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五卷 第三章

「我真是爱死江湖了!」坐在两层楼高的主观礼台上的蒋迟一本正经地道:「好多好多的美女啊!」

顺着蒋迟的目光向擂台望去,台上,练青霓正以一对二指点练无双和齐萝练功,三道俪影如穿花蝴蝶一般飞舞,美人如玉,剑气如虹,极是赏心悦目。台下,众多围观者当中,易湄儿和她的五个美貌弟子同样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今届茶话会的主、辅擂台虽然和以往一样都是木板铺就的,不过因为选用了弹性较大的枫木,对施展轻功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于是昨日比武场一对外开放,擅长轻功的门派便抓紧时间适应场地,恒山派、百花帮自然也不例外。

身披名贵白貂大氅的韩裳偷偷掐了蒋迟一把,不想他却夸张地大叫了一声,随即苦着脸道:「妈的,别情你一娶一个贤惠,怎么轮到我就个个成了醋坛子,这还有没有天理啊!」却把韩裳吓了一跳,忙缩回手来,脸上已是绯红一片,她姐姐韩霓更是狠狠嗔了她一眼。

我知道蒋迟又在人前装疯卖傻了,也不拆穿他的把戏,转眼见高光祖的目光在韩家姐妹的貂皮大氅上多停留了两眼,眼神也有些复杂,知道他想起了俞淼。高光祖离开铁剑门的时候走得匆忙,手头相当拮据,于是俞淼的穿戴便远远落在了韩家姐妹身后──这姐妹俩不知使出了什么手段哄得徐老公爷开心,竟由他亲自作主嫁与蒋迟为妾,短短几日已有些贵妇人的气象──俞淼自己并不在意,待人接物依旧落落大方,倒是高光祖看起来心生负担了。

说来还是自己疏忽了,当初离开应天的时候该给他多留上千八百两银子就好了,钱是英雄胆啊!我一边暗自后悔,一边对蒋迟道:「恒山派和百花帮都是江湖有名的美女门派嘛!台上是恒山派,白衣齐萝、青衣练无双,两人都早已嫁为人妇,齐萝更是做了母亲,因为夫家用不着她们出力,便回来帮助自己师门……」

蒋迟行事极有分寸,虽然皇上有密旨让他协办茶话会,可因为我不在应天,他便把联系江湖各门派的任务完全交给了高光祖,自己躲在牛首山下专心营造比武场和周边的配套设施,暗中替高光祖协调官府和军方的行动,而对来拜访他的江湖人士则一律不见,甚至请李国派兵封锁了校军场。直到我回到应天并从徐公爷的府邸搬到客栈,他才跟着和我搬到了一处,又为了避嫌没有参加十大的预备会议,故而别人认得他,他却还没来得及认识这些名满江湖的人物。

「她就是你未来的亲家母?」

蒋迟眼珠子乱转,四下看了几圈之后,又回到了擂台上,练青霓师徒刚好练完功,人已经停了下来,不谙武功的他便能看清楚三女的容颜,待目光落在齐萝脸上,他像是突然被人点了死穴,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目光彷佛被粘住了似的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天底下竟有这等妙人儿?!」半晌,他才似活了过来,含糊地嘟哝了一声,头也没回,狠狠拐了我一肘子,微微有些妒意道:「亲家母?别情你老实说,你丫究竟打得什么主意?」

齐萝生女后,容姿更胜从前,甚至连竹园诸女中最美的解雨都略逊半筹,倘若白澜现在评定江湖绝色谱,她会毫无疑义地登上榜首。我当然为之心动,也羡慕宫难娶到这等如花美眷,可……

