇太后的缘故,或许有这个必要,但就像方献夫说的那样,皇上杀人是不需要证据的,即使需要,现场伪造也来得及,届时谁敢说那是假的?

我去丁府,不过是想确认一下,在京城百花楼与赵鉴在一起的那个老者究竟是不是柴俊文,毕竟,李佟身份的暴露对我来说更致命。

而去一窥丁聪,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个一直未曾谋面的对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仅我要回京,你也一样。邵真人年底要离京回龙虎山,明年二月才能回来,这期间皇上的修炼,就要完全靠你一个人了。」蒋迟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别情,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东山,这可不光是我一个人的机会。」我笑道,心中却叫苦不迭,刚和自己心爱的女人聚首没多久,就又要分别一段时日了。

可转念一想,眼下京城得意居是我最薄弱的环节,宁馨又有身孕,此去京城,倒是可以多照顾她们了,心里这才好过一些,眼珠一转,叫苦道:「既然如此,那东山你还是让徐公爷五军都督府的八百里加急快马走趟京城,把锦衣卫的事儿办妥了吧!否则等到明年二月,啥菜都凉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