「当然是亲家母!淫贼也有淫贼的原则,他人之妻不可戏,何况是亲家母!就算齐萝再美艳百倍,我最多过过眼瘾罢了,东山你别想差了。」

「但愿如此……」蒋迟的呢喃几乎细不可闻。

捕捉到他目光中隐藏的一丝罕见精芒,再看他那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一股很不妙的预感猛然涌上心头。坏了,这丫竟然对齐萝一见倾心了!我几乎是本能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和我一样,蒋迟也是美人堆里练就出来的人物,即便是面对宁馨、宜伦这等绝色的天之骄女,他都能泰然处之。可越是这样,动起情来越可怕,那倏然闪过的目光因为蕴含着强烈的占有欲而变得有如实质,竟像是拥有几十年内力的绝世武者发出的似的,连我都觉得一阵心惊,所幸的是,众人几乎都和蒋迟一样,全神贯注于擂台上的三女,又没有几个人认识他,除了我之外,大概没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麻烦啊!压抑住烦乱的思绪,我有意识地想把他的注意力从齐萝身上引开,便指着台下的易湄儿,声音里参杂了半成功力的佛门狮子吼,道:「看到那个一身紫衣、年纪稍大的美人了吗?她就是百花帮的帮主易湄儿。」我稍稍停顿了一下,才道:「东山,你仔细看看她,觉不觉得她有些面善?」

「……容湘?明月楼的老鸨容湘?」蒋迟遽然一惊,可目光还是在齐萝身上逡巡了两周后才移了过来,看了半晌,小眼突然瞇了起来。

「尚不能完全肯定,毕竟我只见过她两面。如果真是她,那百花帮可就有大问题了。还记得明月楼的老板是谁吗?」

此前镇江一战,已将练家对我的态度暴露无遗,如果练家的既定方针是与我为善,那么乐茂盛和司马长空绝对不可能来伏击我,显然练家即便不是欲除去我而后快,也是要极力打压我,如今在我心中,练家已经取代大江盟,成为我在江湖的头号敌人。然而练家为了重出江湖已经准备了十几年,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官场都积蓄了相当强大的力量,已赫然成了一个官、商、白道、黑道勾结一体的庞然大物,我若是孤军奋战,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拉蒋迟下水便势在必行了。

「练青秀?别情,你是说……」他突然停了下来,飞快地瞥了高光祖一眼,而高则面无表情地望着擂台上的恒山三女,看不出他是听到了蒋迟的话,还是没有听到。

「光宗是自己人,东山你不必多虑。」我道,既然高光祖已经叛出丁门,而丁聪与练家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就不虞他和练家有什么勾结了,何况因为俞淼和练子诚的关系,他正对练家一肚子嫉恨,不若待之以诚,以坚其忠心。

蒋迟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别情,容湘十有八九就是易湄儿,老四说容湘去了湖州,偏偏百花帮的总舵就在湖州,两人长得又如此相像,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巧的事儿。唉,要是老四在这儿就好了,他一试便知她俩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可惜,你俩总是看对方不顺眼……」

蒋逵借口不愿见我,便绝足牛首山校军场。在给他爹物色了四个美貌处子送上京城之后,他放心大胆地带着容楚儿和谢真四处游玩,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当然,这是我俩当初制定的计划中的一环,练子诚的出现以及马如宝和练家的亲密关系让我意识到,应天当是练家布局的一个重点,蒋逵的任务就是利用容楚儿尽可能地挖出练家在应天的线人和潜伏者,再反过来要挟容楚儿为我服务。

「东山,不是我看不起四少,当易湄儿是明月楼老鸨的时候,四少尚能一亲芳泽,可当她是百花帮帮主的时候,四少只好干看着眼馋了。」

蒋迟苦笑着嘟哝了一句,目光却又不由自主地飘向了齐萝,我知道眼下不是劝他的时候,便转头问高光祖查没查到练子诚和马如宝的底细。

「正如大人所料,练子诚果真是练家子弟,他是练家已故家主练朝晖的孙子,练家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人物,而马如宝也的确是刑部尚书赵鉴的连襟。马是湖州人,三年前纳练家九小姐为妾后,两家走动渐渐频繁起来。有趣的是,练氏名义上是练子诚的亲姐姐,其实是练家收养的义女,根本没有半点练家血统,且与练子诚通奸已有五年之久,而马如宝也没吃亏,他同样把练子诚的媳妇偷睡了不知多少回。」说到这里,高光祖的声音里忍不住透出一丝恶毒的快感。

「霍霍,这乱七八糟的关系当真有趣得紧!」蒋迟猥亵地笑了起来。

我则在猜测,高光祖是如何侦知这些隐私的,没猜错的话,练、马两人的妻妾怕是都被他强奸了。

看来他真的很在意俞淼啊!我心中暗忖,嘴上却道:「东山,我和马如宝素昧平生,可看那晚他对我的态度,显然是受到了他连襟赵鉴的影响,咱俩这位顶头上司可是继嗣派的得力干将,自然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马如宝如此待我,想来也是继嗣派一分子。」我上纲上线道。

既然决心对付练家,我才不会在乎手段光明不光明。而想铲除练家,首先要除去练家精心营造的官场保护伞,而对付官场最锐利的武器则莫过于皇权。

皇权天授,臣威君授,一旦皇上厌恶了臣子,任尔滔天权势也会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皇上现在最厌恶的自然还是继嗣派,我当然要把我的这些对头尽可能都打成继嗣派,尽管在继统继嗣一事,他们或许还是我的盟友。

眼下浮出水面的与练家有牵连的官员计有主政浙江的丁聪、应天中兵马司指挥使马如宝和六娘侦知的湖州府前知府、现任礼部侍郎的尤锦以及现湖州府自知府杨贤以下的大小十几个官员。丁聪自然是我的首要目标,可他目前已俨然成了继统派在地方上的代表,短期内难以撼动他的地位;尤锦则因为攻击邵元节而失宠,过完年就要致仕回家了,他老家远在广西,对我已构不成多大威胁;至于杨贤等一干湖州官僚,出了湖州,影响力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倒不急于对付他们,真正迫在眉睫的只有马如宝了。

其实区区一个应天中兵马司指挥使并不值得我兴师动众,纵然他管着情报的上佳集散地秦淮河。不过,若是能借机打倒赵鉴,那么我所做的一切都值了回票,不光是因为在我和练家对抗的时候,赵鉴有可能支持练家,更重要的是,他严重地威胁到了我在京城的家──得意居的安全。何况,身为刑部尚书,他很大程度上左右着陆、苏两人的继承人选,一旦安插上他的亲信,我掌控江湖很可能就变成了一句笑话,甚至都要为我自身的安危而担忧了。

「我就知道,这小子惹上了你,一准儿要倒霉。」蒋迟一副先知先觉的模样,「嘿嘿,继嗣派,光这顶帽子就够他喝一壶的了!」说着眼珠转了几转,从怀里掏出一方精致的玉佩让韩霓、韩裳送去给练青霓,说是剑舞得好,他打赏的。

等姐妹俩走远了,他嘴角扯出一丝诡笑来,「霓裳那位见钱眼开的嬷嬷眼下还拘在顺天府的大牢里,本想再关几天就放她走人,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这娘们肆无忌惮地勾结人贩子,背后定有人替她撑腰,而马如宝正管着秦淮画舫,你说,她的靠山会不会就是马如宝呢?」

见我没有接言的意思,高光祖迟疑了一下,道:「小侯爷说他是,他就是,不是也是。」

「哦?」蒋迟有些意外地瞥了高光祖一眼,「别情,你这个属下很有潜力嘛!」

「那你有机会别忘了提携他一二,我这里先替他谢谢你。」我顺竿往上爬,然后把话题转了回来,「扳倒马如宝并不难,况且这里还是徐公爷的地盘,可如此一来,未免大材小用了。」

「你的意思是……利用马如宝对付赵鉴?」蒋迟一皱眉,「这事儿可不好办,你也知道,赵鉴虽然是继嗣派的中坚,可对皇上却是死忠,且和张氏兄弟水火不容,又是刑名好手,皇上现在还要用他。」

「事在人为!」我斩钉截铁地道:「东山,想想杨廷和吧!杨有扶危定倾之功,可以说,没有他,皇上怕是连龙椅都坐不上去,论忠心谁也比不上他。而他不畏权势,即便不能像赵鉴那样处处与张家兄弟为难,也能约束住他们兄弟不敢胡作非为;至于才干,杨有经国治世之能,强过赵鉴何止十倍!可在统嗣的大是大非面前,这一切都是那么渺小苍白。依我看,皇上容忍赵鉴,只是暂时的妥协而已,毕竟杨廷和的倒台影响太过巨大,引发的官场激烈动荡需要一段时间来平复,这期间实在不宜再有大的动作。如今,杨廷和事件已经过去一年了,政局业已大体稳定下来,对付赵鉴正其时也!」

「这话倒也有理。」蒋迟目光闪烁,沉吟道:「其实张氏兄弟不过是两条落水狗而已,早打晚打都是死,眼下只是碍于孝慈皇太后的面子罢了,我敢说,孝慈今天薨死,明天,想找那哥俩儿就要去刑部大狱了,的确不见得非用赵鉴来对付他们。只是左顺门事件后,继嗣派已经改变了策略,对大礼之议要么是三缄其口,要么是阳附阴谤,很难抓到他们的把柄,对付赵鉴,还真有点老鼠拉龟,无从下手。」

「我也知道有难度。不过,前朝秦桧单单靠一句『莫须有』就要了岳武穆的性命,我们还没冤枉赵鉴呢!他固然谨小慎微,能管得住自己的嘴巴,可他那些下属和党羽呢?马如宝、廖喜都是狂妄自大的主儿,从他们身上找出点赵鉴的差错不难吧!」我冷笑道。

说话间,练青霓跟着韩家姐妹走了过来,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见状纷纷议论起来。而蒋迟似乎是因为齐萝并没有跟着一起过来,脸上飞快闪过一丝失望。

练青霓依旧穿着那件灰白道袍,俊俏的脸上看不到半点胭脂水粉,公众面前的她总是那么朴素大方淡定从容,那副俨然不可侵犯的模样自然得彷佛天生似的,让我都禁不住生出一丝迷惘,她真的是显灵宫里那个妖娆放荡的妇人吗?

「尊者赐,不敢辞,贫道这里谢过了。」练青霓冲蒋迟一揖首,「久闻小侯大名,今日相见,实乃贫道之幸。」又问道:「小侯对武学也有兴趣吗?」

「我这人好奇心重。」蒋迟一边侧身让出位置招呼练青霓坐下,一边随口应道,他笑容可掬,半点没有安平侯世子的架子,和她寒暄了几句,才道:「茶话会一开,这里就是你们十大门派掌门人的座位了,你看视野还好吧!」

练青霓点点头:「以前白先生就希望茶话会能有一个固定的场所,而今终于变成现实,这都多亏了小侯和王大人。」她四下望了一圈,微微一笑,道:「听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小侯设计督造的,小侯真是多才多艺啊!」

「贻笑大方,贻笑大方!」蒋迟眼中微露警惕之色。练青霓自上台伊始,就有意无意地冷淡我,言辞之间更是厚此薄彼,隐隐有挑拨离间之意,蒋迟聪明过人,一听便知,「我是样样皆通,样样稀松,真正说到多才多艺,别情远胜我百倍千倍,我可不敢班门弄斧。」

「东山,你饶了我吧!练掌门才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哪!」我一语双关地笑道。

「是啊!单看恒山派门下人才济济,就想见一斑了。对了,练掌门,令高徒齐女侠是别情的亲家吧!能否给在下介绍一下?」

我和蒋迟因为有诸多共同利益和兴趣,逐渐形成了一种介乎盟友和朋友之间的密切关系,两人配合已是相当默契。由于种种原因,这是我俩第一次一起在众多武林人士面前现身,两人都有意将彼此之间形成的默契传递给江湖,于是练青霓看似无心实是有意的试探被我和蒋迟连手反击回来,只是节外生枝,蒋迟忍不住找借口想接近齐萝。

而练青霓大概没想到蒋迟丝毫不给她可乘之机,微一楞神的功夫,就听蒋迟轻咦了一声:「嗯,那个少年是谁?宫难吗?」

我扭头一看,齐萝正满脸幸福地依偎在一俊朗少年的怀中,不是宫难是谁?而一边粗豪的齐小天正细心地拭去未婚妻练无双额头的汗水,他亲昵的举动似乎让练无双有些羞赧,白皙的脸颊上便一片红腻。宫、齐见我的目光投过来,都跟我点头示意。

「好一对金童玉女啊!」蒋迟万分感慨道,顺手拉过韩霓,「真是让人羡慕死了!唉,可怜我的小霓儿啊……」似乎是想说可怜韩霓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但嘴唇蠕动了两下,却把后面半句咽了回去。

正害怕蒋迟说出什么不妥之言的我忍不住暗笑起来,连嘴角都不由自主地向上扬了一扬,好个蒋东山,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占起练青霓的便宜来了。他声音很大,众人虽然与观礼台有段距离,可都是耳聪目明的练武之人,自是听得一清二楚,又少有人知道他怀中女儿的芳名就有一个「霓」字,当然会以为那句「小霓儿」是称呼练青霓的,于是瞠目结舌者有之,迷惑不解者有之,鄙夷不屑者有之,当然,也少不了有人放肆嬉笑,几个江北集团的弟子更是一口一个「小霓儿」地高声怪叫起来,惹得齐萝、练无双怒目相向,不是她们相公拦着,早上去教训那几个登徒子了。

倒是练青霓脸上依然恬然从容,只是递给蒋迟的眼神,却是嗔怪之中隐隐带着一丝荡意,煞是勾魂夺魄,饶是蒋迟久历花丛,神情也不由微微一呆。

台下众人因为角度关系无法看到练青霓这充满诱惑力的一瞥,然而我却看得真真切切,心头不由一凛。虽然我早猜到,蒋迟已经成为练家极力争取的目标,但如此不择手段则颇出乎我的预料。练青霓虽已是美人迟暮,可一派掌门的高贵身份对任何人都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对蒋迟也不例外。再联想到清风舍得自己的爱妾易湄儿以色事人,那么一旦侦知蒋迟有意齐萝,会不会献上齐萝以博得他的欢心呢?

妈的,比老子还卑鄙!我暗骂一句,心下一阵担忧,故意轻咳一声。

蒋迟这才清醒过来,讪笑道:「练掌门技艺非凡,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台下易湄儿瞥了齐小天那边一眼,随后和身边一个三旬汉子耳语起来。

那汉子面上突露讶色,旋即朗声道:「练掌门的武功,江湖人自然无不敬仰;而小侯爷怜香惜玉,也是我等的榜样。」他目光一转,注视着蒋迟怀中的佳人道:「这位就是秦淮八艳中的韩霓韩姑娘吧……」

他话尚未说完,众人已是恍然大悟,江北几个弟子的怪叫声更是戛然而止,脸上顿现紧张之色,胆怯地望着蒋迟。

而高光祖则一声厉喝,打断了那汉子的话语:「大胆!安平侯世子夫人的名讳岂是你能随便叫的吗?」

「无妨,不知者不怪。」蒋迟大度地一摆手,饶有兴趣地打量了那汉子几眼,笑道:「你是严子路吧!我猜就是你,好汉子,敢想敢做,有种!说来,你们易帮主的魅力当真让人难以抵挡,换作是我,怕也要投奔她麾下了。」目光转向易湄儿:「易帮主,江湖真小啊!我们又见面了。」


锡林浩特文学网www.xilinhaote.org